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密码

已有账号,

忘记密码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新密码

已有账号,

资本寒冬还是行业巨变?这就是2016年互联网+创业公司的死亡名单

2017-01-18 艾媒网 阅读 15577

摘要: 季节开始变化,资本市场开始收缩,无数创业公司从初期狂奔变得步履蹒跚,甚至跌倒在前往星辰大海的路上。

  艾媒网综合报道 如果说2015年是传统企业倒闭潮,那么2016年则是“互联网+”企业倒闭潮。喧声震天的A轮,战战兢兢的B轮,以及无路可走的C轮。

  季节开始变化,资本市场开始收缩,无数创业公司从初期狂奔变得步履蹒跚,甚至跌倒在前往星辰大海的路上。

  一、互联网+零售

  互联网+零售是电商巨头你争我夺的重要阵地。当亚马逊超越沃尔玛的那一刻,互联网+零售更是被赋予颠覆的意义。

  然而,在多金的市场,竞争之惨烈,烧钱之猛烈,稍不留神用力过猛,则会倒在红海之中。

  死亡名单


  死因

  1、无法持续打动消费者

  零售电商起初可以通过补贴优惠吸引用户,但这种烧钱策略不可持续。热度过后,看重低价的用户自然流失。

  2、来自本地零售的强大竞争

  当用户可以在本地超市满足基本购物需求时,为什么要到零售电商上选择遥远的购物体验呢?

  3、标准化不足

  零售电商在货物的价格、品质、配送、售后环节无法做到工业级的标准化,这是初创公司的天然局限。

  二、互联网+餐饮

  有人说,餐饮是块不会被互联网兴衰所影响的阵地。如此高需的行业,生长出美团、大众点评、饿了么这样的行业独角兽。

  然而,高补贴的烧钱大战依旧是互联网+餐饮电商头顶的生死剑。看似容易步入的互联网+餐饮,本质上仍是一场残酷而又无奈的竞争。

  死亡名单


  死因

  1、烧钱大战难以为继

  烧钱拿用户已成互联网+餐饮行业的基本游戏规则。那些有钱任性的土豪公司挥金如土。

  餐饮初创公司要么拿等量的资金加入混战,要么资金链断裂黯然离场。更加之,在初期高补贴下收获的用户,在补贴消失时,也随之消失。

  2、巨头卡位竞争残酷

  作为电商入口,餐饮向来受到巨头们的青睐。为了培育自己的市场,财大气粗的公司用简单粗暴的砸钱方式占领。

  混战之下,岂有完卵?初创公司如果想在这场竞争中赢得自己的一席之地,除了提升自己的服务品质之外,还要面对巨头全方位卡位,难度很大。

  三、互联网+旅游

  很多人认为,越是互联网化程度低的行业,越是有诞生独角兽的可能。

  旅游行业在门票产业等领域明显互联网化不足,看似潜力无穷,却也成了很多专注于此公司的阿喀琉斯之踵。

  更何况,巨头在这个行业明显更有话语权,他们的围追堵截,足以干掉一大批对手。

  死亡名单


  死因

  1、巨头围追堵截

  从酒店预订、门票购买到综合服务提供商,互联网+旅游既有传统巨头卡位,又有电商巨头追赶。线上线下,越来越像是巨头游戏。

  2、互联网渗透率提升缓慢

  相比网购渗透率,中国在线旅游渗透率明显不足,诸如门票产品更是渗透率低,增长缓慢。其背后原因复杂,一时难以扭转,拖累了很多互联网+旅游公司。

  四、互联网+汽车

  到底是走线下重模式,还是走线上轻模式?汽车后市场既要拼资源,又要拼流量,最后还是拼资金。

  1元洗车,首单免费……花钱买流量也是汽车后市场的竞争法则。然而,寒冬来临,还会有力气继续烧钱吗?

