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2016年已经过去,这一年直播行业无疑是整个互联网领域的一大关键热词,一方面,各大玩家拿着投资,唱着歌,一路狂飙猛进,堪称玩命的烧钱圈地,融资额度也屡创新高;但另一方面,在热闹的表面幕后,则是直播的盈利很有限。

   2016年已经过去,这一年直播行业无疑是整个互联网领域的一大关键热词,一方面,各大玩家拿着投资,唱着歌,一路狂飙猛进,堪称玩命的烧钱圈地,融资额度也屡创新高;但另一方面,在热闹的表面幕后,则是直播的盈利很有限。

  YY、陌陌、天鸽互动三家上市公司的财报就是最好的例证。直播很火,但年收入超过10亿的只有这三家。其中,欢聚时代Q3营收约21亿元,陌陌Q3营收约7亿元,天鸽互动Q3营收为2.36亿元,纯利8152万元。

  盈利有限困境中,大手笔的融资真能一下吃出个胖子来?而在未来的2017年,风向和政策都在收紧,直播的味道或将随之改变。

  1、成本持续大增,垂直玩家堪忧

  直播最大的魅力是真实性、实时性和互动性。但与之相关的平台运营成本也是非常高的。据拥有“水晶直播、喵播、欢乐直播”三大直播平台的天鸽互动在去年11月发布的2016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直播平台的主播签约费、带宽费用等成本一直高居不下。预计,在2017年这些成本将继续增加,这无疑对各大直播平台的盈利能力是一种考验。

  纵观2016年,虽然直播+营销或者电商模式能大大增加盈利,但门槛太高,赚到大钱的少,且都集中在秀场类直播平台。

  目前,整个直播平台形成了两大类,格局初定。其一,类似YY和天鸽互动这些作为最早的综合类秀场直播玩家,包括后续大举发力的映客、花椒、一直播等;其二,就是各大专业垂直细分领域的直播平台,如以斗鱼、虎牙、熊猫等为代表的游戏直播,以知牛财经等为代表的财经类专业垂直化直播,以淘宝直播等为代表的电商直播等。

  无论是综合的秀场类直播,还是垂直细分的,未来只有各自同一领域的前一两家胜出,剩余的玩家无疑要被边缘化。综合类的、主打娱乐类的俘获新用户还比较容易,还有一些潜在的红利期,这其中老牌的如YY、天鸽互动毕竟底子厚,能有足够的时间和经历来打这场后续战争。但专业的直播平台,在横向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会停滞,一旦老玩家流失,新玩家缺席,缺乏内容支撑,就会面临断崖式的危机。特别是如体育直播、财经直播等领域虽有一定发展空间,但过于小众,付费率低,用户过了新鲜期后,必将引发退烧,2017年将危急存亡之秋。

  就连最火的游戏类直播,根据相关数据显示,游戏直播的用户参与度没有娱乐秀场直播高,付费率只有秀场直播的1/3,ARPU值也只有秀场直播的1/3,整体收入就只有1/9-1/10。此外,由于游戏对画质和流畅性的特殊要求,其带宽成本远高于秀场类直播,外加游戏对主播个人魅力的依赖,签约费更是居高不下。这些都成为潜在的困扰。

  此外,政策也成为另一个不利因素。新年伊始,据《人民日报》报道,国家相关部门就开始严查“无证”及违规直播平台,9万个直播间被关闭,超过3万个账号被封禁,还有一些小型直播平台将被清退。这让众多的小玩家的日子会更加难过。

  2、“小而美”场景式探索,周边效应凸显

  在我看来,2017年,不同的行业在利用直播的时候都会产生不同的场景,并为之结合,产生数以万计的“小而美”的案例,甚至不论你干什么事情,都可以和直播结合。但我们要清晰的认识到,无论从文字到影像,表达方式必然有思考的成份,而当下的直播并不具备这种属性,所以它更多层面会成为一种表演方式。

  “直播这一市场并不算大,预计到2020年,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200亿。而相较于,千亿万亿的游戏、电子商务的大市场,直播的体量还是太小。它是一个小而美的市场,远不是互联网的飓风口。”依照天鸽互动CEO傅政军所言,直播行业是有自己的天花板,行业的规模被自身属性和人群所束缚,虽然市场规模每年都有所增长,但利润率却越摊越薄,催生直播不得不向其他产业融合。

  具体来看,在直播的抢食上的味道也将随之而变。

  一方面,在变现上未来还有潜在的增长空间,并摸索出一些新的变现方式,如明星演唱会通过直播卖票等。如今,用户送礼依然是直播变现的主流。可以预见,2017年,这类玩法依然会是主流,其参考指标主要有两个:付费用户数和用户ARPU值。这两个指标,YY和天鸽互动都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另一方面,像2016年这样的烧钱时代或将终结。届时,平台必将减少对主播的分成,从而确保平台的健康运营。这时候,主播要么要走向精细化、个性化运营的时代,要么就是背离平台另谋出路。

  最后,就是BAT将要加速马力,全面进场。2016年无疑是卡位、试水,2017将是全面出击,这势必会加剧竞争的惨烈程度。

  与此同时,可以预见,2017年发生直播平台被收购的概率会很大,而已有上市的大块头,YY、陌陌、天鸽互动将会强者恒强,最终通过直播赚取更多的真金白银。

  而和直播相关个各大领域也将享受直播带来的边际效应。如直播后台技术相关的CDN服务商、云平台、直播隐形链条中的刷单、主播中介、直播周边产品中的麦克风等硬件。看似不起眼,他们却成为与直播行业成功连接的环节,闷声发财。

  3、风向和政策收紧,直播的味道也将随之改变

  没有那个行业是一成不变的,正如YY和天鸽互动原来的从PC秀场直播老大哥,痛苦的向移动转型,期间的艰辛也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2016年直播经历了蛮荒时期,也正是这一年,直播行业的新规林立,风向和政策开始收紧。

  去年9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通知要求开展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必须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并对机构和个人主播设置了准入门槛,一方面是证书要求,另一方面是直播内容规范。而拥有这一“视听证”的则寥寥无几。小平台正在想办法拿证,或者通过收购、被收购等方式来获得牌照,但这一牌照的起步价就是2000万。没有能力拿证也就意味离倒闭不远,当年智能电视盒子在监管政策确定之后,应声倒下了一大批。

  大环境变化,YY、天鸽互动这些老牌直播平台率先自律,除了按规定进行主播培训、实名之外,继续加大了对内容监管的建设。据了解天鸽自主研发了一套7*24小时的监控系统,并配合人工复查已保障内容合规。其他各平台也开始大力向内容建设和监管靠拢,想要直播合规是前提。

  不管怎么看,直播行业将在2017年迎来一场血雨腥风。首先,直播的成本越来越高,“带宽、内容和营销”三方割舍不好就会出大问题;其次,直播市场规模相对有限,不能在短时间获取最大价值,无异于为他人做嫁衣;第三,风向和政策的不确定性,给很多无资质的小企业项上悬了一把剑。直播的味道或许就要变了。

更多行业数据和分析观点,请关注艾媒报告中心微信号(ID:iiMediaResearch)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