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经济人物访谈录》是浦东电视台大型活动部倾力打造的一档经济人物访谈类栏目。

       《经济人物访谈录》是浦东电视台大型活动部倾力打造的一档经济人物访谈类栏目。《经济人物访谈录》是针对与上海发展息息相关的企业家,解读企业家独到的管理理念,挖掘企业家背后的创业故事及情感故事,是一档集解读商业管理模式、企业未来发展方向及企业家创业历程的高端访谈。本次,节目采访了国内最大二级票务平台创始人兼CEO李明伟。

经济人物访谈:今天很高兴采访到您,李总是辞职创业的,创业已经五年时间了吧。我们来说说您的创业成果“西十区票务”,它属于我们整个票务链中的哪一级?

李明伟:票务它其实是演出、赛事这个市场,很关键的一个环节。它是让下游的粉丝去现场观演的一个门槛,也是上游的演出单位,它要去实现收入,要变现的一个必须环节。所以这个环节我们认为,它是偏市场流通的一个阶段,但是很重要,所以我们实际上是希望在票务的流通这个环节,我们用一个新的、差异化的商业模式,来做一个整合,把这个市场做一些新的突破和改变。

经济人物访谈:是的,这个环节非常重要,比如说我们想看一些演唱会,这个取票的途径可能您这儿是一个很好的渠道。另外就是我们的一个上游,也就是我们的一些大的公司,它也希望通过您这些渠道能够实现盈利,(对)那您作个比方,如果说没有这个环节的话,票务市场它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李明伟:这个问题其实还挺重要,这也正是我离开传媒行业,来创业的动因之一吧。就是如果没有西十区这样一个网站的诞生,可能我们在观演的过程当中会碰到很多的麻烦。比方说我们有时想看一场演唱会,会发现买不到票,不管我们去一些大型的票务网站,还是去一些票务流通平台,像淘宝、天猫,或者像一些分类信息网站,这些地方可能会有一些票的销售,但是可能我们会不太放心,因为假票的问题还是蛮严重的。所以我们消费者在票务购买方面就会遭受不愉快,要么就是买不到,要么就是买得不放心,要么就是价格太贵,所以这些问题我们认为,都是市场的一些痛点,这些如果能够有效地解决好对整个产业肯定会有帮助,对这些爱好演出的粉丝也会很有帮助。所以我们西十区就想,在这个领域做一点事情。

经济人物访谈:其实您是提供了一个有效和透明的一个通道,那么现在像西十区这样的一个平台,你们也存在一些行业的竞争,我看这些数据说,应该是全国首个演出尾票的一个交易平台,那么您这个平台跟同类的行业竞争,您有哪些优势?

李明伟:我们在2014年,我们主打了尾票,其实我们不只有尾票。当时我们的一个想法是说,因为一些传统的票务网站,它在临开演三天内的这个尾票已经买不到了,但是恰恰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需求,所以我们当时把尾票作为一个亮点。但其实我们西十区是一个一站式的,既有一手票又有二手票的这样的一个票务交易平台。

经济人物访谈:现在我们西十区已经非常综合了,当时我们从尾票切入,因为尾票有其市场价值。它的意义在于,一些有价值的演员,或者有价值的一些演出,非常有含金量的一些票,那么您的这个渠道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

李明伟:尾票因为它有一个物流的问题,所以一些传统的网站它可能比较难解决,这是一个原因,另外就是您刚才说到,一些好的演出,它往往一票难求。这些票它在市面上会通过各种方式去交易,在这个交易过程当中,可靠程度都有问题。不管它是通过官方的售卖途径,还是通过这些分类信息网站,还是通过线下的黄牛售卖,但销售的时候都会碰到很多的问题。所以我们实际上建立了,一个多方位、多渠道,囊括演出主办单位、场馆、票务的经销商,当然也包括一些个人,甚至包括一些黄牛,都可以通过西十区进行销售。只要你手里有票,并按照我们的规则合理定价,所以西十区实际把市面所有的票源做了一个很好的整合。

经济人物访谈:如果我们来估算一下,今年在2017年我们的整个的市场的票务的额会有多少?并且方便透露一下我们的利润率是如何计算的?

李明伟:今年西十区会保持两到三倍左右的增长,应该在十多个亿左右。其中一部分收入是我们会在成交之后收取一个票务佣金,佣金额度收得不算特别高,但是对比平台来讲有相当大的优势,所以我们在平台的这类互联网当中是属于收费收得还是不错的。

经济人物访谈:你们平台收取佣金,那为什么会有人愿意选择您的服务?

