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在“直播答题”这个2018年互联网第一“风口”的强劲吹拂下,人们对知识的渴望和追求“仿如一夜春风来”,不过,却是以一种略显尴尬的形式。

   你猜这钱还能撒多久?

  “不鸣则已下一句是什么?”“演甄嬛的女演员的老公是谁?”“《汉谟拉比法典》颁布的时间与下面的哪个历史事件在时间上最接近?”……

  过去一周里,每当午休闲暇时,大小写字楼的白领们都会围在一起,或者晚上八九点娱乐的黄金时间,全家出动一起“探讨”这些深浅不一,或专业或大众化的百科知识题目。在“直播答题”这个2018年互联网第一“风口”的强劲吹拂下,人们对知识的渴望和追求“仿如一夜春风来”,不过,却是以一种略显尴尬的形式。

  一周之内的“速度与疯狂”

  1月3日,在移动互联网中混得风生水起的“国民老公”王思聪发微博,为其投资的一个新竞答得大奖App“冲顶大会”打广告:“只要你们下载软件回答正确里面的12道题目就能平分5-10万的现金奖励。”并附上自己在冲顶大会App中赢得322.58元奖金的截图。当天晚上,1929名胜出的用户瓜分了10万元奖金。

  几天内,该微博就收获13万点赞。随后,包括西瓜视频的“百万英雄”、映客旗下的“芝士超人”、花椒的“百万赢家”等多家同类平台短短一两天内极速跟进,又在几乎同一时间(1月6日)投放了百万级别单场奖金。消息一出,其他各平台在翌日晚高峰又相继抬出200万、300万甚至400万元的加价。

  再之后,更多明星加入直播平台担任竞答主持;平台大佬们接连表态,要一起“撒币”到老,硬杠到底;映客和花椒几乎同一时间宣布实现了商业化;再到1月11日的“百万赢家”京东专场血战到底中,广东大四美女1人夺得103万元,成为直播答题史上单人单场最高奖金,这场“为钱答题”的疯狂达到最高潮。

  “一个战场,从悄无一人,到成为炮火连天的红海,前后不过是一周时间。”英雄互娱CEO应书岭说。而“知识付费”经济代表人物罗振宇则感慨自己“入行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市场演化速度”。

  源自外国走红游戏HQ Trivia

  据记者了解,目前市面上各家直播答题产品玩法和流程基本一致:每天定时设立游戏若干场,在开始前系统推送用户提醒——由主持人在线直播出题,网友在线答题——每场共设12道选择题,每道题设2~4个答案,参与者需在10秒钟内作答,延时或答错则视为出局——可分享邀请码给好友,一旦邀请成功,自己将获得复活卡/额外生命值,在答错题时为机会多续一秒——最后在指定时间内答对全部12道题的人,可以平分平台在当场所设立的奖金,奖金到达一定规模(10元或20元)可以提现到支付宝或银行卡。

  这些如出一辙的玩法,其实是外国走红App产品的复刻版。

  2017年8月,小知识互动游戏HQ Trivia由短视频应用Vine幕后团队成功开发,并推出iOS版本,之后迅速获得几十万用户,这一产品即为在每天两个时间回答12个问题的模式,标准场赛事的奖金为2000美元,HQ会随机将奖金提升至2万美元。

  就在刚刚过去的圣诞节中,HQ Trivia应用下载量飙升。1月8日,该应用在App Store上的下载量突破100万次。

  国内平台:创造更多有趣玩法

  映客相关负责人没有直接否认新快报记者提出的“复制”质疑,但其表示,这样的娱乐形式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受追捧,而此时“芝士超人”将答题游戏搬到手机上,用户只需一部手机即可参与,参与门槛低,再加之题目内容有趣、形式新颖、奖金额度高,自然具备蹿红的基因。

  的确,这场直播问答热潮确实勾起了很多人对曾经创造高收视的ATV的《百万富翁》、江苏卫视的《一站到底》等知识竞猜节目的回忆,而它们都是源自于早在1998年英国电视台推出的游戏节目《百万富翁》。

