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密码

已有账号,

忘记密码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新密码

已有账号,

2018娱乐影视上市公司亏损榜:17家企业合计亏损超310亿,天神娱乐成“亏损王”

2019-05-10 萧筱 艾媒网 阅读 9619

摘要: 据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 本次统计的17家娱乐影视企业中,业绩亏损合计超310亿元。其中,天神娱乐以71.51亿元的净亏损位列榜首,乐视网、华录百纳、聚力文化紧随其后。

   随着相关娱乐影视公司2018年全年业绩报告的出炉,人们对于娱乐影视产业之冷有了更为具体的印象。从全年业绩报告中,不难看出亏损成为2018年上市娱乐影视传媒公司常态。这里面有大环境、整个行业不景气的因素使然,也有前几年资本热造成的商誉泡沫,让影视公司的资金压力和财务风险进一步加大。

  据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 本次统计的17家娱乐影视企业中,业绩亏损合计超310亿元,其中12家亏损超10亿元,4家亏损超20亿,1家亏损超70亿元。榜单显示,2018年,天神娱乐以71.51亿元的净亏损位列榜首,乐视网、华录百纳、聚力文化紧随其后,分别以40.96亿元、34.17亿元、28.97亿元的净亏损位列第二、三、四名。此外,华谊兄弟、慈文传媒、唐德影视等众多知名企业也以较大的亏损数额登上该榜单。

  天神娱乐:净亏额达71.51亿元成“亏损王”

  天神娱乐成立于2010年,于2014年通过借壳科冕木业实现上市,是一家业务覆盖游戏、应用分发平台、广告、影视产业的泛娱乐产业集团。

  4月30日,天神娱乐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报告数据显示,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25.99亿元,同比下滑16.2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1.51亿元,去年同期为盈利10.2亿元,同比减少803.52%;基本每股收益-7.67元,同比下降755.43%。

  天神娱乐自2014年上市后就开始了疯狂的并购之路,据资料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开始天神娱乐4年的时间内豪掷68.28亿元并购9家公司,同时配套融资86.34亿元,投资标的包括妙趣横生、合润传媒和工夫影业等。

  天神娱乐通过不断的并购使得公司业绩一路高升,其中在2014-2017年公司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2.32亿元、3.62亿元、5.47亿元以及10.2亿元。如今,天神娱乐借壳上市后的首次亏损便出现了巨亏的情形。

  从财报看,天神娱乐的亏损主要是因为资产减值高达66.79亿,其中商誉减值40.90亿,长期股权投资减值11.38亿。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大额的商誉减值以外,天神娱乐也提到了游戏行业在人口红利消失、行业增速下滑、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背景下,经受了版号冻结、总量调控等监管政策调整带来的巨大压力,游戏产品研发进度不达预期、游戏产品没能及时上线,报告期内经营业绩下滑。

  乐视网:净亏损超40亿元,资产告负股票停牌

  4月26日,乐视网发布2018年年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81亿元,同比下降77.72%;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0.96亿元。同时对外宣布,公司股票将于披露年度报告之日起停牌,深交所将在公司股票停牌后15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4月25日,是乐视网停牌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当天,乐视网股价跌至1.69元,市值67.42亿元。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曾经的超级牛股,乐视网最高股价曾达到44.72元,市值一度超过1700个亿,一路走来创造了不少的神话。而如今,乐视网的市值已经连曾经的零头都不剩。

  仔细研究年报,乐视网每个季度都处于亏损状态,一到四季度分别亏损了3.07亿元、7.97亿元、3.86亿元和20.06亿元,并且每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皆为负值。

  乐视网回应2018年经营性亏损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2018年公司品牌信誉持续受损导致营业收入规模大幅下滑;二是摊提成本和较高的融资成本致使整体成本规模未有明显下降;三是部分债权可收回性风险加大进而补充计提部分坏账准备、长期资产估值降低。

  总的来说,乐视网的持续业绩下滑,再度归结于与贾跃亭及乐视控股等非上市体系公司间关联账款问题的难以解决。

  华录百纳:净利润同比大降3201.19%,综艺哑火

  事实上,外界对于华录百纳去年业绩亏损早有预期。1月30日,华录百纳发布了2018年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8年全年归母净利润亏损额在33.29亿元到33.34亿元之间,而当日华录百纳总市值不过36.05亿元,这也意味着,几乎亏掉整个市值。

  4月25日,华录百纳发布2018年年报,公司2018年1-12月实现营业收入6.30亿元,同比下降71.99%,传媒行业已披露年报个股的平均营业收入增长率为10.9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4.17亿元,同比下降3201.19%。

  针对业绩的大幅下滑,华纳百录表示,主要是由于报告期内综艺、内容营销收入大幅下滑,同时,部分影视项目未到收入确认时点致相关营收减少。具体而言,部分综艺栏目因招商不达预期,出现较大经营亏损。为控制经营风险、加快应收账款周转,公司暂缓与部分经营出现不稳定迹象的商业客户的综艺及内容营销服务,内容营销收入大幅下滑,同时,部分影视项目未到收入确认时点致相关营收减少。

