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密码

已有账号,

忘记密码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新密码

已有账号,

ofo被追索2.5亿,法院裁定“公司已无财产”,待退押金人数超1500万

2019-06-18 柒柒 艾媒网 阅读 18729

摘要: 据一份执行裁定书,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 (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牵涉一起与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的合同纠纷,被执行标的为人民币249,821,023.90元。然而法院在立案执行过程中,发现被执行人并无财产。

  6月18日消息,据一份执行裁定书,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 (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牵涉一起与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的合同纠纷,被执行标的为人民币249,821,023.90元。然而法院在立案执行过程中,发现被执行人并无财产。

  执行裁定书显示,申请执行人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申请执行标的为人民币249,821,023.90元。在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依法向法院报告,其名下无房产及土地使用权、无对外投资、无车辆,虽开设了银行账户,但已被其他法院冻结或账户无余额。

  通过最高人民法院“总对总”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名下财产进行了查询,系统反馈查询信息为无财产。到被执行人住所地的不动产登记部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公安车辆管理部门进行传统查控,被执行人名下无可供执行财产。申请执行人亦无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提供,本院亦己对被执行人申报的财产进行核对,无财产可供执行,本院已向被执行人发出限制消费令。

  执行裁定书显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申请执行人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的,可以再次申请执行。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今年1月11日,天津科林自行车有限公司与东峡大通现买卖合同纠纷结案通知书中,执行法院已表示,经网络查询,东峡大通名下已无标的物可实施保全。

  ofo公司法定代表人被限制出境

  6月12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信息显示,因东峡大通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已依法限制其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陈正江出境。陈正江于去年10月接替ofo创始人戴威成为东峡大通法定代表人。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的公示信息显示,案件申请执行人为忤某某,执行标的为12万元,承办法院系杨浦区人民法院。该执行案的详细信息显示,被执行人东峡大通公司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2018年至今,东峡大通公司被列入执行人信息超过百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记录也逐日递增,截至目前已有至少13条。其中,涉案申请人多要求ofo公司支付房屋租金、广告费、物流运输费等费用,但ofo公司却显示为“全部未履行”。

  今年6月初,因未能按执行通知书履行指定给付义务,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对ofo公司负责人陈正江发布限消令,限制其不得实施多项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东峡大通相关的执行文书高达170条

  目前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东峡大通公司相关的执行文书有170条,大部分的执行时间都在2019年1月以后,被执行标的金额十分巨大。仅今年5月,东峡大通就收到来自北京海淀、北京朝阳、北京丰台、杭州市、天津市、厦门市、上海市等多个法院的近20件执行文书。仅一个月的执行标的,就超过6000万元。

  同时,东峡大通被冻结股权标的6起,被冻结股权超过1700万元。不过,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达到150000万美元,也就是15亿美元。

  ofo多名高管成老赖,待退押金人数超1500万

  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陈正江本人已有16条被列为失信人被限制高消费的信息。

  此外,ofo的多名主要管理人员也都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创始人戴威有16条被列为执行人被限制高消费的信息;ofo联合创始人杨品杰、ofo总经理陈婧也于2019年4月30日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值得一提的是,ofo当前还面临巨大的“退押金”压力。去年下半年,ofo多次爆发押金难退问题。另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今年4月,多名用户曾在网络上晒出了排位在1500万之后的ofo退押金进度图,待退押金人数突破1500。按照199元的押金计算,累计金额近30亿。

  ofo上一次传出还钱的好消息,是在今年的4月份。4月20日,上海凤凰发布的多项财报显示,2018年11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划扣东峡大通被冻结款项约2804万元,支付给凤凰自行车。2019年第一季度,上海凤凰又通过多个途径收到东峡大通支付的有关款项合计3574.62万元。截至2019年4月,ofo已向上海凤凰公司偿还债务近半。

  事实上,距ofo最近一次的融资已有一年半。2018年3月13日,ofo公司完成了E2-1轮融资,融资额为8.66亿美元。然而,此次融资后不久,ofo就迎来下坡路,逐步停止了澳大利亚、德国、日本等海外运营业务,公司也屡屡传出“被收购”传闻。2018年9月,ofo公司缩减北京总部的办公区域,引发用户对其运营情况的质疑。在全国各地爆发的用户“退押金潮”,及合作伙伴的“退货款潮”也就此开始。

  值得注意的是,ofo小黄车的月活用户数也一直在下降。据艾媒北极星(bjx.iimedia.cn)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ofo移动端的月活跃用户数为2,404.56万,排名行业第二。2月月活跃用户数下降到了2234.01万,3月继续下降到1981.09万,而5月则下降至1564.47万。

  不得不说,曾经风光无限的小黄车ofo到如今的举步维艰,令人唏嘘。而这也是整个共享单车行业的真实写照。

  共享单车行业发展进入下半场

  2018年共享单车行业去泡沫化特点明显,行业发展进入下半场。据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中国共享单车发展现状专题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共享单车用户规模达到2.35亿人,2019年将增至2.59亿人,用户规模渐趋稳定。

  随着共享单车企业推行无门免槛押金,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已由此前依托押金和骑行费用变为依靠骑行费、广告费用获取利润。但此前部分企业运营过程中押金难退,对用户造成较大影响。

  共享单车行业由前期的快速扩张过渡到了如今的平稳增长的阶段,未来将会如何发展?下面来总结一下。

  1、精细化运营是共享单车企业的发展方向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共享单车企业是重资产的模式,追求短期的经济效益不可取,企业应该更加注重精细化运营。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应为单车的投放、停放、运行和维护建立更完备的工作流程与系统;针对单车分布不均、损坏严重等问题,运营企业应运用互联网技术跟踪单车数量、骑行路线、单车停放区域等数据,及时进行后台监控,定时定量进行人为干预。此外,企业需要不断开展服务优化,改善用户体验,提供一些人性化服务,如安全提醒、导航指引、天气预报等,从产品层面上升到人文关怀层面,实现精细化运营。

  2、免押金成为共享单车发展的趋势,变现模式探索多样化

  继共享单车企业相继取消押金制度,未来企业在商业化尝试和变现上将会有更多的探索。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除了传统的租金收入、广告收入、跨界营销之外,共享单车企业还可以通过大数据拓宽盈利的渠道,获得二次盈利的机会。但对于部分先入局的企业,在盈利渠道探索前,需解决好押金方面的问题,否则对于企业运营将形成较大风险。

  3、共享单车解决最后三公里出行痛点,政府应及时调整政策

  共享单车是公共交通的有效补充,可以缓解城市拥堵,解决居民出行服务最后三公里问题,而这种问题的解决是城市居民出行的刚需。并且伴随国内外低碳出行、绿色环保观念的强化,共享单车的市场仍然存在。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政府应该进一步提高服务水平,从“一刀切”的准入政策和禁投令向更加灵活的方向转变,对共享单车企业实行动态准入的政策,让更有能力的新兴共享单车品牌进入市场,公平竞争,从而维护行业可持续发展,并在提高经济活力的同时惠及民生。

  4、政企合作,多方监督为共享单车企业保驾护航

  政府管理部门应该出台相关的管理细则、规范共享单车的行业质量;运营企业应该做好线上宣传和线下服务,提升服务水平;通过与政府部门合作,多宣传多引导文明骑行。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强化属地管理,当地交委、城管、企业协同合作将为共享单车行业的规范性发展保驾护航。

网友评论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0/2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评论需要审核后进行展示,请勿重复提交。

评论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Copyright© 2007-2019 艾媒网 www.iimedia.cn All Right Reserved |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20110424 粤ICP备11014183-1号 |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15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