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密码

已有账号,

忘记密码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新密码

已有账号,

创新工场少帅汪华:人工智能正在把人分为有用的人和没用的人

2017-02-16 36kr 阅读 17130

摘要: 汪华觉得,人类正在往令人悲观的方向走。“互联网的普及让世界变得更平,效率不断的提高,却也在创造更大的垄断。”

   “虽然我在做投资,在促成这件事的发生,但不代表我乐见这件事的发生。”说到这里,汪华不再眯眼笑,严肃起来。

  “这件事”是指30年后,人类的一种可能:20%的人类在工作,80%的人带着VR面罩在虚拟世界里发泄精力。

  未来或许有多种可能,但特朗普上台、英国脱欧等频出的黑天鹅事件让汪华——这位这位素以前瞻性著称的投资人觉得,人类正在往令人悲观的方向走。“互联网的普及让世界变得更平,效率不断的提高,却也在创造更大的垄断。”

  技术带来了新的鸿沟。人会被分为两种:掌控互联网的有用的“新人”和那些处于被淘汰行业的无用的“旧人”,巨大的贫富差异正在他们之间制造新的冲突。汪华对此感到忧虑:“如果没有新的社会分配机制,没有新的有尊严的行业去接纳这些人口,让他们过有尊严的生活,(黑天鹅事件)就永远不会结束。”

  汪华,创新工场少帅。年届不惑,关心人类与世界,却懒得搭理自己。所以不修边幅,头发经常“塌着”,衣服也就那么几件。在李开复眼里,“汪华是天才,但是那种爱因斯坦式的。”

  有种说法是,如果把李开复看作是创新工场的旗帜,汪华就是扛起旗帜的人。创投圈第一公号“42章经”作者曲凯在复盘过去几年移动互联网发展时认为,从对趋势的预测和战略布局角度来说,只有两个人是天才级的存在:一个是美团的王兴,另一个就是汪华。

  大多数VC间的投资逻辑并无本质差异:赌对大势,押中赛道,然后从中选出精兵强将。整个业界开始扎堆做移动互联网是2011年,可以说这一年开始移动互联网才开始影响整个社会的经济架构。汪华却早在三年前便预感到了这波浪潮的到来。2008年,汪华看到第一台苹果手机,他敏感地意识到:移动互联网所需要的硬件载体已具雏形,令整个社会产生重大变革的势能正在酝酿。次年,他就从谷歌中国离职,接受李开复的邀请共同成立创新工场,做出了“投且只投移动互联网”的决定。

  2011年,汪华在创新工场提出了 “纵横合力产业链式”投资方法论。认为移动互联网的大机遇要从基础工具、娱乐和本地商务这三个大阶段来进行投资布局。不仅如此,他还先人一步地敏感觉察到娱乐内容消费的机会。之后的事实一步步验证了他的判断。一位供职于某老牌知名机构的投资人告诉36氪,他们的老大私下里不止一次表示,要密切关注汪华最近说了什么,“汪华对趋势的分析判断,我们可以拿来做投资的风向标。”

  汪华是温和的人,关键时刻却打法凌厉。有同事形容他:平时如同武侠小说里的扫地僧,不问世事,不通人情世故,但关键时刻却能亮出自己的绝杀。

  2013年10月,李开复因为生病暂时离开创新工场,一时人员流失严重,内外动荡。平日温吞的汪华在这种境况下,选择了激进的投资方式:2014年投出了近80个项目,同时启动了新一轮的美元和人民币融资。汪华对此的解释是,一来可以对抗市场对于创新工场的认知,二来他预测2015年项目会比以往更贵,因此2014年投资会更划算。当然,彼时也需要补充新的合伙人,寻找新的领域布局。在2015年资本寒冬到来之前,创新工场募集完成了2.5亿美元基金和25亿元人民币基金,取得了亮眼成绩。

  在谈到移动互联网时,汪华使用了信仰这个词。“其实它就像自己的一个信仰”。上世纪九十年代,当移动手机在中国铺开,人可以在路上跟其他人进行通话,少年汪华就陷入科幻式的想象:如果这个东西,能传送数据,那理论上人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干任何事啊。“尽管那时候离移动互联网很遥远,但光想想,就可以知道这是多酷的一件事!”

  1999年,汪华从电力系统离职创业,开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但一切都还太早,这家初始梦想是“做互联网”的公司慢慢变成给电信运营商承接解决方案服务。2004年,汪华把公司卖掉,去了斯坦福大学读MBA.

  这段创业经历让汪华意识到时机的重要性。 “你在2009年做滴滴,肯定不会成功”。在汪华看来,他后来被人们神化的“移动互联网三步走”理论其实是很容易推演的。“一个平台刚出来时,第一个阶段就会需要让平台变完善;当大量的人开始使用,自然需要娱乐和社交,而当人口持续多起来后,则需要开始挣钱做生意。有些东西得先来,有些东西得后来。无论投资还是创业,如果走的太早,就像试图燃烧一块湿的木头或者煤,而走对时间,找到的就是浇满汽油的那张纸,点燃就是熊熊烈火。”

  当下大热的人工智能在他看来,也将是这样一个覆盖过程:现在的人工智能相当于2008年的移动互联网,已经能开始做事情了,也能出一些数据不错的公司,但是很多的东西尚不成熟,离大规模的去改变整个社会的技术架构,还需要一段时间。

  把创新工场所有投资做一个哲学上的归纳,汪华觉得非常简单:一方面通过投资促成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带来的自动化,提升生产效率,省时间。同时因为现存的很多工种、岗位失去作用,更多的人口被解放出来,就需要产生新的消费。他们就通过投资促成一些虚拟世界里的娱乐消费,把人类省下的时间和精力消耗掉。

  对于人类的未来,他设想过最理想的一种状态:人类能有勇气和决心把过剩的80%的生产力,真正地去拓展人类的边界和极限。比如物理疆界上的拓展,类似太空探险等等,或者别的科学上的实验。

  但现实是,人类正在往他悲观的那个方向走。

网友评论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0/2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评论需要审核后进行展示,请勿重复提交。

评论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Copyright© 2007-2019 艾媒网 www.iimedia.cn All Right Reserved |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20110424 粤ICP备11014183-1号 |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15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