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密码

已有账号,

忘记密码
中国 +86
  • +123
  • +125
  • +666
  • +666
  • +555555
  • +666
  • +666
  • +666
请输入真实手机号
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请输入新密码

已有账号,

高峰论坛:互联网时代中医如何抓住机遇?医生资源是关键

2016-11-25 艾媒网 阅读 14711

摘要: 在“2016中国互联网+传统文化峰会”上的特邀嘉宾演讲过后,四位行业领袖展开激烈精彩的高峰对话,在广东省中医院耳鼻咽喉科副主任中医师郭强中的主持下,艾茸宝宝创始人崔智聪、固生堂中医连锁管理集团总裁办主任张宇文、大族控股集团全资子公司、广州市都安全门诊部总经理曹双权、孚道仁医健康管理创始人陈根成等大咖强强对碰,共同探讨“互联网时代中医如何抓住机遇”。

  艾媒网讯 2016年11月25日-26日,由广州市人民政府、广东省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广东省通信管理局、中国互联网协会指导发起,广东省互联网协会主办,广东互联网大会组委会、艾媒咨询集团承办的“2016广东互联网大会暨全球移动互联网CEO峰会”在广州琶洲保利世贸博览馆5&6号馆隆重开幕。

  本次大会以“共创•飞粤——互联网助推新经济”为主题,来自全国各地的政府代表、行业协会、互联网企业领军人物、专家学者等,共同探讨新经济常态下互联网的发展与未来。本届大会规模空前,会场占地面积两万平方米,规划了近200个特装及标准展位;参与报道的主流媒体超过200家;大会期间接待知名演讲嘉宾200位、海内外移动互联网CEO约1000名、互联网相关行业人士8万人次,是华南地区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互联网盛会。

  在“2016中国互联网+传统文化峰会”上的特邀嘉宾演讲过后,四位行业领袖展开激烈精彩的高峰对话,在广东省中医院耳鼻咽喉科副主任中医师郭强中的主持下,艾茸宝宝创始人崔智聪、固生堂中医连锁管理集团总裁办主任张宇文、大族控股集团全资子公司、广州市都安全门诊部总经理曹双权、孚道仁医健康管理创始人陈根成等大咖强强对碰,共同探讨“互联网时代中医如何抓住机遇”。

  他们认为,基层中医在未来非常有发展潜力,并呈爆发式增长。但是紧缺的中医师资源会是制约中医发展的瓶颈。针对这个问题,他们也给出了相应的解决方案。除了要挖掘民间的名医资源之外,还应该和建立属于自己的一套传承体系,通过传承的方式把中医继承下来。另外,也可以在传播的过程中,传播中医的一些思维模式或者一些诊治方法方式,让用户多懂一点中医的知识,用中医手段自己调理好自己的身体。

  以下为高峰对话的现场实录:

  郭强中:中医随着国家政策一系列的扶持,行业沉寂新热点调动起来。作为古老的学问,覆盖面如此之广,生活息息相关,传统文化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传承中医也是现在互联网技术结合产业所需要掌握的一个问题。我想问在座的各位嘉宾,你们所接触的行业、产业、领域里面,对于传承中医,特别是结合互联网技术,不知道各位有没有什么样的体会和看法?

  曹双权:目前中医这个行业,从数据来看,不管是就诊量也好,包括医生数也好,目前数据来看是非常不好看,没有哪个数据超过15%。政策导向基层中医发展非常快,达到30%。也是得益目前整个政策,整个广东也好,全国也好,对中医这一块基本上是完全放开,包括执业资格都是全面放开,医保制度对中医也是放开,中医尤其广东非常好,基层中医还是有非常有发展潜力,会呈爆炸性增长。

  郭强中:艾茸宝宝有没有什么规划愿景?

  崔智聪:现在的中医发展或者是说现在的中医不是真正传统中医的理念,有点中医西化。经常会提到有人废除中医,非常痛心的事情。后续希望利用我们资源能够辐射更多的用户人群,这个是我们想去做的。

  郭强中:问一下固生堂的涂总,固生堂在广东发展的如火如荼。以固生堂为代表民间中医机构,在传承中医这种文化方面,有没有一些特别的设计、长远的考虑?

