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密码

已有账号,

忘记密码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新密码

已有账号,

高峰论坛:传统医疗移动化与移动医疗传统化的挑战

2015-11-18 艾媒咨询 阅读 20479

摘要: 艾媒咨询

   11月17日,由GMCS委员会组织发起,广东省互联网协会主办,艾媒咨询集团承办的“2015全球移动互联网CEO峰会暨第六届中国手机应用开发者大会”于11月17日-18日在广州琶洲保利博览馆三楼5、6号馆盛大开幕。大会以“互联网+,颠覆还是被颠覆 ”为主题,共设1个主论坛和9个分论坛,互联网+转型、移动健康医疗、互联网金融、数字营销、大数据应用、智能硬件新品、90后创业、新三板创业投资等热门话题纷纷精彩上演。

  在2015中国移动健康医疗论坛上,广东省人民医院高端保健中心主任、主任医师陈炼、健康之路董事长特别助理郑楠、抗癌卫士创始人兼CEO姜作忱、博曼心理CEO张曼琳共同参与了主题为“传统医疗移动化与移动医疗传统化的挑战”的高峰论坛,就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以下为高峰论坛实录:

  【陈 炼:】主持人,给我一分钟时间,我发现现场有很多年轻人,感情热情不够多,做移动医疗热情不够怎么能行?大家跟随我做一个微运动。大家要有激情,我们做医生都那么激情,你们做创业更加要有激情。

  【主持人:】非常感谢陈主任给我们带来微运动,虽然我每天都在打字,运动这只手,但是以每秒6下的频率拍下去,下面那只手已经自主的发出一个智能信号,这只手要开始保养了。我们谈移动的时候,会想到一个事情,因为移动医疗是一件生意,既然是生意就会有商业模式。请问四位嘉宾,你们觉得哪种模式是特别有希望成功的,我们可以探讨。

  【郑 楠:】移动医疗有没有生意模式,这个应该是陈主任先谈,既然主持人点了我,我就说说一下。其实移动医疗应该有很多很多的生意模式,只不过在旧的医疗体制下面,目前国家正处在医改阶段,为什么移动医疗干起来很难,这是基于历史的原因。我们国家的医疗资源,公立医院占了大部分资源,在医疗资源跟患者需求分配上面是严重不均衡,在这种情况下,想让移动医疗在公立医院全面推广开来,往往是一厢情愿的事情。

  但是回归到商业模式上面,移动医疗已经到了那种体制内很多的医生到了第六类的时候,已经开始参与,甚至到第五类的时候,未来的生意模式和挣钱模式,空间会非常大,而且会有爆发性的增长。我们健康之路是想建立一个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让更多的医疗机构、患者、医生、围绕着各方的商业形态的公司、服务商能够团结、聚集在一个平台上面。当聚集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各类非医疗增值服务,还有围绕着每个专科的、很清晰的商业模式,都可以在这种大规模的医患连接上面爆发出勃勃生机,它会找到一个非常非常好的盈利增长点。当然这需要我们从业人员一起来奋斗、努力。

  【主持人:】我听到郑总说,把医患放在同一个市场上面,就解决了信息不对称了问题。信息不对称问题解决之后,很多问题都可以解决了。陈主任,作为一个专业医生,原来我不太讲医护是一个商业行为,真正上了手术台,我们才不管钱的问题,我们讲救命的问题。这个时候,医生应该怎么重新定位自己在移动医疗当中的自身角色呢?

