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创业者一定要在自己所在行业中找到一个真实可信的需要,而且找到一个一针捅破天的方法,把需求满足了,这才是创业之风。

   好时机

  1991年做天使,投的UT斯达康,那时候中国人哪知道天使投资这事啊!没人知道,UT斯达康上市的时候,2000年,中国人也不知道这个事。

  后来,我投了一个初中毕业生,叫蔡文胜。我和马未都当年到福建去,来一个不会说普通话的小伙子,他做了一个265.com,从此之后我们变成了好朋友,我投资以后占了25%的股份。当时,蔡文胜做了一个非常有需求的事,他说全中国的人上不了雅虎,我干的这个事是满足广大网民不能满足的需求,也是互联网的瓶颈,所以265做得非常成功,除了hao123以外,它是第二。

  一年以后,我在北京碰到一个高中毕业生李想,他做了一个东西叫汽车之家。他靠着勤奋劲,他在礼拜六、礼拜天四大门户都不上班时候加班干,六个月之内变成了一家重要的门户,现在他们的利润一年做到十个亿(已被平安收购)。

  后来还有很多项目。因为做的早,那时候投资的人少,项目多,可挑的多,由着你挑,那时候供求严重不匹配,供给是极少极少,需求是极大极大,所以你可以挑着最好的项目,投最少的钱,拿最高的回报,做得早就捞点便宜。

  现在情况有些改变了,我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是有真才实学的,尤其是有技术含量的项目越来越多,创业门槛越来越高。现在搞创业,不是说你搞个简单的商业模式的变化就能玩得转的,那种揉个脚啊、按个摩啊什么的可能不灵了,O2O哪有那么简单,我觉得未来更多的项目会越来越依靠大数据、人工智能、Deep Learning技术,有这么多技术的发展,实际上真正改变我们生活的永远是技术,这是最大的生产力。

  创业秘诀

  天使投资发源于美国,但目前中美的天使投资环境还是有着很大差异。美国技术类创业公司多,天使投资人在某一专业领域扎根很深,如智能硬件、AI、大数据、基因检测等等。

  但是在中国,往往只有模式上的创新,这就造成中国的天使投资人大多数拼的都是人性和资源,谁最懂人性和市场,谁就可能投出独角兽。赌运气、拼人品,看天吃饭,这样的大环境下,想不失败也难。做天使投资是个很苦恼的事,因为成功率太低。

  美国的一位著名的天使投资人马克·安德森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他说一个企业最关键的就是他有没有找到自己的PMF(Product-Market-Fit),它是什么呢?就是找到产品和市场的结合点,这个市场结合地越好,你的公司价值就越大。所以我觉得每个创业者要想不死,首先要找到真正的需求,同时制造的产品一定要满足这个需求,只要解决的瓶颈越大,你的成就就越大。你完成了全中国的所有屌丝买便宜的东西,就做出了淘宝。你让所有的屌丝互相信任,能够存点钱,把屌丝之间的交易完成了,就出来了支付宝。要想完成人与人之间的交集,首先要上QQ、上微信,这些都是解决了巨大的瓶颈,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

  要想不死,就是要找到一个刚需、痛点、高频的需求,这样的需求我觉得是最好的。周鸿祎这样解释:刚需,就是非玩不可;痛点,就是由于这个痛点导致痛不欲生;还有高频,凡是能找到这六个字进行创业,你就找到了创业的秘诀。我觉得这是非常关键的。

  一个创业项目没有需求有五个表现:第一个,是缺乏市场调查,完全凭着一己冲动,意淫状态。第二个,就是你做的这个事,用户太多,人人都需要,其实也就没人需要它。第三个,是产品投放市场后,如果你剔除了运营要素,剔除了补贴,用户不能自然增长,你这个事就是个伪需求。第四个,一句话说不清楚产品解决什么问题,就说明创业者对用户需求是没有感觉的,对公司的创业使命没有清醒的认识,对商业本质没有实际的了解。第五个,用户很high,空吆喝、但不挣钱。咱们要做有需求的,还是必须能赚钱的。今天在泡沫大潮过了以后,要是不能够赚钱,不能够完成商业的本质,这个事也是没法玩。

  告别伪需求是创业成功的头一步,真需求意味着市场的真实存在,一旦你杀入了需求爆棚的蓝海市场,团队也有劲,资金链自动就顺畅了,那个时候即使竞争对手来了,你占得先机,也不害怕。

  所以,要想成功创业,第一,要聚集一个用户群,找到典型用户,头一百个用户、一千个用户、一万个用户都是非常关键的,用一个一针捅透天的产品撬动他,怎么能有一个天大的市场,然后用针一样的切入点切入,我觉得是一个创业者的关键。第二,对于需求频次不够,但确定是刚需的,一定要有方法,通过内容把频次拔高。第三,快速做商业转换的测试,分析投入产出比,避免空吆喝不赚钱的陷阱。

  创业环境中国最好

  我们中国绝大部分投资人都不是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勺的,每个投资人都是先创业,先完成自己的原始积累,后来岁数大了,干不动了,就投点别人,让自己嗨一下。

