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密码

已有账号,

忘记密码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新密码

已有账号,

高峰对话:发现文化娱乐下一个十年的发展趋势

2017-11-02 艾媒网 阅读 27077

摘要: 网易创投总编辑李彦超、兰渡文化合伙人凌伶、乐创科技9DVR创始人梁应滔、漂流伞创始人顾曼、画你创始人漆斌出席2017全球未来科技大会-来文娱创新科技论坛环节,本次高峰对话的主题为“发现文化娱乐下一个十年的发展趋势”。

  为迎接2017广州《财富》全球论坛,彰显广州世界一流中心城市科技创新风采,2017年11月1—2日,由广东省互联网协会主办、全球未来科技大会组委会与全球领先的新经济行业数据挖掘与分析机构艾媒咨询集团承办的“2017全球未来科技大会”在广州琶洲保利世贸博览馆隆重开幕。艾媒网对此次大会进行了全程直播。

  本届大会以“发现·下一个十年”为主题,共设置未来出行、人工智能、新零售、未来文化科技、未来房产、未来企业服务、未来营销创新等多场平行论坛。大会延续往届大会的盛况,汇聚各行业精英大咖与知名媒体,围绕科技创新聚焦业界前沿话题,探讨未来行业的发展方向,打造最具未来感的互联网风云盛宴。

  本届大会规模空前,会场占地面积1.5万平方米,参与企业超过400家;参与报道的主流媒体超过200家;大会期间接待知名演讲嘉宾200位、海内外移动互联网CEO约200名、互联网相关行业人士6万人次,是华南地区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互联网盛会。

  会上,网易创投总编辑李彦超、兰渡文化合伙人凌伶、乐创科技9DVR创始人梁应滔、漂流伞创始人顾曼、画你创始人漆斌出席2017全球未来科技大会-来文娱创新科技论坛环节,本次高峰对话的主题为并发表了《发现文化娱乐下一个十年的发展趋势》的精彩演讲。

  以下是高峰论坛演讲实录:

  主持人网易创投总编辑李彦超:大家好,我是来自网易创投的李彦超,本次高峰对话的主题是“发现文化娱乐下一个十年的发展趋势”。参与本次对话的嘉宾还有:兰渡文化合伙人凌伶女士、乐创科技9DVR创始人梁应滔先生、漂流伞创始人顾曼女士、画你创始人漆斌先生。

  我们都知道从“十八大”以来,文化提升到国家层面的战略高度,过去的五年从艾媒数据关注到文化娱乐领域整个增速年均在20%以上。广东是文化强省,我们有幸请到四位嘉宾来分享。首先,让我们请几位嘉宾分别用2分钟时间介绍下自己。

  凌伶:我们是专注于做女性文化内容的带有营销基因的内容公司,为什么说营销基因的内容公司?我们今年年初做了综艺节目,爱因斯坦,是语言类的节目,后来发现整个节目推广和营销很多公司都不能做,于是我们自己开始做了营销。这个节目最终的营销成果是非常好的,也得到爱奇艺平台的认可,并且作为营销案例级的节目对其他内容进行推广。我们就成立了一个子公司,不但做自己内容的营销,同时也给许多内容产出公司提供营销服务和品牌服务,过程中发现除了内容以外,很多品牌也开始找到我们来做品牌和内容强绑定的营销的服务。

  梁应滔:前面讲的都是关于VR未来的发展。9D是全球第一个对VR进行商业化落地的公司,我们从内容的制作,硬件的生产落地、外设的生产,在整个领域我们有自己的研发中心,也有内容的工作室,400多号人有一半是内容的。我觉得内容是代表了以后未来的趋势,而且是竞争力的核心。我们公司是一个娱乐、科技、文化的主题,娱乐我们可能是泛娱乐产生商业价值,以科技来带动娱乐的吸引力,文化是一个灵魂,到最后会有黏性,以后的IP打造也好,会有爆发的力量,这是9D的介绍,谢谢。

  顾曼:首先感谢大家的时间,我是漂流伞的创始人顾曼,我们是属于经常被舆论环绕的共享雨伞领域。我们本质上是一家在晴雨天为城市用户提供出行服务的公司,目前我们在行业里是绝对第一的位置,因为我们在上海、深圳、广州、杭州这四个一线南方城市的网点量总计过万,超过了这个行业第二名到第十名的总和。我们也是一家很年轻的公司,相比于其他的嘉宾还需要很多的学习。我们是成立五个月,正式运营一个季度,现在已完成四轮融资。今天来有一个目标想要释放出来,我们定位自己是一家行走的媒体,未来这个行业的终极形态,你们使用的伞都是一些有趣味性的广告伞,希望我们可以做到。

  漆斌:我是画你的创始人漆斌。我们最主要是为2C用户,以头像和表情为切入点。我们现在布局画你的故事,画你的地图,微博上75%以上的明星头像都是由我们制作的,我们累计服务的人次有44万,现在在我们用户有400多万。今天很高兴跟各位分享。

  李彦超:接下来有个问题,像阿里也好、万达也好,很早之前就开始布局娱乐文化产业。凌伶总,您觉得在一个公司逐渐消耗IP的同时,如何来培育IP的市场以及后续的发展?

