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3月6日,阿里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共同对外宣布,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

   3月6日,阿里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共同对外宣布,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而根据其他信息显示,此前腾讯亦与网易云音乐、阿里音乐达成音乐版权的相互授权。这三家身处第一梯队、同时又平分了90%的音乐市场份额的音乐平台版权互相转授权后,对于第二梯队的众多音乐平台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此后不久, 3月9日下午,多米音乐在微博上正式发布了停服公告。

  无论三家第一梯队的音乐版权互相授权是否为压垮多米的最后一根稻草,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音乐版权是每个音乐平台的核心竞争力,手握版权构造了平台稳固的壁垒。而对于广大用户而言,更加丰富的视听体验将成为最大收益。

  版权并非唯一壁垒

  “我再也不用为播放列表里那些‘灰掉名字’的歌曲而去下载多个音乐App了。”音乐爱好者小王向《法人》记者讲述道,他最喜欢用某音乐App听歌,而之前很多歌曲,由于版权问题,往往搜不到原唱,他不得不下载其他音乐App。据小王讲述,现在这种情况改善了很多。

  在小王所叙述的体验背后,是一系列政策与产业的悄然变化。

  今年2月9日,在国家版权局积极协调推动下,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就网络音乐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此外双方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并积极向其他网络音乐平台开放音乐作品授权。

  3月6日,网易云音乐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宣布,双方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网易云音乐将天娱、爱贝克思(avex)、丰华、华研国际等优质音乐版权转授给阿里音乐;同时,阿里音乐将滚石、S.M. 、BMG等优质音乐版权转授给网易云音乐。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7年9月12日,阿里音乐集团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共同宣布双方达成版权转授权合作,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将独家代理的环球、华纳、索尼全球三大唱片公司与YG娱乐、杰威尔音乐、LOEN等优质音乐版权资源转授至阿里音乐,曲库数量在百万级以上。同时,阿里音乐将独家代理的滚石、华研、寰亚等音乐版权也转授给了腾讯音乐娱乐。

  易观分析群组副总经理薛永锋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表示,版权的转授权合作,或者说版权只是这三家公司核心资源的一部分,而互相间的合作补足了各自在版权上仅有的一些短板,完善了各自的版权版图。

  薛永锋同时指出,三家平台的版权转授权的合作后,今后或将围绕其他方面开展竞争,比如用户体验、培养原创音乐人等,从而进一步引流。

  “促使三家平台版权转授权,除了完善各自版权版图的自身需求外,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力量是监管部门的态度。”艾媒咨询集团CEO张毅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表示,版权局不希望争夺版权成为平台间的主要竞争手段,毕竟版权过于集中于任何一家平台,都不利于音乐作品的传播、文化的传播等。

  中研普华研究员杜卫东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则指出,身处第一梯队的几家音乐平台经过几年的不断布局,都逐步积累起了各自的资源规模,随着不断变化的形势,对于音乐平台来说,版权仍是头等大事,但如何站在用户的角度思考,并不断升级用户体验和个性化服务,正在也势必将成为音乐平台最核心的竞争力。

  为发展“让步”

  毫无疑问,当下互联网音乐格局中的阿里、腾讯、网易靠自身实力一步一步成就了各自的霸主地位,但“时势造英雄”放在互联网音乐行业中,也并非妄言。

  时间回溯到2015年7月9日,当时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而该《通知》更是被外界称为 “史上最严版权令”。《通知》中更是指出:“基于网络音乐服务商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比较严重的情况,现责令各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并于2015年7月31日前将未经授权传播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

  《通知》使得中国音乐行业全面步入正版化的同时,也使得中国音乐产业的春天来临。此后不久,国家版权局更是公布了《著作权行政处罚实施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2015年11月,国家版权局又发出《关于规范网盘服务版权秩序的通知》。这些政策在改善中国版权保护的同时,也改变了中国在线音乐的格局。

  张毅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表示,音乐版权对于在线音乐平台而言,始终是“前沿阵地”,优质的独家代理音乐版权资源无论是从变现能力和引流能力上,其重要作用都不言而喻,但从当时版权局的态度来观察,显然当时各个平台之间版权的野蛮争夺战,并不是其希望看见的。

  所以在此后的2017年9月,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就网络音乐版权有关问题约谈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百度太合音乐主要负责人。

  张毅向《法人》记者讲道,据当时媒体报道,版权管理司负责人曾强调,“要认真履行2015年《网络音乐版权保护自律宣言》的承诺,遵守著作权法律法规,抵制各类侵权行为,不得传播未经权利人授权的网络音乐”;“各互联网音乐服务商应配合支持国家版权局的网络音乐版权重点监管工作,妥善处理相互之间的版权纠纷,优先通过协商、调解等方式解决版权争端,依法维权”;“购买音乐版权应当遵循公平合理原则、符合市场规律和国际惯例,不得哄抬价格、恶性竞价,避免采购独家版权……”等。

  对于近期的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合作,杜卫东指出,在线音乐市场份额毕竟有限,腾讯、阿里、网易谁也没有能力去独享“蛋糕”。显然获得更多优质版权转授权,是各个平台继续发展的基础,因此三方甚至多方平台之间的所谓“让步”,恰恰是巩固基础的最佳方式。

  在线音乐2.0时代到来

  在版权之争告一段落后,对于多家在线音乐平台而言,显然这并不是竞争的终点。恰恰相反,各平台之间版权的合作,使各家音乐平台站在了相对平等的起跑线上,以往依靠独家授权来获得平台保护壁垒的情况会越来越少,而如何能在产品、运营等方面更加取悦用户,或将成为多个平台今后比拼的又一“战场”。

  薛永锋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版权之外,在线音乐平台对于上下游的把控,如一些原创音乐人的资源把控,将会变得重要。

  而除了优质音乐人、优质内容外,薛永锋指出,另外还需要平台在运营方面下功夫,提升用户的使用体验。

  “像网易云音乐,特色之一就是有特别强大的用户评论、用户创造歌单,甚至包括它向用户推荐歌曲的机制等功能。”薛永锋说道,所以对于很多选择网易云音乐的用户而言,其产品有特点,也有竞争力,每首歌下面的评论文化,更是提高了用户的参与度、活跃度,这也是其在2017年虽在版权方面遇到一些问题,但其用户仍能保持增长的很重要的原因之一。

  “腾讯音乐推出过‘原创音乐人’计划,而网易云音乐也在年初出过‘网易云音乐的听歌报告’,当时还曾一度刷屏朋友圈,应该说各家已经都在布局在线音乐2.0时代了。”张毅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指出,除这些外,平台打造自己的艺人、音乐人也不失为一种良策。

  杜卫东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在线音乐市场,在经历过版权之争后,原创音乐资源与各平台App之间的差异化服务将成为竞争关键。

  “从扶持新的音乐人成为品牌,到完整打造出平台自身的独特音乐内容和资源,同时平台实现版权以及收益等与原创音乐人的共享,实现平台与原创音乐人的共赢。” 杜卫东最后说道。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