  张宇文:中医怎么样去传承,发展到一定阶段以后,中医走向怎么走?发现中药大学的培养体系完全把中医西化了。所以我们在去年跟广东中医药大学联办了固生堂中医学堂,探索成一条传承体系。通过传承的方式把中医继承发展,持续性发展,而不是简单多点执业。希望把中医青黄不接的局面通过自己的体系改变这个局面,另外是希望与应试教育结合。

  郭强中:中医药大学,想起陈教授,陈教授也是当年中医药大学的高材生,现在您成为孚道仁医的创始人,对于中医的传承肯定有自己的理解,您给我们分享一下?

  陈根成:中医本来与互联网不大搭界,中医是传统文化,互联网是科技,但是很高兴今天来参加广东互联网大会非常高兴。孚道什么意思?周易上面讲孚最多,上面讲了42次, “道”是本源,本来是我的微信名,后来成立中医的时候,以这个名字作为公司的名称,也作为医馆的名称。

  我们在教学的过程中,在临床过程中,感觉中医是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到中医院有一个中医科,基本上是以西医为主,这样导致中医空壳化,开中药方可能是没有效。曾经老教授跟我讲,你们医馆开了以后一定好好干三年,一定要好好培养人。现在大家都出来做中医事业,中医事业就有希望,否则如果在大医院,中医可能是没有希望,中医像大熊猫一样,连记忆都很空白,那些老专家都不在了,很有效的方法,很有效的秘方传承不下来。所以现在有这么大好的时机,中医迎来了春天。我讲课也讲中医是文化,中医不好学,这是跟西医不同的,西医很直观,123诊断标准,治疗方法也是123,傻瓜相机谁都会,中医不是,中医是靠悟性。中国文化不能保证第一,中医水平不能保证第一,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中医取得疗效关键所在。中医的科学跟西医科学不一样,中医是散科学,借着大自然的自然规律来治疗疾病,大自然是最科学,大自然变化,是最科学,所以中医跟大自然是密不可分。

  郭强中:我想问一下陈主任,特别是运作上面,还有传承上面,有没有借助艾茸宝宝这样的技术进行传播?

  陈根成:中医现在要做的事情发觉、传承、传播,肯定要借助互联网,如果口口相传力量太小,要借助互联网平台,有一些好的方法要推广。

  郭强中:你们其实也是很需要或者很迫切需要各种各样互联网企业介入到中医行业里面,比如像崔总这样的,帮助陈教授这样的企业?

  陈根成:希望加入进来,现在做中医教育,想整合中医界高手,真才实料的一些专家教授做一些中医教育,我们孚道仁医以中医教育排第一,顺道这些教授看看病。

  崔智聪:我觉得如果谈互联网中医,首先要去了解互联网能够干什么,从我的理解上面,互联网互联互通,大家一直说,承载力非常大。

  另外能够大大提升我们的运作效率。对于整个资源分配合理性,也起了很大的作用,互联网+现在大数据的数据,也可以更广阔的领域上面给到更广泛的应用。

  回到中医这一块上面,我们看到有很多商业模式,例如看到问诊的平台,提升效率,提升就医问诊,另外包括医疗体系的资源合理分配,让医师利用碎片化时间为大家服务。包括做的药电商给到用户线上线下体验流程,加大运作流程。

  郭强中:我想到一个问题,包括像固生堂这边,几十家,你这边几十家,这么多机构需要中医师,但是中医师很少,你们是不是拼头打架,会不会形成很激烈的竞争?

  曹双权:各个地方开门诊也好,最大的压力不是资金压力,是医生资源的压力,医生群体是特殊的群体。我完全是局外人创业,三年前才转医行业。医生这一块,对我们来说以前的招聘跟我招医生完全不一样,最近招一个博士,岳父有意见,老婆有意见,做各种工作才把医生招过来。另外行业这样的人肯定不要,医生行业不一样,所以最大的压力是医生,不是资金。

  张宇文:曹总讲得特别好,基层中医的发展,非公立医院发展,核心是医生。在中医市场氛围里面,中医里面,其实完全不存在争破头的竞争,因为市场很大,老百姓、群众对中医的认识在提升,中医的市场,中医的容量也会逐步增加。

  第二个问题关于中医师怎么培养,怎么传承,医师怎么来?一两年前就发现这个问题,固生堂目前在全国跟中医药大学的合作,推进还蛮深,包括广州中医药大学、成都、上海、南京、福建、安徽等等,一个是成立奖学金,另外广州中医药大学固生堂学院模式向全国推,打造“黄埔军校”,我们三方一起合作,一起创新培养中医、中医师,中医药学中医专业的学生非常多,大部分学生毕业以后没有办法从事中医,这部分人可以通过我们的模式,1+3师带徒,以学科带头人驾临床导师门诊1+3具有中医思维、中医信仰的中医师,这是我们一直做的事情。

