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究竟是直接用内容变现,还是通过内容扩大影响力然后找别的途径变现?这是一个两难问题。

   在罗辑思维推出付费产品“得到”、36氪尝试付费阅读后,微信也要出手了。

  以后看微信文章要付费了?

  互联网分析人士洪波近日爆料称:“微信公众号付费订阅功能尽管有点姗姗来迟,但总算要来。”他还贴出了与马化腾的对话截图。

  2016年被称为内容创作的元年,也是知识付费爆发的一年。憋了这么久的微信付费订阅功能在此时突然高调起来,恐怕和当前内容领域发展势头分不开。经过2016年一年时间的酝酿,知识付费已经成为人们的习惯和共识。这不,新年伊始,钛媒体、虎嗅和36kr也正式开始了内容层面的变现动作,分别推出了Pro专业版、会员和付费专栏。

  对于用户来说,付费订阅的好处在于信息的筛选。当前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已经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信息严重泛滥过载造成用户时间短缺的同时注意力也被严重稀释。这时候内容付费对于用户来说,是一种帮助自己过滤内容同时解放一部分自己的注意力和时间的有效手段。当用户愿意为某些内容付费时,理论上在用户时间有限的情况下,只需要关注那些已经付费的内容就好了。

  内容该收费还是该免费?

  对于内容原创者来说呢?付费阅读让微信公众号可以直接将内容变现,但是同时也对原创者的创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保证持续的高质量的内容输出让用户觉得值。除此之外,有关微信付费订阅讨论最多的就是付费订阅和传播范围、影响力之间的矛盾。

  如果采用付费订阅模式,这些原创者内容只有几万人能看到,而很多公众号的打开率不到30%,这意味着辛辛苦苦制作的内容只有几千人甚至上万人能看到,还面临每年续签一次的问题。而当前互联网文章的传播,很多是微信群、朋友圈等社交形式传播,再加上今日头条、搜狐、网易、百家等自媒体分发,每天可产生大量的点击量,形成巨大的影响力。

  对于原创者而言,一旦选择了付费阅读,则意味着要与当前流行的这些传播模式说再见。即便不是完全和免费内容说再见,其传播的效果也会大打折扣,这是内容生产者直接用内容收割利益要付出的代价。你看和菜头在“得到”开付费订阅专栏后,还是会隔三差五在自己公号里更新文章,因为他还是放不下自己的影响力。

  究竟是直接用内容变现,还是通过内容扩大影响力然后找别的途径变现?这是一个两难问题。

  对此,新媒矿CEO曹元认为,即使是付费阅读也并不会影响原创者的影响力,因为付费和免费针对的用户群体不同。当前大部分订阅号实际上是媒体属性的,媒体属性意味着向更广大受众传播信息来获取关注。这种模式的变现方法首要就是广告,即流量变现,而非信息本身的变现。因此曹元认为付费阅读并不适合所有的订阅号,比如说这些具有媒体属性的订阅号就不会采用付费阅读的模式来变现,而主要通过流量变现。”

  那付费订阅适合哪些订阅号呢?曹元把它们分为三类:(1)大IP,粉丝经济特征明显的,因为粉丝愿意为了IP的一切买单,比如说罗辑思维;(2)私享型的干货内容,如同用户在百度学术购买一篇论文,企业购买一份研究报告;(3)提供的内容直接能够转化成读者的预期财富的,比如荐股。实际上在很多平台,这类信息都是付费的。这也意味着,大部分的订阅号并不会开付费阅读的功能,也不适合开付费订阅功能。

  在互联网分析人士洪波看来,微信公众平台的付费订阅是一个交给运营者自己掌握的工具,对哪些内容收费、怎么收费、收多少,都需要公号运营者自己掌握,微信不会强求一律。是否选择付费阅读这不该是平台考虑的问题,而应该是内容运营者自己需要想清楚的问题。

  微信入场会冲击现有格局吗?

  虽然此时微信入局,让人感叹“来得有点晚”,但是资深互联网分析师熊有君认为:“移动互联网的用户群是固定的,而目前类似的平台很多,微信的入场对于行业的冲击是难以想象的。”他表示,微信平台拥有大量优质的头部作者,拥有这一天然的内容和平台优势,未来很可能成为微博等媒体资讯平台强有力的对手,成为搅动知识经济的一条鲶鱼。

  不过也有人持不同意见,因为内容付费其实从来就是存在的,比如杂志、书籍、有线电视、电影、培训等各种内容就一直是收费的。

  手机媒体专家朱海松认为,微信的付费订阅仅仅是一种内容的交付形式,而不是创造了一种新内容。所以,微信付费订阅的推出,是一种社群变现的方式,知识让内容原创者多了一个变现的渠道,但不会对现有内容平台有多大冲击。

  另外,由于其他各内容平台定位以及内容付费订阅形式的原因,朱海松认为即便微信推出了付费订阅,也不会改变微信公众号目前以图文为主的内容形式。因此它也很难影响到以音频为主的内容产品,比如分答、知乎Live和喜马拉雅F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