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密码

已有账号,

忘记密码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新密码

已有账号,

中山大学人机互联实验室主任翟振明:VR的行业应用与前景展望

2016-11-26 艾媒网 阅读 15955

摘要: 中山大学人机互联实验室主任翟振明出席了“2016中国泛VR/AR行业峰会”,并发表了《VR的行业应用与前景展望》的精彩演讲。他认为,VR大潮来了,我要率先做出来,做到可以做到的极端的状态,那就是ER而不是AR或者MR,对人类的颠覆是这个。

  艾媒网讯 2016年11月25日-26日,由广州市人民政府、广东省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广东省通信管理局、中国互联网协会指导发起,广东省互联网协会主办,广东互联网大会组委会、艾媒咨询集团承办的“2016广东互联网大会暨全球移动互联网CEO峰会”在广州琶洲保利世贸博览馆5&6号馆隆重开幕。

  本次大会以“共创•飞粤——互联网助推新经济”为主题,来自全国各地的政府代表、行业协会、互联网企业领军人物、专家学者等,共同探讨新经济常态下互联网的发展与未来。本届大会规模空前,会场占地面积两万平方米,规划了近200个特装及标准展位;参与报道的主流媒体超过200家;大会期间接待知名演讲嘉宾200位、海内外移动互联网CEO约1000名、互联网相关行业人士8万人次,是华南地区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互联网盛会。

  会上,中山大学人机互联实验室主任翟振明出席了“2016中国泛VR/AR行业峰会”,并发表了《VR的行业应用与前景展望》的精彩演讲。他认为,VR大潮来了,我要率先做出来,做到可以做到的极端的状态,那就是ER而不是AR或者MR,对人类的颠覆是这个。

  以下是翟振明的演讲实录:

  翟振明:我来自中山大学人机互联实验室,我经常参与峰会以VR研究者的身份,虽然不是以搞哲学的一个背景身份,但今天的演讲内容可能跟哲学有点关系。

  有一个ER概念,ER怎么来的?是不是哲学概念,不是。我弄了一个小的实验室,一个小模型,用VR眼镜,在体验什么东西呢?实验室是空间穿越,实验室现场戴着头盔,发现真车能看见,上车高尔夫球车,骑自行车在里面相遇。戴着头盔可以看到现场,可以到处跑,可以上厕所,开车是真的开车,开完以后把门关上,别人看不见你,你觉得车在楼道上。开完以后进入陌生的小巷,突然发现到了北京,你知道北京不是真的。现场真实存在到假的存在,什么时候过渡你是不知道,这叫无缝连接。

  在北京跳到纽约去,碰到另外一个人,骑自行车相遇这是互联网概念,没有直接连接,是用无线互联网信号。碰到以后,放回地面到中山大学南门继续开高尔夫球车,到处逛叫人下车,可以摸大树,所有触手可及的东西都是可以触摸,触摸完了以后回到车上,继续开车往前开,开到我的实验室所在哲学楼,你看到保安,所以你感觉你就在一楼,而不是在六楼。活的保安和他对话,继续穿越,回到六楼实验室,没有把头盔摘下之前发现回到实验室,所谓出来也是无缝连接。

  VR和AR、MR都不符合,最终形态是黑客帝国形态,这个实验室的设计设想我们已经在虚拟世界里面,我们不想出来怎么才有可能做得到,把现实中的有些功能抓进去,要和物联网相结合,ER是VR与物联网整在一起,形成不需要出来操纵物理世界就叫ER,扩展现实。

  我到处演讲,新闻记者各种媒体,有时候听我说扩展,有时候他们用拓展。ER概念是这样的东西,VR最终形态把电机直接插到人脑,这个最恐怖的事情。我实验室做出边缘,我是哲学教授,我在二十年开始研究VR,第一本书在美国出的,ER好像是预言。其实根本不是预言,VR需要控制,ER是必然的,没有AR、MR的东西,最后是ER,那是过渡性的手段,不是独立的R。

  我实验室小模型已经完成了,用很少的钱,非常粗糙,体验非常不好,因为我们钱太少了,不是属于国家哪个大学的,没有VR实验室,国家没有投过钱。为了说明VR在这种粗浅技术做到什么程度,有些地方是不能往前走,刚才讲到物联网从人出发控制物联网,越畅通越好。刚才讲的一步不能发生,把人类引向深渊的想法。我们现在所有理论,物理学、心理学不知道界限在哪里,外界看起来在动,行尸走肉,没有灵魂的东西,那个不是VR,VR要基于自然感官、耳朵、皮肤、触觉这些东西不能绕过去。在脑中直接插入式输入信号,那个东西要绝对防止的东西。我们要一起定VR的标准,VR的标准是什么?有一个最基本的标准,单向的,可以往那边导,反过来不行的,物联网要控制。

  刚才否认我是搞哲学的,因为VR技术我在二十年前写的书已经设计出来,从书里面导出16个专利,已经申请了两个,还有几个在审批过程中,VR是哲学还是技术,在我这里不存在分别。你不要听我讲哲学,讲别的东西。我做的是实实在在的实验室,黑客帝国的小模型,在危险边缘,做到边缘上,定了几个规律,不能理解这些危险,就不能进我的实验室。

  比如说我那个实验室如果再走一步,把摘头盔的动作变成虚拟,那就完了,跟你说头盔没有摘,一次两次可能相信,但是三次以后你就不相信了,在体验上不可分,这是非常危险的东西。我把危险边界现在做出来,做在前面,有反思、有思想价值反思,特别我是哲学背景的人做出来就没有那么危险。我回国之前在美国14年,那时候写了一本书,因为VR大潮来了,我要率先做出来,做到可以做到的极端的状态,那就是ER而不是AR或者MR,对人类的颠覆是这个。

相关数据

城市宽带接入用户-广东省

查看完整数据

网页数-广东省

查看完整数据

网站数-广东省

查看完整数据
网友评论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0/2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评论需要审核后进行展示,请勿重复提交。

评论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Copyright© 2007-2019 艾媒网 www.iimedia.cn All Right Reserved |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20110424 粤ICP备11014183-1号 |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1580号 | 网站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