  曹双权:刚才提到中医培养的问题,真正好的中医成熟需要漫长的时间,花了时间成本,通过固生堂培养成很好的中医,实际上需要很长时间,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人才竞争问题。延伸到另外一个问题,好的中医大家都有这样的体会,好的中医不太好找,好中医、名中医一号难求,挂上号很难。能不能借助互联网提出好的方案,解决看病难的问题?

  崔智聪:互联网最大特点是开放,我作为一个客户,作为病患,也会去中医院看病。发现现在越来越多的医保,民间医生冒出,也是通过互联网这样一个平台能够给到更好的机会。互联网能力能够挖掘这部分医师的资源,按照我们的理解,中国人口还是在膨胀,医生的资源还是在短缺。但是我们没有去把在散落在民间的名医挖掘出来,可以通过互联网,利用我们平台综合运作能力,能够把这些医师挖掘出来,跟我们一起合作,一起发扬整个中医的传承。

  其实说到医生资源的短缺,我有一个想法,因为医生的资源永远是有限,我们能不能多学一点中医,在我们没有发病之前,能够自己来控制,能够自己给自己做调理,因为中医核心市场也在防根治。传播过程中,不一定只是传播医疗资源,更多是不是能够传播中医的一些思维模式或者一些诊治方法方式,让我们的民众用中医手段自己调理好自己的身体,自己去爱护、关照好自己,多懂一点中医的知识。

  郭强中:其实传播中医应该说也是很多互联网平台,包括嫁接在微信上公众号。既然是资讯如此膨胀,有没有一种什么方式可以辅助大家能够甄别一些良好的信息和错误的信息?因为在中医行业里面,包括中医养生里面,知识非常庞杂,有一些是正确,有一些是偏颇,普通老百姓看信息的时候,没有甄别能力?互联网有什么把关,操作这个事?

  崔智聪:作为艾茸宝宝,有专业的医师和团队会做鉴别,另外会做随访,源头上面把控。单纯通过互联网传播,其实只是纸上谈兵,实用性不会更高。希望跟线下结合,包括做线下落地课程,直接面对面跟患者咨询沟通。互联网有一个更加立体的平台,不单单是说以前看到的文字、图片,包括现在很流行的直播或者视频的平台,或者是音频的平台,更加立体的方式让终端的用户接收到这些信息,而不是那么单纯只是通过简单的文字、图片,可以大大提升你对信息的接受度,或者你能够去识别他的这种真实度,我是这样认为。

  郭强中:说到医生的介入,我想起一个问题,随着国家政策的倾斜,医师编制政策上有一些松动,逐步出台多点职业。在政策出台以后,在座的各位嘉宾对自身你们所在互联网企业或者民间中医机构,对你们会有什么样的确实影响?

  曹双权:多点职业说了很多年,但是年轻的医生不敢出来,还是得听院长。现在当下医生建立个人品牌非常关键。我接触很多专家,省中医院一个专家,有七八千粉丝。我觉得医生多点职业,可能对民营发展更有帮助,这是我的个人看法。

  陈根成:因为资源比较稀缺,多点职业是放开,但是很多中医展非常缺中医。为什么?一个不敢来,另外一个来了没有病人,这是中医展面临的最大问题。多点职业放开,好的中医到医展,发挥他的作用,这一点非常好,希望院长出来开诊,他就不会管那么严了。老中医打的辞职报告,院长不批,为什么?好中医太少。

  郭强中:未来更好解决这个问题,要依靠互联网企业这样一个平台来为医生提供更多的服务。今天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今天关于互联网中医的话题告一段落。后续在互联网上,在平台上继续跟大家多沟通,多交流,谢谢大家,谢谢各位嘉宾!

相关数据

城市宽带接入用户-广东省

查看完整数据

网页数-广东省

查看完整数据

网站数-广东省

查看完整数据
网友评论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0/2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评论需要审核后进行展示,请勿重复提交。

评论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Copyright© 2007-2019 艾媒网 www.iimedia.cn All Right Reserved |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20110424 粤ICP备11014183-1号 |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1580号 | 网站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