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行业资讯

    6月13日,由人民网与艾媒咨询集团(iiMedia Research Group)联合主办的2014移动互联发展大会暨第五届中国手机应用开发者大会(大会链接2014cmadc.iimedia.cn/)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

  在众筹峰会论坛中,进行了圆桌互动——《如何开创新的创投模式》。参加互动的嘉宾有:艾媒咨询集团董事长、CEO张毅、英诺天使基金、厚德创新谷创始合伙人李竹、微投网VCHello创始人、CEO俞文辉、魔点网创始人黄胜利、创投圈CEO李晓宁、爱创业CEO顾冰以及好投网创始人户才和。互动中,嘉宾对在众筹的热浪,自己怎么应对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来自艾媒咨询的张毅提到,在当前互联网,众筹概念也不要被妖魔化,想要做好众筹,懂得风险控制等问题也是非常重要的。

  以下是论坛互动演讲原文:

  张毅:非常高兴今天下午那么多朋友对众筹这个话题这么感兴趣。今天也是非常好的日子,今天星期五,明天可以休息了,所以非常好的日子。接下来的话题是有关众筹未来,最近一段时间大家都在聊众筹,聊互联网金融,聊用一种新的方式做移动互联网,刚才我听了几位嘉宾讲的非常棒。这是一个新的方式,这个新的方式可能会引领我们很多新的范畴。接下来我们还是随机的去聊几个问题。

  第一先简单的问一个问题,在众筹的热浪当中你在干什么?我不知道这样问干什么,大家想听他们说真心话还是想听忽悠话?真心话是吧?

  李竹:在众筹的大潮中,我们是纵深向前,积极参与,争取让大家都来做天使投资。

  俞文辉:今天来到北京,北京这么多朋友一起交流的场合,在这个大潮当中,我们没有想到会有这个大潮,觉得我有创业的经历,我也有投资的经历,也做了自己的基金,我们也碰到很多问题,有成功有失败,所以我们做这样一个平台很有意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需求,但是原来我们很多的模式并不是那么好,那我们做一个新的模式,可以让更多人去受益,创业者获得成功,投资人获得很高的回报。我做基金很轻松,做平台辛苦,但是我就觉得我们把梦想放在创业者身上,然后我们做一个平台让更多人成功,同时我们自己获得成功。

  李晓宁:大家好我是创投圈的创始人李晓宁,众筹的会这周已经是第三个,基本上每个众筹的会上,我上来就先说我们真的不是众筹,这块可能需要一点解释,创投圈从2011年开始,那时候建立的时候主要还是要建一个互联网投融资平台,但是是不是众筹或者一大群人投的话,我一直觉得早期的天使项目不适合很多人去投资的,一个基本的金融理念,就是越早期的项目风险越高,到后期的公众市场,实际上就是股票市场大家都可以买,这个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众筹,因为它的风险相对低,但是越往早期推风险越高,所以在风险高的情况下,应该有风险能力相对高一些,然后钱多一些,资源多一些,这些的人来投,而且从股权结构上来讲也是相对少一些,天使投资人相对少一些,这样的话每个天使投资人更有责任感,这也是我们的意见,创投圈从一开始的时候我们是鼓励合投的,2012年我们提出轻投易合,跟情投意合跟有些接近,轻投实际上就是希望中国天使投资人每个项目上面说投一点,然后易合是跟大家一起合投,这个实际上是我们2012年年底年会的主题。因为那时候很多人说合投,说这么多陌生人怎么合投,那时候有质疑的观点,那么现在在所谓众筹的大潮过来的时候,基本走到了另外的极端,从大家不太相信合投到很多人愿意合投的极端。回到主持人的问题,在这个大潮下你干嘛呢?我们基本上还是坚持创投圈本来要做的理念,至于把我们归类为众筹还是不是众筹都关系不大,我需要这个行业都需要发展,不同的理念都需要尝试,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是坚持我们本来一直要做的。

  张毅:李总把众筹搞成陌生人投资,这个没有关系。

  顾冰:我是爱创业的顾冰,去年跟俞总在广州有个沟通,大家都聊了半天众筹,说这个众筹挺难做的,结果过了几年大家都坐在这个位置上,都在做众筹。去年跟李总也有沟通,大家说创业融资都站在了众筹这个舞台之上,爱创业当时定位也是要做股权众筹的尝试,因为这半年来感觉我们可能还是感觉在尝试和试错的阶段,因为我们当时定位始终是要做众筹,这个的确在做一些探索,就是说到底怎么样把它的互联网属性放大出来,怎么样让更多的互联网受众来习惯标准化的互联网的产品,特别是生活化。刚才有个嘉宾也谈到股权中有两类,一类是风险投资类的,一类是实体投资类的,这两类我们都在做尝试,我们也在不断的跟一些小投资人接触,看他们更适合哪类投资产品。

