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它是世界航运巨头马士基航运、达飞轮船的合作伙伴;

   它是世界航运巨头马士基航运、达飞轮船的合作伙伴;

  它的合作付费用户已超过4000家,预计2017年营业额将达到10亿元人民币;

  今年6月它获得了星河、DCM等5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借力星河“联合创业”模式,业务加速扩张;

  10月31日,它又获得了招商局创投的近1亿元人民币战略融资;

  它就是国内领先的一站式国际航运物流在线服务平台——“运去哪”。通过互联网平台,运去哪已迅速覆盖了全国多个港口和众多中小外贸企业,在深圳、宁波、天津、安徽、义乌等地都设立了分公司,堪称互联网国际航运物流的“中国样本”。

  5万注册用户、覆盖全球近90%主要航线

  “你们中国的公司真的能成长为全球性企业吗?”过了很久,这句话依然在周诗豪的脑子里打转,如芒刺在背。这是周诗豪在巴西参加某国际航运的行业会议中,一位在海外有200多家分公司的CEO向他提出的质疑。

  2005年,周诗豪创立了一家国际物流公司,几年之后便成为上海口岸拉丁美洲航线的几大货代庄家之一,但对于那位CEO的质疑,他不知如何应答。

  中国跨境物流起步晚,物流服务商规模小且分散,流程冗长,订单操作和信息传递效率低,周诗豪明白,按照传统的方式,中国跨境物流服务现状很难改变,而他的公司或许永远都无法超过那家企业。

  随着互联网技术和B2B模式相继渗透到钢铁、化塑等领域之后,国际物流服务的互联网化也逐步开启,周诗豪终于捕捉到了改变这一行业现状的机会——互联网在线平台。

  2015年,周诗豪创立了运去哪——相当于国际物流领域的“天猫商城”,外贸企业和工厂类似于买家角色,而货代、拖车行、报关行等服务商类似于卖家角色。通过互联网平台提升行业规模和效率,“这是做大做强跨境物流的最佳方案”。

  截至目前,运去哪注册用户约5万,已付费合作用户超过4000家,涉及纺织服饰、机械五金、电子仪表、化工能源等多个领域,覆盖全球近90%的主要航线,预计2017年营业额将达到10亿元人民币。

  数据显示,在国际物流行业中国已有200余家互联网平台,而运去哪的模式和发展速度引起了招商局集团相关部门的注意。很长一段时间,他们调研了运去哪潜在目标客户群体的痛点和需求,并实地走访运去哪客户,持续跟踪平台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实际产生的效果。

  今年6月,“运去哪”宣布完成了来自星河、DCM等的A+轮融资,融资金额为5000万元人民币。不到半年时间,运去哪又从200家平台中脱颖而出,经过招商局集团旗下招商局创新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招商局创投”)严格的调查走访,获得了其近1亿元人民币的新一轮战略融资。

  陷入僵局的国际物流行业 如何破解?

  出口一直是影响中国GDP的三驾马车之一,但按物流成本占GDP的比率来说,中国的物流成本大约是国外成本的一倍。而且,在所有出口企业中,大客户约有8%,中小企业占到45%-50%,还会有30%左右为小微企业。对于80%的中小微企业来说,航运问题尤其让他们头疼。

  有四大问题,困扰了这些企业二十多年:

  价格不透明。国际物流附加费又多又乱,黄牛又层层加价。服务无保障。传统的中小型货代,遇到问题,受限于自身实力的问题,容易推诿责任。流程太复杂。国际物流环节多,管控难,出口文件、订单状态、费用对账都很麻烦。货物无追踪。约了拖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清关进度一无所知。

  由于上述问题,在中国国际物流发展早期运力供应不求的时候,中小货主经常面临甩柜等风险;过去五年,虽然运力逐渐供大于求,中小货主拥有了话语权,但居高不下的成本,大大减弱了产品在海外市场的竞争力,导致它们依然生存艰难。

  另一面,物流服务商同样面临着巨大生存的压力。物流是一个人力资源相对密集的行业,从2002年到现在,整个社会的薪酬成本大概上升了4倍,利润率大幅降低,传统的国际物流企业已经没有了降低成本的空间。

  国际物流行业陷入了一种僵局,如何破解?

