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说起2018年的第一个移动互联网“爆款”,莫过于当下爆红的直播答题类APP。

   最近,说起2018年的第一个移动互联网“爆款”,莫过于当下爆红的直播答题类APP。无论是“冲顶大会”还是“百万赢家”,其交互性、实时性、可获利性的特点让许多人想起了多年前曾一家人端坐在电视机前收看的益智类电视节目——“开心辞典”“幸运52”等等。

  业内认为,这一类型产品目前俨然已经成为新一轮互联网投资的风口,但短期火爆引发的种种问题已经初现,这类APP未来能走多远尚有待观察。

  直播答题引爆全民答题狂欢

  直播答题在今年年初开始兴起,是一种依靠互联网在线答题赢奖金的活动,每次活动由一名主持人出题,一般有12道选择题,每道题通常有10秒钟回答时间。

  目前,市场上已有的直播答题类APP有冲顶大会、花椒直播、西瓜视频、芝士超人等。不同平台在每天不同时段里提供不同奖金,比如11点、19点、20点、21点、22点,对应的奖金额分别为50万、100万、100万、300万、200万。12道题目都答对的玩家,可平摊奖金,多则百万元,少则数元。

  记者从花椒直播获悉,“百万赢家”活动上线一周,共开展51场次,1.4亿人次参与,奖金累计2235万元,中奖用户累计近250万,最高单场单人奖金103万元。

  如何吸引新用户?记者发现,各大平台招数类似,主要是通过“复活卡”。即玩家邀请好友注册APP,就能获得一张,万一答错也不怕,可“复活”一次继续答题。于是,各种二维码链接频现微信群和朋友圈。

  在上海工作的肖亦告诉记者,自己第一次知道直播答题就是因为同学发的复活链接,如今自己玩得不亦乐乎。而他这名同学更投入,为了提高答题正确率,把身边各科“大神”组进一个微信群,每次答题的时候大家一起开着语音,群策群力。

  走红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为何直播答题在2018年之初火了?记者采访发现,主要有三个方面原因。

  一是门槛低、奖金高、交互强。相比传统电视节目只看别人闯关,在线直播答题让更多人有机会参与体验,而且题型设置较为广泛有趣,涵盖地理、体育、常识、社会热点、物理化学等,难度也不是很大。

  “答案三选一,拿奖并非遥不可及,一天数场,很有吸引力。答题的时候,还能碰到自己喜欢的名人在直播中讲解知识,带入感很强。”上海一名互联网产品经理告诉记者,撇开娱乐性,从专业角度看,其本质就是通过有奖竞答的模式集聚流量,并依托答题以及直播内容进行流量再定向再引导。

  二是政策监管日益加强,直播平台寻求内容创新。艾媒咨询首席执行官张毅表示,近两年直播平台受到大量资本追捧,但主打秀场模式受到政策监管越来越严格,势必需要新的内容和模式。直播答题,能改变公众对于直播即“低俗”的印象,尤其是寒假和春节假期马上来临,节日效应可以推高热度。

  三是随着4G网络、智能手机、WiFi的极大普及,人们在移动端个人娱乐的需求形态也逐渐从图文音频转向视频。

  腾讯云知识竞技解决方案技术总监黄斌表示,作为“冲顶大会”背后的技术服务商,直播答题火了之后,公司的业务也随之繁忙起来。目前已有十几家公司表示想接入“直播答题”功能,包括在线教育类、聚合新闻类、电商直播类、游戏直播类等。

  是“新风口”还是昙花一现?

  业内认为,直播答题作为新型的“知识变现”,短期在市场上掀起一股热潮,“直播平台+知识问答+知识变现+品牌植入”的商业模式值得探索。但长期而言,这一新鲜事物的发展前景如何,还需一段时间观察。

  13日,花椒直播在“百万赢家”的一道直播答题中,将香港和台湾作为国家列入了答案选项。尽管花椒直播对此发布道歉声明,表示将加强后续出题的审核环节和流程,但是这种错误依然惹怒网友,一些用户公开表示将“卸载APP”。

  14日,北京市网信办就此依法约谈花椒直播相关负责人,责令全面整改。同时,北京市网信办要求属地开展直播答题类互联网服务企业立即进行全面排查,加强管理,确保健康有序发展。

  张毅表示,作为具有益智性且参与度高的娱乐活动,内容监控和网络安全必须是第一道防线。知识问答“不懂常识”,造成不良社会影响,这种问题要解决不了,势必影响长远发展。

  微影资本合伙人徐东升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直播是互联网娱乐形式的一种变化,问答类的直播也是直播的一种形式,突然“火起来”跟直播的强互动性、强用户黏性和直播平台对“拉新用户”和“变现”的需求密不可分。但直播问答会不会成为一种新的普遍认可的商业模式,“投资界业内也都在看”。

  微影资本创始合伙人唐肖明提出,直播答题可能会成为不少平台的“标配”,目的在于拉新、沉淀,但究其根本,是移动互联网用户量的增长已趋于缓慢这种压力越来越强。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虽然直播答题开创了一种全新的企业品牌营销方式,也为直播平台找到一个高性价比的“获客”渠道,但是,随着类似产品愈来愈多,用户会产生审美疲劳,加上高额奖金是互联网前期打开市场的惯有模式,非长久之计,其背后的可持续性以及盈利模式尚存疑问。

  “另外,奖金设置是否有造假,用户在线量是否属实,是否使用辅助软件甚至‘外挂’等,这些不仅需要平台的规范管理,更需要相关部门的监管。”曹磊说。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