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6月12日,由人民网与艾媒咨询集团(iiMedia Research Group)联合主办的2014移动互联发展大会暨第五届中国手机应用开发者大会(大会链接2014cmadc.iimedia.cn/)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金融法研究所所长、《互联网金融》总编辑、互联网金融千人会联合创始人黄震出席了本次大会并在移动金融分论坛上发表了“移动互联技术驱动金融创新”的主题分享。他认为,新金融崛起的过程中,支付是核心,移动支付作为新金融的新基因、新基石,能够确立互联网金融,特别是移动金融发展的底层基础结构。互联网改变传统业态的格局,金融消费者在最底层、在末端,现在改变了以后,金融消费者成为了核心。

  以下为演讲原文:

  黄震:尊敬的各位朋友、来宾,下午好!非常荣幸和大家交流移动互联背景下的金融创新。5月5日在国家会议中心移动金融大会上我讲“移动互联重新定义 世界和金融”,在定义之后我们用移动互联技术驱动创新,我自己给下了任务,有所推进、有所改变。

  今天我想从席勒先生给我的一点启示入手,他说金融改革最重要的是创新。我倒过来说,创新是最重要的金融改革,中国处处在说改革。如果改革过程中不能宽容创新还有什么可以叫改革的呢?所以创新是最重要的改革,宽容创新、鼓励创新就是改革。不要把改革当成幌子、口号。真正金融创新不能容忍甚至不愿意看到金融创新给老百姓带来的一点儿鸡蛋、一点儿福利,那老百姓怎么会理解这种举措?席勒先生具体讲到了信息技术方面取得的进步肯定能帮助我们开发激进的金融创新。过往的金融创新是渐进式,所以每个人不易觉察它给我们带来的变化。但是信息技术却有可能带来剧烈的变化,颠覆式的变化,从而推动金融产生激进式的金融创新。

  这一点中国人深刻体会到,从2013年余额宝横空出世,到2013年春节微信红包,正在如火如荼的开展大家都在参与各种基于手机上的可以提供给大家服务的金融创新,所以这种激进的金融创新被席勒先生预言到了,而十年前我介入互联网研究也是恰恰由于花旗银行抢注中国商业方法专利引起的关注。那时候我们检索了国家专利权,中国金融方面的专利主要是点钞机、保险柜、压钞机这些专利,外观设计的居多。再看花旗银行在申请基于互联网的软硬件结合的运行机制、关键方法的专利,它在抢占未来的制高点,这引起了我们高度警惕。后来我们给国家专利局提出了建议暂停授予。

  这个潮流浩浩荡荡。孙中山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势者昌,逆势者亡”,当今世界的信息化潮流不但改变了我们的信息产业、金融产业,还改变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今后也会影响我们的政治格局。现在我国把信息化提到国家战略高度。中央也顺应这个形势与时俱进,把互联网金融纳入到国家视野、国家战略。

  为什么互联网金融在中国突然平地一声雷。我们看这个图就很容易理解。(图)智能手机在2010年的时候超过了电视的拥有量,在2011年超过了PC机的拥有量。过去最有影响力的传播工具是电视,PC机确实这些年还在不断地提高销售量,但是发展速度远远不及智能手机。从2009年开始智能手机持续上升,它给用户体验极大地改变,每个人感觉到用它好玩儿、用它方便,这改变了用户习惯。这意味着什么?(图)这条曲线是中国手机销售量的情况,估计今明两年智能手机保有量将超过以往的传统手机。手机拥有量也可以说渗透率,渗透率在中国占有40%,这个数字变化的越来越快。使得技术渗透到每个人,手机安装了微信以后,把我们的时间、我们的思维、我们的感情全部融入进去,我们每个人受它的影响非常大。为什么手机迎来金融的变化,这就是互联网渗透率的溢出效应。技术的溢出效应,从技术内在的东西,慢慢渗透到社会生活、日常生活,也会渗透到其他产业中。特别是在金融领域,因为从事的都是数字化的东西,这些通讯设备也是数字技术。

  新金融崛起的过程中,支付是核心。大会上演讲的唐彬先生说,网络支付是新金融的基石,我说不仅是基石,而且是新基因,有了新的移动支付的基因,可以和任何有金融需求的领域结合,我称之为“杂交”,这样就可以产生更多地金融新物种。所以得移动支付者得天下,这是5月5日移动金融大会上有专家提出的,大家都非常认同。所以移动支付作为新金融的新基因、新基石,能够确立互联网金融,特别是移动金融发展的底层基础结构。

