注 册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密码

已有账号,

忘记密码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新密码

已有账号,

佛系腾讯张开“獠牙”:拿中干开刀、危机中换道

2019-04-01 任晓宁 经济观察报 阅读 13660

摘要: 接触过多个腾讯中干的艾媒咨询CEO张毅告诉记者,一些腾讯中干签订了第二个十年合同后,进入了“养老”状态。去年,在这样缺乏创新的环境下,腾讯的领地不断被竞品攻占。张毅认为,腾讯此举,不仅意在中干,更是“杀鸡儆猴”,给高层和普通员工以警醒。

   3月27日,腾讯网原总编辑王永治退休的传闻传出,被外界视为腾讯裁撤中干的举动。

  腾讯新闻方面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王永治提前退休是一年前就决定的事,最近接替王永治的中干通过了试用期,于是宣布了这个消息,绝对不是被裁撤。王永治今年54岁,已在传媒圈浸淫30余年。

  继阿里巴巴马云、百度张亚勤宣布退休后,腾讯也在中层干部群率先启动了“退休文化”。王永治是正常退休,但腾讯近期的确在裁撤中干。一向给人留下“佛系生存”、“工作轻松”印象的腾讯,向自己张开了“獠牙”。

  去年腾讯公司20周年司庆中,腾讯总裁刘炽平宣布,加大腾讯的干部体系淘汰力度,要求每年有一定比例的管理干部退下来。有媒体统计,腾讯广告、内容条线已经有副总裁、总经理级别中干离职。腾讯的员工,开始走出“舒适区”。

  接触过多个腾讯中干的艾媒咨询CEO张毅告诉记者,一些腾讯中干签订了第二个十年合同后,进入了“养老”状态。去年,在这样缺乏创新的环境下,腾讯的领地不断被竞品攻占。张毅认为,腾讯此举,不仅意在中干,更是“杀鸡儆猴”,给高层和普通员工以警醒。

  腾讯的业务同样正走出“舒适区”。以往“躺着就能赚钱”的游戏业务在去年受到打击后,腾讯游戏团队为了保护未成年人不遗余力。同时,习惯2C业务的腾讯开始尝试不熟悉的2B业务,这个产业互联网的新战场被腾讯创始人马化腾视为未来。

  刚经历过“艰难”一年的腾讯,不得不变。过去一年,腾讯多个主营业务受挫,投资收益大不如前,最终体现在腾讯2018年财报上,收入虽增长,但利润于去年第四季度下滑35%。

  腾讯需要找到游戏之外的另一个支柱性业务。从财报数据看,以云和金融为主的“其他”业务进展明显,在第四季度,“其他”收入甚至已经超过了网络游戏。但这个新战场遍地敌人,满城硝烟,腾讯这场自我革命之战,是一场硬仗。

  渐离“舒适区”

  今年1月,一张腾讯云销售动员大会的图片在社交平台流传。图片上,最大字号写着“醒酒药自助”,并温馨提示说,“酒前用温水服用醒酒药对身体更好”。这与腾讯一向给人留下的“佛系”印象千差万别。“腾讯云拼了。”在微信群及微博上,频见到这样的评价。互联网观察家尹生告诉记者,在国内,希望从2B市场分一杯羹的公司很多,但同时这个市场过去又相对分散,用户付费习惯与意愿等因素也限制了其发展,意味着这又是一个比较难的市场。

  腾讯转型产业互联网后,腾讯云是2B最底层的支撑,也急需做出成绩。一位接近腾讯云的人士告诉记者,腾讯云内部已经有了较高的考核要求。

  前几天的腾讯UP2019,反差感再次出现。腾讯游戏一反之前一个产品接着另一个产品发布的游戏大厂架势,而是站在台上不遗余力宣扬传统文化,号召全社会保护未成年人,吃力的做一些不擅长的事。

