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依靠流量而生的短视频平台来说,随着用户的逐渐流失,生存只会变得举步维艰。

  如果说,面对腾讯微视、快手的咄咄逼人,抖音不怕;面对网信办的约谈、整改,抖音也不怕;那么,当面对日活用户的大幅度下降,用户群离去的情况下,抖音真的要“抖起来了”。

  近日,艾媒网发现,根据艾媒北极星系统(bjx.iimedia.cn)监测,从6月10日到6月28日,短视频巨头抖音的日活跃用户数在短短的半个月内,居然下降了超40%。

  (抖音6月份的日活跃用户数波动情况  来源:艾媒北极星)

  由上图可以看出,在6月5日-13日期间,抖音的日活跃用户数仍处于6000万以上,甚至超过7000万;但从14日开始,日活跃用户数开始呈下降趋势;到28日时,日活跃用户数已经从7100多万减少到4030多万,可谓是呈跳崖式跌落。

  而其强劲的竞争对手快手短视频,6月份的日活数据也同样呈现下滑趋势,但跟抖音相比,降幅较少。两家短视频巨头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数据下滑,或许与行业监管力度变得更加严格,以及整体高速增长红利放缓密切相关。

  (快手6月份的日活跃用户数波动情况   来源:艾媒北极星)

  虽然日用户活跃数时多时少属于正常现象,但此次抖音的日活跃用户数在短短半个月时间内减少了3000多万,这看起来也颇为严重了些。

  艾媒咨询CEO 张毅认为,随着5G的普及和发展,围绕视频短视频的社交已经成为新一代尤其00后的主要社交方式,这些巨头盯着巨大的流量入口机会也就是短视频。

  这意味着,拥有庞大的用户群,就有可能获得巨大的流量入口机会。反之,失去用户群,也相应地失去了流量。没有了流量,一切的布局和策略都是空谈。

  近几个月以来,短视频行业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抖音作为短视频的巨头之一,无疑也逃不过。艾媒网梳理了这一段时间以来,发生在抖音身上的一系列焦点事件,发现此次的日活跃用户数急剧减少,与这些事件不无关系。

  腾讯的紧追不舍

  对于抖音来说,腾讯的限制外链播放这一举动,是影响抖音的开始。

  根据今日头条6月发布的《“腾讯公司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事实与说明》一文:

  1、3月8日,抖音、火山链接分享到朋友圈有可能仅为自己可见。腾讯对外称,为避免链接刷屏影响朋友圈阅读体验,微信对朋友圈内链接的传播设有防刷屏限制;以天为计算单位,若链接在朋友圈分享次数触发当日上限,将自动被屏蔽处理,次日可恢复正常。

  2、3月25日,抖音分享到QQ空间仅为自己可见。腾讯对外称,由于安全系统误打击,部分空间分享受到短暂的影响。目前已经恢复正常。

  3、4月11日开始至今,西瓜、抖音、火山分享到微信、QQ链接不能播放。腾讯理由:互联网短视频整治期间,暂停短视频App外链直接播放功能,并称会一视同仁。但事实是,其新推出的下饭视频仍可以在微信中正常分享播放。

  4、5月15日,抖音个人页图片被朋友圈屏蔽。腾讯给出的理由是,部分App内容分享到微信朋友圈无法正常查看,现已修复。

  5、5月18日,抖音“第一届文物戏精大赛”H5被微信直接封杀。腾讯理由是,抖音H5因存在诱导分享行为(但所谓“诱导分享”链接去掉后仍被“自见”)

  此外,微信还曾发布公告,称“外部链接不得在未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等法定证照的情况下,以任何形式传播含有视听节目的内容”。而今日头条正是其中之一。

  而腾讯重新“复活”关闭了一年的微视,使抖音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

  今年4月,腾讯微视发布2018年首次重大更新,并推出了三大首创功能,视频跟拍、歌词字幕和一键美型,还与QQ音乐千万正版曲库打通,进行全面的品牌及产品升级。随后,微视又宣布并拿出巨额资金补贴给优质内容创作者,这对于短视频爱好者来说,无疑是个不错的诱惑。

  此外,腾讯与今日头条在近段时间以来闹得轰轰烈烈的“口水战”和“诉讼战”,也成了影响抖音的一个重锤。

  今年5月8日,今日头条创始人兼CEO张一鸣在朋友圈发文称:“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抖音APP 的海外下载量达新高峰;同日,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在该票圈留言“可以理解为诽谤”。

  6月1日,腾讯起诉抖音、今日头条,要求索赔1元并要求对方道歉;次日,今日头条又反过来起诉腾讯,要求对方公开道歉并索赔9000万元;

  6月20日,马化腾在朋友圈晒出截图,称腾讯遭遇“黑公关”;

