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密码

已有账号,

忘记密码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新密码

已有账号,

市政单车 会是共享单车 盈利突破口吗

2017-12-18 南方日报 阅读 18393

摘要: 近期,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等一批共享单车企业,更因缺乏后续资本注入等原因,纷纷倒闭,并曝出共享单车押金难退、车辆无人回收等问题。

   编者按 手机扫一扫,单车任你骑。近年来,伴随科技创新而兴起的共享单车,给市民生活带来诸多便利。

  然而,正当共享单车快速融入城市生活时,紧随而来的问题也日益增多:车辆乱停乱放、行业无序投放、单车被人为破坏……近期,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等一批共享单车企业,更因缺乏后续资本注入等原因,纷纷倒闭,并曝出共享单车押金难退、车辆无人回收等问题。

  在经历前期的“爆发式”增长后,面对接踵而来的考验,共享单车将何去何从?南方报业启动“1+X”报道机制,南方日报今起将推出“五问共享单车”系列报道,从行业现状、社会治理、行业管理等角度,对共享单车相关问题作全面剖析。

  “8月就在小鸣共享单车平台上申请退199元押金,结果到现在仍未退。”谈起使用共享单车的经历,在深圳工作的陈女士坦言“又爱又忧”,“爱是因为方便,提高出行效率;忧是因为管理问题很多。”

  小鸣单车大量裁员、CEO离职等消息被曝出来后,陈女士对追回自己的押金已然不抱太大希望。自今年6月以来,多家共享单车平台相继出现经营困难和倒闭潮,这一被视为2017年最大的风口,发展形势急转直下。

  在解决人们出行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后,共享单车企业自身“最后一公里”的难题,也亟待解决。

  前三名才有可能活下来?

  今年6月,成立不足半年的悟空单车宣布正式终止服务,成为第一家倒下的共享单车平台。

  随后,共享单车行业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上演:主攻三四线城市的3Vbike和町町单车宣布倒闭,小蓝单车和小鸣单车也因为融资问题陷入困境,濒临倒闭。记者统计发现,多家共享单车企业从上线运营到倒闭,时间还未满一年,资金问题仍是挂在它们头上的一把“刀”。

  “我们的目标是做到市场的第三名。”优拜单车华南市场负责人张天新告诉记者,随着资金和人才源源不断地向头部玩家涌入,再加上全国各地陆续推出共享单车“禁投”政策,共享单车明显形成双寡头格局,只有冲上前三才有活下来的机会,这也是业内普遍预计的共享单车未来的发展格局。

  根据ofo公布的数据,ofo已在全球投放超过1000万辆共享单车,日订单超3200万,进入17个国家超180座城市。截至11月,摩拜已在全球12个国家超过200座城市运营超过800万辆单车。

  目前,几乎所有的共享单车企业都没有“造血”能力,需要通过融资来“输血”。张天新坦言,目前公司尚无成熟的盈利模式,这是行业的现状。

  艾媒咨询CEO张毅指出,目前市场竞争过于激烈,加之ofo和摩拜以免押金的方式进行“清场”,拉锯之下,共享单车行业的盈利拐点迟迟未出现。

  在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看来,市场洗牌是一种规律,不可避免,任何一个行业发展到一个阶段都会进入洗牌阶段。曹磊认为,随着市场格局基本稳定,第一梯队的优势逐渐显现,中小玩家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加上大部分单车企业只是把共享作为卖点,依靠吸引眼球来获得融资,缺乏核心竞争力。目前,全国许多城市陆续对共享单车投放数量进行限制,加上投资者趋于理性,投资共享单车变得谨慎,导致很多共享单车平台拿不到新的融资,资金链断裂,出局势在难免。

  维护和回收成本成“无底洞”

  “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倒闭后,市场出现的挤兑风波导致小鸣融资也出现了问题。”小鸣单车原CEO陈宇莹接受媒体采访表示,随着共享单车品牌接二连三地倒闭,大量资本开始撤出市场。业内人士指出,在市场推广困难,布局成本高的情况下,后期维护和回收成本之高也让共享单车成为投资人眼中的“无底洞”。

  记者走访发现,今年8月初,位于珠江新城CBD旁正在进行城中村改造的冼村,一度成为了共享单车的“停尸厂”。大量共享单车被丢弃在村内的大街小巷或空地上,堆起的单车达三米之高。

  对此现象,小鸣单车负责人对记者表示,“随着共享单车的爆发,一二线城市共享单车过度投放,城市公共资源的侵占和资源浪费,供过于求的局面出现,是造成城市街道上出现大量废弃单车的主要原因。”

  从微观上来看,共享单车在运营回收管理中还面临“维护成本高”和“回收价格低”的关键痛点。企业与其维修和回收废弃单车,还不如直接生产投放新的单车。一位共享单车业内的投资人士向记者透露,由于维护和回收成本太高,在发展初期,这些共享单车企业建立报废回收机制的意愿并不高。