李明伟:的确,但这也是这个模式在美国欧洲得以成功的一个原因所在。在美国有一个网站叫StubHub,它一单可以收到25%的佣金率,买方收10%,卖方收15%。如此高的佣金率,这些用户,都会非常乐意去缴纳。我们跟StubHub是相通的一种模式,当然我们有很多自己的突破。这种模式它很好地给予了票源方,和下游的粉丝,提供了不可替代的价值。比方说上游的主办单位或者票务经销公司,他们最想要获得的就是票房,而西十区一方面做了一个非常方便的销售平台,我们有国内第一个,可能目前也是唯一一个专用的票务销售App,我们称为卖票通。卖票通这个工具上,你可以很方便地销售,你也可以很方便地去抢单,可以很方便地去做分销。另一方面,我们把很多的精力放在了渠道建设上面。我们在线上和线下,建立了大量的营销和推广的渠道,可以让很多的演出或者赛事,比较精准地去抵达那些用户。比如,我们在上海,在北京,在成都,在重庆,在武汉,接下去可能是杭州、南京、广州等等,我们都在当地的地铁,每天有高频次针对白领受众的推广。

 

经济人物访谈:对,刚才您对我描述的是它的模式和扩张,那么在五年的这个发展过程当中,您对自身的这个票务的模式,有没有经过这种递进式的一些改革?

李明伟:不错,我们也是一步步摸索过来的。美国这个网站(StubHub)它做得已经非常成功,但是它的模式并不适合直接搬过来照用。因为中国的市场环境跟美国跟欧洲有很大的差别,比方说它在诚信这个问题上就面临很大的挑战,这是我们必须要去解决的问题。所以回头来看,这几年走过来有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我们刚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就面临一个鸡和蛋的问题,做平台到底是先有买家还是先有卖家,这点我们团队还是考虑得比较清楚,我们先得有票。我们第一阶段实际上是一个小型的票代,一个传统的票务代理公司。我们做了将近半年多时间,通过这段时间,我们去和上海相当多的演出单位建立合作关系,通过我们团队的努力、一些渠道建设、通过一些让利,去获取我们首批用户。有了这些基础之后,我们在2013年的时候,我们就开始逐步进入第二阶段进行平台化的转型。

经济人物访谈:那到了第五年,西十区实现了一个全国大范围的布局。可能这时候我要问您的是,这种布局的实现,它很依赖于您团队的一个建设,和您文化的一个建设,有时候扩张它是一个双刃剑,如果很多的企业通过扩张,可能它能成长,而一部分企业在扩张的过程当中,可能它失去了平衡,很多企业它失败了,很难再翻身。就是在这个扩张的过程当中,同样的,跟您第一年去积累票代一年一样,非常重要这个五年。

李明伟:2016年我们开始走出上海,我记得那是在2015年3月27号,世界戏剧日那一天,我们开始走出上海进入北京。我很赞同公司从单个城市,做到一个全国的市场,我们目前现在已经扩张到了57个城市,它考验的是我们内部的管理能力。我们在前几年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比如,我们对于上游相关演出市场的一个整合,我们跟国内90%以上一线的市场主体,包括大麦、永乐、东方票务、格瓦拉、聚橙网、微票等等,我们都建立了很好的合作关系。

经济人物访谈:所以这样的合作有了这个票务的来源,那么在实现这些大的一些输送票务的公司跟您的一个信任的过程当中,这个问题是如何解决,我相信他们以前有自己的合作伙伴,您肯定不是他们当时的首选,这样的一个合作是如何建立起来的?

李明伟:我们跟他的模式有很大的差别,所以幸运的是,我们是中国第一个来做这个模式的,也是做得最大的一个网站,所以在我们跟他们合作过程中,我们走得还蛮顺利的,我们从上海起步推到全国57个城市,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力。我们跟大麦,跟永乐票务等等,包括微票等等,可能很多用户会认为我们是一个竞争的关系,但其实呢我们是一个很好的合作关系。在我们的平台上面有相当多的票是来自于这些网站,我们是一个平台,西十区的不断发展和壮大,意味着他们的票房可以卖得更多,所以我们是一个很好的互补,而且呢由于我们又打通了二级市场,这是他们很难去转身的一个地方,所以对他们是一个有效的弥补。

经济人物访谈:前段时间王菲的演唱会,她的门票炒得很高,我看到好像有的位置已经炒到了几十万,说实话我也进入了淘宝的市场,去寻觅过这个票。那您可以举个例子,我通过不同的平台,和通过西十区的平台,对我到底有什么好处?