  这些不擅长的事很费钱。据记者所知,腾讯未成年人保护的其中一项措施是,把用户身份证和姓名的信息加密之后,交给公安权威数据平台验证,公安平台会告诉腾讯该用户姓名和身份证号码是否能对得上。这个步骤中,验证费就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在腾讯内部,未成年人保护工作权级很高,可以直接向腾讯公司总办汇报。而马化腾本人,也连续三年在全国两会上用提案、建议案的形式,呼吁未成年人保护。平台验证严格,会给用户带来影响,腾讯未成年人保护项目负责人、腾讯互娱娱乐用户平台部总经理郑磊说,腾讯并没有特别在意短期会有多少用户流失。

  一位腾讯总经理级别的中干告诉记者,过去一年,腾讯做了很多“不赚钱”的事,他认为,做有社会效益的事也有收益,如对于腾讯而言,可把用户群做的更大。但不可否认的是,与前几年相比,去年,腾讯不再那么“舒适”。

  危机“换道”

  腾讯为什么要开始费力做一些不擅长,不舒适,甚至“不赚钱”的事?

  一位互联网上市公司内设的研究院负责人向记者说,企业一般只有遇到危机,赚钱不那么容易时,才会主动寻找新模式。他的这句话,也适用于腾讯。

  腾讯的改变始于2018年3月。去年3月初,腾讯旗下《王者荣耀》被多家央媒指责让“小学生沉迷”,之后,有了一连串质疑腾讯没有梦想、腾讯投行化的声音,再之后,腾讯股价从最高峰重重跌下,最低点蒸发了近2万亿市值。

  “市值跌的很厉害,是市场对腾讯缺乏信心的表现,”张毅说。在此前,腾讯被誉为港股的风向标,一些理财群里,买腾讯股票被视为最“稳健”的理财,2015年初到2018年初,腾讯股价翻了接近3倍,甚至跑赢了北京房价的涨幅。

  去年9月底,腾讯宣布架构调整。同年11月腾讯公司20周年司庆上,刘炽平公布了裁撤中层的消息,包括马化腾在内的腾讯总办对这件事的要求是“几个月之内会完成”。

  尹生认为,腾讯这种调整是必然的,“中层是决定整个组织活力的最重要的一个环节,这一环要是僵化,或者说缺乏活力的话,可能整个组织也会出现问题。”

  与攻击腾讯大本营的字节跳动相比,腾讯的中高层相对年龄偏大。艾媒咨询报告指出,腾讯的管理层为60后、70后,而字节跳动管理层普遍为80后,年龄差距造成对新事物理念的不同,一定程度上影响腾讯在新领域的发挥。在裁撤中层前,马化腾曾问过,腾讯一两千个总监级干部,30岁以下的有多少?答案是,不到10个人。

  这样的背景下,对腾讯而言,创新会是一个严峻的话题。与阿里巴巴、百度相比,腾讯的中高层相对稳定。稳定不一定是坏事,频繁换负责人也未必是好事,但张毅认为,“如果能够可控的范围内去适当做一些流动,绝对是个好事。”

  2018年后,腾讯如同“水逆”一般遇到危机。去年5月,字节跳动年轻的80后创始人张一鸣与马化腾正面对抗,开启了“头腾大战”。“此前还没有一家创业公司,能让腾讯如此大动干戈,”张毅认为,财务加业务双重影响下,激发了腾讯创始团队的忧虑。

  腾讯的财务也在去年受到影响。去年第四季度,腾讯净利润比上年同比降35%,环比降39%。腾讯利润下降主因是游戏业务的受挫。去年,腾讯网络游戏收入增长6%。此前,2017年第四季度为增长32%,2017第三季度增长48%,2017年第二季度增长39%。当前腾讯游戏的主要收入,是一款已经上线3年的“老”游戏《王者荣耀》。去年曾经被腾讯寄予厚望的《绝地求生》,至今仍未获得版号。刘炽平在业绩说明会上也提到,版号正在积极沟通,没有新的进展。