  凌伶:我一直有一个想法,之前看过一篇文章,所谓IP,我们现在只要内容跟名人相关的我们都会称为IP,但在我个人的概念中,IP是一个非常稀罕、高贵、矜持的词。不是所有的文化内容都可以称之为IP,从根本上IP必须要具备三个条件:一个就是它本身的内容,是一个能主动发酵的内容,我们中国的历史长河出来有很多的历史名作,看了以后还会讨论,是持续的,一百年以后还会这么下去。第二个,IP必须是原创的,有延展性,可以再次创作。比如《红楼梦》是一本书,可以拍电影、电视剧,可以有戏剧的延伸,这也是IP必须要有的价值。这两点就是IP最具有的价值。我们做内容的也好,做文化产业的也好,必须认清对IP的定调的内容。现在很多做内容的公司,包括我们自己的公司,一直说我们在做文化内容,我们到现在还没有树起一个文化IP。追其根源,做内容的公司怎么才能做IP,还是要资源的整合,不单单自己在公司里抓得头皮响,我有什么故事,还需要有一帮故事创作的人甚至于品牌方大家经常进行头脑风暴,积累了之后,慢慢地筛选。这个像沙里淘金一样,需要定下心来的过程,不能说做一个东西就是IP,IP是非常有价值的东西,如果说要培育IP的话,只有沉下心来做。

  梁应滔:这个讨论我有不同的意见。我理解是这样的,我们在制作内容,自己是原创的,我的理解都是一个IP,只有强IP、弱IP,有价值的是大的IP。我们自己公司做的话,我们第一,会利用很多的IP,去帮他做延展,然后通过IP推展我们自己的技术应用,在同时我们自己也会做独立的IP,但这个IP有知识产权的,为它以后规划了一个梦想,一个故事的环节。但能不能做成功,这块我就赞同凌伶总,需要很大的努力、投入、培育做这个市场,还有延展、内涵,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我也相信现在有很多很出名的IP也是从一点点涨起来的,到很大的时候回过头来看,我们原来投了很多精力,原来放了很多心血在里面去做。到有一定程度的时候,跟我们的客户、跟他的受众、跟供应链有很多反馈回来,等于是有很重的交互,跟客户之间反馈回来的,到最后自我的提炼提升,在一个团队打造的情况下再去扩展。

  李彦超:IP有大有小,但9D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陪伴IP的成长,陪伴的过程中不断孵化,不断打造明星的IP。

  梁应滔:甚至可以利用现成的IP。刚才说了名人自带粉丝,IP也会自带粉丝,我们会通过粉丝把技术提升一点之后,受众面广了之后,我们做的工作肯定是要自己创造自我的IP这样以后的想象空间,还有内涵、可扩展性才会强。我们会两条路走,因为我们的行业是比较新的行业,必须要两条路同时走。

  漆斌:画你服务了44万的用户,在画你提供头像和表情包。他们画完之后下面公司的布局产品,画你的故事,在日本,一个日本的明星有一个真人形象和二次元形象,画你是帮他建立二次元形象,可以帮助他本身的人设做出不同的事情,我们为日本一个明星,真人形象是比较可爱的,个人的IP二次元IP受众面更广,更能帮助他们商业变现。真人人设放到IP不是很好,但通过卡通的二次元,在微信中,微信表情商城就是简单的二次元集中地。我觉得这样的个人形象IP的时代在逐渐到来,画你是有充分的感觉,2017年明显感觉到这个市场逐渐到来,可以看到个人形象IP时代正在到来。

  李彦超:这个市场是非常大的,猪兼强的老板每次跟我聊天都会发猪的表情,我问漆斌总,我给你一张老腊肉的照片,画出来是小鲜肉的。

  漆斌:这些都是比较常见的,只要你人长得什么样,想画成什么样,我就能画出什么样的。大家可以关注我们微信服务平台,备注今天的会议名称,到时候客服会帮大家调价,每张画优惠5块钱。

  李彦超:上个月我在深圳出差,那天刚好下雨,吃完饭之后还在下,我看到楼下有共享雨伞平台,我拍了一些照片,上面确实有广告,我们也一直在关注广告业的动态。在拿去雨伞到还的过程中有可能会丢失,也会被其他地方所取代,如何给客户进行精准的营销?还有如何防止丢失?

