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为什么投ofo?三个月就能赚回来

  单车大战”方兴未艾,战果如何还难预料。朱啸虎 却早早下了定论。去年九月,他在朋友圈说: ofo 和摩拜的战争将在90天内结束。尽管如今战线拉得长了一点,但从朱啸虎在混沌研习社讲台的演讲来看,他对 ofo 始终怀有信心。那么,朱啸虎到底看上ofo什么了呢?

  很多人觉得互联网很神秘。一个传统企业需要十年的时间,才能做成几亿美金的公司,而互联网公司可能只需要两年。

  其实,互联网企业和传统企业的本质是一模一样的。

  到底能不能赚钱,我们一开始就算清楚了

  互联网的本质是流量,也就是怎样获取用户。传统零售企业只有一个关键词:地段、地段、地段,因为地段能帮你获取用户。像微信这种用户之间能主动传播,主动拉用户的商业模式是比较少的,大部分商业模式还是需要花钱去买用户。

  风险投资给你钱,就是让你去买用户的。但是,买用户是很容易的,怎么把用户留下来,留下来多少,你需要想清楚。你留下来的用户,每次到你的网站、APP来,能贡献多少毛利,这些毛利能不能覆盖你的订单的履行成本,能不能覆盖你的客户获取成本。大概要多少时间,你才能把买用户的钱赚回来。你会发现,一旦算出来,互联网企业与传统零售企业没有什么本质差别,就是利润=收入-成本。这个公式对任何商业模式都是一样的。

  你的成本是什么?客户获取成本、订单履行成本。你的毛利什么?就是客户每次要消费的,为你贡献多少毛利。这些数据都非常非常重要。任何一个创业者,都时刻需要关注这些指标。

  很多人误会我们从来不看商业模式,甚至有篇文章说,我和王刚(滴滴天使投资人)主导了O2O的这场庞氏骗局,觉得那些企业都是忽悠人的。其实这笔账我们一开始就算得清楚,你到底能不能赚钱。

  为什么投ofo?三个月就能赚回来

  摩拜创始人曾经说,不知道是什么商业模式,要是自己能赚钱,就不需要融资了。但ofo是不一样的。投ofo是比较偶然的机会。我们的一个小朋友在北大校园里和女朋友约会,发现了小黄车,觉得挺好,就主动去找他了。

  我们投的第一天就算得很清楚:一辆自行车两百块钱,在校园里面,每骑一次五毛钱,每天能骑十次,就收了五块钱,两百块钱可能四十天就赚回来了。加上维护成本,以及偷窃啊、损坏啊,可能三个月时间,成本就赚回来了。这个商业模式是非常清晰的。三个月能赚回来的商业模式,是非常好的商业模式。

  我们投资人,能投的企业是一年之内能赚回来的企业,我们最希望是六个月能赚回来的。如果是两年才能赚回来的,这个商业模式就是庞氏骗局。尤其是今天,技术变化很快,消费者消费行为变化很快。两年以后才能把钱赚回来,这当中太多不可控因素。

  我们投ofo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校园市场其实是被证明的。尽管校园市场不够大,但一天能做个两、三百万单,还是有机会的,算下来一年也会有几个亿收入,是能够做到创业板上市的。

  说实话,我们的确远远低估了校外市场、城区市场。但校外市场对我们来说,其实是所谓红利。能做起来最好,公司会成为一只独角兽;如果做不起来,那仅凭校园市场,也能做到创业板上市。

  这些想法,都是投资人在背后的想法:基本盘是可以保证成功的,外面更大的盘子,能做起来最好,是额外的红利,做不起来也无所谓。所以,这对创业者也是一样,你的基本盘在哪里,到底是什么样的盘子。我们投资人做早期风险投资,最怕的就是风险,所以我的风险是要可控的,计算过的。

  而且我们还有滴滴做后盾,实在不行就卖给滴滴,这是非常简单的逻辑。

  真的,我们很现实。这也是为什么创始人要选择合适的投资人,尤其早期投资人:每个投资人背后的资源是不一样的,我后面是有备用方案的。

  怎么选择创始人?自信、有经验和谦虚

  怎么选择投资的创始人,我觉得很难有统一的标准。

  有足够的说服力

  很多人自己没有自信心,我挑战一个问题,他自己就答不上来,或者没自信。我就会想,这好像是个问题,他自己都没有解决方案,那怎么让我投你呢?一个好的CEO要有说服力,首先要说服你的投资人,然后说服你的合伙人、员工。

  BAT工作过的80后甚至90后

  70后在今天创业已经非常不容易,因为工作强度非常高。我参加过滴滴的一次团建,太辛苦了,去内蒙古拉练,十几个睡在一个帐篷里面。对我们来说,就是没法接受的事情。而在互联网上,大学生创业的难度是,不具有很深的专业知识。现在的网页、APP看上去很简单,背后却有很深的逻辑,都是经过很多测试的。

  所以大学生创业就一定要先去BAT工作五六年,再出来创业是最合适的。过去十年,我们一共投了两个大学生创业公司,一个是张旭豪(饿了么创始人兼CEO),一个是ofo的创始人戴威。这两个人都非常特殊,虽然刚刚毕业,没有工作经验,但都非常成熟,有天生的商业敏感性。

  最不喜欢有防御性的人

  我最不喜欢的人,是非常有防御性的的人。我问他任何一个问题,他都说我是对的。其实很难有一个人,可以把一件事的全貌看清楚。真正一流的智者,不仅应该接受别人的观点,还应该主动找一些信赖的人,去挑战他的观点。比如现在的程维,他到今天见到投资人,还是会经常问:我现在碰到这个问题,你怎么看、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