  在不短的时间内,游戏依旧影响腾讯的价值,但游戏受政策影响,需体现社会责任。大和、法巴、花旗、富瑞等机构近期都发布对腾讯的评级报告,各大机构对腾讯最主要的担忧,还是游戏。“腾讯传统的泛娱乐领域处于一个高成长的中后期,而新的增长动力则有赖于2B这样的新商业模式的建立,这时候公司需要换引擎,”尹生这样认为。去年9月,腾讯宣布架构调整,并转向产业互联网,为期半年后,腾讯在3月21日的财报中公布了最新的成绩。

  未来的路

  3月21日腾讯财报发布后的业绩说明会上,马化腾与刘炽平谈论最多的,是腾讯云和金融。这也是外界对腾讯最关心的两个新领域。

  腾讯云的最新成绩是:2018年收入91亿元,国内市场排第二,并且已经冲出国门,在全球五大洲25个地区内开放了53个可用区。

  腾讯云之外,腾讯另一项2B的业务也扛起产业互联网的重担——金融科技业务。这两项业务都被腾讯归类到“其他”选项中,2018年,腾讯“其他”业务收入同比增长80%至779.69亿元。这个数字,比起最赚钱的网络游戏业务的1040亿元,差了261亿元,差距已经不算太大。去年第四季度,“其他”收入超过了网络游戏,同比增长72%至242亿元。网络游戏收入为241亿元,与2017年第四季相比大致稳定。

  张毅认为,腾讯金融业务大有可为,甚至有可能在未来替代游戏作为一个主业。他告诉记者,与阿里巴巴的蚂蚁金服相比,腾讯金融“从经营能力来看,跟蚂蚁金服没法比。但是从吸储能力来看,会比蚂蚁金服还强。”

  腾讯财报的数据是,2018年,微信日均总支付交易量超过10亿次,理财通管理的资产超过6000亿元。第四季度,微信月活跃商户同比增长逾80%。

  艾媒咨询调查显示,当前国内九成的线下支付都是微信支付。“就连老太太去菜市场买菜都会用微信支付,”张毅认为,在这样广泛的用户基础上,腾讯没有理由不把金融做好。

  但不得不注意的是,无论是腾讯云还是金融科技,收入增长是建立在成本同步增长的基础上。2018年,以腾讯云和金融科技为主的“其他”收入增长了80%,成本也增加了75%。

  从利润率来看,腾讯云、金融科技业的毛利率低于游戏、广告等业务。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腾讯增值业务毛利率58%,广告业务毛利率34%,其他业务毛利率23%。这意味着,腾讯想从新增业务获得高回报,还需耐心等待。“我们现在要培育市场,不是简单看短期收入和利润,”对于产业互联网,马化腾这样说道。刘炽平把这件事描述的更长远,他认为,在收入方面会有几个不同机会。“现在阶段还是在基础服务上,未来,云服务要从基础服务到提供PAAS,作为平台利润率高一点。再下一步就提供SAAS,这种方式毛利会更高一些。这是一种演进方式。”

  到目前为止,云服务在国内市场还处于基础阶段,BAT三家云服务收入加起来刚过300多亿,其中阿里一家占了200亿,腾讯排名第二。此前,三大运营商的云服务、华为的云服务也正虎视眈眈。这个新世界,不仅获利艰难,腾讯还面临生猛对手,这也是腾讯许久没有经历过的硬仗了。

  与之前QQ和微信给腾讯打下的江山相比,这会是一条不算舒适的路。

相关数据

腾讯控股:利润表:非控股权益应占净利润(按报告期)

查看完整数据

腾讯控股:利润表:全面收益总额(按年度)

查看完整数据

腾讯控股:利润表:经营溢利(按年度)

查看完整数据
网友评论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0/2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评论需要审核后进行展示,请勿重复提交。

评论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Copyright© 2007-2019 艾媒网 www.iimedia.cn All Right Reserved |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20110424 粤ICP备11014183-1号 |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15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