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第一代网民70、80后,第二代网民95后,到现在,第三代网民00后的出现。网民对视频体验的需求越来越高。短视频对整个用户体验、用户消费行为将会产生较为明显的影响,将会是互联网接下来发展的一个重量级业态,目前的趋势非常明显。”艾媒咨询张毅说。

  新一轮短视频战火已经引燃。

  巨头加入,不断升级的“战火”

  8月底,一款内部代号“火锅”,名为“yoo视频”的APP率先在安卓商店低调地内测上线,这是腾讯推出微视、闪咖、猫饼、QIM、MOKA魔咔、DOV、腾讯云小视频、速看视频、时光小视频、下饭视频、MO声、音兔之后,推出的第十三款短视频应用产品。而腾讯直接投资的短视频产品还包括快手和梨视频。

  10月9日,yoo视频上海内容推介会上,腾讯表示yoo视频面向精品化、高品质原创内容,通过金话筒声音、家乡话、天真派、音乐、即刻电音、演员、模仿、街舞、喜剧人、美搭十个赛道+圈层达人的模式以吸引不同圈层的用户层。

  11月1日,2018腾讯合作伙伴大会,腾讯进一步详细介绍了yoo视频的定位和产品细节。腾讯副总裁林松涛表示,yoo视频定位于“Young年轻”、“O2新鲜有氧”、“Original原创力”,主打人格化帐号、故事性表达。时长1-3分钟,包括Vlog、Vstory两种内容形态。蓝鲸TMT记者查阅yoo视频APP,通过QQ、微信两种方式登陆,首页上栏只有“推荐”、“关注”两个栏目,页面下栏包括“发现”、“yoo赛道”两个频道。1-3分钟的短视频,时长高于市面上其他主流短视频产品,对内容制作的专业化要求非常高,主要以PGC为主。

  显然,腾讯不是激进布局短视频应用的唯一一家公司。百度先后推出了伙拍小视频(原Nani小视频)、全民小视频、好看视频;爱奇艺推出了锦视、纳逗;陌陌推出谁说;美图的美拍;淘宝推出土豆、淘宝短视频、独客、鹿刻;微博的波波视频、秒拍、小咖秀、爱动小视频......入局短视频企业的性质,囊括从硬件公司、搜索、社交、到电商等各个类型,“旧富”、“新贵”一齐入场。

  PC6下载站数据显示,从去年11月短视频市场APP的400余款,到今年9月,APP数量已经增加至651款。来自中国产业信息数据,短视频行业融资从2016年的41笔,热度持续上升,2017年前三季度达48笔,超过2016年全年融资次数。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4月份发生了8起融资案例,即平均不到三天时间就有一起融资。

  短视频市场的火爆,带动了MCN机构的迅猛生长。2016年Papi酱、一条、秒嗨、功夫财经获得投资,2017年泰洋川禾、何仙姑夫、快美妆、门牙视频宣布融资。平台驱动加速,以及市场营销的商业化,让2017年短视频行业全面转向MCN模式。

  2018年4月底,微视达人欠薪事件对MCN机构的阴翳,随着短视频行业持续热度的升温,转眼间,仿佛已经烟消云散。

  推而广之,后进者们的“游戏”

  5G前夜,运营商们不遗余力的推广、普及不限流量套餐的大环境之下,为孕育大量短视频产品提供了良好的先决条件。“第一代网民70、80后,第二代网民95后,到现在,第三代网民00后的出现。网民对视频体验的需求越来越高。短视频对整个用户体验、用户消费行为将会产生较为明显的影响,将会是互联网接下来发展的一个重量级业态,目前的趋势非常明显。”艾媒咨询张毅说。

  用户的需求趋于多元、多样化,不会产生寡头,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这是短视频行业不同于其他领域的一个鲜明特点。例如,泛社交化+信息网络媒体被新浪微博垄断,私密封闭+强社交关系链被微信、QQ垄断,信息搜索被百度垄断,电商零售被阿里巴巴垄断。爱奇艺龚宇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说过,短视频市场没有走到终局,市场非常分散。有社交属性强的,有娱乐性强的,有咨询属性强的,抖音和快手的用户重合度也只有个位数字。

  目前,移动互联网图文的流量增长有限,很大一部分来自于短视频行业的增长。短视频市场集中在头条系的抖音、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以及快手四款应用之间。

  同时,四款APP圈定了不同类型的用户人群。快手从GIF图制作工具转型为短视频社区后,通过数据深度挖掘以及“平民化”的用户精准定位,高度去中心化,收割了大量三四线用户层,所谓,城乡割裂的“小镇青年”群体。抖音定位“年轻化”,以一二线城市,具有大学学历的年轻女性用户为主。

  通过今日头条导流,面向增量市场的资讯型APP西瓜视频,综合型内容、生活类的火山小视频,也迎合了一定范围的用户需求。此外,短视频作为一种商品展现工具,完善用户体验度,得到了淘宝、京东、小红书在内的电商平台的垂青。社交、在线视频、直播等平台怀揣着不同的目的,搅局短视频市场。

  视频算法的不同,内容抓取,人工干预造成内容风格的巨大差异。不同平台的用户群,相互之间的流动,形成了一定的壁垒。今年7月,《中国青年报》旗下栏目冰点周刊曾报道了,拥有600万粉丝的“快手青年”三炮、蓝城等人,从打工者成为短视频网红的故事。

  故事主角之一蓝城对记者透露,从当初单纯的“爱好”到现在来钱快的“事业”,蓝城和同伴们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网络广告成为主要的收入来源。经历了2016、2017年的高峰期,今年快手用户增长和商业化变现能力不如往年,这是蓝城最为直观的感受。

  “快手在外人眼里就是低俗”,蓝城说。尽管,深知快手平台的内容偏于非高端。毕竟,自己多年积累下的用户“根基”在快手,抖音对于流量的分配,会让没有接触过的人捉摸不透。以上,均决定了蓝城和同伴们不会考虑,从快手转向抖音或者其他同类型应用。

  用户时间的高度碎片化,催生了代表“新生代语言”的短视频市场。“短视频的忠实用户主要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平台内容普遍幼稚、低俗、没有价值、没有营养,不易沉淀年龄层较大的用户群体。”张毅说。“内容决定了平台未来的发展空间、用户市场份额。”

  “内容”将不同平台置于了相同的起跑线上,给予后进者翻盘的机会。同时,内容与流量扶持的矛盾、纠结关系,又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为了将产品下沉、分区,平台主动、被迫接纳低俗化内容获得流量。另一方面,对于整体平台格调、品牌广告价值的提升,让“有理想”的平台对原创、精品、爆款内容“求贤若渴”、“趋之若鹜”。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