李明伟:王菲这件事情呢,的确是有非常大的影响力。这个事件也让我们看清了国内不同的票务网站存在的差异。在去年的2月17号,解放日报当时有一篇报道,他对多家网站,王菲的这个票价作了一个对比,我后来也是到第二天有朋友给我打电话,我才发现有这样一个报道。记者他对比下发现,西十区网站上面的王菲的门票,比其他平台平均要便宜三分之一,所以这个是一个最大的区别。西十区是一个集聚的整合性的平台,我们在高峰的时候,有接近200个卖家在挂售门票,所以我们平台上有充分的竞争,有了竞争之后,他的价格就会回归一个合理的价值,所以这个是第一个差别,第二个差是,有很多网站它可能它并没有王菲的票,所以它的这个保障度是有问题。西十区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你到西十区下单之后,我们保证你有票。有些时候有些朋友,甚至他是做演出主办方的,他很多面临说,我这个票没有了卖光了,他们会想到到西十区。

经济人物访谈:我知道其实在这个行业可能也存在一些黄牛,黄牛在这些中间环节,也会一定程度上改变这些价格,可能也会扰乱我们的市场,您怎么看?

李明伟:黄牛这个群体非常有意思,黄牛之所以不被待见,他主要有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假票;第二个问题是价格太高;第三个问题是捂票;第四个可能就是他服务态度各方面可能也不太好。那么实际上,黄牛这个问题中国有,全世界都普遍存在,不论是政府层面还是市场层面,一直在想办法去解决它,但一直不太有效,所以我们做了不少的探索。我们可以很自豪的说我们比较好的解决了黄牛问题,所以我们也把自己称为“黄牛终结者”。演出票务市场,我们让黄牛灰色黑暗的那一面,把他阳光化、透明化、规范化。

经济人物访谈:这个如果真能做到,那我非常地佩服您,但是我想您可以提出这个倡议,但是规范一定有它的相关的一些法制的一个部门,您作为同样的一个经营者,你如何起到一个净化市场的作用?

李明伟:我们用市场的机制来解决市场的问题,企业它的作用就是和政府的监管机构做好一个配合。监管的机构它是从法规、规范的角度来规范市场,但是规范作为一种制度它往往有些时候很难事无巨细。所以从企业的角度,我们能用市场的机制,那什么叫市场的机制呢?就是我们用市场的一些手法和杠杆和一些利益机制来规范这些商家。你必须要遵从我的规范,如果你不遵从我的规范,第一,你不可以在我平台上做销售,第二,你赚不到钱甚至是亏钱,第三,你可能这个行业你没法待下去。通过这样一些机制,那种出幺蛾子情况会受到一个很好的一个压制。我们的五大体系还挺严密的,我们团队真的也很自豪,因为马云可能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们把它解决得很好。

经济人物访谈:我想作为创业者,现在回想起您创业初期,这第一年你们去做初创和积累的时候,一定有很多艰辛的时刻吧。

李明伟:对,是蛮辛苦的,所以过头来看我们一路走来,如果讲还走得比较顺利小有所成,一是依靠我们这个商业模式,的确用了一个差异的商业模式来做这个事情,第二个我们团队努力,大家愿意吃苦,能吃苦,能坚持。

经济人物访谈:票务这个行业有它的特殊性,那像这样的一个特定性质,让你在定位的过程中,对于公司您觉得哪几端的控制是最重要的?

李明伟:现在市场上问题出得最多的就是流通环节,我们可能首先要做点事情,如果往上游去追溯这些问题的根源,可能还在于一级市场,还在于更本源的环节。那些环节其实也是可以做很多的事情的,所以我们未来也应该会用一些恰当的方式,在产业链的相关环节做些布局,我们已经开始在做关联工作了,比方说我们对上游的一些服务,我们对一些相关的娱乐领域的拓展已经开始。

经济人物访谈:比如说您刚才说的相关领域的拓展,您觉得您最容易延伸以及最能确保成功的这种发展有哪些?

李明伟:今年四月份,我们上线了我们的电影票业务,我们用一个差异的模式,用比价的方式来做。我们在今年的年中会上线我们的衍生品商城,我们认为这两个业务跟我们的基础吻合性非常好,可以把它拓展出来,这是我们首先要实现的价值。

经济人物访谈:好,谢谢你,感谢您接收我们的访问,也祝西十区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