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在接受艾媒网记者的采访时,何军杰讲述了他是如何完成从一个金领向一个创业者转变的过程。他又是如何通过“去中间化”式的交易平台,把“对接Codrim等于对接全球”的大胆设想一步步变成现实的?

  仅仅工作四年,就成为百灵欧拓COO,与同龄人相比,何军杰无疑是努力而又幸运的。就在人人歆羡之时,“不安分守已”的他却不满足现状,做出了一个让亲友都难理解的决定。

  辞职,创业!

  在一次去印度的旅游中,何军杰结合国内移动营销市场的情况,发现对外的输出和国际化市场在中国还是空白。他敏锐地察觉到国内尚处于空白的流量聚合交易平台是一个庞大大市场。旅游回国后,他辞去了那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创立了自己的公司。

  Codrim(氪金科技)就此诞生。

  在接受艾媒网记者的采访时,何军杰讲述了他是如何完成从一个金领向一个创业者转变的过程。他又是如何通过“去中间化”式的交易平台,把“对接Codrim等于对接全球”的大胆设想一步步变成现实的?

  不甘做职业经理人,创办氪金科技

  看起来经验丰富的何军杰只是个1987年的小伙儿,曾担任国内首家移动广告平台有米广告全国渠道负责人,是国内最早一批从事智能手机广告的从业者。还曾出任百灵欧拓COO,在品牌创意、市场策略、客户服务以及行业研究等方面均有较深入独到的研究及理解,对于移动平台的运营、产品及技术有较丰富的经验积累。

  创业是冲动但也是梦想

  2014年10月,何军杰走出国门来到印度,贫穷的印度让他看到了中国的机会,他认为中国的移动营销领域真正意义上并不比日韩差,而且近几年中国在国际社会日益的强大让何军杰意识到移动营销也有一个从高至低的输出机会。结合国内移动营销市场的情况,何军杰发现对外的输出和国际化市场在中国还是空白。

  回国后,一直处于“迫不及待”、“寝食难安”的状态,他做出一个决定,辞去COO职位全心全意创立自己的公司,这个决定让亲朋好友们都为他捏一把汗。用短短4年做到COO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当时年薪和待遇已经很好了,这时候选择创业无疑是一步险棋,然而他却认为“再做下去就只能做职业经理人,我不想错过自己擅长的领域和风口,创业是冲动但也是梦想。”

  就这样,2014年10月,新公司Codrim(氪金科技)宣告成立。

  “找CTO难过找老婆”

  创业起步阶段的艰辛是常人难以体会的,氪金科技从最初的何军杰一个人到五六个人到十几个人再到三十人左右的团队,从制定产品规划、组建团队到拉投资都耗费心力,公司也是从简陋一步步搭建成现在的样子。

  何军杰前期一直是从事商业运营这一部分,对技术并不擅长,也没有这样的朋友圈子,而自己做的是一个移动广告流量的聚合平台,非常需要掌握平台技术的人才。他说:“选一个好的合伙技术人难过找老婆。这个人不仅需要有经验、有创业精神,还要性格好,可以沟通也能相互信任。”

  经过快一年的寻觅,终于在投资人牵线搭桥下,触控科技前数据总监杨昕炜带领技术团队加盟氪金科技,出任氪金科技CTO一职。

  据悉,杨昕炜拥有12年平台规划建设和管理经验,曾先后在国内顶尖互联网厂商触控科技、飞流九天以及完美世界担任数据总监、平台总经理等职位。

  杨昕炜团队的加入给氪金科技注入了极大的动力,加速了氪金科技Costation云广告管理系统的搭建和研发,预计海外版本在今年4月就可以发布,国内版本预估5月发布。

  “对接氪金科技等于对接全球”

  氪金科技将自己定义为“流量聚合交易平台”,希望成为全球推广的航母,帮助国内APP和手机游戏推广到全球,成为全球流量蓄水池,提供给客户想要的流量。核心的功能点是云端广告平台、云交易平台、投放优化服务以及大数据。

  在谈到流量聚合交易平台与国内DSP、RTB的不同之处,何军杰说最核心的是商业模式的不同,DSP是属于广告平台,中介代理平台的一种,运营模式是采用技术的方式大规模低价采购流量,再高价零售卖给广告主,赚取中间的差价。

  而氪金科技做的是一个连接广告主和流量供应商的云交易平台,结合企业服务和交易平台,模式类似于电商,主要是提供给买卖双方使用,利润的来源是提供了技术的服务。

  何军杰对艾媒网记者说,这个平台要有很强的流量对接能力,并且对于应用和手游这个垂直领域的大数据分析和挖掘有相关经验,才能实现广告主和媒介渠道“对接Codrim等于对接全球”的理念。另外一方面,“去中间化”式的交易平台,是他们非常看重的模式,他们希望通过去掉中间层层的环节,降低广告主的投放成本,提高广告主及媒介渠道之间的信息透明度以及沟通对接效率。

  氪金科技:既要“国际化”又要“中国化”

  说到氪金科技的市场环境和发展前景,何军杰对艾媒网记者说类似氪金科技的这种平台,集中在去年的下半年和今年的上半年才出现,到目前为止国内不超过三家。

  在海外,则已经有一些类似于成型的公司“HasOffers”,虽然HasOffers的平台已经达到了稳定成熟的阶段,但由于HasOffers是全英平台,平台的操作难度较大,价格昂贵,并不利于在中国国内推广使用。氪金科技一方面方面积极借鉴HasOffers的经验,另一方面也努力拓展属于Costation的特点。当问到Costation的一些核心问题的时候,何军杰总是卖关子,相信产品推出的时候,一定会给我们一些惊喜。

  关于氪金科技的推广,何军杰表示信心满满,因为氪金科技在国内开发较早,具有一定的独特性,用户数量是一个裂变式的滚雪球效应,随着在国内使用的公司多起来,必定引来国外相匹配的流量资源,当人脉充裕后,即使产品和技术被其他公司复制,人脉也不会随意流失。

  最终,何军杰用更多的努力和汗水向人们证明了,资本寒冬里,只要选对了方向,一样可以逆势突围。在2015全球移动互联网卓越成就奖的评定中,氪金科技就以大热的姿态在数十个评选项目中脱颖而出,获得“年度最具投资价值奖”的殊荣。我们也祝福他对接氪金等于对接全球的梦想能早日实现。

 

本文作者:叶文婷,敬请关注微信号:创投先锋(ID:chuangtouxianfeng)。如果有好的创业者和投资者的创业故事,投资路上的心灵感悟,请发2190678821@qq.com。寻求报道请点击:www.rabbitpre.com/m/B2jzFR2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