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密码
我已阅读并同意《服务条款》

已有账号,

忘记密码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新密码

已有账号,

谁会成为下一个熊猫直播

2019-03-13 魏蔚 北京商报 阅读 14799

摘要: 艾媒咨询高级分析师刘杰豪认为,熊猫直播落后跟内部问题有一定关系,他说,“熊猫内部高层内讧引起的管理失衡会在一定程度上引起熊猫直播的运行紊乱,导致主播流失、无法形成大IP,从而留住粉丝,这些因素都成为熊猫未能跻身一线的原因”。

  王思聪IP失灵,熊猫直播遭遇危机,折射出如今直播行业的种种困境。3月7日,“熊猫直播被曝破产”的话题仍在微博热搜榜被热议,有关熊猫直播落败的讨论也未结束。就在前一天,据知情人士透露,2018年底,熊猫直播曾负债7亿多元,已开始想重组方案。另有消息曝光,熊猫直播本月就会申请破产,并关闭服务器。以上消息虽未获官方回应,但游戏直播行业集中化加剧、熊猫直播活跃用户数下滑已是板上钉钉。熊猫直播失利后,尾部平台面临倒闭或整合的压力更大。

  优等生“出局”

  3月6日,熊猫直播的负面消息集中爆发。有接近熊猫直播的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2018年底,熊猫直播已开始想重组方案,但到目前为止,王思聪(熊猫直播CEO)仍持有熊猫直播的股份,没有抛售,也没有转让给其他投资人”。网传消息显示,半年前熊猫直播和虎牙、斗鱼、网易谈收购时,已负债7亿多元,因高额负债,交易并没有结果。

  从熊猫直播内部员工处流传出的版本则是:熊猫直播将于本月18日关闭服务器,熊猫直播资金链断裂,目前银行账号已被封禁,具体原因不明。流传在微博、脉脉等社交平台上的各种截图,也不断佐证上述传闻。企查查显示,王思聪目前仍是熊猫直播的大股东,持有40.07%的股份。

  北京商报记者登录熊猫直播发现,目前官网还在正常运行,但首页弥漫着离别的气息。其实从2018年开始,有关熊猫直播的负面消息就不断传出。2018年度熊猫直播COO张菊元曾透露,2019年一季度熊猫直播将从巨头手中拿到融资,估值超过50亿元。同时,公司2018年底还将启动上市,中国香港、美国的交易所都在考虑范围内。

  如今,马上就要跨入2019年二季度,熊猫直播破产的新闻却上了热搜。有主播在微博感慨,“错过了你最辉煌的时期,却见证了你的低谷”。

  熊猫直播的辉煌时期是刚上线的前两年,几乎在所有的热门游戏领域都拥有大神级主播。而王思聪的IP则是一道光环,为熊猫直播做了很好的品牌宣传,形成了早期用户积累,使其在游戏直播领域迅速崛起。

  艾媒咨询高级分析师刘杰豪认为,熊猫直播落后跟内部问题有一定关系,他说,“熊猫内部高层内讧引起的管理失衡会在一定程度上引起熊猫直播的运行紊乱,导致主播流失、无法形成大IP,从而留住粉丝,这些因素都成为熊猫未能跻身一线的原因”。

  直播寡头化

  从第三方数据来看,熊猫直播从未获融资的2018年开始下滑。也就是在那一年,虎牙和斗鱼同时获得腾讯投资,虎牙还成为首个赴美上市的中国游戏直播平台。

  自此,业内人士形成了统一意见,即游戏直播一二线阵营的差距将继续拉大,而游戏主播的频繁跳槽从侧面印证了市场向头部企业倾斜的趋势。

  与此同时,市场留给二线直播平台的增长空间并不大。根据艾媒咨询数据,2018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4.56亿人,增长率为14.6%,预计2019年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5.01亿人,增长速度放缓,行业降温。

  在寡头效应显现、市场增速放缓的双重压力下,刘杰豪认为,“原有的流量短缺、运维弊端、资金难题对中小平台的反噬更加明显,加之官方监管高压,许多中小平台被淘汰出局。在此形势下,新玩家继续入场,利用平台流量和生态冲击行业壁垒,进一步考验直播市场。重新寻求市场定位,挖掘垂直领域潜力成为中小平台的求生策略”。

  垂直机会不多

  头部平台扩张边界,尾部平台追求小而美,这样的差异化发展可能难以实现。

  北京商报记者对比页面布局发现,打着泛娱乐直播的熊猫直播更重视游戏直播的权重,而斗鱼和虎牙则一直强调自己在非游戏领域的渗透。

  “从长远来看,游戏肯定是直播里十分重要的板块。虎牙和斗鱼仍然把游戏内容的建设列为重中之重。当然,平台会向综合化及产业化转型,进而充实自身实力。”刘杰豪认为。

  不过,在这个互联网产业追求生态化的竞争环境下,垂直类直播面临的挤压可想而知。

  站在整个网络直播的角度,刘杰豪认为,“尾部的平台大多仍处于以‘颜值’类娱乐直播内容为主。这部分平台在产业整合的能力较弱,同时平台的差异化优势难以建立,整体平台的流量也极其不稳定。在行业洗牌的高压下,也都可能面临倒闭或者整合的结局。目前我们观察到的是,在尾部平台里,能够构建自身特色同时维持自身良好运营状况的平台比较少”。

网友评论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0/2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评论需要审核后进行展示,请勿重复提交。

评论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Copyright© 2007-2019 艾媒网 www.iimedia.cn All Right Reserved |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20110424 粤ICP备11014183-1号 |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15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