  基于移动金融,之前大家手机炒股很多年,但是由于股市不振,所以这个使用率增长并不高。最近手机银行纷纷诞生,还有一些金融项目类似于金牌理财师这样的应用,很多新金融服务机构根本不考虑传统的网络,直接考虑APP、社交媒体。互联网金融在中国的演化,互联网1.0时代,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是电子银行、银联网络、证券交易系统都是基于互联网开展的金融业务。那时候互联网一系列的技术是金融机构的工具,没有产生溢出效益,渗透到金融交易结构中,到2013年以后产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之前中国的二元金融结构已经形成,上面是正规金融部门和互联网结合有很多的成果,以前还有看不见的部分就是民间金融或者非正规金融、地下金融等等这部分,不知道怎么和互联网结合,到2013年以后这部分金融就越来越多,P2P、众筹融资越来越多,民间金融得益于互联网在传统金融领域的应用已经产生溢出效应。过去这些打工仔已经不满足于继续传统的打工了,想自己开发金融产品。2011年,中国的民间金融的危机,温州、鄂尔多斯、神木先后出现了民间借贷危机,中国的民间资金已经产生了一种现象,差不多50万亿的存款越积越高,虽然说这两年有所谓的“存款大搬家”现象,但是中国的民间接待最高峰的时候达到10万亿,余额宝最高的时候是5000亿,加上P2P的1000亿也就是6000亿,所以互联网技术结合帮助他们疏解民间资金,让老百姓有了直接投资渠道,融资者有直接的融资渠道,P2P、众筹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今后金融领域在移动互联时代会产生一种消弥正规金融和民间金融的差别,共同进入普惠金融的、融合金融的发展。

  民间金融借助互联网技术转型。互联网金融这几年的创新,但是看到参与者越来越多、层次越来越深。所以互联网金融就是基于互联网思维和技术进行的金融活动。互联网的货币从实物货币到虚拟货币,去年的比特币,之前电子货币、电子货币、游戏币已经有了很多。支付逐渐从现金支付到移动支付。凭据从实物凭证到电子凭证。各个领域,银行、证券、保险、基金都逐渐发展互联网金融。再就是借贷,熟人借贷发展到网络借贷,再就是金融服务从过去的人服务逐渐变成人和机器服务。

  最近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民间金融进入互联网时代转型升级。从PC互联网到手机网络的开发,电子商务中脱颖而出的互联网金融以阿里为代表,从淘宝到支付宝再到余额宝。从静态网页到内生金融工具可以进行交易,第三方支付等等,独立的金融平台就应该过去,阿里最近很着急就是因为移动金融方面它落后了半拍,现在阿里追赶的脚步还是很快的。

  互联网金融也在转型,有些做互联网金融的认为自己占了先机,实际变化很快,所以要保持敬畏之心,要保持创新之心才能保持创新的脚步。微信红包推动移动互联网再思考、再出发。中信虚拟信用卡、直销银行也是参与了互联网金融的新竞争。其他产业参与互联网金融的越来越多。这里介绍一下时差贷,它算了中国一万亿的租赁资产。我们以众筹作为最主要的方式进行了很多尝试。还有各地把移动互联、移动金融作为地方经济发展布局的新设计。

  互联网改变传统业态的格局。金融消费者在最底层、在末端,现在改变了以后,金融消费者成为了核心。互联网金融的创新,原始性的创新、颠覆式的创新是很难的,鼓励更多的微创新,小步快跑。组合创新、流程创新、结构创新、制度创新、理念创新。事实上苹果手机就是组合创新,把听音乐的功能组合在一起,金融余额宝也是组合创新。流程创新有很多,从流程改变他的运行方式可能成为新的产品,这非常具有尝试意义。制度的创新往往基于流程的改变。结构的创新,交易结构的改变,表面上可能只是一点点变化,但是内在产生了质的影响。就像“存款大搬家”同样是存在银行,但是经过了余额宝就对银行产生了那么大的震撼。从活期存款变成了定期存款,中间增加了余额宝。再就是制度创新,互联网金融过程中,要让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必须有制度创新,这个制度怎么产生,要去找出来,绝不是谁能够设计出来的,特别是基于企业行业立法立规立标准。理念创新,移动互联技术可能讲的更多是外在的东西,核心最终是人,人靠什么?人靠观念的改变。席勒先生讲思维框架,如果不改变思维框架,看不到很多东西,只有改变了思维框架才能认识到看到一些微不足道的事儿,才能够理解它的意义。

  为什么移动互联能够给各行各业以机会,基于移动互联的协同合作的五性。一是用户的统一性。无论卖什么产品的用户,最终的消费者是一样的。二是最终用户的需求多样性,所以需要不同行业、不同服务者提供服务。三是产品的差异性,这样才能有跨界好合作。四是渠道的覆合性,比如汽车道上这条路不能再跑另外的汽车了,无线互联是没有容量的,尤其是4G背景下,现在宽带的建设将大大加强渠道的负荷承担能力。五是数据的共享性,参与方都可以对数据进行挖掘,所以能够为金融机构创造更多的机会。

  移动互联时代的金融创新的抓手。牢牢把握金融消费者为中心,深度精准瞄准用户需求痛点。抢占未来移动终端流量入口,高度重视数据资产开发利用。开发灵活多样的服务APP,借搜索引擎优化金融决策,定位导航提高数据质量和价值,连接更多的移动金融的应用场景,这是和以往有所区别的一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