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在中国现有的互联网公司中,能够在社交领域和腾讯尚有一博,且能在社交领域掀起一点波澜的,目前来看,今日头条的可能性最大。”艾媒咨询副总裁汪洪栋称。

  “头腾”之役的战火或许要从短视频蔓延到社交了。

  YY李学凌一句:“我赌张一鸣的飞聊能够成功,因为我看到太多成功的因素。”让今日头条布局社交的野心再一次暴露在大众面前,头腾大战的硝烟再次袅袅升起。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款名为“飞聊”的产品,是今日头条即将上线、且独立推出的一款年度级别全新社交产品,不会内嵌在今日头条APP内;为了这款产品,今日头条甚至还挖走微信团队前几号员工。

  据一位接近今日头条的人士称,该情况基本属实,目前头条内部在做的一些项目保密程度比较高,lark和头条圈里基本都是用F项目、S项目等代号代称。“飞聊”原计划今年春节前上线,但外界突然过度的关注可能会导致整个产品上线时间推迟。

  蓝鲸TMT记者在中国商标网查询得知,今年1月30日,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曾批量注册了13个关于“抖信”的商标权。其中涉及在线社交网络服务、社交陪伴、生活娱乐等多种服务类型。

  近期网上流传的截图显示,抖信是一款集合社交聊天、生活购物、社交服务、娱乐为一体的手机应用。蓝鲸TMT记者就此事求证字节跳动方面公关负责人,对方称不了解实际情况。

  “在中国现有的互联网公司中,能够在社交领域和腾讯尚有一博,且能在社交领域掀起一点波澜的,目前来看,今日头条的可能性最大。”艾媒咨询副总裁汪洪栋称。

  步步为营,展露社交野心

  微信作为中国的移动社交巨头,如今已与用户步入“七年之痒”,“逃离微信”成了越来越多人的心声。

  随着微信的逐步渗透,包揽太多社交关系的微信显得格外臃肿。职场人士李子对记者抱怨称,为了工作,他经常是24小时在微信上待命,时常觉得自己连不回复的权力都被剥夺了。

  “乱七八糟的微信群,充斥着微商广告的朋友圈,让一部分用户使用微信的同时也厌倦了微信。对用户来说没有其他产品代替,所以只能一边吐槽一边还得用微信。”汪洪栋对记者无奈地说着。

  在微信对用户的吸引力日渐趋弱时,市场上也陆续冒出过一批突然走红的社交产品,包括上线满一个月用户已经突破740万的子弹短信、最近大火并刷爆朋友圈的捏脸ZEPETO、刷屏剧《创业时代》里的魔晶、主打灵魂交友的soul等等。

  每一款产品在推出的时候都摆出一副要打倒微信的架势,但最终都没逃过“月抛”的命运。不过这让资本市场看到了用户对新型社交产品的期待和需求,这也许是刺激头条切入社交、加快布局社交步伐的原因之一。

  与此同时,今日头条APP和其拳头产品抖音的流量几乎见顶,陷入用户增速放缓困境。对今日头条而言,当务之急是尽快寻找下一个潜在增长点。

  艾媒咨询汪洪栋则表示,社交天然具有平台的属性,粘性非常强,用户关系沉淀可以延伸出很多东西,微信就是凭借社交衍生出一个生态。

  其实,对互联网企业来说,社交有致命的吸引力,也是兵家必争之地,头条也不例外。

  早在2017年,在今日头条创作者大会上,张一鸣就曾宣布,下一步将从智能分发时代走向智能分发和粉丝分发相结合的“智能社交”时代。那是头条首次明确提出将社交作为战略部署。同年11月,今日头条在内部推行一款名叫Lark的即时通讯产品,取代“钉钉”用作员工间的日常工作沟通,这是头条在即时通讯领域的初次尝试。

  “对字节跳动来说,它的用户体量足够大,有天然的关系链和流量,所以它有足够的资本可以在各个方面进行尝试。”盘丝洞CEO陈剑称。

  此外,2018年以来,今日头条曾多次曝出IPO消息,据传目前其已完成Pre-IPO融资,估值达到750亿美元,不免引发人们对于其为了更好冲击IPO而加紧布局社交的猜测。

  蛰伏多时,能否破局微信?

  2018年初,因为抖音不能分享到朋友圈,引发了“头腾”之间的第一次战役,抖音试图通过朋友圈获取微信社交关系链的算盘被打翻在地。

  7月初,抖音在微信上线“抖音好友”小程序,利用小程序在微信内授权并匹配抖音号,在小程序内即可实现抖音号互粉。

  近日,蓝鲸记者发现今日头条极速版鼓励用户用微信登陆,只要用微信登录就奖励用户一元红包。

  今日头条多番尝试薅微信流量的“羊毛”,不知是否与布局社交有关,但可以确认的是,苦于没有社交关系链的导入,被称作短视频社交的抖音在社交方面一直没有突破性进展。

  而在“飞聊”即将横空出世之时,有观点认为,飞聊的开发原因或基于社交资讯的崛起,该产品类比微信,坊间甚至开始出现今日头条推飞聊意在挑战微信、颠覆微信。对此,多位业内人士均表示,今日头条不太可能会去做微信这种形式的社交产品,更不存在颠覆一说。

  据接近头条人士称:“飞聊具体细节不是很清楚,但未必像媒体说的那样,跟微信做正面对抗。据我了解,目前新开发的项目仍然是在细分垂直领域做尝试。”

  “社交领域的颠覆必须是人机交互发生根本的改变,是在现有技术层面做全新的东西,比如VR、人机交互,进行革命性改革的时候才能有颠覆。这一点相信今日头条方面也很清楚。”盘丝洞CEO陈剑称。

  同时,陈剑称,“我个人认为字节跳动公司这款社交产品与微信以通讯为基础的社交生态不一样,应该是泛娱乐方向。”

  此前,头条方面在垂直领域做过多次社交尝试,甚至举全公司之力,扶持内嵌在今日头条APP中的微头条和悟空问答。而如今,悟空问答被内部战略性放弃,与微头条团队整合在一起,短时间内难有作为。

  陈剑表示,任何公司内部都有很多产品尝试,不成功的产品也很多,只是很多不被外人知道。今日头条拥有巨大的用户体量,有些产品包含社交元素,因此在现有的生态基础上,将社交元素提炼出来进行其他尝试也是情理之中。

更多行业数据和分析观点,请关注艾媒报告中心微信号(ID:iiMediaResearch)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