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热衷于“一夜爆红”的app圈来说,“在场”的步履有点太慢了,但“在场”CEOGinn在接受艾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认为互联网的快,是建立在慢的基础上。只有基础打稳了,才能“快”。

 

  在外人看来,“在场”这个app走的有点太“奇葩”了。首先,他出身的随行科技,之前一直做的是会展领域的会展信息化业务。其次,“在场”于2014年推出,目前软件已经更新到了3.5的版本。概念也是目前备受青睐的“LBS(LocationBasedService基于位置服务)+社交”,但却一直没有大火,甚至连一个大面积的推广都没有。更奇葩的是,“在场”CEOGinn在接受艾媒网记者的时候坦言,在3.5之前的版本都是处于一个试错阶段。

  用屡败屡战来形容“在场”一点不为过。突然有一天,Ginn顿悟。他发现,原先是走入了一个死胡同了。如果仅仅是在展会过程中使用“在场”,那么用户的使用频率可能只停留在一年一次或者两次。直到他决定改弦易辙,选择新型的、很多80后聚居、很多社交活动的社区作为“在场”使用的场景,“在场”才得以脱胎换骨,迎来新生。

  对于热衷于“一夜爆红”的app圈来说,“在场”的步履有点太慢了,但“在场”CEOGinn在接受艾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认为互联网的快,是建立在慢的基础上。只有基础打稳了,才能“快”。

  起源会展,不止步于会展

  虽然“在场”是属于一个LBS社交软件,但它出身地——随行科技并不是一开始就是一个做社交软件的公司。在推出在场以前,业务范围一直是为客户提供会展信息化服务。但让人困惑的是,会展撮合了那么多商机,但却没有孵化出一个阿里巴巴。在Ginn看来,一个会展能够产生大量的买卖商机,但也有大量的商机由于现场的卖商数量不足而没有办法收集起来而错失。

  发现这一个商机以后,Ginn在这方面做出了很多尝试,试图将这些机会收集起来。但经过多次尝试,都均以失败告终。经过多次试错,Ginn告诉艾媒网记者,他认为会展最大的价值不是能产生多少商机,而是短时间聚集起来的人脉。一个展会,不仅仅能让商品集中起来,还能让同一行业的人脉聚集起来。相比于了解商品,对于一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来说,会展更是一个可以了解行业、拓展人脉的地方。但传统靠名片和交换微信建立关系的方式未免有些太低效了,在一个展会里,一个人只能跟15个参展商建立有效联系,社交需求远远得不到满足。“在场”诞生的初衷就是为了满足这些传统方式无法满足的社交需求。

  “在场”强调的是进行此时此刻下的场景社交。这一属性也与“在场“的出生地——展会息息相关。因为展会上的人脉非常强调即时性。会展的持续时间非常有限,三天前和三天后可能是两个不同行业的展会。如果只是简单的提示用户谁谁谁曾经出现在这个地点,而推荐的用户出现的时间不在这个展会期间的话,那么这个推荐对于参展人员来说是毫无意义的。所以此时此刻下的场景社交是“在场”在推送时的最大特点。

  但专注于会展领域的“在场”很快碰到了上升的天花板:如果是仅仅专注于会展领域的话,用户的使用频次会非常低下。广交会一年才举办两次,很多专业展一年才举办一次。如果仅仅是在展会过程中使用“在场”,那么用户的使用频率可能只停留在一年一次或者两次。而且在展会过程中,参展人员可能只会将注意力放在资本上,而无暇去享受其他服务。所以发展空间非常有限。所以“在场“不能只停留在会展领域,而是继续寻找更多有”此时此刻’社交需求的场景。

  要的是新型社区里的无聊人

  经过一年多的摸索,“在场“最终将目标放在了社区。相比于流动性大、用户使用频次低的会展,社区这一场景有着更多的优势:社区是个静态的陌生人聚集的场景,而且他们会存在共同的话题。这样他们会产生更多的社交需求,自然使用“在场”的频次也会更高。而且Ginn告诉艾媒网记者,现在有些居民年轻化的社区出现了一种很有趣的现象:很多人只需要拨打一个电话,就可以让小区的保安、保洁员等服务人员去帮忙买菜、遛狗等工作。而对于小区的服务人员来说,这也是一个能利用碎片时间赚取酬劳的方式。Ginn认为,所有社交软件的目标受众都是一些比较无聊的人,因为这些人会有比较强的社交需求,他们会希望和同社区的人一起跑跑步,打打羽毛球,进行一些社交娱乐活动。这样一来,“在场“就拥有了一个很清晰的用户画像:出生在1980年以后的、愿意享受社区服务的新生代父母。所以在场选择的场景是新型的、很多80后聚居、很多社交活动的社区。而那些有社交需求的、愿意享受社区服务的80后、90后新生代父母是“在场”的目标受众。