  【陈 炼:】谢谢主持人这个问题!我想就郑总第一个问题补充两句话,其实在移动医疗领域里面,刚才郑总说的很好了,没有说只有哪个商业模式。从我们医生角度来看,其中一个方法是从医疗的前中后来看。像健康之路,它在前面已经做的很好,院前的服务。院中,它也起到很大的帮助,院中也有很大的市场。但是还有一块市场就是院外、院后市场。

  关于医生在移动医疗里面,他们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角色? 他们是什么样的身份,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在我看来移动医疗里面不是一直在争论,是医疗+移动,还是移动+医疗。医疗可以移动吗?很多人都在争,其实我觉得这是一个概念而已。这个东西没有什么移不移的问题,你移不移,医疗都在那里,人们的健康都要去医疗。医疗是大事,移动医疗的核心是医疗,医疗移动的核心是技术,在这当中医生是主力军。它就像是舞台、电影院,医生是一个主角,是一个演员。我看很多移动医疗公司的项目,更多时候就是我们提供一个平台给他们,或者我们有一个剧本,让它来演一个戏,它是主角。很多病人、社会人群就是观众,移动医疗里面,医生是一个专业上的角色、是一个主角。移动医疗互联网是围绕这个主角让观众得到更好的体验和收益。

  【主持人:】刚才陈主任也讲了,他觉得当我们搭了移动医疗这个大平台以后,医生应该唱主角。刚才大家已经想到医生是穿白大褂的医生,但实际上我们人是高等动物,既有身理的,也有心理的。请问张女士,他是博曼心理的CEO,她在心理方面非常专业。在心理治疗方面,我们移动医疗又是什么样的形态?

  【张曼琳:】在现代医学,尤其是近十年当中,他们提倡是两个主流,一个是预防医学,一个是精准医学。移动医疗可以解决两个大的问题,一个是怎么缩短中间环节,我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我们是做心理咨询的,我们是做企业的VIP服务,专门给企业提供服务,包括测评、咨询、培训服务。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可能就要去区分哪些是真正的、本质的服务,哪些是可以通过移动技术缩短过程。比如说像我们的咨询,如果是传统的咨询,你首先要预约诊所、心理咨询师,跟他约定的时间当中有路程的时间,要过去,整个过程,你没有办法实现一个及时性。心的事情分成三个层次,心情、心事、心病。大部分是想解决心情,他没办法去到咨询室。很多人最初想找咨询师,但是最终没有找,原因就是这个,他过了这个时间段,然后就没有找咨询师了。我们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找到咨询师,包括我们现在所做的,我们是自建心理服务平台,所有的咨询师都可以保证是非常好、非常专业的咨询师。所以他不需要选择,用户往往是在选择的时候就过去了。移动医疗解决了效率的问题,它最终的部分应该是提升了它中间的沟通成本。我们要搞清楚,哪些事情是一定要线下才能做的,哪些是线上可以做的。前段时间,我儿子生病,你说他得肺炎,他没有办法,每天要去雾化,这是需要在线下做的。如果我看一个片子,我在移动平台上面看片子就可以了。

  这是第一个问题,移动医疗解决效率问题,缩短中间的沟通成本。第二个问题,从预防医学的角度来讲,现在所有的内容,其实我们都是预防很重要,它跟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它不一定是说我们到得了很重的疾病的时候,住院的时候才解决。移动医疗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如何预防,比如说在我们现在的平台上面,包括心理测评、心灵调频方式,让他解决问题。像精准医学这块的内容,我想是更加专业的,是需要在实验室或者需要在具体的手术室解决的一些问题。

  【主持人:】有的时候我们开玩笑说,自打移动互联网出来之后,我们就可以随时随地找闺蜜,以前很难找。其实有很多心情问题就这样解决了,就不会变成心事、心病。但有时候真的有心病,比如说当我是一个癌症病人家属的时候,我真的是有心病的。姜总,刚才你说你的母亲、朋友都有这样的心路历程。

