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2月14日,除夕夜前夕,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出通知,要求加强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管理。通知明确指出,开展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的平台必须具有法定网络视听节目直播资质。

   2018年年初迅速爆红的直播答题,在春节这个社交高峰期没有实现再次“冲顶”。

  2月14日,除夕夜前夕,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出通知,要求加强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管理。通知明确指出,开展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的平台必须具有法定网络视听节目直播资质。

  这则通知,给正准备在春节“大干一 场”的直播答题玩家们浇了一盆“冷水”,各大直播答题平台整个春节期间集体性沉寂,处于停摆状态。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2月24日,百度旗下好看视频推出的《极速挑战》直播答题活动宣布开启。据了解,《极速挑战》目前已经获得国家广电总局批准,成为首个正式回归的直播答题栏目。

  那么,其他直播答题平台,是就此偃旗息鼓还是将卷土重来?监管之下,直播答题平台未来走向何方?

  直播答题平台春节集体打“免战”牌

  如果你是一个直播答题爱好者,就会发现春节期间,在各大答题直播平台几乎都看不到曾经火热的答题局面,也没有“撒币”活动的预告。

  “百万英雄第一季正式结束,今天要跟大家说再见啦”“适逢春节期间,冲顶大会团队将进行升级维护”“本期《百万赢家》答题活动结束,给大家带来的不便,我们深感抱歉”“‘芝士’有余!我们节后见!”……2月15日,百万英雄官博、冲顶大会、百万赢家官微、芝士超人等直播答题平台,不约而同地在微博上发布了“免战牌”。

  业内人士指出,这场突然而来的“集体告别”显然不在各大直播答题平台的计划之内,不少直播平台的官微甚至来不及删除针对春节期间答题活动的宣传海报。例如,2月13日,百万英雄官微还曾发出预告称,2月16日大年初一晚8点将举行《百万英雄》小米手机专场,12题瓜分500万元。

  记者注意到,截至2月26日,芝士超人App界面只挂出了“新春大吉”的祝福语,没有关于场次的预告;聪顶一休App界面也显示“近期没有可用场次”;花椒直播的百万赢家也没有最新场次预告。

  广电总局规范管理直播答题

  突如其来的“变故”,或许缘于2月14日国家广电总局下发的关于加强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管理的通知。

  通知指出,今年以来,一些网络平台以视频直播方式开设互动有奖问答节目,吸引大量网民参与抢答,在促进知识传播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些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有的网络平台不具备法定的视听节目直播资质,内容审核机制不健全,时常出现导向偏差;有的单纯追逐流量和点击率,以格调低下、低俗媚俗的内容吸引眼球,传播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

  对此,国家广电总局要求各级管理部门采取有效措施,规范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管理:一是网络直播答题的内容要坚持正确导向;二是未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任何机构和个人,一律不得开办网络直播答题节目;三是具有资质的平台开办网络直播答题节目,必须切实履行主体责任,严格履行备案审核手续;四是直播答题节目主持人应当具备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相应的条件;五是网络直播答题活动不得过度营销和过度炒作。

  商业模式被指存诸多法律隐患

  有观点指出,究其原因,政策监管或许只是导火索,而更多的细节和乱象则预示了这一天的到来。

  1月30日,微信小程序“头脑王者”发布公告称,因违反《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目前已暂停服务。1月31日,“头脑王者”官方称,暂停服务的主要原因为题目审查不严谨。在“头脑王者”之前,花椒直播平台在推出的“百万赢家”游戏1月13日12点场的第6题将香港和台湾作为国家列入了答案选项。1月14日,花椒直播相关负责人被北京市网信办约谈,责令全面整改。

  针对直播答题存在的问题,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发文直言:“直播答题从来就不是风口,更像是陷阱。”

  朱巍认为,直播答题的商业模式存在诸多法律隐患,首先,直播答题内容存违法违规的隐患,除了之前出现过的题目直接违法的“硬伤”之外,直播答题平台将一些明星、网红的爱好、婚姻状况等八卦信息作为“知识点”进行考察,也会让整个社会陷入“低俗陷阱”之中。

  “其次,直播答题存在违法广告传播的隐患。现在直播答题有一种非常不好的趋势,即本来严格依照广告法的相关规定不能做广告,或者不能做代言的特殊类广告,通过‘直播答题式’的包装,明目张胆的发布这类广告内容。直播答题的广告形式特殊,这就出现了文化部门、工商部门和网信部门多头管理的境地,出现了监管真空或重合。”朱巍谈道。

  艾媒咨询分析师刘杰豪认为,除了题目审查不严、答题系统有漏洞、主持人失误等,直播答题还衍生出一系列“产业链”,用户答题不正规,外挂、辅助等作弊行为难以禁止。

  直播答题平台洗牌加速

  春节过后,直播答题将何去何从?刘杰豪坦言,能否获取相应资质、抢夺发掘优秀主持人,是直播答题平台面临的主要问题。

  刘杰豪介绍,根据国家广电总局公布《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持证机构名单》,已获取相应资质(截至2016年年底)的机构有588家,多为电视台或报业等传统媒体,主流视频网站也持有相应资质。

  有业界人士指出,目前来看,短时间内只有电视台以及之前取得视听许可证的门户网站或者媒体能够开展直播答题栏目;而视听节目许可证这一关键资质的获取,可能并不太容易;据媒体报道称2017年视听许可证“市价”已被炒出3500万元的天价,对于一些实力并不雄厚的平台来说,花费几千万去购买资质可能性不高。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认为,监管的介入,会加速直播答题平台的洗牌,不具备相应准入或管理要求的平台,或将彻底退出服务;而留下来的直播答题平台,会与平台其他服务,成为一种套餐方式,为企事业单位提供营销推广服务。

  “在理性政策引导下,‘竞答’市场或能实现稳定增长,但很难再有爆发式的迅猛发展。”刘杰豪认为,直播答题作为承载内容潜力巨大的内容形式,其内容质量是否能得到保障,同时满足趣味性和知识性,是直播答题举办者面临的主要考验;同时,在活动形式上,或将迎来更多创新,包括在奖金发放形式方面,纯现金奖励可能会受到控制,限定奖金金额或更换为非现金奖励。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