  死亡名单


  死因

  1、门槛高,模式重

  汽车后市场各个环节都需要资源布局,相对于其他互联网行业,汽车后市场是个模式很重的领域。

  重模式意味需要持续的资金流,高效大体量运营团队,如何在初创期做到平衡是难点,而更多公司却是在平衡点到来之前就倒下了。

  2、巨头逐渐开始醒来

  汽车后市场之所以有空间,其中一个是因为传统汽车服务行业坐在暴利的金山上不愿挪动。

  当互联网+汽车让他们看到时代在变化,他们肯定不愿将利益拱手让人。而这对中间商来说,生存空间必然萎缩。

  五、互联网+教育

  从2014年开始,资本持续进入教育领域,2015年我国在线教育用户数达到9099.2万人,市场规模达到1191.7亿元。

  2017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预计将突破1.2亿,市场规模达1231.5亿元。而繁荣的背后,却是资本的狂热和市场的泡沫。

  死亡名单


  死因

  1、用户动力不足

  目前在线教育同质化严重,在学生时间有限的情况下,无法提供吸引用户的内容,如此一来,用户越来越难获取。

  2、资金流不足

  在线教育需高额投入,前期烧钱是肯定的,这同时也会拖垮一部分资金不足的公司。

  3、巨头布局

  新东方、阿里、腾讯、网易这样的巨头各自布局教育生态圈,流量大,资金足,这对初创公司来说,将会是持续的梦魇。

  六、互联网+金融

  互联网+金融看起来财源滚滚。据P2P借贷行业上半年报告统计,上半年北京P2P借贷行业整体成交额约为700亿元,是去年全年的1.5倍。

  然而,互联网金融在无序竞争和政策监管之间,正经历生死阵痛。

  死亡名单


  死因

  1、监管缺位,乱序竞争

  缺乏监管,P2P行业曾长时期处于野蛮式生长模式中。这样的无序竞争让进入此领域的门槛极低,而一旦出现问题就是致命。

  2、政策收紧,生死阵痛

  针对互联网金融,政府监管之手正在收紧,对于那些走擦边球甚至违规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来说,要么转型,要么撞上红线死掉。

  七、互联网+医疗

  2014年中国移动医疗市场规模为28.4亿元,2015年增长44.7%,达到42.7亿元;预计2017年将达到120.8亿元。

  其中,移动医疗和理疗保健呈集中爆发式发展。一边是政策利好,一边是资本看重,互联网医疗正发展在一个好的时代。然而,井喷背后,也伴有死亡做陪衬。

  死亡名单


  死因

  1、移动医疗及智能硬件兴起

  移动医疗、智能硬件及上门服务的兴起,抢占很大一部分市场份额,对传统在线医疗的企业造成冲击,导致一批项目死亡。

  2、竞争优势不明显

  通过列表可以看出,死亡项目多以健康管理为主,从事该领域的项目较多,不利于形成竞争优势,一旦没有巨头注资,很容易被行业淘汰。

  八、互联网+房产

  互联网+房产市场规模万亿,融资数额越来越高。经过2014年调整,房产行业告别「黄金时代」,正面临新一轮洗牌。

  死亡名单


  死因

  1、信任感难以建立

  在互联网+房产领域,无法获取真实房源一直是用户体验痛点,而目前市场依然无法完全解决这个痛点。无法赢得用户持续信任,自然不会对平台产生品牌认知。

  2、专业房产中介入局

  传统中介开始杀入线上渠道,减少对网络入口的依赖,建立自己的房源信息网站。这样的龙头卡位,让中小玩家的空间大大缩减。

  九、互联网+社区

  互联网+社区是大风口,亦是深水区。从巨头到创业者,大家都看中其想象空间,试图在这乙领域抢占席位。

  然而,做好社区的背后是支付习惯、社交等方面的复杂战争。即便财大气粗如顺丰,在花重金布局嘿客后,也面临战略失误的窘境。

  死亡名单


  死因

  1、重资产模式,利润短期内难见到

  社区类线下服务需要大量人力,是典型重资产模式。如果缺乏高额利润,则难以为继。

  2、线下竞争壁垒难以攻入

  线下壁垒、社区经验壁垒、社区物理边都是难以有效逾越的障碍,限制着互联网+社区企业的发展。

  十、互联网+美业

  上门美甲、上门理发、上门Spa成了互联网创业热词。传统美业加「上门」二字后,就天然罩上了O2O的光环。

  然而,互联网+美业光环虽多,在获取用户、获得融资方面并不被十分看好。

  死亡名单


  死因

  1、低频、非刚需如何获取流量?