  【姜作忱:】现在患癌的人越来越多了,我们的家人、亲戚、朋友、邻居。我们应该要呼吁全社会去关爱这个群体,他们得到关爱,这可能对他们的治疗、长期生存都有帮助。就像有人说肿瘤治疗3分治疗,7分靠心理。民间有这种传说,我不知道你是否也有这方面的理解。从我个人而言,像我母亲患肺炎之后,用医生的话来讲就是时间很短了。但是直到今天,我母亲还很健康,当然了经历了一段很长时间的抗癌痛苦。我特别赞成做这种心理方面的移动医疗产品,不仅仅是对肿瘤患者,或者对其他疾病患者在心理层面上都有很大的帮助。无论是从模式上,还是从我们针对的用户群体上,都有一个关键的点,这个关键的点,我们是不是找对了人,找对了人之后,是不是对这个人进行对症下药。就像张博士说的,你有一个病人是肿瘤患者,你总不能跟他讲婚姻问题。我这边有一个乳腺癌的问题,我不可能跟他讲肾癌的问题。我要跟她讲乳腺癌的治疗问题,我们给你推荐什么医院专家,找什么样的心理咨询专家。无论是从模式上来讲,还是从业务上来讲,最根本的是针对这个群体做针对的事情。抗癌卫士现在比较清晰,第一是解决精准医疗的问题,我这个肿瘤到底要不要做基因检测,做了之后,我需要用什么药,用哪种治疗方案,当然这个要结合医院和医生的做法。不像以前,我们得癌症之后,大家都吃同一种药物,结果只有几个人有效果。现在我们个体化用药了,通过精准分析、精准医疗。可能三年、五年,甚至更长的生存期,生存下来的人就更多了。例如我母亲经过精准的方案分析,经过个体化用药,今年生存六年了,本来医生说三个月,现在活了六年,我相信还可以活的更久。如果更多人通过我们这种精准治疗、精准医疗的方式,可以有更多的人长久的活下来。

  第二大家不需要在互联网上百度或者是微信的朋友圈里面获取大量的信息,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是不是假医生,是不是有卖药的,是不是有神医。作为癌症患者,这些都很可怕,这是剥削我们的生命。

  在心理层面上,张博士更加有发言权,如果能从心理层面上解决更多患者的问题,不仅仅是肿瘤患者,那我想那是功德无量了。

  【主持人:】今天我们谈的问题,医疗有几个层面,有设备层面的,医疗化的小型设备层面的。还有两个,我们最关注,一个是效率低下,广州市妇幼医院必须要先预约,除了急诊。这差点让我崩溃掉了,因为它没有引导我怎么去看哪个科。在我们任何医生来看,看哪个科室不需要问,但这恰恰是所有人不专业的问题。小孩子上幼儿园一定要体检,他应该看哪个科?有体检中心?你觉得应该看体检中心,还是看妇幼保健科?妇幼医院告诉你,小孩子肯定看妇幼保健科,大人的脑海里面就是想到体检中心。到了现场之后,你就要抓狂,因为小孩子不等你。医患之间最害怕的是信息不对称,医生不知道你得了什么病,患者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最后患者会想:你为什么不治好我呢?在这个时候,信息的准确性、权威性就变得特别重要。

  第二个问题,本来我觉得县医院的主任就是权威了。现在移动互联网来了,知道中三医的主任才是最权威。这样就导致我越权威,我的时间越碎片化,这样会不会带来一个新的问题,医疗资源反而更加被浪费了。陈主任,有没有这种感觉?

  【陈 炼:】你这个问题意思是说大医院的医生。

  【主持人:】好的医生不断的被人来问诊,我们所有人都疑心,我的咳嗽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吃了几天药还是不好,我就挂专家号去看医生,医生看了之后就说:你这个没什么事,回去吃几天糖浆就好了。这样我就觉得很放心了。