  户才和:大家好,我是好投网创始人户才和,好投网创立在2009年1月23号,我们是早期的股权投资,我们从09年开始,天使投资切入,就是台上的李总、俞总都参与我们的线下活动,但是有一个比较大的弊端,就是基本上收不到费,除了门票路演的费,从去年开始我们对股权众筹有一些研究,我们发文章也挣不到钱,所以做股权众筹的媒体挣不到钱。从去年年底我们开始做线下的活动,跟天使投资有点类似,但是吸引的创业者不太一样。股权投资潜力当然很大,但是领投人比较缺乏,比如说VC可以做领投,天使做领投,但是发现真正好的项目他们自己就投了,他们不太愿意跟陌生人投。所以我们在发起一个寻找中国股权领投人的活动。还有从跟投角度很多人想参与,在过去12个月实际参与过股权众筹的人有谁?参与的人还是比较少,昨天那个活动就是关于股权众筹的,问了,有10个人,还有第二个问题,在未来的6个月内打算参与股权众筹的?比我们昨天还少。

  李竹:你应该这么问不准备参加股权众筹的举手?

  张毅:在中国举手是个非常艰难的事情,从小我们做学生的时候就不喜欢举手。

  俞文辉:在座做投资的请举手,创业的举一下手,或者准备创业的,那还不少。

  户才和:其实这个没有什么,大家来还是想花时间了解,这个行业的规则、权益,他要放弃什么,投资成本什么的,这也是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大概组织十几个作者做一本股权众筹手册,目前用众筹的方式有十几个赞助者,这是我们做的第二件事情。第三件事情,我们想做一个股权众筹品牌,其实我们好投网也还是在做尝试,我们以往的习惯还是用线下的偏多,但是线下好处是能见到面,不好的地方是不能充分发挥股权涉及面广的问题,所以我们想线上线下有合适的匹配比例,这是我们目前考虑的问题。

  张毅:台上几位嘉宾都说了他们面对众筹大潮在干什么,谁是说忽悠话的,谁是说实际话的,群众眼睛是雪亮的,我就不评价了。其实众筹这个东西我个人感觉还是不要把它太妖魔化,我们互联网的浪潮里每一波浪潮我总体感觉都会有妖魔化的概念在里面,一旦被妖魔化以后,大家后面的就晕晕乎乎的在跟,跟完以后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局,但是在众筹这个领域,我个人觉得我们不妨可以从运作的方式去聊一聊,因为在众筹的实际运作里,实际上前一段时间也有一些媒体在关注有关的,比如说如何设防的问题,所以我想第二个乐章,刚才是第一乐章,第二乐章的问题是来自风险如何控制,众筹怎么玩儿,怎么玩儿才对投资人负责,对创业者负责,这个应该是大家想听的问题吧,不想听的举手,我知道你们举手很难的,所以这个问题肯定是过的,幼儿园举手是这样的,谁举手有雪糕吃全举手。我们今天聊这个话题,如何看待或者控制在众筹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风险,好像很技术性是吧。老俞聊两句,你是众筹平台的掌门人。

  俞文辉:这个话题很尖锐,也很实在的一个问题,其实我也是做投资人,我也创过业,所以很清楚这个事情的关键性和重要性,我们平台上线几个月的时间,我们一个月时间超募了,有四个项目都募资成功,这个我远远没有想到有这么快的效果可以展现出来,我觉得有几个方面:第一方面,我本身做投资那么久,我们再去看待项目上专业度和挑选的专业度不同,所以我们怎么控制风险,第一个我们选项目很重要,上我们平台的项目有各种各样,我们后来申请就几百个项目,但是我们现在只有30多个项目,一方面大家通过自己传,另外通过领投人、推荐人,首先从投资的角度来说。第二个是对创业端来说,投资者也很重要,领投人是哪些,跟投人和投资人是哪些,我们现在平台90%以上基本上都是专业的投资,原来也有成功的创业经验的,或者高管出来的,他去判断一件事情有很强的承受能力和判断能力,对项目很有帮助,所以我觉得风险,第一个选项目选团队很重要,另外对投资人要求也很重要。另外项目的净值调查,其实跟做一个早期的机构或者专业的个人投资者有类似的地方,所以还有投后的服务做到位了,然后A轮拿到钱退出了获益了,或者未来这个平台有更多交易出现了,我觉得这样才能真正实现所谓的众筹的商业模式的成功。我们现在是尝试,但是目前的结果是投资人很OK,感觉很好,创业者感觉也很好,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个趋势OK,我觉得这是可以干的事情。