  此外,华录百纳子公司出售所持有的北京蓝色火焰娱乐文化有限公司100%股权与喀什蓝色火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剥离以部分存货、应收款项、预付款项等资产偿还上市公司及其关联方债务后的100%股权。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及公司会计政策的相关规定,将相关商誉按照自购买日起一贯的方式分摊至标的公司的资产组合。对以上资产组进行处置,相应冲减分摊至相关资产组的商誉,形成投资损失。而鉴于部分客户经营状况出现较大变化及公司裁撤部分经营不善业务线,公司拟按照《企业会计准则》和公司相关会计政策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根据历年年报数据显示,早在2013年,华录百纳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已经处于增长乏力的状态,到了2014年,华录百纳的净利润1.5亿,同比增加16.7%。但是,这大部分的利润来自于公司的并购,这意味着,当时华录百纳的主业已经开始下滑,仅仅依靠并购维持了公司的持续增长。

  据了解,华录百纳于2014年全资收购综艺制作公司蓝色火焰,开始拓展综艺业务版图走上转型之路。时隔五年,好业绩逐渐变脸。《跨界歌王》、《来吧,兄弟》、《上阵父子兵》等多档节目接连失利,其中,尤以《来吧,兄弟》的招商不及预期。2018年底,华录百纳宣布选择低价转让北京蓝火与喀什蓝火。而综艺,作为被华录百纳倚重的一大板块如今已失去重心。

  值得一提的是,在华录百纳核心资产业绩变脸巨亏的背景下,2019年第一季度扭亏为盈,华录百纳预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00.00万至1000.00万,同比变动110.73%至121.45%,传媒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0.06%。华录百纳2019年Q1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剧目的海外发行以及过往剧目的二轮发行,主流卫视晚会类节目的内容营销以及媒介资源的硬广项目投放等。

  华谊、慈文亏损破10亿,影视业务未达预期

  从榜单来看,华谊兄弟的亏损令人唏嘘,昔日的行业老大如今也止不住断崖式的业绩下滑。

  据财报数据显示,华谊兄弟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38.91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4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93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31.9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1.81亿元,同比下降1001.40%。

  公告显示,华谊兄弟的业务主要是影视娱乐、品牌授权、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四大板块,而在影视主业上的“失足”,成了亏损的主要原因。

  华谊兄弟2018年全年仅有《芳华》和《前任3:再见前任》两部跨期上映影片,共实现19亿元票房;而《云南虫谷》、《胖子行动队》等影片,口碑、票房均低于预期,其中,曾被视作有望破10亿元的影片《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最终仅实现6.06亿元的票房收入,远未达预期。公司将对包括商誉在内的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成为华谊业绩变动的主要原因。财报中提到,2018年,华谊兄弟计提了约9.7亿元的商誉减值,逼近2018年归母净利润亏损金额10.9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华谊兄弟的亏损,除了商誉减值导致外,从业务来看,该公司屡屡试水文旅项目后营收并不理想,也是造成其业绩困境的重要原因。

  4月29日,慈文传媒发布2018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慈文传媒2018年营业收入为14.35亿元,同比下滑13.8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10.94亿元,同比下滑367.9%。

  对于净利润的大幅下滑,除了对公司游戏业务子公司赞成科技商誉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8.71亿,最主要的是影视业务在第四季度发生了较多未预见、未充分预计而未达预期的情况,对公司2018年度经营业绩造成重大影响。

  当初凭借《花千骨》、《楚乔传》、《老九门》赚得盆满钵满的慈文传媒,转眼就在2018年“摔了一跤”。其中,《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杨凌传》因口碑不佳、受外部时间影响,播出时间、方式和集数出现调整,宣传推广费用增加。如今在完成控股权转移后,慈文在今后的业绩还有待观察。

  商誉减值成多数公司亏损主因

  众所周知,溢价并购是造成上市公司商誉大幅增加的最主要原因之一。而并购标的业绩不如预期,会计上需要商誉减值,那些商誉占净资产比例较高甚至超过净资产的公司,更值得重点关注。而随着财报的披露,上市公司商誉减值情况浮出水。

  2018年影视行业无论是市场、政策还是社会舆论都遭遇了比较剧烈的震荡,在业绩增长乏力、所在行业处于市场下行的情况下,商誉及相关资产减值成为上市公司业绩巨亏和减少的通行原因。

  上市影视公司集中爆发商誉问题,根源在于几年前很多上市影视公司疯狂地“买买买”,而企业并购时往往会形成较高商誉,为公司的业绩埋下隐患。而多家上市公司进行商誉减值,目的是在政策不明朗之前,先将未来可能存在的财务风险降至最低。

  实际上,商誉减值的风险早已引起监管部门的重视。去年11月,证监会发布“会计监管风险提示第8号——商誉减值”的公告,对商誉减值的时间、过程及监管事项等都有了更明确和严格的规定。公告提示在监管工作中,应关注上市公司是否定期或及时进行商誉减值测试,是否在此过程中重点考虑了特定减值迹象的影响,以及是否充分、准确、如实、及时地披露了与商誉减值相关的重要信息等。今年1月,财政部会计准则委员会大部分咨询委员也同意将商誉账面价值减记至零的方法由减值测值换为逐年摊销。

  2018年已过,2019年依然是影视行业持续调整的一年,面对加速调整和变革的市场环境,那些熬过“寒冬”的影视公司或许会成为未来的行业支柱。

相关数据

2018H1中国17家影视上市公司净利润

查看完整数据

2019H1中国17家影视上市公司净利润

查看完整数据

2018中国影视上市公司总市值

查看完整数据
网友评论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0/2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评论需要审核后进行展示,请勿重复提交。

评论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Copyright© 2007-2019 艾媒网 www.iimedia.cn All Right Reserved |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20110424 粤ICP备11014183-1号 |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15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