  【陈 炼:】主持人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我们国家的医改,大家都知道医药分家,接下来就要很大力度提高基层医疗建设,现在也已经开始在做了。前段时间我有幸代表卫计委考察一些城市,大家做得也不错。现在提倡一个分级诊疗,小病到基层医院,如果能够解决的话,就在基层解决。如果不能解决的话,就往上级医院治疗。但是在中国这样做不行,为什么?因为好的医疗资源都在大医院里面,基层有很精确的调查数据,好的医生太少了,群众信不过,医院不规范,人才留不住,医生队伍建不起来。我去考察的一个城市,一个堂堂的县医院没有一个大学生,只有一个中专毕业的,没有一个副主任医师。这个情况触目惊心,一年前左右,我们省委书记去看了,感到很震撼,说一定要把它改进过来。后来还是不错,有三家大医院去帮扶,分别派了十几、二十个专家在那里看诊,暂时弥补了这个问题。但这是输血,更多是要他们自己造血。那个县级医院分配了五个医生,这五个医生进行培训之后,然后又往珠三角跑了,县级医院留不住人才。

  回到刚才那个问题,现有的状况下面,很多的大医院人满为患,大的专家,现在分级分的很细,至少是三级分科,基层医院分两级。这么精细的经过下,专家往往面上的能力就不够了,因为他太专了,他出诊的时候,普通的也看,难的也看,这样就是一种浪费,这些大专家应该看疑难杂症。现在的问题是到每个人身上的时候,如果我生病了,我也想看最好的医生,这是一个矛盾。

  刚才漂亮的女老总提到,互联网时代,由于网络的发达,信息的普及,我们有什么问题,很容易在网上找到谁最好。如果找他的时候,有时候是很精确的,是由他来做的。有些不是影响他来做的,这样看起来是浪费了。但是我的观点跟你不一样,总体来看,某一频次可能是这样,但是总体来看,因为这种信息的发达,使大家更加精准的知道某某专家的特长,某某专家什么领域做得比较好。所以总体上来说,让我们的专家看的更精准,事实上是提高的效率,对病人来说这种浪费医疗资源的情况得到了改善,这有助于医疗的改进。

  【主持人:】移动互联网解决了很多问题,解决了弹性空间,像滴滴打车就解决了弹性空间。郑总,我们做院前服务,刚才陈主任说的分级诊疗体系,它是不是默认所在地进行治疗。假如人跟所住地有关,这个时候能不能有一个新的医患匹配模式建设起来,甚至是建立一个弹性医疗体系。

  【郑 楠:】这个问题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刚才是谈医患匹配之间的问题,实际上是一种分级诊疗的问题。现在国家卫计委推动医改,最主要就是要推行分级诊疗。但是中国又存在历史问题,能够真正解决患者的医疗资源都聚集在大城市,到基层医院,情况真的是触目惊心,这样基层医院的服务质量就不能让老百姓放心。有些基层医院甚至连一些普通的疾病都不能得到确诊,大家对基层医院没有信任感,所以造成大家有什么问题就往大医院跑。现在中国大医院人满为患,基层医院门可罗雀。推进分级诊疗系统,要结合中国国情,这轮医改已经看到这方面的问题,医改里面有五个很重要的关健词,都是围绕分级诊疗系统如何建立。比如说对大型医院的规模控制,因为大型医院规模如果没有控制,大型医院需要招聘医生,基层医院的医生培训之后,就会流入到这些大型医院里面。第二是让让医生有尊严的提高收入。还有一个是首诊要在基层,利用医保来推行。现在这些医改政策都在推行分级诊疗体系,但是里面错综复杂的问题很多,我们还需要慢慢来改变。健康之路一直在探索有什么解决之道,我们推出一个无边界医疗服务平台,我们做的事情,首先是绕过医院各自封闭的系统,我们在外围利用云技术建立一个病人流动平台,通过三级医院的优质资源,三级医院的专家资源、检查设备资源、病床资源,通过无边界服务平台,让下级医院看到三级医院的资源。下级医院医生不能教定的,通过这个系统预约上级医院的医生,进而安排专项的转诊,从下级医院转到上级医院。我们不只是搭建一个平台,更重要的是我们安排了落地服务人员,做一些从下往上转的服务,目的是让他们知道基层医院,虽然我不能搞定很多事情,但是我知道后面的公立医院资源在哪里。这也是利用移动互联网技术,人上级的医疗资源下沉到基层医院,这是一方面。当然要实现真正的医疗资源非常科学、优化的配置,需要走的路还非常多。一方面需要政府政策的支持,现在非常好,现在分级诊疗已经成为医改的重中之重,小病进社区,大病进三甲。我们健康之路在这方面也做了很多探索和尝试。特别是在湖北的宜昌地区,我们已经建立起一个地级的分级诊疗基地,我们已经跟农保、新农合打通了,做到了90%的老百姓不出县城就可以得到医疗资源。当然这需要两个方面的加强,一是提升基层医院的医疗资源服务,二是将大医院的医疗资源下沉到社区医院或者是基层医院。我们只是构建这种体系,但更需要机制的推动,比如说病人转诊之后,上级医院与基层医院之间的分帐机制,这是解决问题一个很重要的环节、要素。