  直面行业四大痛点 提升效率降低成本20%

  从业10多年的周诗豪看来,这样的现状倒逼着整个行业必须同时提升自己的效率和规模。

  实际上,传统国际物流行业的参与方,包括码头、海关、企业内部已经实现了很高的信息化,但是因为缺少有效的交易模式,节点与节点之间的连接上存在很大空白,形成了各自独立的信息孤岛。

  2015年,周诗豪认为通过一站式服务切入到国际物流行业的时机已经成熟,运去哪通过互联网平台将各个信息主体连接起来,同时解决了规模和效率问题。

  运去哪平台采取众包自营与撮合并举的模式,对于拖车、报关、内装、货运保险、订舱等国际物流服务,采取资源众包的形式,货主可在线下单给“运去哪”,由运去哪负责对接供应商、管理和监督服务质量,这样一来,发货更加省心有保障。

  与此同时,平台也会在部分航线上采取撮合方式,货主将物流需求提交给“运去哪”平台,平台会推送给潜在的物流服务供应商乃至承运人,由供应商进行报价和方案的设计,然后由客户进行选择,运去哪在其中进行相关的管理。

  通过互联网平台,运去哪解决了上文提到的中小货主的四大痛点:

  通过平台为货主匹配5-10个承运商报价,方便货主进行价格横向对比,同时让价格透明化。安排具有物流专业背景的客服人员,全年无休为货主解答每一个问题。推出物流管家SaaS系统,让中小外贸企业免费拥有线上管理系统,进行流程管理。通过运去哪线上平台,货主能够实现所有物流节点的时时掌控。

  上海枫晴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张鹏反馈说:“海运环节附加费众多,以往非常不透明,吞噬了我们很多的利润。在与运去哪合作后,所有的价格信息可在线查询和下单,非常透明、快捷。合作下来,物流支出相比以往,降低了约20%。”

  另外,运去哪通过整合承运人、货代、港口、海关等数据,可以追踪每一笔订单的运输进展并实时提供给货主。对于张鹏来说,这点也是运去哪吸引他的原因之一,每当货物运输到一个新节点,他都会收到实时的短信提醒,从而能够更好地管理、规划物流工作。

  内外合力打造互联网国际航运物流的“中国样本”

  在美国硅谷,也有一家致力于将货代流程线上化的创业公司Flexport,已先后获得多轮融资,在不久前的9月底,刚刚结束了新一轮1.1亿美金的C轮融资,投资方包括DST等机构。而总部位于上海的“运去哪”,通过互联网平台已迅速覆盖了全国多个港口,在深圳、宁波、天津、安徽、义乌等地都设立了分公司,成为了互联网国际航运物流的“中国样本”。

  “很多行业外的人、还有那些单纯的互联网人不会想到,这是一个非常苦的行业。不经过这么长时间积累的,不了解其中的逻辑,做起来很难。”周诗豪感慨。

  确实,很少有哪个行业像国际物流一样,所有涉及的部分都处于移动状态,且参与主体多,整个流程格外复杂繁琐。以集装箱整箱业务为例,需要多个部门和团队共同协作,大概经过十来个环节才能完成一次运输。

  运去哪行业影响力背后,是周诗豪和他的整个团队对专业性、经验、技术、后勤和服务等的一系列严格要求。为了保证服务的质量,运去哪对供应商制定了明确的服务标准,承诺出现管道、货损货差等由运去哪进行赔偿,并100%保舱保柜保拖车。

  除了自身的“硬功夫”,运去哪还有很多非常“给力”的外部合伙伙伴。世界航运巨头达飞轮船、马士基航运都是运去哪的合作方。两大公司均已入驻“运去哪”集运头等舱板块,为货主提供互联网在线订舱服务,大大提升了运去哪的服务质量。

  在运去哪的投资方中,星河的“联合创业”模式给其业务加速注入更多资源。星河不仅将国内重要港口等大量行业资源、政府资源对接给运去哪,还有500万企业客户资源,以及产业大数据、智能商业的产业互联网综合服务、全球化布局等,都助推运去哪在这半年中业务突飞猛进。

  招商局创投是招商局集团落实国家双创战略设立的专注“互联网+”的风险战略投资机构,而此次战略投资“运去哪”,正是看中了“运去哪”基于“互联网+”的创新物流服务。2016年,招商局集团旗下港口集装箱吞吐量为9577万TEU,是中国最大、世界领先的港口开发、投资和营运商。运去哪能够与招商局集团自身的航运、港口码头等业务形成有效协同,进入下一个发展快车道。

  “最好的供给、最迫切的用户、最能喝酒的销售,这是货代黄金时代的成功要素;技术平台、供给能力、运费资金,这则是航运互联网时代的成功要素。未来,还有很多的事可以做得更好。”周诗豪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