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密码

已有账号,

忘记密码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新密码

已有账号,

雪上加霜!ofo在新加坡被撤销执照,还欠国内一千万用户押金

2019-04-23 萧筱 艾媒网 阅读 13543

摘要: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因无法遵守期限移除所有车队,共享单车ofo的营业执照被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撤销,今后无法在当地提供共享单车服务。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因无法遵守期限移除所有车队,共享单车ofo的营业执照被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撤销,今后无法在当地提供共享单车服务。

  上述报道还称,ofo的的营业执照已在2月14日被陆交局暂时吊销。该部门当时下令,公司要在3月13日以前移除所有停放在公共空间的单车。

  陆交局曾在4月初向ofo发出撤销营业执照意向通知书,并提供两周的时间让ofo提出书面陈情。

  今年2月15日,联合早报曾报道,ofo在新加坡未在指定期限内有效启用QR码停车系统、未遵守其他相关条例,其营业执照自2月14日起被暂时吊销。

  随后,ofo官方向界面新闻证实了这一消息,并称由于ofo在新加坡市场面临的种种客观因素,ofo无法按照原计划进行经营活动,故无奈申请退出新加坡市场。“这里曾给予和见证ofo的曾经,期待未来再见。”ofo方面称。

  2017年3月,ofo在新加坡启动试运营,这里也是ofo出海的第一个城市。根据ofo方面公布的数据,截止到2018年5月,ofo新加坡累计订单量突破2500万单,用户约占总人口五分之一,平均周订单约100万单。

  2018年6月,ofo宣布海外市场已完成开拓业务阶段,将进入第二战略阶段。同时,创始人兼CEO戴威将直接掌管ofo国内外业务,加速推进海外业务。按照此前ofo的计划,ofo要在2018年年底服务全球超过200座城市,进入20个国家和地区。

  然而,2018年下半年以来,因为资金链压力,ofo开始从海外市场撤退。2018年7月11日,ofo宣布将逐渐结束在澳大利亚的业务;7月17日,ofo宣布退出德国柏林,柏林的ofo将被转移至其他欧洲市场;7月21日,西班牙《公众》日报网站刊文称,马德里大街小巷已经没有小黄车的身影;8月,ofo退出美国西雅图市场,同时也传出了退出韩国市场的消息。10月30日,ofo进驻城市日本和歌山市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已收到ofo正式书面通知,将于本月31日停止服务。

  同年11月,新加坡出台规定,ofo只能在新加坡经营25000辆共享单车,最终ofo向新加坡陆交局申请缩减车队,把数量减少到1万辆。而最新消息显示,ofo的资金危机已经波及到海外,新加坡当地媒体报道称,至少有两家当地公司发出信函,要求ofo支付他们51.5万美元的物流服务欠款,同时,越来越多的当地用户要求ofo退押金。

  2019年,ofo的海外调整还在继续,1月被传出“海外部门解散”。

  值得一提的是,不仅在国外经营不顺,自押金事件以来,ofo在国内也是负面消息不断。

  此前资料显示,ofo小黄车传出“被破产”的消息。4月2日,有媒体报道称,ofo运营主体之一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作为“被申请人”出现于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申请人为聂艳,日期是3月25日,办理法院为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针对这个倒闭传闻,ofo官方也做出了相关回应:有关ofo破产的新闻严重失实,ofo目前运营一切正常,有关债务也在诉讼或者协商当中。不实新闻严重危害ofo经营,ofo已向相关部门提交证据,并将保留诉讼的权利。

  就在同日,ofo又被曝出还欠了其打印服务供应商13万的打印服务费。据公开的一则民事判决书显示,ofo运营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被其打印服务供应商赛格立诺(831449,OC)起诉,法院判决东峡大通在判决生效七日内向赛格立诺支付共计约13.75万元。

  此外,2月25日消息,因供应商纠纷,ofo再次被法院冻结资金。天眼查数据显示,天津科林自行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科林”)与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ofo关联公司,以下简称“拜克洛克”)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显示,法院冻结拜克洛克银行存款145万元或查封其他等额财产。据不完全统计,ofo方面已经第三次被冻结资金,这让仍有退押金压力的ofo雪上加霜。

  据艾媒网了解,这不是ofo遭遇的首个供应商起诉案,也不是第一次被法院冻结资金。

  2018年12月28日,中国裁决文书网发布了顺丰和ofo运输合同纠纷案的执行裁定书,法院冻结被告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运营方,以下简称“东峡大通”)在招商银行的账号存款1370多万元。

  2月2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东峡大通付给天津飞鸽7271万元及违约金779万元。同时,天津飞鸽申请冻结东峡大通8082万元财产。按此计算,ofo方面已经被前后冻结超过9500万元。

  让ofo资金承压的还包括东峡大通与上海凤凰的纠纷案,在这起案件中,东峡大通确认向上海凤凰支付7191.61万元,同意将被冻结的2804.05万元支付给上海凤凰,剩余款项分期支付。

  据上海凤凰4月20日晚公告,2019年第一季度,上海凤凰通过多个途径收到了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的支付款项。东峡大通合计归还上海凤凰欠款3574.62万元,该部分款项在2018年计提的减值准备中予以扣除。由此计算,上海凤凰仍有3617万元没有追回。事实上,这对于深陷危机中的小黄车相当不易。

  另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从2019年1月至3月,网友@Jessica的ofo退押金排号从1392万前进到了1320万,仅前进了72万。多数网友也在抱怨自己排队半年之后,排名只是上升了几十万。据网友@Hon_Tang在社交网站上爆料,截至今天中午12点左右,自己队伍排名仍然在1481万名之后。

  这边,ofo在加紧支付供应商的欠款;可那边,还有一千多万用户在“排队”等着退押金……不得不说,曾经风光无限的小黄车ofo到如今的举步维艰,令人唏嘘。

  2018年共享单车行业去泡沫化特点明显,行业发展进入下半场。据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中国共享单车发展现状专题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共享单车用户规模达到2.35亿人,2019年将增至2.59亿人,用户规模渐趋稳定。

  据艾媒北极星(bjx.iimedia.cn)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ofo移动端的月活跃用户数为2,404.56万,排名行业第二。2月月活跃用户数下降到了2234.01万,而3月继续下降到1981.09万,但在众多的单车应用中仍占据第二的位置。

网友评论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0/2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评论需要审核后进行展示,请勿重复提交。

评论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Copyright© 2007-2019 艾媒网 www.iimedia.cn All Right Reserved |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20110424 粤ICP备11014183-1号 |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15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