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缺钱的乐视网而言,在接近20亿元公司债在八九月到期的当下,恐怕获得资金支持才是第一要义。

   对缺钱的乐视网而言,在接近20亿元公司债在八九月到期的当下,恐怕获得资金支持才是第一要义。

  8月21日,乐视网被传出就战略融资和国内数家互联网巨头公司接触,腾讯、阿里、京东均有可能入局。当天乐视网官方向记者回复称,关于引入战略投资的传闻,“不清楚(上述)媒体信源来自哪里。” 不过,月初乐视网CEO梁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称,孙宏斌的确正通过所有渠道替乐视网“找钱”。

  一位乐视网中层告诉记者,该类消息仅仅由董事会级别成员掌握,但董事会成员不会私下披露该类消息,此外其指出从接触到实质达成战略投资协议,中间距离尚远。梁军此前在采访中告诉记者,在孙宏斌担任乐视网董事长后,董秘曾提示孙宏斌按规定披露公司信息。在进入乐视网董事会之前,孙宏斌曾多次以股东身份公开发表对于乐视业务的看法。

  若回归到贾跃亭执掌乐视时代,从BAT中获取战略投资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但对缺钱的乐视网而言,在接近20亿元公司债在八九月到期的当下,恐怕获得资金支持才是第一要义。

  上周五,乐视网举办了一次总监以上级别参加的闭门会议。从会议照片看出,公司董事长孙宏斌身穿黑色T恤坐落在黑压压人群中央,其左右侧不远分别是乐视网CEO梁军和COO张昭。此次会议正值乐视网大幅度调整高管之后。上周乐视网一天内任命了包括 CCO张昭、CTO袁斌、高级副总裁刘淑青在内的十余位高管。

  乐视也正式从贾跃亭时代的“生态化反”、各业务互相借力,转变为更为开放的态度。例如在电视端引入包括CIBN、华数TV在内的服务商,乐视网甚至开始帮助第三方视频网站出售会员,以此在上半年中获得了数千万元收入。

  在乐视网方面向记者披露的内容看,此次会议的主角更多是梁军。乐视网目前的定位是“一家以家庭互联网娱乐为主的公司”,侧重电视硬件和自制内容,这也暗合了孙宏斌在担任乐视网董事长之前对于这家公司的看法。

  孙宏斌在融创中国2016年业绩发布会上称,乐视最终对标的是彼时市值1800亿美元的Comcast(康卡斯特,美国第二大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最大有线电视公司),这是一个硬件加内容的模式。可以说,现在的“新乐视”,基本上就是按照“硬件+内容”的模板对原来乐视做减法得出的。

  孙宏斌对于乐视对标公司的定义,也明确了乐视作为投资标的的可能价值,即电视+内容。而开放姿态调整也的确有利于乐视引入战略投资者。

  论战略投资,乐视和其他互联网公司的契合点究竟在哪?以内容来看,乐视可以和多个视频网站方面达成更加深度的合作,乐视作为硬件平台或可从这类合作中获益,而由于乐视影业未来仍有自制内容产出,这类自制内容同样可以对其他视频网站进行销售。

  从服务层面来看,大屏购物或许是一个场景,但情况依然不太乐观。尽管乐视目前领先于互联网电视阵营,但乐视电视目前月活仍远未达到诸如海信等老牌电视厂商的活跃用户数,此外,乐视电视面临今年是否能延续去年销量势头的巨大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