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与超女、快男等传统选秀节目相同的是,此类节目打造偶像是目标,但更大的不同在于,前者重选拔的过程和结果,舞台表演是呈现的重点,后者则更意在“养成”二字。

   艾媒网讯 由浙江卫视、从容制作、旗帜传媒联合出品,京东独家冠名的大型励志梦想少女成长真人秀《天生是优我》,从开播起就成为业内外关注的焦点。

  “不PK不淘汰”模式的《天生是优我》,由罗志祥担任总教头,凭借着自身能力及丰富经验对13位女选手进行专业的唱跳型歌手训练,节目用类似纪录片的手法呈现了每一位成员的点滴成长,将和观众一起培养出一支国产优质女团。截止目前,已播出三期便引起了业内外的聚焦。

  偶像养成类综艺节目扎堆 突围不易

  偶像养成类节目在当下正在形成一股热效应,去年,浙江卫视就推出了《燃烧吧少年》、《蜜蜂少女队》;安徽卫视推出《星动亚洲》第二季;东方卫视推出《国民美少女》。今年,《超次元偶像》、《明日之子》等节目即将开播。

  艾媒网注意到,与超女、快男等传统选秀节目相同的是,此类节目打造偶像是目标,但更大的不同在于,前者重选拔的过程和结果,舞台表演是呈现的重点,后者则更意在“养成”二字。比如《燃烧吧少年》就从几万少年中选出50人左右,最终有16人在节目中正式亮相,在三个月中还将经历不断被训练和选拔的过程。所以,对于节目自身来说,选手虽然都是素人,但已在前期经历了层层选拔,完全具备了明星潜质,颜值、才华、个性一应俱全,也能比较容易圈粉。

  在BIGBANG、EXO、TFBOYS等男团当道的情况下,《天生是优我》《蜜蜂少女队》将视角对准了女子偶像团体的选拔。制作人认为,团体性的偶像选拔有着不俗的市场空间,而女团的空间或许会更有趣。据悉,在队员选拔的过程中,除了基本的才艺以及团队的多样性之外,性格、团队的适应性也成为一个重要的考量因素。

  对于这股热潮,有影视策划公司人士对艾媒网表示,“偶像养成类真人秀既有以往选秀节目的选拔淘汰特征,同样也结合到了时下正火的真人秀元素,再说,李宇春之后就没有瞩目的偶像在选秀节目中出现,国内的团体也很少能火,所以这类节目应该有不错的前景。”不过她也担心同质化节目的大量涌现,“如果不能标新立异,很容易就被观众淘汰”。

  从游戏中走出的“秋元康”培养模式

  其实,提到偶像培养,就不得不提秋元康——一代传奇,目前走红的SNH48女团就是采用了秋元康的运营模式。

  1995年,台湾一款名为《明星志愿》的游戏诞生,并迅速席卷全国。玩家需要操控角色,使其从一名素人成长为明星。在游戏过程中,玩家不但可以决定明星的成长路径:学唱歌、演戏或跳舞;还可以规划其发展方向:出专辑、拍电影或是拍广告;甚至对明星的恋情也拥有决定权,而培养成功者将会被推向更大的舞台。当然,这时,“明星志愿”还仅仅是一个游戏。

  十年之后,秋元康开启了类似游戏的现实版日本新模式——AKB模式,又名“秋元康模式”:该模式一般主推组合,而且大多是少女系列。每一期从全国各地征选10到20位成员,在固定剧场公演,从而进行淘汰制。而主推“可以见面的偶像”理念的大型女子团体AKB48就来自那个时代,其从东京秋叶原48剧场扬帆起航,席卷亚洲,更创下年吸金10亿美元的纪录。

  而在2012年,AKB48的海外姊妹团SNH48“落户”中国。在音乐唱片产业不景气的国内市场,她们发行的专辑却张张销量惊人,团队规模也从最初的上海一个团20多人扩大到如今上海、北京、广州三团100余人;三地全年剧场演出超过600场,核心粉丝数量年增长率达400%以上,成为中国目前最大的女子偶像团体。


  SNH48的走红,引发了国内女团真人秀的井喷。只是,和此前的全民唱歌不同的是,这一次新一轮的节目几乎都以女团养成为主,《国民美少女》、《夏日甜心》、《元气美少女》、《蜜蜂少女队》接连四档同类型节目抢滩。同时,还有王思聪成立“香蕉计划”公司,签下韩国女团T-ARA;2014年11月女团1931正式出道;心动娱乐推出的“心动偶像计划”……女团虽多,但真正走红的却屈指可数,而且培养手法模式老套,一直没能走出“秋元康”模式。

  “优我”模式 PK “秋元康”模式

  在各种偶像培养模式的井喷之下,《天生是优我》的横空出世开启了全新的偶像培养模式。那么,由罗志祥带队的“优我”模式和“秋元康”模式,又有哪些不同?