  张毅:我想李总可以就这个话题发表一下,李总是我很尊敬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所以我相信他在看到这个问题应该会有另外的一种想法。

  李竹:我们目前操作的合投或者众筹都是圈子内的,所以风险是可以防范的,包括跟投的也都是这样,因为大家一个圈子里领投的人也不可能虚假充数,而且你要求要出钱,你至少要出1/3的钱做领投,拿钱来投票,其他都是假的,你说的再好都没用,你放钱,大伙儿说行,至少你是认真的。第二从互联网的众筹来说,还有一些地方需要注意的,刚才我其实也提到,互联网上的众筹合投有一个特点,容易抬高价格。BP给投资人一个合适的机制,这是第一。第二个风险是认购了之后又不交付,比如说很多人认购一个股权,结果办工商登记,咱们国家工商登记不是那么方便,他说我不干了,但是你把他名字报上去了,所有人又要签字签一遍。

  张毅:因为每次去工商怕都很麻烦,我在想什么时候工商登记注册跟结婚一样,一下就搞定了,反悔都没有机会。

  李竹:实际跟淘宝上买东西一样,将来一定要有一个机制,保证你认购了钱就在那。

  张毅:李总的这个观点,对于无论是我们的创业者还是投资者都是很实在的说法。我们今天的话题其实有点尴尬,因为有些话是讲给做投资的人听的,有些话又不适合人听,是给创业者的,所以在他们身上要平衡这样的话,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觉得他们表达出来的想法或者是预防风险的这种可能,也是很多众筹参与者大家在做的事儿。

  户才和:众筹平台本身怎么成功怎么收获?目前绝大多数的众筹平台还是在亏损状态,这是比较大的问题。第二,我不知道下面有没有证监会的人,昨天我们群发了一些短信,证监会现在成为了一个关注中心,这个很不应该的。这个是很满奇怪的,因为行业发展初期最好的,在股权中发展初期是学习自贸区的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就是哪些不能碰,其他的放行,给股权众筹足够的试错空间。最近几个月来,大概有七八个平台聚会,大家话题中心不是讨论平台怎么做,怎么着好项目、怎么定价、怎么着投资人,而是说证监会怎么讲的,这个是有点搞笑事情,所以如果有证监会或者跟证监会有关系的,跟领导再说一说,这个事最好好管。第二也不需要委托债券基金协会来管,这是我们行业自己的事情,不是只有几家平台能代表这个行业的,这个行业总共不到30家平台。而且还有一点,证券业基金协会如果监管这个行业是违法的,违反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的。其实刚才没敢讲,这是我们正在做的一件事情。

  张毅:就是行业的自律组织。

  户才和:我们这几个人还是想在这个行业里面发展,想在这个行业里面混,证监会那帮人可能就走了,而且他是违反行业监管职能,而且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指出社会的行业协会是没有行业管理职能的,是行业自律的组织,是咱们选出来的。

  俞文辉:最近深圳是最快的出了一部关于支持互联网金融包括众筹的侧,然后广州刚刚出来说对互联网金融,上面提了众筹,还有税收的政策还有奖励的政策,南方我觉得非常好,包括投资人和创业者,欢迎你们到南方来。

  户才和:有很多因素我们其实不太可能离开北京。

  张毅:南方比较暖,所以多穿几件衣服就可以了。

  顾冰:我们之前在上海跟证监会有过沟通,证监会那些问题倒来倒去就是风险的问题,风险的问题也导致一个问题,我们最近碰到一些平台创始人,我也一再强调我不再做众筹,因为一旦做了股权众筹对不起我们大部分人都在违规了,我的平台原来设计的平台最低是3万,但是按照证监会我最高不能超过2.5万,这块是很大的限制,但是证监会的考虑是这样的,如果一个人亏了2.5万或者1.5万不至于会丧失理性到证监会门口思维,他们的思维是这样的,但是风险固然存在,我重申一下,其实风险没有爆发出来,像P2P一样,因为对创业者来说,他的风险在于我能不能融到资,但是对于平台来说还要承担责任,到底项目怎么样。我们之前跟一些甚至领投人沟通,他担心什么?这个项目亏了没有关系,他能承担得起,他担心他做背书,然后说会不会一帮人到我门口找我。作为平台,比如我们目前做的融资都是要求所有的资料给到我们,然后我们背后要做审核的东西,然后在平常公布这些东西要保证真实性,一方面是在撇清平台责任,另一方面我觉得精选项目、精选团队我觉得是未来战略必须的,同时告诉你们多投一点,大实话,不要光头一个。