  上门理发向来被人诟病:理发所需的洗、吹、剪等环节并不十分适合上门,满地碎发还不如直接去理发店。

  此外,美业本就属于低频、非刚性服务,线下遍地门店已非常发达,上门服务除补贴吸引用户外,想要改变用户习惯难度非常大。

  2、非标准化服务难以快速复制

  美业属于非标准化服务领域,不同技师可能提供完全不同的服务。对用户,改变其习惯要付出较高机会成本。对于平台,也很难快速提供标准化服务。

  十一、互联网+婚庆

  刚需,低频,虽说这样谈论婚庆行业的用户需求有些可笑但却是事实。

  结婚是显而易见的刚需,但大多数人一辈子就结一次婚。2014年全国婚庆行业服务营业额达到7000亿左右规模,婚庆行业整体利润率水平趋于走低并将持续。

  所谓婚庆暴利已是“昨日黄花”,这其中很大原因来自于互联网对其的冲击。然而,对于新入场的互联网+婚庆公司来说,刚开始走的每一步都不容易。

  死亡名单


  死因

  1、低频消费,获取用户难度大

  相对于在行业内深耕多年的传统线下公司来说,新入场者资源有限,难以获取用户,而婚庆又是低频消费,很难沉淀出忠实客户。

  2、信息严重不对称

  传统商家为维持暴利,正试图保护婚庆行业的信息不对称,而对用户来说,选择一个线上平台意味着更高的信任成本。

  十二、其他电商

  云在指尖

  广州云在指尖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开办的“云在指尖”网上商城,于2014年10月31日运营上线。

  参与人员通过微信进入“云在指尖”网上商城,以购物形式缴纳一定费用成为会员,继续发展其他人员缴费加入则可获得当事人给付的佣金。

  当事人通过计算机系统设定相关规则,计算和给付参与人员继续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报酬。

  关键词:微商、传销

  死因

  “云在指尖”从一开始就被指涉嫌传销,但依旧大张旗鼓地在全国各地举行推广活动。

  靠利益驱动永远不如靠产品自身驱动,培养用户忠诚度产品本身才是王道,企业需多花精力在产品创新和改善上,圈钱模式终不会长久,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美味七七

  原名正大天地,服务于上海、江苏、浙江三地的生鲜电商。商品线涵盖时令水果、蛋肉家禽、海鲜水产、牛乳制品等9大类,逾2000多商品。为实现全商品1小时送达,其在上海地区建立多个自营配送点。

  关键词:生鲜电商

  死因

  营销层的大量补贴、物流成本的居高不下、生鲜损耗的难以控制、采购过程中的暗箱操作等问题都制约着生鲜电商的发展。

  融资后,美味七七未能使团队稳定,核心成员逐步流失,用户体验也开始下降。物流配送上的巨大投入也是其资金出现问题的一个重大原因。

  蜜淘

  前身CN海淘上线于2014年3月,主打一站式海淘代购轻模式;2014年7月,宣布切入上游供应链,推出限时特卖服务,由轻模式的一站式购物转变成一家B2C自营海淘电商;2015年9月,将传统B2C进行细分,聚焦国别、专注韩国商品,提出韩国免税店概念。

  关键词:跨境电商

  死因

  无法和巨头拼价格战,加之跨境电商政策影响,蜜淘库存积压严重。后又提出韩国免税店概念,把未来战略押注在韩国市场,被动求生。

  围绕爆款、标品打价格战并不是跨境电商长久之计,这种竞争必须有巨额资金不断投入,而且还要考虑用户留存率、重复购买率、商品毛利率等因素。

  壹桌网

  成立于2015年6月,以线上生鲜购物为切入点,买手团队寻找优质食材,通过自建配送队伍,向上海及苏浙客户提供服务,并承诺上海外环内客户当天14点前下单,当日即送达。

  关键词:生鲜电商

  死因

  一位资深生鲜人士算了一笔账:现生鲜电商中,物流加仓储一般占整体价格10%;人工成本占10%;市场推广的用户补贴占10%;

  货物损耗占5%到10%,而生鲜批发毛利一共才10%~20%。这样的情况如何盈利?