  映客该负责人还表示,“芝士超人”创造了更多的“有颜有趣更有料”的运营策略和玩法,包括放出“撒币10亿”的豪言,率先签下1亿广告开启商业变现模式,率先在单场12题玩法的基础上推出“血战到底”、8道题80秒抢40万元的“闪电场”等新玩法。

  行业观察

  这钱还能“烧”多久? “三四个月见分晓”

  艾媒咨询一份最新调研数据显示,79.0%的受访网民看好直播答题的发展模式,认为奖金的激励作用能使其保持较强的吸引力。

  粗略算笔账:以“冲顶大会”为例,工作日每天“烧”30万元,周末每天“烧”300万元,一周就是750万;假设该直播公司A轮估值3亿,融资比例20%,那么其融得的6000万现金两个月就能“烧”完。大佬们难道真是傻?

  有互联网公司前运营推广负责人告诉记者,这笔账应该这样算:以花椒“百万赢家”在1月6日的一场竞答为例,以送出132万元为代价获得了400多万高质量网友的参与,获客成本平均0.33元。相较于现在很多电商、游戏APP高达几十元乃至过百元的获客成本而言,0.33元的成本可以说是白菜价了。再算上由此带来的DAU(每日活跃用户)、品牌宣传效果和模式上的高潮的话,那简直不能太值了。

  花椒相关负责人对新快报记者透露,花椒“百万赢家”上线1周以来,截止到1月11日,共开展51场次,1.4亿人次参与,奖金累计金额2235万元。照此计算,其平均获客成本还不到两毛钱。

  “除了基本技术运营、用户体验和内容运营外,资金储备是一个重要的竞争指标。按照目前的竞争态势,目前还处于胶着状态,战斗刚刚开始,但不会持续太久,大概三四个月见分晓”。

  众生相

  作弊神器应运而生 平台还要与网友们“斗智斗勇”

  不要小看人均二三百元的“金元”刺激,一开始还无动于衷、随后兴致勃勃连玩三个晚上的网友曹先生对记者说:“这100万比双色球的概率高多了。”

  直播答题游戏的火热,直接催生了一批抱团答题的线上社团和撸羊毛的亲友团、QQ群,微信群、微博上“通关技巧”和题库早早就被分享,淘宝上更是出现了邀请码、复活卡商家,还有叫卖题库和外挂软件脚本等作弊“神器”的,大多都只卖三五元钱,成交纪录多的已经过千。

  AI时代,百度出品的简单搜索在1月6日更新的iOS1.12.1版本中声称对语音搜索进行了优化,“助你答题抽奖,先声夺人”;搜狗家的汪仔答题助手更过分,直接省去了语音输入步骤,针对西瓜视频自动同步答题,页面直接显示答案。

  但花椒直播负责人回应说,目前市场上的三种方式外挂,首先是语音识别和识图技术,所有语音识别技术的精准性、搜索结果的准确性以及反应时间来说,靠这种软件完成答题是不现实的。另外一种是通过抓产品接口侵入题库,但花椒有独特的加密方案,并不能通过此手段破解。

  展望

  钱“烧”完后怎么玩?

  艾媒咨询分析师表示,流量变现在中国互联网有较多成功经验可循,广告赞助是最常见的形式。目前通过广告或者通过贩卖复活卡,收取入场费等能带来可持续发展的盈利。此外,如果这样的知识问答游戏中出现××品牌专栏活动,所问的问题均是与某产品密切相关,那么这样的广告无疑对网友的影响力更大——哪怕仅仅是为了奖金,都会有大量网友在短时间内上百度搜索相关品牌的详细信息。

  对映客、花椒、一直播这类直播平台来说,做节目本身就是直播平台的业务,即使短期内还要继续“撒币”,由于其会直接促进直播平台自身的主业发展,也会继续乐此不疲。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