  李晓宁:昨天下午跟证监会的一个处长和最高法院的两个法官在座谈这个问题,整个谈下来之后,一方面我跟他们说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们,当然是在法庭里不愿意见到你们。但是最后大家聊下来,我觉得总体上来讲众筹也好、合投平台也好,对国民经济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就像这位提到的上升到十八大的精神,我经常跟领导说,中国过去花了30多年修了非常完善的金融体系,我们的金融体系从机构角度非常完善,跟美国不相上下,但是缺整个金字塔的底座,我们通常用一个数字告诉大家,在美国差不多有6—10万天使投资人,在中国活跃的天使投资人是凤毛麟角,我们做这种平台,你做天使投资也好,做天使投资平台也好,实际上都是对这方面的促进,你稍微多一些天使投资人,然后真正的可以促进整个的国民经济,我觉得我们做的事情,第一符合十八大的精神,第二我觉得在座的做股权投融资互联网平台的都是有理想的,我觉得在做平台上的人都是有理想的,因为想赚钱的人都去做P2P的,实际上我以前做金融的,我一直就不太想做P2P的平台,但是我真的非常想做股权投融资的平台,为什么?因为股权投融资平台确实可以回报社会。

  我本人并不太担心政策上的风险和法律风险,因为我觉得有更大的风险,更大的风险是商业风险,商业风险只要看一下统计数据就知道了,整个风投行业低于1%的项目可以被投,整个风投VC投过的钱75%是赔钱的,所以在座的各位投资人看一下这个比例,如果这种情况下一个平台如果跟整个行业是一样的,你有10个项目,差不多有9个是费的,一个10个人,那么差不多有90个人在你的门口,如果你没有沟通清楚的。所以我更担心商业方面的风险,怎么规避?我觉得没法规避,因为这是行业的规律,我只能沟通,我只能告诉你在我平台上投的项目不一定都成功,我只能反应的提醒你。

  另一方面,虽然做股权投融资平台,如果在座的各位投资人了解我的话,你会发现我很少跟别人推荐项目,我真的很少给别人推荐项目,但是我们通常如果推荐了成功率还比较高,我们推荐给项目给徐小平,他投了,薛蛮子也投了,推荐项目给雷军投了,我给周鸿祎推荐过一个项目他也投了,我给李竹老师推荐过一个项目。

  我觉得在这方面,尤其在早期做这方面平台先,最最要担心的,尤其做平台的应该特别特别的小心,在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一个挑选项目的能力应该是核心,找到最好的项目推荐给投资人,希望最开始一起跟我玩儿的人不要赔钱,这是比较重要的。另外从法律架构上来讲,尽量做得非常完善,创投圈这面,我觉得各方面合投的规则也好,各方都在制定,我们想的解决方案就是用传统的基金方式来做的,我们管它叫动态基金,所谓的领投人就是GP,跟投人就是LP,那么传统基金大家怎么玩儿我这个怎么玩儿,虽然平台要多花点时间,要去注册,要去付律师的费用,没有关系,我愿意付这个费用,我先把这个规范的做起来。

  张毅:刚才的确不好意思提了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把政策都调出来了,实际上风险的问题做投资会遇到风险,只是我们从众筹的角度实际上也是投资,或者提供一个平台,后面肯定有很多故事发生,发生到什么程度,我想这个完全可以有合理的方式规避,这个得不是问题。我看后面还有7个项目路演,我们忍痛割爱,其实这个话题我特别想聊,但是无奈时间有限,人的青春是有限的,我想把剩下的时间留给后面的创业者朋友,不让他们埋没了精心准备的时间。感谢几位嘉宾,你们都很给力。最后一人一句话。

  李竹:学会天使投资就等于买了原始股。

  俞文辉:我希望让每一次的众筹,不仅是资金的筹集,而且是资源和经验的筹集,我觉得这个行业应该是可以改变一些东西,所以就像刚才这位先生说的,我们是一群有理想的人,做平台的一定是有理想的人,否则不可能这么辛苦在行业的初级阶段做这个事情,所以让我们的理想和创业者的理想共同放飞吧。

  李晓宁:不管众筹也好合投也好大家一起尝试,有机会到我们创投圈网站上看一下,我们网站域名也比较好记,VC.CN。

  顾冰:今年爱创业做的项目不多,大概四五个,金额合投加上众筹大概现在四千多万,我们说口号的话是爱创业人人可以当天使。

  户才和:股权众筹不仅是投资的方式也是创业的方式,最大的方式是可以把相关的资源聚到一个平台,然后我们成立有六年时间,目前有五家企业成功,但是我们推进的企业累计不超过20家。我们在做一个线上的平台叫天使.VC,欢迎有兴趣的朋友一块做这个平台。

  张毅:非常感谢,我就不总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