  6月25日,腾讯就遭遇“黑公关”事件正式报案;而同日,今日头条也向公安机关报案,称“遭遇大规模有组织黑公关”。

  艾媒大数据舆情监控系统显示,腾讯和今日头条的“开战”,引起了网络的高度关注,自6月以来,“头腾大战”的热度一直在持续,并且网民的情绪偏向负面,过激的批评评论占多数。

(“头腾大战”事件的言值   来源:艾媒大数据舆情监控系统)

  而抖音属今日头条旗下,也几乎是腾讯和今日头条争端的根源,所受的影响可想而知。

  快手的威胁

  艾媒北极星系统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成立于2011年3月的快手,月度活跃用户已经超过2.3亿;在2016年10月上线的抖音,月度活跃用户超过1.8亿。

  虽然抖音一直在奋力追赶,但与扎根行业时间长的快手相比,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去年3月,快手还获得了腾讯领投的D轮融资,得到了腾讯的扶持。

  但快手施加给抖音的压力远不止于此。今年6月,快手完成了对Acfun(A站)的整体收购,并表示未来,A站将保持独立品牌,维持独立运营,保持原有团队和独立发展。

  目前快手的营收主要依赖直播和信息流广告,产品生态群较为简单,用户主要是三四线城市、小镇青年和农村人;而A站则以年轻人为主,社区文化重,收购A站无疑能够很好地弥补快手在用户圈层上的不足。

  张毅表示,快手收购A站,可以理解为快手农村包围城市,向抖音挑战一二线城市用户的战略布局,通过布局一二线城市年轻群体,在短视频发展的下一站迎接当前的“头腾大战”。

  今年1月,快手还上线了社交小游戏平台快手小游戏,目前已经更名快手电丸,此举意味着快手开始建立起与头条相似的“快手系”产品矩阵,可见,抖音的压力不小。

  目前,中国专注于做短视频的APP越来越多,除了抖音,还有快手、腾讯微视、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土豆视频、梨视频、百度好看视频、小影、波波视频等等。对于抖音来说,虽然有大部分的短视频APP不是它的对手,但在某种程度上这些APP也对巨大的流量进行分流,分割了市场份额。

  腾讯的紧追不舍、快手的布局威胁,以及其他潜在对手的不断崛起,共同形成了对抖音的二重影响。

  国家的严厉整顿

  今年5月刚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第二十二条明确规定:禁止歪曲、丑化、亵渎、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在公共场所、互联网或者利用广播电视、电影、出版物等,以侮辱、诽谤或者其他方式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将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用于或者变相用于商标、商业广告,损害英雄烈士的名誉、荣誉。

  虽然面对法律明令禁止, 但抖音还是“勇敢”地去“捋老虎须”。6月6日,北京市网信办、市工商局针对抖音在搜狗搜索引擎投放的一则“邱少云被的笑话火烧”的广告中出现侮辱英烈内容问题,依法联合约谈查处抖音、搜狗。经查表明,抖音因制作的广告内容未尽到审核职责,搜狗搜索对其发布的广告未尽到审核义务,导致侮辱英烈的违法信息在互联网上肆意传播,影响恶劣。

  即使抖音事后诚恳道歉,声明是第三方外包公司的原因,而抖音自身则是审核不到位,但屡屡犯错已引来诸多不满。人民日报评论道:“犯这种错,抖音让人发抖。犯了改,改了再犯,这样的道歉未免太廉价! ”

  然而这事还没完,6月30日,针对抖音在搜狗搜索引擎投放的广告中出现侮辱英烈内容问题,国家网信办再次约谈抖音、搜狗等5家公司,要求五家公司自约谈之日起启动广告业务专项整改。随后,抖音宣布暂停平台的广告业务,此次对抖音的打击无疑是最直接、严重的。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屡屡遭网信办的约谈、整改,对抖音整体的平台名誉和形象来说,是极为不利的,这容易让用户对抖音的好感度骤降,以上形成了对抖音的第三重影响。

  抖音自身的不足

  成立于2016年9月的抖音是一款音乐创意短视频社交软件,本着记录美好生活的宗旨。

  但目前可见的是,随着短视频内容的海量增长,由于平台的监管不力,平台滋生了大量低俗、涉黄、劣质的内容,严重影响了用户的使用和观看体验。

        今年3月,抖音曾发布公告称,仅仅在3月里,平台累计清理27231条视频,8921个音频,89个挑战,并永久封禁15234个账号。7月12日,抖音继续公布打击违规账号和内容的结果,称在6月里,平台累计清理27578条视频,9415个音频,235个挑战,永久封禁33146个账号。

  但以上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随着短视频的热度平息下来,用户对于短视频内容的质量要求只会越来越高,而如果抖音继续给用户带来不愉快的观看体验,最后的结果可能只会是被用户抛弃,寻找其他替代品。此乃对抖音的第四重影响。

  6月的日活跃用户数下降40%,对于目前拥有超过1.8亿月活跃用户的抖音来说,确实如九牛一毛。但此消彼长,对于依靠流量而生的短视频平台来说,随着用户的逐渐流失,生存只会变得举步维艰。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