  顾曼:第一个问题,数据的严谨性还有健康主要支撑是来自于硬件的解决方案,硬件的解决方案又跟这个行业我们的扩张速度、成本之间会有一个平衡,你的数据越完整,成本相对越高。可能就跟OFO早期进入市场,是一个已知的漏洞状态,我们到第二阶段,目前我们就在第二阶段,您说下雨天落地场景是商户场景,我们第一个阶段所有的商务场景铺进去的都是简易伞桶,我们是跟商户沟通过的。到了中级场景,物业,住宅小区等等我们会投放进相对来讲比较严谨的智能硬件,成本也是依照场景的价值有所提升。在小型和中型场景数据中伞的丢失相对是比较低的,因为伞是没有价值的,唯一拿走的理由就是他想要使用你,只不过你的硬件给了他占便宜的漏洞,我们的目标是让用户少掏钱,早离开。我们会迭代硬件的解决方案,在重要的场景里这部分的丢失肯定会降低。第二个问题,目前的业态我们怎么给广告主提供更加精准、更加明确的效果价值的服务,有很多公司他们做这个行业都会有两到三年的认知养成,我跟兰渡的创始人挺熟的,那个时候广告也是蛮难谈的。

  凌伶:您的介绍里是说移动的广告媒体,我非常认同,共享雨伞更大的作用正是这个。

  顾曼:我们第一个要解决问题是能见度。我们先把最本质的服务做好,把共享的高密度的网点建设,建设完成之后,当广告主看了下雨天、暴晒天70%的伞都是漂流伞的时候,他的感知是更加切实的。因为我们的阶段是在精细化运营的阶段,我们根据不同的区域进行测试,这时候可以做区别定价,包括不同区域的定价评估,我们正在努力。我们可能跟分众以及移动车身的广告有很大区别,我们有数据获取的入口,从哪儿拿、从哪儿借这个数据我们都有,这个数据如何利用好,形成线上线下的广告我们正在摸索,但我认为还是有机会的。

  李彦超:随着国民经济持续性快速增长,国民对文化娱乐产品的消费意愿和能力都得到了快速提升,互联网文娱市场已经形成“内容-渠道-变现”三个层次的完整商业生态闭环。游戏是其中最大的收入来源,但同时随着电竞、直播、VR等形式的出现,未来的内容产业也将会不断升级和迭代,想请各位嘉宾从各自的领域谈一谈对未来文娱市场内容产业的看法。

  凌伶:我看了这个问题,也做了一些功课,从四个方面去说,过去的几年到今年为止,移动端本身承载文化内容的平台开始发生了变化,移动端的用户越来越多,视频平台、音频平台也越来越多,承载文化内容的平台,包括增强现实的加入,在这块里肯定是一番厮杀,会跳出来头部的承载文化内容的平台,会有很大的格局的改变。

  另外一个就是内容化,文化内容的垂直化接下来肯定是大的趋势。之前最早的时候看电视只有三个频道,电视台给啥你看啥,现在网络电视也好、数字电视也好都渐渐有了自主选择权,开始越来越多垂直化地去做,甚至于我们最近在做的项目,就是赛车。赛车汽车运动文化是非常垂直的领域,背后是有国外非常强大的轿跑的赛车品牌,它在明年要进入中国,要在中国销售初级版的赛车。它先投了一个内容,先做真人秀节目,渲染赛车内容,再开始它的品牌的内容,这就是垂直文化的内容越来越丰盛,以及品牌和文化内容的强绑定。

  品牌和文化内容的强绑定是最近半年很大的感触,随着直播、电商的加入,很多品牌开始从文化内容寻找它的推广和营销的端口,不再是很生硬的电视广告,而是很多文化内容的相叠加,和互相非常深入的交错。前一段时间爱奇艺有一个头部综艺,《中国有嘻哈》,非常火,我们看到接下来很多广告都找中国有嘻哈的选手过来,写一段RAP,这个是非常浅的品牌与文化的绑定。还有更深入的,可能同系列的直播方式,以短视频、居家视频的方式来推广品牌。我最近一个客户是德国的MIJILU,非常多的这一类品牌直接找到内容产出的公司,他说我要定制你的短视频节目,我做四期直播,每周两期的直播,以你家庭生活场景或者学校场景,以你的内容产出来推广我的品牌,同时你制作内容以后要连带进一步的营销配套,就这一年来蛮多品牌在做市场推广上跟内容的强绑定。

  这个又延续到后面一点,就是电商和品牌的绑定,刚才有一个投资人也说了,电商跟品牌怎么来强绑定,我非常有感触,今年优酷土豆被阿里收购了,优酷有很多内容的产出跟阿里的推广策略相结合的,针对阿里的四个节日优酷推出了四个综艺节目,直接做到了我的销售通过一档综艺节目来开始,观众也没有反感,边看可以边买。我们接下来的文化内容产生,文化公司的内容产品不单单是自顾自地开发部接地气的内容,而是越来越和品牌、越来越和电商、越来越和市场做结合的开发。

