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艾媒咨询CEO张毅对时代财经表示:“预计2018年-2019年,资本市场都会比较严峻,这就会导致一线市场的VC们不太可能也不太敢大笔资金进行投资,所以对于前景好,或天花板较高的业务,就需要由二级市场承接了。虽然二级市场的个人投资数额不多,但胜在股民多。”

   说不上市的美团点评(以下简称美团,03690.HK),最终还是在港交所敲响了上市的钟声。

  今日(9月20日),美团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继小米后,成为了第二个“同股不同权”的科技公司。

  从团购的千团大战一步步成为了互联网小巨头,创业者王兴与美团点评如今跨进了资本市场的大门,也将是它们新挑战的开始。

  上市之钟

  美团发行价为每股69港元,首日开盘价每股72.9港元,较发行价上涨5.6%,总共发行4.8亿股。截至20日收盘,美团收于每股72.65港元,总市值508.5亿美元。从当前市值来看,美团已经超过小米、京东等公司,成为中国市值排名第四的互联网公司。

  作为继小米之后,又一个同股不同权的明星公司,美团的身上同样贴着新经济代表的标签,千亿估值,巨大流量,同股不同权,上市当日推出期权等衍生品。无论是资本市场、抑或是港交所,美团的上市待遇,都与小米平起平坐。

  创建于2007年的美团网,在团购大战依靠强劲的地推能力存活下来,且在转型中抓住了中国餐饮外卖的风口,成为国内餐饮外卖服务的巨头。543亿美元的高估值,让市场看到了餐饮外卖的未来增长性。

  美团的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前四个月,美团实现营业收入158.24亿元,超过2016年全年营业收入130亿元,接近2017年全年营业收入339亿元的一半。这一数值较2017年前四个月的营业收入81.19亿元翻了近一番。

  美团的业绩由三大板块支撑——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新业务及其他。其中,尤以外卖业务占据比例最高,达到61.2%,其余分别为27.5%、11.3%。

  换言之,美团虽然有意识提高其他业务的营收比例,降低公司“外卖”属性,但“外卖”的标签还是紧紧地贴在美团身上。

  扩张之压

  去年10月,在美团完成40亿美元融资时,王兴曾说“如果我们想上市立刻就可以上市,但这不是最好的选择。”但不到一年,王兴就改口了,至此,美团也成为了奔赴港股上市流的其中一员。

  相对于“上市不是最好的选择”,美团此时上市则遇上了“不是最好的时机”。虽然国内企业对赴港上市趋之若鹜,但目前的港股市场并不是很乐观。

  据证券日报报道,今年以来有156家公司赴港上市,其中上市首日破发的有46只,占比30%,截至9月20日,有114只个股处于破发状态,占比超过73%,其中破发幅度在60%以上的有9只,破发幅度50%以上的有26只。

  作为上市“前辈”的小米,上市首日跌破17元的发行价,虽一度有过较大涨幅,但目前呈“东南走向”的K线图,依旧说明了市场的疲软与态度。截至9月20日,小米收盘价为16.48港元,依旧处在发行价的水平线之下。

  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对时代财经说:“企业IPO不乏两种,一是企业在一级市场已经无法融到钱了,但还需要不断烧钱,只能去二级市场找钱,如蔚来汽车;二是企业在资本市场青睐、股民期待的情况下,顺理成章上市了。”

  对于美团的上市,资本市场相对乐观,一开始也给出了600亿美元的估值,即便有所下降,也达到540多亿。美团的高估值,与其多元的业务息息相关。

  自创立起,王兴就没打算把美团设定在固定的圈子内,他不希望给美团设置边界,认为美团的游戏是“无限的游戏”。

  最近两年,美团的业务边界不停扩张,除了外卖和到店业务外(团购),还涵盖酒店、旅游、打车、票务、短租、美业、家政、共享充电宝、生鲜电商等各个方面。

  今年4月份,美团总计斥资155.63亿人民币,其中包括94.43亿人民币现金、58.88亿人民币优先股和2.32亿元期权,将摩拜单车收入囊中。大量的现金支出,加上摩拜的亏损,是造成美团整体亏损的重要因素之一。根据其招股书的数据,美团前四个月的亏损净额为20.20亿元,去年同期亏损2.55亿元。

  业务上四处出击,美团的资金需求这个“雪球”也是越滚越大。7年的时间里,美团融资超过570亿人民币,假若美团不上市,继续烧钱之下,它的融资也就不会停。

  仅仅在今年,美团在打车、共享单车、生鲜电商方面,就接连开劈了多个战场,其距离上一轮融资已经过去了一年,它需要更多的资金来支撑业务的扩张。

  自2016年开始,美团每一轮融资的背后,都有着腾讯的身影。但今年以来,腾讯自己也不好过,截至9月20日,腾讯市值已蒸发了大约1117亿美元,二季度净利润13年来首次下降,债务甚至达到了353亿元人民币。

  艾媒咨询CEO张毅对时代财经表示:“预计2018年-2019年,资本市场都会比较严峻,这就会导致一线市场的VC们不太可能也不太敢大笔资金进行投资,所以对于前景好,或天花板较高的业务,就需要由二级市场承接了。虽然二级市场的个人投资数额不多,但胜在股民多。”