  在记者走访中,多家废品回收站的工作人员表示,一辆自行车产生的废旧金属量实在微乎其微。“去掉轮胎,剩下的按3毛钱一斤的废铁价收购,我估计一辆车差不多也就5块钱。”广州一个废旧物资回收站的老板告诉记者,可能因为回收价格实在太低,至今没有企业来找他回收共享单车。

  此外,现金流吃紧也是共享单车企业难以回避的痛点。在市场推广困难,布局成本高的情况下,刨去市场准入成本,仅单车制造成本就在299—2000元/辆,而单车损坏和丢失成本大约在18%—20%,如此高的经营成本,让共享单车成为投资人眼中的“无底洞”。据统计,摩拜和ofo共享单车市场份额达到90%,而投资额却已超过152亿元。

  跨界求生或“骑”向海外

  在解决生存问题上,有雄厚资本站队的玩家选择跨界合作,其余玩家大多选择合并或转战海外市场。

  摩拜选择将业务版图延伸至中长途出行场景,近一个多月来,摩拜先后和首约汽车、嘀嗒拼车达成战略合作,正式入局网约车领域。

  10月,永安行全资收购哈罗单车成为共享单车的首宗并购案例。永安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因用户付费共享单车市场现阶段参与者众多,部分区域投放量巨大甚至饱和,市场竞争激烈,需要持续巨额资金的长期投入,因此,永安行低碳科技公司通过稀释股权融资,累计获得31亿元的资金,同时并购了哈罗单车。这既不动用上市公司募集资金,也可避开共享单车的亏损对公司业绩的影响。

  优拜则将共享单车“骑”向三四线城市和海外。9月,优拜宣布获得数千万美金的新一轮融资,此轮投资来自马修特里爵士创立的家族基金,这是优拜单车首次引入海外基金。优拜单车CEO余熠表示,此次新一轮融资将重点用于落实优拜单车的“优行全球计划”。

  “国内一线城市还是我们的大本营,目前我们开发的三四线城市的用户活跃度也仅相当于一个一线城市,今后将会通过场景化的打造,来提高用户新鲜感。”张天新告诉记者,目前优拜除了单车投放之外,在大数据的建设、电子围栏的开发、单车优生活的链接、生活消费场景的多元化推荐上都有相当比例的投入,以一二线城市为起点,逐渐下沉到二三线城市,深挖二三线甚至四线城市的潜力,海外市场的布局也早已提上日程。

  “一座城市单车数量的多少是相对的,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区域性的混乱。比如,在景区和写字楼集中的地方共享单车常常‘爆棚’,但一些郊区楼盘的共享单车却紧缺。”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王浩告诉记者,限制单车新增投放,不意味着共享单车就丧失了发展空间,要通过限制数量来提高企业的运营调配能力,实现区域间的资源优化配置。

  ■记者手记

  永安行七成收入

  来自公共单车服务

  共享单车究竟以什么盈利?从运营模式看,共享单车已由C2C的平台运营,异化为B2C的单车租赁。有人把其盈利模式归结为四点:一是基础业务收费,即单车使用者的租赁使用费,每小时一元或5毛的租赁费;二是押金收益,即用户缴纳99—299元租车保证金产生的收益;三是后端价值开发,即车身广告等延伸服务收费;四是大数据挖掘应用,由技术驱动用户体验升级的收费。

  但在实际运营中,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却受到严峻挑战。首先是基础业务收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在证监会官网披露的永安行公开招股书中显示,永安行目前主要有四项业务实现盈利,其中用户付费仅占业务整体收入的0.05%。而国家对共享单车企业用户押金的明确规定,也使得利用押金获得金融衍生收益的路被封死。目前,广告几乎成为共享单车流量变现的第一出口。除了接入广告获得收益,在基于用户规模的基础上,一些共享单车企业正在开始入局零售与餐饮领域。

  “这也表明,共享单车的盈利点不在共享单车本身。”亿欧智库高级分析师尚鞅认为,共享单车确实满足了人们短途出行的用车需求,但从共享单车的盈利方向来看,“共享”二字目前来看还是一个伪命题。

  而在不少共享单车企业经历寒冬的同时,部分企业的创新实践同样值得关注。永安行2014年至2016年近三年来利润分别为0.68亿元、0.93亿元、1.77亿元。其作为市政单车的提供方,七成的收入来源于公共自行车系统运营服务,单凭这一项业务永安行就可以实现盈利。从这一点来看,提供城市公共服务也许能够成为共享单车企业盈利的一个突破口,此外,共享单车作为连接互联网的又一高频消费场景,仍是资本看中的一个流量入口。

网友评论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0/2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评论需要审核后进行展示,请勿重复提交。

评论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Copyright© 2007-2019 艾媒网 www.iimedia.cn All Right Reserved |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20110424 粤ICP备11014183-1号 |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15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