  梁应滔:我觉得这个里面有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我们说的文化内容,对文化这个词我是有点敬畏的,有点尴尬,什么叫文化?我觉得不同的时期,不同的人,还有不同的层面会有不同的结果,为什么会尴尬呢?领导想的跟我们所传达的,包括嘻哈文化也好,这是文化吗?是哪一类型的文化?有很多类型来区分。这是文化的定义,有很多不同的观点或者理解。第二个,刚才李总说了去年2016年是一万亿,我们规划里是5万亿,这个很容易达到,就像我们说以前中国那么多的耕地还养不了那么多人,到现在发现我们农村的耕地没有做耕种了,除了有进口的粮食以外,产量提高了。

        第二个,很多的东西吃、喝,今天说我们煮了半斤米,吃了两天都吃不完,因为吃了很多东西,我们的需求量会迅速地增长,另外供给方现在内容已经是每个人都可以自产内容了。我们要做的事情无论是很成熟的互联网,还是移动端,包括现在今日头条只是推送你喜欢的内容,有很多人已经可以自己产生内容了,我们的部署也是朝着这个方向做。我们自己做IP也好,用外面的IP,只是想做成我们平台的系统,这个平台基于NDS的平台,所有做内容的人都会导到里面分发,有现成IP的可能是电影,可能电影院里做内容的导入。还有另外一条线,电竞的产品,电竞我们可能会做初步的内容,但内容里是人与人在同一个场景里竞争的环境,同样我们也要要求很多的CP做内容里支撑我们的平台。以我们自己的布局来讲,到很深的我们都是想把这个平台去连接各种设备,各种应用场景、各种客户,这种连接是全方位的,内容方也会到平台来,他也会享受分发的过程。这种裂变复合,未来的产值不是按正常的比例去增长,可能是平方、复合的,比我们想象的速度快很多的增长。

  李彦超:在今年上半年,有报道说马云自己办公室安了一套VR的系统,他可以在他的办公室一个人对着屏去互动,和全球职业经理人开会,我也希望9D的产品能够运用到马云的办公室。

  顾曼:我觉得李总每次问问题的时候都特别有水平。我并不是文娱出身的创业者,我只能举一些目前遇到的合作案例抛砖引玉。我们有一个跟VR相关的合作在聊,在普陀山,因为他们找过来跟我们合作,我们那时候还是专注在最底层的借还伞的服务。普陀山过来说我希望这是一个有VR的伞,因为我之前在跟杭州聊西湖的相关合作的时候,我是有IP性的植入的,我们是希望能在这个区域做杭州品牌性的合作,我们已经出了许仙,法海不懂爱,白娘子这些IP,加上普陀山的契机,我们开始深入思考,原来针对地方景区性的共享雨伞的需求,远不止于基础的民生服务,他们希望通过这样的载体传播他们的文化。我们最近在接触银行,还有传统的房地产,他们找我们来合作,还有自动售卖机的合作方,更多是往社会化营销、文化内容去聊,但我不是这个专业的,我没有办法谈得非常资深,我只是分享基于我们目前共享雨伞相对文娱比较远的方向,我们的品牌合作方都有很多的诉求,不管是VR还是品牌推广,内容性的推广跟我们来谈,这块可能要深入地向几位老师请教,我们怎么把这个事情玩得更好、更有价值。

  李彦超:今年的7月份,网易云音乐也跟农夫山泉一起做了文化和IP的交流,天天爱消除也跟一款大米做了交流,在这块我觉得漂流伞还是有很多的机会和很多的切入点可以去做。

  漆斌:我们两块业务,画你地图和画你故事。画你地图我们今年做了第一年,8月份开始布局,我们一直认为像学校、景区,商业地产他们的地图不仅仅是一个路标指示,帮助他开发自己的周边产品,围绕这个IP配套话题性的活动,我们今年累计做到350多万的受众人群。第二块业务,我们公司现在做画你的故事,我们前期积累了500个有故事的男同学和有故事的女同学,主要受众是一线明星、企业主,我们先创造个性形象IP根据他们的故事来绘制他们的人生漫画,再提供周边产品,这时候就可以看出我们公司比较看重的地方,第一个是个人IP形象,第二个图片化的内容。

  (本文根据速记稿整理,未经演讲嘉宾审定)

相关数据

2013-2018年英国剧院演出次数

查看完整数据

2000-2018年英国伦敦剧院的演出次数

查看完整数据

2000-2017年英国伦敦剧院新作品数量

查看完整数据

2000-2017年在英国伦敦开放的剧院数量

查看完整数据
网友评论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0/2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评论需要审核后进行展示,请勿重复提交。

评论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Copyright© 2007-2019 艾媒网 www.iimedia.cn All Right Reserved |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20110424 粤ICP备11014183-1号 |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15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