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密码

已有账号,

忘记密码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新密码

已有账号,

汽车分时租赁:巨头出动、群雄并起……一场高门槛之战

2017-04-14 阅读 21893

摘要: 除滴滴模式之外,汽车分时租赁这一模式,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不过,汽车分时租赁和自行车分时租赁,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玩法。这个行业,门槛要高得多。

   在移动互联网浪潮席卷之下,“共享出行”这一概念已经火得无可比拟。一度日薄西山的自行车行业,竟然借此奇迹般地重获新生。而出行领域的另一重要工具——汽车,自然也是兵家必争之地。除滴滴模式之外,汽车分时租赁这一模式,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不过,汽车分时租赁和自行车分时租赁,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玩法。这个行业,门槛要高得多。

  2013年,大约是国内汽车分时租赁的肇始之年。因为“共享出行”一词的火爆,很多人又借此风口,将汽车分时租赁冠以“共享汽车”之称。

  在北京市交通委员会的官方网站上,有这样一则消息:2013年1月18日,运输局常华民副局长与美国赫兹公司国际副总裁兼中国总经理胡懋先生一行就发展汽车租赁和“汽车共享”问题进行座谈。文中说,汽车共享作为缓解城市交通拥堵的一种方式,近几年在纽约、伦敦等城市已得到发展,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赫兹公司拟计划采用纯电动汽车在北京推广汽车共享业务。运输局的官员肯定了这种新型的租赁方式,并表示将进一步研究探讨。

  就在运输局与美国赫兹公司会谈之后的4个月,一个源于本土的“汽车分时租赁”实验悄然开始。发起者是一位专注报道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女记者——战静静,她依托所任职的《中国汽车报》,通过北汽新能源等车企提供的几十辆纯电动汽车,先后在清华科技园、北京理工大学发起了一场名为“电动北京伙伴计划”的实验。

  实验过程中,战静静发现电动汽车受自身特性与基础条件限制,并不像传统汽车一样适合月租,而是更适合分时租赁模式。2013年5月,在报社的支持下,中国第一家专注于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的公司——易卡绿色(北京)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成立,战静静出任总经理。易卡从北汽新能源购买了300辆E150 EV车型。

  易卡的实验得到了北京市科委的支持,同时引起北京市交通委的注意,其下属的运输管理局汽车租赁处还曾专程到清华科技园调研。2013年11月,时任科技部部长万钢也亲临清华科技园、北京理工大学门店考察。

  诞生于北京的易卡,就像荒漠中萌生的一株幼苗,孤独柔弱。不过,远在千里之外的杭州、上海,有两颗基因强大的种子正在孕育。

  2013年3月,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与康迪科技董事长胡晓明签署合资协议,成立浙江康迪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双方各占50%股份。同时还成立了一家子公司——浙江左中右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主要负责命名为“微公交”系统的汽车租赁业务。

  当时,吉利自主研发的纯电动汽车帝豪EV正在冲刺阶段,与康迪合作的则是城市小型电动汽车。李书福认为,与传统燃油汽车竞争中,高速度、高性能的电动汽车还没有市场优势,一方面时候未到,一方面成本太高。相对小型的经济型电动汽车,更适合运用于城市内的短途交通。

  回过头来看,4年前李书福对纯电动汽车的认识相当清醒。直至今日,纯电动汽车仍是一个不成熟的产品,核心技术仍存在瓶颈,如电池寿命短,充放电及使用过程中受温度、湿度影响大,再加上充电设施不完备、里程焦虑等因素,除了在限牌限购城市,很难让消费者自发去购买。

  2015年4月,重庆力帆控股集团迎来一位女博士高钰,被任命为副总裁、投资总监。高钰在浙江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期间,成为国家留学基金委全奖公派赴剑桥大学联合培养博士人选,主要研究领域是制造业中知识管理以及产业价值网络的商业模式创新。

  与易卡、微公交、EVCARD、绿狗等先行者推广新能源汽车的初衷不同,后入局者也是鱼龙混杂。除了盼达、GOFUN这样布局宏大的巨鳄外,不乏有跟风冒进甚至浑水摸鱼者。但随着潮水退去,裸泳者恐难免一一现形。

  2017年3月10日,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平台友友用车发布公告宣布停止运营。友友用车在公告中称,停止运营的直接原因是“之前签署的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其实,对于友友用车的倒掉,业内人士并不意外。

  友友用车是成立仅3年多的创业公司,其前身是P2P模式的友友租车。其模式的短板在于,标准化服务困难、获取车辆成本高、使用效率低,且在运营上有较大的安全风险。2015年8月,友友租车转向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

  受资质限制,友友用车在北京拿不到新能源汽车营运牌照,只能选择长租的方式,连车带牌从几家主机厂借车,同时以月租的方式向用户招纳闲置的新能源汽车。直至停止运营,友友用车平台上可用车辆仅300台左右,运营收入微不足道,左支右绌,入不敷出。

  “新能源产业还不够成熟,一家初创公司单靠财务投资者去持续支持,很难。如果再找,我们会找战略投资者,汽车牌照、充电桩、电动车租赁运营等,都需要大家一起去发力解决问题,推开汽车共享的大门。”友友用车创始人李宇如此总结失败的原因。

  友友用车的倒掉,其实是给已经或将要进入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的创业公司敲响了警钟。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不仅是一种重资产模式,更是政府资源、产业链资源的整合与较量,根本不是一般创业公司玩得起的。

 

相关数据

2017-2018年中国汽车共享应用月度用户规模

查看完整数据

2018年11月中国汽车共享应用普及率

查看完整数据

2015-2050年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出行数目及预测

查看完整数据
网友评论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0/2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评论需要审核后进行展示,请勿重复提交。

评论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Copyright© 2007-2019 艾媒网 www.iimedia.cn All Right Reserved |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20110424 粤ICP备11014183-1号 |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1580号 | 网站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