  一、培养模式大相径庭

  据悉,AKB的培养模式更像学校风格,有专业的老师授课,分为声乐、舞蹈、媒体、表演等课程。有时候会根据外务或重要的活动而适应调整课程或临时增加课程,例如上次为了风尚大赏的走秀,特意开了模特课程。

  与此相比,《天生是优我》则采用单个教头的领衔方式。罗志祥早年以男团队长的身份出道,他懂得偶像团队的养成模式,也懂得如何协调团队成员之间的关系。同样,《天生是优我》还邀请了资历深厚的薛忠铭老师(台湾著名音乐制作人,曾为林忆莲、蔡依林、莫文蔚等星制作专辑)和JERMAINE BROWNE(曾为2008-2016年《维多利亚的秘密》秀编舞)对其进行培训。

  相比传统的老师,罗志祥、薛忠铭、JERMAINE BROWNE等最大的财富是经验、资源。

  在节目中,罗志祥为女孩们列出了唱榜和跳榜两个榜单,并根据每一次的舞台呈现效果调整她们的位置。罗志祥凭借自身丰富的经验,知道如果想要打造一支优秀的女团,成员们必须唱跳俱佳,这就要求她们拥有良好的肺活量。所以罗志祥每天会带着女孩们晨跑,也会带着她们去游泳池参加水下憋气训练……有针对性地练习和训练。


  此外,罗志祥在训练中还大打心理战。在第一期中队长马蜀君和魏冰雪的较量就很白热化。罗志祥在看过两人的对战后,说道:“马蜀君,我发现你有竞争的时候会发挥的很好诶。”罗志祥,你这招“鲶鱼效应”读娱君给你点给赞。在第二期中,罗志祥更是将女团分为两队,内部的竞争更是激发了姑娘们青春热血不服输的精神,这种激励模式对于在唱跳上已经颇有见地的女团成员来说,是一剂兴奋剂。


  你以为《天生是优我》就这些招数?当然不是,在后期节目中,还迎来了与其他六国女团交流切磋的机会。第三期中,莫斯科女团的成员亮相,完全不同的表演风格让《天生是优我》的姑娘们一度自愧不如。从团队内部较量到国际较量,也正是在这样的实践中才能不断拓宽眼界,认识到自己所欠缺,以防坐井观天的以为自己会的就是全部。

  如果说AKB是学院风,那么天生优我的培养模式则让爱豆更接地气,毕竟提前适应社会、竞争能让爱豆们认清自己。

  二、呈现方式不同:一个“人后”,一个更透明

  秋元康在培养AKB48以及之后的“48”系列团体,甚至到SNH48,所采用的都是线下私密培养方式。都说练习生的训练非常枯燥和艰苦,但目前有关练习生的训练内容都没有曝光出来,作为受众来说,听到的永远比不上看见的冲击力度大,即使SNH48火的一塌糊涂,舞跳的能感染全场,但在观众没有看到她们背后的艰辛时,会理所当然的她们只是做好了自己的本职工作而已。

  这种训练模式是大部分偶像的必经过程,但却错过了让观众和每一位成员的陪伴。他们的出道是训练结束后,站在舞台上时的那一刻开始。

  而优我模式,却是透明、公开训练。在《天生是优我》的第一期中虽然一笔带过了女学员前半年的训练,但还是看得到她们的训练内容。在跑步机上锻炼肺活量,在器械上锻炼身体,在泳池锻炼憋气,体重超过100斤就没有肉吃,为了能穿高跟鞋跳舞,就时时刻刻穿着高跟鞋……只有把这些细小的事情呈现在观众眼前时,才能切身体会到爱豆为了台前的绚丽夺目需要作出怎样的付出。


  这种模式最大的优势其实是将女团成员的出道时间提前,一能提高爱豆的曝光机会、二能诠释爱豆的不同个性、真实度(粉丝更喜欢看得见的明星培养过程)。

  三、输出途径不同

  众所周知,AKB选择的途径是线下剧场表演的形式。她们拥有专属的“AKB48剧场”,由AKB48成员分组进行公演。中国本土的SNH48女团也采用了相同的模式,在上海有自己的剧场,女团会定时在剧场进行表演,此外,每年的7月底的年度总决赛对于女团成员都非常重要。去年SNH48的年度总决赛上海梅赛德斯体育馆内,一万多个座位座无虚席,演唱会门票早在开卖后1分24秒即宣告售罄,在总决赛上,粉丝会购买选票支持自己的爱豆,重金砸下数万元的粉丝不在少数。这种线下剧场的造势虽然能获得经济上的收益,但对于扩大粉丝量却稍显乏力,毕竟只有死忠粉才会一掷千金的去现场观看。

  相对比48系的线下剧场模式,优我模式则是以综艺真人秀的节目输出——伴随近几年综艺真人秀等节目的爆火,捧出了一批又一批的爱豆。《爸爸去哪儿》捧红了一众萌娃奶爸;《好声音》捧红了素人歌手;《我是歌手》让一度沉寂的歌手再次翻红……诸多例子证明,综艺节目成为输出偶像最好的途径之一。