  可喜的是,现在全社会,无论是医疗的主管部门,还是公司、企业、医院都在关注这个问题,我相信随着各种新的技术,特别是移动医疗这种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我们越来越多能够人连接服务,以后就能够形成线上线下的协助,形成一个服务闭环。随着参与者一起来参与,共同的建设,我相信在未来应该有一个非常大的改观。

  【主持人:】是的,我也很认同郑总的提法。甚至我以前构想过,就像现在ATM机一样,以前取钱一定要去柜台,ATM机解决了自助的问题。以后我们有自助的检测站,我觉得我发烧了,现在有很多快速检测技术,在几分钟验证一些生理指标,迅速判断你是不是应该看医生。另外一个,从移动数据来讲,有一块,大量的数据,现在是我们一直没有太注意的,由于你病前的预兆数据。比如说各位有没有连续加班七天的,每天只睡三个小时。我干过,干到最后的一天,我想掐死人,当然没有掐人,我掐了电脑。这个数据不仅仅是医疗数据,甚至包括生活数据、工作数据。这对传统的生理疾病来说作用不大,但是对于心理疾病来说,这是必要的沟通要素。张博士,心理咨询师在中国来说是非常稀缺的专项资源,有没有意识往这方面去做?因为得心病的人越少越好。

  【张曼琳:】你刚刚提的问题,是我们最近跟牛津大学慢性疾病中心合作的一个事情。我们怎么从生活事件当中预防抑郁症、焦虑症的发病问题。现在中国有1000万人得了抑郁症,但只有10%的人得到了治疗。像你说的加班七天,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生活事件,我让你填一个表格,在填表格当中,生活当中有意外怀孕、离婚、失恋,这些都会给他一些指标和估值,这是判断抑郁症早期的重要指标。有很多的研究数据都表明,离婚的人看起来女性更伤心,但实际上你会发现理会之后,男性的交通事故的发生率明显要高于女性30%左右。这个东西没有办法通过普通的方法去获得,你只要知道它的生活事件了,我们就可以进行预防。这是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就是早期的干预和预防。

  第二、患者在写一些东西的时候,在我们的APP端口输入一些数据的时候,我们可以通过他的情绪词判断、检测他的情绪状况有没有这种情绪问题的早期,我们可以通过这样的情绪关健词做预测工作。

  第三、这是谷歌在做的一件事情,那是更大的数据。他们通过网络上的情绪词来预测股市,预测世界股市是怎样的走向,这是更庞大计划和数据。我们自己在做的主要是做早期方面的,跟生活事件有关的,对抑郁症、焦虑症的预防。通过情绪关健词来进行这种判断,我们给企业做服务的过程中,有人自杀,他不会等到自杀的时候,他就去打电话,很少有这种情况。一般是在自杀之前,他会有很多的词语和周围的人诉说这个事情。这些信息我们一旦采集到,我们就可以进行危机干预的预防,这是我们现在所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情绪关健词来预测的作用。