  美团这次上市,也被普遍解读为王兴需要更多的资金,保证其在更长战线上与“敌人”的“开战”。

  四面之敌

  校内网、饭否,再到如今的美团,一次次的创业经历,都证明了王兴并不是一个“羊”性的创业者,也赋予了美团如今的“好战”属性。

  它四面出击,以至于四面树敌,对手既包括中国最有实力的互联网巨头、老牌公司、上市网企,也包括最具狼性的创业公司、新兴明星项目。

  餐饮外卖是美团的支柱业务,但是在外卖市场并非美团一家独大。在百度外卖被饿了么收购后,美团与其形成了市场拉锯状态。

  据美团招股书披露,从2015年到2018年第一季度,美团的市场份额从3成提升到了近6成,展现出了强大的作战能力。但,为抢到这个市场份额,美团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其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间,美团的销售及营销开支逐年走高,分别达到惊人的71亿元、83亿元、109亿元。

  随着上市动作的完成,美团打通了资本市场的融资通道,能够获得源源不断地输血。对于宿敌饿了么而言,这似乎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张毅表示:“饿了么的背后有着阿里,因为它是阿里新零售生态的重要一环,所以有着雄厚的资金支持。”

  饿了么并没有坐以待毙,甚至主动出击。在今年6月美团提交招股书后不久,饿了么就宣布投入30亿元人民币,在7月份发起持续三个月之久的以满减折扣、优惠卷等形式展开的“夏季攻势”,剑指美团。

  这一动作,效果十分明显。饿了么CEO王磊在9月18日的阿里巴巴2018全球投资者大会中交出了首份成绩单,当季的月活用户比上个季度增长了逾30%!

  无独有偶,就在美团上市的同日,饿了么在上海和北京上线了星巴克专线配送服务。有意思的是,据此前的媒体报道,美团当时也曾参与过星巴克外卖业务的争夺。

  除了步步逼近的饿了么,美团还需要应付突然闯入的滴滴外卖。

  今年4月份,滴滴外卖登陆江苏无锡,直指美团外卖的大后方。双方迅速展开厮杀,补贴大战再度打响,进而引起监管部门的叫停。

  紧接着,滴滴外卖宣布进军全国9座城市。从网约车跨界到外卖,滴滴的举动被业内解读成对美团指染网约车的反击。

  今年3月份,美团打车强势入沪,利用一大波补贴迅速抢占了司机端和乘客端,并宣称只用了10天,就拿下了30%的市场。

  美团的入场搅局,触动了滴滴的神经。可以发现,滴滴外卖的进军途径、扩张策略、宣传方式以及结果,都与美团打车如出一辙,警告意味十分明显。

  事实上,美团网约车业务的开展并不轻松。招股书上显示,美团网约车的司机成本2017年全年为2.93亿人民币,但今年前4个月这一数字就已经达到了9.76亿元。

  如今,在上市后拥有更充裕资金的美团,对滴滴的威胁程度无疑将得到加大。在出行领域,一场大战或已在酝酿之中。

  相对于餐饮外卖、新业务及其他这两大业务板块外,到店、酒店及旅游则是美团的现金“奶牛”。2017年,该板块业务仅占比3成,但毛利率却高达8成,被业内视作是美团扭亏为盈的希望。该业务通过向游客提供预订入口,收取商家的佣金,相比外卖需要组织骑手的重模式,成本压力并不大。以行业巨头携程网为例,其2017年总营收是268亿元,毛利率同样高达83%。

  面对巨大的蛋糕,一直主打一站式生活服务的美团并不愿意错过。但跨界进入旅游领域,美团也不可避免将会与包括携程网、同程艺龙以及去哪儿在内的“敌人”直接交火。

  在酒旅领域,美团同样以搅局者的身份入局。美团的独特优势在于“高频带低频”,即是,美团可以利用外卖、到店等作为入口,获取高频用户流量,然后将用户流量引入酒旅等低频消费中。

  其招股书也提到,2017年,超过80%的新增酒店预订消费者及约74%的新增其他生活服务消费者是从餐饮外卖及到店这两个核心品类转换而来。在2015-2017年,美团的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营收分别为37.7亿、70.2亿、108.5亿,三年翻了近3倍,空间潜力巨大。

  然而,虽然美团是以一匹黑马的姿态出现在酒店旅游领域,但深耕该领域十几年的龙头企业携程网也不容小觑。

  李易表示:“在面临同样的政策监管时,美团与“携程系”相比,抗风险能力肯定更弱。此外,携程系可以互相协同,保持对外作战的一致性,比如资金、人员资源等。而美团,目前还是孤军奋战。”

  重要的是,2013年才开始进入酒店预订领域的美团酒店,已错失了时间优势,后果便是资源方面的落后,特别是高星级酒店。直到2016年,美团才启动了高星级酒店战略,开始深入高星级酒店腹地,接连与凯莱酒店集团、玉渊潭酒店集团、雅阁酒店集团等合作。截至2017年底,美团点评的酒店合作商约34万家,但携程已多达100万家。

  张毅向时代财经指出:“美团应更多考虑的是公司精力的问题。集中精力,在某个领域撕开一道口子,将是美团未来必须要做的事情,而不应该全线出击。”他认为,酒旅市场庞大,也是轻模式,并不要担忧成本问题,值得未来美团可以集中精力发展。

  因为打车、外卖等业务通过补贴低价抢市场的模式,美团一直被业内称作“搅局者”。美团此次上市后,将获得超过40亿美元的募资补充。值得注意的是,“携程系”的同程艺龙也在上市的途中;而网约车行业的暂时休战,也不代表王兴就能与程维真正握手言和;自美团收购摩拜的那一刻起,也迟早会遇上滴滴的青桔;至于“宿敌”饿了么,当它完全投进阿里的怀抱后,美团与它的战争就不会再局限于外卖领域那么简单。

  上市,只是王兴和美团的一次“兵员补充”,战线越拉越长的王兴和美团,不知还有多少硬仗要打。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