  不仅如此,相比AKB的多元化多渠道宣发,综艺节目的输出却是集中式爆发,从电视综艺到网络视频,再扩散到社交平台,乃至更多的渠道,最终宣发凝而不散。

《蜜蜂少女队》

  此外,在节目的过程中,团员之间的较量、生活习惯等一览无余的展现在屏幕上,更容易让观众看到女生们的个性化,而不是在舞台上包装过后的“成品”。在前三期的节目中,队长马蜀君霸气的领导气势;乐靓因为体重超过100不能吃肉的忍耐;魏冰雪作为新人来踢馆的力压群雄……在节目中呈现出的细节,往往更深刻的刻画了每一位成员的特点,对比48系列中的百人团,似乎这样的女团更能拉近和观众的距离。

  虽然秋元康在打造48系列时海选女团成员是为了让绝大部分粉丝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那一款,但不能否认的是,团队的发展在精不在多,SHE虽然只有三个人,即使现在解散了,但依旧影响力颇深。

  秋元康的神话传极一时,但斗转星移,《天生是优我》的培养模式似乎更符合国内的情况。从女团创立之时就将成员推至观众面前,让用户感受真实、热血之后,个性化的爱豆从初期就可以积累粉丝。

  人都有价值认同感,总是愿意对陪伴时间更长,了解更深刻的人付出更多的感情。当了解一个爱豆从一个青涩的练习生在经历各种磕磕碰碰、努力,逐渐成长为在舞台上亮眼的super star时,相信作为一名观众、粉丝会有一种更深刻的认同感,正如“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一样,一路走来,一起成长,这正是明星与观众之间一直所欠缺的。

        避免此类节目“野蛮生长”是关键

  除了《天生是优我》,其他多家卫视也都在去年和今年陆续推出了偶像养成节目。偶像养成,大有贯穿2016和2017年电视综艺荧屏之势。然而在业内看来,如何避免此类节目“野蛮生长”,才是最值得关注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娱评人表示,明星片酬居高不下,素人(来自于日语,指非专业人士)又扶不上墙,因此当下急需打造一批新的优质偶像。

  以往,内地选秀类节目偏重一夜成名,或者是相对成熟的艺人展示才艺,但以《天生是优我》《燃烧吧少年》为代表的偶像养成类综艺,除了采用日韩传统的练习生选拔机制,还将后台的一切,以真人秀方式搬上荧屏。节目在制作过程中毫不避讳选手的稚嫩和不足,将掉话筒、耍花枪等失误都毫无保留地呈现,而对台下培训和日常生活的记录也十分深入,全方位展示每一个少年的才艺、情商和个性。

《燃烧吧少年》

  一线电视台纷纷出炉如此多的偶像养成类综艺,正是看到了市场的“钱景”。早前已有一批自制的小规模偶像养成类节目在国内视频网站上线,比如爱奇艺推出的《流行之王》和《爱上超模》,虽然口碑和关注度算不上火爆,但却为这类节目大举进军电视圈完成了热身。

  在乐正传媒研发咨询总监彭侃看来,如今国内选秀节目形态正在面临调整,“80后观众已经‘老’去,95后们正嗷嗷待哺,SNH48、TFBOYS等组合在年轻人中拥有强大号召力,针对当下年轻人的偶像养成类节目扎堆儿出现就不奇怪了。”

  偶像养成类节目走向:谁有“黏性”谁胜出

  同类节目集中出现,引发同质化竞争是难免的。彭侃直言:“观众们可能会很快产生审美疲劳,最后,同类节目大部分消失,只剩下一两档最好的节目。”

  竞争,说到底是对粉丝的争夺。《星动亚洲》总导演李诗竹坦言,《星动亚洲》在去年播出第一季后,曾被观众评价选手水平较差,他承认这一点,但他也指出,练习生制度非常枯燥和严格,比如选手三个月才能和家人通一次电话,而许多中国选手在第一季中非常不适应,但在即将播出的第二季中,这些选手有了质的提升。同时,《星动亚洲》第一季相对比较封闭,第二季会让观众更多地参与进来。

 

  另外,为了增强年轻粉丝的黏性,《燃烧吧少年》更是煞费苦心。人气选手赵磊曾演唱的洗脑神曲《普通Disco》就来自人气视频弹幕网站bilibili。

        对此,天娱传媒品牌管理中心总经理赵晖解释说:“年青一代中有大量二次元人群,节目要有高关注度,在内容上就必须互联网化。”此外,制作团队还推出了深度定制衍生节目,在腾讯视频设置《少年频道》,让粉丝们看到“小鲜肉”们更加真实的一面。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尽管偶像养成类节目同质化竞争不可避免,但对中国的艺人培养体系建设来说,还是有积极的意义。日韩练习生制度的引入提高了艺人打造的含金量,但中国本土化艺人培养体系建成,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学习,不能只靠搬抄别人的模式。

        注:本文素材来源于《读娱》,如需删除,请联系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