  神奇百货

  定位于国内首家专注于95后的青少年个性化电商平台,根据兴趣标签和推荐算法为年轻用户提供高品质高逼格商品。

  选品主打95后喜欢的零食、饰品、书包文具、二次元周边等商品。

  关键词:90后创业、二次元

  死因

  神奇百货CEO王凯歆在《神奇百货成立的一年里,我几乎经历了创业所有该遇到的坑》一文中,对自己的经历进行了反思:

  A轮融资后开始盲目扩张,大幅增员,大量使用猎头招聘所谓行业“大牛”、顶尖技术人才,盲目相信某某大公司背景、相信所谓专业性人才和经验,盲目制定战略,在毫无供应链经验的情况下,涉足供应链,大量引进供应商。

  王凯歆认为既有自己管理的问题,同时也因为“神奇百货”为当前创投市场上的趋势所不容。

  品一照明

  品一照明是在2006年国家“十一五”将半导体照明工程大力推动的背景下成立,是国内LED照明行业的知名品牌,致力于LED家居照明、LED商业照明及LED户外景观亮化照明领域。

  年销售额2013年1000万、2014年6000万,2015年超过一个亿,并且2015年双十一当天销售额1217万,成为照明行业的电商黑马。

  关键词:照明电商

  死因

  电商运营成本负荷过大,挣钱少导致资金链断层。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梁荣华回应品一照明关店时表示,“灯具灯饰淘品牌真正在天猫平台上能赚到钱的有多少?相信不会到5%。

  “倒闭潮”还会持续上演下去,最终线上、线下都将受到伤害。”

  淘在路上

  淘在路上成立于2011年,是基于移动终端的旅行度假商品预定平台。

  提供旅游产品供消费者选择,涵盖机酒套餐、酒店客栈、景点门票、休闲娱乐、境内当地、境外当地、出境旅游、交通接驳等精选旅行产品。

  关键词:在线旅游

  死因

  热衷于大促,大量的资金用于采购流量、广告投放以及用户补贴。淘在路上向供应商发出的公开信表示,淘在路上因资本寒冬影响,经营陷入困境,将进行资产重组以谋求新的商业转型。

  外界有观点认为,除了资本寒冬外,没有实质竞争力、靠烧钱的旅游商业模式很难在现在的OTA市场存活。另外团队中,淘宝系与携程的内斗严重也被认为是重要原因之一。

  大师之味

  2015年5月正式上线,是一家面向高端用户的餐饮外卖平台,截至停业,大师之味已在北京建立了24个众包配送站并曾拥有800平方米的中央厨房。

  关键词:餐饮O2O

  死因

  现在的O2O似乎已经不是轻型创业,而是越来越重,创业成功难度也在增加。

  创始人兼CEO范新红在告别信中说,由于中央厨房房租到期、寻求新一轮融资失败、业务上寻找新的加工方不利等原因,大师之味最终资金枯竭,无以为继,终究难逃倒闭的厄运。

  博湃养车

  成立于2014年4月,试图以上门保养为切口切入市场,将用户流量逐渐引流至附加值更高的服务项目,引流至整个后市场,从而获得更高的现金流和自我造血能力。

  关键词:汽车电商

  死因

  节奏过快,获得融资后开始近乎疯狂的扩张运动,一夜之间开拓20个城市。

  最鲜到

  最鲜到是一个基于定位服务提供同城短距离极速配服务的O2O平台,2014年开始在上海试运营,业务曾扩展至北京、深圳等十多个城市;

  2016年1月低调转型,上线电商平台最鲜到商城,通过众包物流与众包仓储相结合的方式提供“冷链存储”和“生鲜宅配”服务。

  关键词:同城众包配送

  死因

  最鲜到资金链断裂的主要原因是A轮融资失败,导致公司没有现金。业内人士则认为,最鲜到的业务模式过于“老旧”,缺乏创新。

  “互联网+”的本质是为传统企业插上腾飞的翅膀,归根结底是为实体而服务,只有深入线下,务实地理清传统行业痛点,线上线下相结合,才有一线希望走向成功。

  本文综合来源:亿邦动力网+ B座12楼

  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媒网立场;文中投资建议仅供参考。

相关数据

2012-2016年荷兰网上购物互联网用户比例

查看完整数据

2016-2017年美国使用防病毒或互联网安全软件的受访者比例

查看完整数据

2016年和2020年印度互联网用户的年龄分布及预测

查看完整数据
网友评论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0/2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评论需要审核后进行展示,请勿重复提交。

评论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Copyright© 2007-2019 艾媒网 www.iimedia.cn All Right Reserved |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20110424 粤ICP备11014183-1号 |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15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