  Ginn向艾媒网记者坦言,相比于那些以约炮、泡妞为目的社交软件,他更希望“在场”以一个更为正能量的形式存在,更希望用户是出于想进行正常社交的80后、90后。虽然“在场”不会让人耳目一新,让人觉得很帅、很酷,但它更容易沉淀关系。

  “三板斧“保障用户安全

  “在场”是一个以LBS为技术基础的社交软件,那么它也不能免俗的面临着所有基于LBS的社交软件都存在的问题:安全隐私问题。要进行“此时此刻”的社交,则意味着需要将自己的个人信息以及位置进行公开,这样也会给予犯罪分子可乘之机。但Ginn告诉艾媒网记者,他丝毫不担心这个问题。

  因为在场采取了许多措施去对用户安全隐私进行保障。首先,“在场”虽然强调的是在500m范围以内的社交,但他会对显现出来的用户位置进行更改。如果一个人实际地理位置在用户的左边,那么用户在“在场”上看见的是这个人处于自己的右边。在场在这方面做出了很多技术上的处理,以确保只会显示出其他人和用户的距离,而不是真正的地理位置。苹果商店在这方面也有比较严格的要求,在场通过多次修改,确认不会暴露出用户的隐私,才最终在苹果商店上架成功。同时在场设置了一个“地理围栏”,只会呈现一个非常小的地理范围。

  其次,“在场”增添了一个“擦肩而过”的功能,两个互不相识的陌生人,曾经在一个地点“擦肩而过”,就会被记录下来。两个人在第二个地点擦肩而过的时候,才会出现一个“缘分”的按钮,显示出来两个人曾经在哪几个地点“擦肩而过”。

  “擦肩而过”这一功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用户的安全感。每一次有人提出需求的时候,系统会自动显现出来一个“相遇次数”。相遇次数为零的话,就不会显示。相遇次数到了一定数目,用户一点开就会发现,对方长期和自己都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这样在进行社交时回增添了用户的安全感。

  Ginn告诉艾媒网记者,“擦肩而过“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功能,存在很高的技术门槛。但他认为这一功能非常有必要,这一功能可以给予陌生用户之间一种信任感。虽然并不能完全杜绝安全行为,但与曾经擦肩而过的人去产生互动,也可以一定程度上保障用户安全。

  最后,安全问题在互联网已经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Ginn认为,当前用户对于隐私问题已经没有像之前一样紧张敏感。但除了刚才提到的地理位置保护、“擦肩而过”的保护,“在场“也会采取一定的措施对用户id进行保护。一方面,”在场“会制作一个“开关”,让用户隐藏自己的信息。另一方面,“在场”也会提供一些互助服务,所以也会对用户进行认证。通过认证去给用户一些标识,例如认证过的律师身份,那么“在场”就会给予他一定的标识。

  由于“在场”目前的主要应用场景是社区,所以“在场”会考虑和片警、居委会以及市政府进行合作。这样在一定程度上也增加了用户的安全感。

  虽然安全隐私问题是大部分app存在的一个痛点,但Ginn在回答艾媒网记者的疑惑时显得十分的自信,在他看来,“在场”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去保障用户隐私以及安全。

  尾声

  相比于一些想打造“噱头”,幻想一炮而红的社交软件。Ginn的态度显得更为脚踏实地。

  当艾媒网记者询问起“在场”的未来计划时,他坦言,“在场”选择的是在社区进行定点推广,社区每一天都会发生很多事,很多互助。他希望,未来的这些事件发生的平台都是在“在场”。在营销方面,“在场”将会选择几个社区进行试点,先做好这几个社区的推广,让社区的居民感受到使用“在场”的优势。才会复制这一模式,在进行大面积的推广。Ginn告诉艾媒网记者,互联网的快,是建立在慢的基础上。只有慢慢来,才会比较快。

  本文作者:梁叶滢,敬请关注微信号:创投先锋(ID:chuangtouxianfeng)。如果有好的创业者和投资者的创业故事,投资路上的心灵感悟,请发2516528710@qq.com。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