  【主持人:】这是正能量的传递,我保证我的心理是真的,我的能量是正向的。有很多患者是悲观心理,这种小镇式的抗癌模式,怎么有效的切断这些负反馈。

  【姜作忱:】的确是这样,在这个方面,我们尝试了很多种方法,最终选择了小镇模式。我想小镇模式,现在仅仅只是展示出来这个群体最需要的内容,比如说可以简单的轻问诊,简单的相互之间的互帮互助,得到心理上的安慰和帮助,或者说自己去发泄一些情绪,记录自己的情感。现在我们只能通过这些简单的手段帮助他们在心理层面上克服一些问题。但是我想,抗癌小镇将来一定是会有更大的变化,张总,也许将来我们有一个很深入的合作。心理层面,不仅在线上解决问题,更可以到线下去解决问题。我们这个体系里面,医院治疗心理疾病的科室不是很多,也不会有很多人喜欢去医院看医生。我想在这个层面上,心理咨询师就很有作用了。肿瘤患者跟一般的心理患者不一样,可能需要心理咨询师了解更多的肿瘤信息。我希望将来在抗癌小镇上面不仅仅在线上实现一些内容,能够把线上的人导到线下,让线下的人可以通过线上远距离的沟通。现在有远程诊疗了,肿瘤患者是不是也可以做远程心理治疗。这个事情,我希望有机会尝试一下,能够解决一部分问题。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我请四位嘉宾用一句话总结你们对移动医疗的预测。

  【陈 炼:】如果一定要用一句话来预测移动医疗的未来,我觉得就是美好的明天和美好的人生,谢谢!

  【郑 楠:】移动医疗实际上就是把移动互联网的技术运用到医疗上面,它对于我们提高整个居民的健康素养能够更好的发展我们移动健康产业,起到了一个非常积极的作用。无论是在体制内的医生和医疗机构,还是在体制外的移动医疗的创业公司和服务公司,我们对于这种如何提高医疗资源的配置效率,改善患者的就诊体验,还有如何让医疗资源得到更大的释放,还有医患关系更加良好,医疗服务质量更大提高。这四个方面的目标,我们是一致的,我相信移动医疗一定会跟传统医疗结合在一块,为我们更好的健康、美丽生活创造出非常好的条件。

  【张曼琳:】移动医疗并不会改变现在医疗真正给人带来价值的那部分,但是移动医疗会帮助我们这个价值的传递更加快速,而且在所有跟医疗有关的,不管是患者、医生,或者是预防也好,或者是重大疾病也好,都会对他们各自产生巨大的价值。这个价值是这种技术的手段所带来的,也效率提升所带来的。就像陈主任所说的,是大有可为,明天会更好。

  【姜作忱:】就像刚才陈主任所讲,刚才你演讲的时候,移动医疗的发展是跟医院和医生的接受程度挂钩的,如果我们还是现在的现状,当然这个现状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我希望在未来能够让移动医疗,无论是什么样的项目,真正跟医院和医生融合到一起去,可以实现线上线下联动,这样才真正实现了移动医疗。别的领域,我不太了解,肿瘤这块来说,我想是不是在整个行业里面来讲,会出现一拳多捶的局面,无论是一拳多捶还是多拳多捶的局面,只要我们踏踏实实为患者服务,认认真真、踏踏实实与医院医生合作,那我们移动医疗的前景是无量的。

  【主持人:】谢谢四位嘉宾!生活一直在移动,生命在于运动,特别是我们的健康,别忘了我们一秒钟的6下拍掌,大家不要忘了,有事看病,没事看看美女。感谢大会的主办方广东互联网协会,感谢大会的承办方艾媒传媒集团。

相关数据

2015-2021年全球医疗保健可穿戴设备市场规模及预测

查看完整数据

2015-2020年全球数字健康行业市场价值及预测

查看完整数据

2015-2020年全球数字健康市场复合年增长率及预测

查看完整数据
网友评论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0/2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评论需要审核后进行展示,请勿重复提交。

评论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Copyright© 2007-2019 艾媒网 www.iimedia.cn All Right Reserved |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20110424 粤ICP备11014183-1号 |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1580号 | 网站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