  我去了以色列,回来以后觉得中国的创业环境是全世界最好的。美国、中国、以色列,这三个地方是创业公司密集度最大,它有所有创业公司需要的必要因素,尤其是中国,中国可能是从政府的角度和资金的角度,可能是最慷慨的,全世界只有中国一个国家给公司无息贷款,就等于捐款和支持。现在的创业环境,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优惠的时代。同时对于我们投资人来说,也是最混乱的时代,就是我们的项目太多。

  环境好带来了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大量的项目同质化严重。现在我每天还能收到关于种种直播的事。就像当年的千团大战做团购一样。有人问我怎么看直播?我说直播现在就是当年的一个千团大战。直播没有独特的客户资源,没有满足客户专业需求,简单的锥子脸给你摆个手势,这事肯定做不下来,因此这个行业,我想半年之内会有迅速的洗牌。同时很多新的行业不断兴起,大数据、人工智能、生物工程、大健康、大娱乐。杨宁自己创业,玩了影业公司,吓死宝宝了,我说你真牛逼,自己玩影视公司,我听不懂他玩什么事。确实只要你发现了一个别人没有发现的需求,你找到一个方式能够便捷、方便,能满足这个需求的招,你就可以成立一个公司,还能找到钱,还能做得不错。

  如果杨宁没有投过十几个影视公司,他也不敢玩过这个事。如果没有折腾过锤子、折腾过很多社交有关的企业,也交过学费,他不可能今天找到映客这样的投资机会。对于我来说,如果我找到映客,大半年前也不敢投,不知道是玩什么的。你一定是个内行,你对这个行业越了解深刻,你越能看到它的需求和价值,对创业者更是如此。你做一件事,千万不要看现在已经热了,今天已经热的事,你再做一定是明日黄花。看到了映客,融到了上亿的钱,你再去折腾就来不及了。就像今天你出门搞的滴滴打车,现在连滴滴打人都玩不了了,肯定没戏,所以创业者一定要在他自己所在行业中找到一个真实可信的需要,而且找到一个一针捅破天的方法,把需求满足了,这才是创业之风。

  创业者已经过了单打独斗的时代,现在需要一个很大的的团队。如果马云没有十八罗汉,如果没有腾讯五虎,这个公司想要做大,有持续的竞争力,是个很难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一个公司最好有市场营销,有产品,有战略,有人懂得财务,有人懂得技术,打造一个完整的团队,一个创业团队主要的职能都有人来做,而且这个人最好是你的合伙人,而不是花两个钱,给1%、2%的期权,那都是没有发言权的合伙人,都是耍流氓。你重要的团队的伙伴,一定要有发言权,没有发言权,所谓给的一点期权或者三瓜俩枣是没有意义的。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一定要善于分享。

  各国创业风

  每个国家是非常不一样的,美国创业者非常重技术,以色列创业者也是技术上是大量的创新内容,这是原创的内容。我们国内绝大部分是商业模式的创新,而不是专业技术,这是明显的区别与硅谷。第二,国内大部分创业者,要比外国的这些创业者接地气,因为他们相当多的人,比方说江南春他不是个技术人员,中国有一大批这么多年来产生的创业者都是如此。

  同时,国外很多小公司,他发明了他自己的产品之后,比方说最简单的(英文),它能很迅速地变成独角兽,变成十亿美金以上的公司,它能迅速有大的增长,好处是技术在国外得到尊重,在国内纯粹靠技术和专利不能得到尊重的。有了技术之外,有大量运用商业模式的创新才能成功,这个是我看到最大的不同。

  我们刚从美国回来时,大家都是Copy to China,雅虎拿回来做成新浪,亚马逊拿回来做成当当,当时把美国的拷贝回来变成中国很大的公司。而今天我看到,中国互联网电商渗透率远远高于很多国家,在欧洲这样的国家是非常明显的。同时,我发现在整个东南亚的国家,这次我和开复、小平我们在雅加达开天使会,发现当地的公司没有一个不Copy for China,俩小伙干淘宝,最后阿里投了。还有滴打摩托,由于雅加达交通极为不便,堵得屁滚尿流,所有人不仅通过打摩托,变成所有快递、送机票、送餐、外卖,更了不起的用自己手机支付系统,变成支付宝了,这个公司也很有意思。

  现在我发现大量的越南、柬埔寨、缅甸都在Copy for China,因为中国的模式适合发展中国家,都是土地低廉,劳动成本低、干劲极大,像印度尼西亚2500万人,印度11、12亿人,现在很多国家Copy for China适用到那样的国家,同时我看到土耳其一个小伙子新疆人,他做了一个今日头条,他根本不是做媒体的,北大毕业一孩子。日活跃两百万,政府让他变成唯一的。我这次专门到法兰克福,因为法兰克福在德国,光是土耳其人上千万人,德国人玩今日头条,土耳其话他会说,他是新疆人。很多当地的创业者都是以中国的为模板,拿到当地,像淘宝模式,不同的模式商业模式的使用。全世界在上市公司的三个国家,上市公司最多第一是美国科技公司,第二个是中国,第三个是以色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