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热门活动

    6月13日,由人民网与艾媒咨询集团(iiMedia Research Group)联合主办的2014移动互联发展大会暨第五届中国手机应用开发者大会(大会链接2014cmadc.iimedia.cn/)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

  在众筹峰会论坛中,进行了一个圆桌环节—众筹经验谈,圆桌主题为《如何通过众筹平台获得投资》。参与圆桌互动的嘉宾有:广东天使会秘书长何巨、易一天使创始合伙人曹日辉、微投网联合创始人副总经理邓鸿升、龙翌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周宏光、惠吃COO王冰川、OpenCom创始人李敬球、发信息啦互动吧创始人王富强。在此次圆桌环节中,几位嘉宾都说出了自己对众筹的看法。其中,来自龙翌天使基金的创始合伙人周宏光谈到,当前在中国,诚信和参与的一些问题,是众筹所面临的一些困境。而来自微投网联合创始人副总经理邓鸿升则谈到了对众筹风险把握以及解决上的一些个人见解。

  以下是圆桌环节交流演讲原文:

  何巨:感谢俞文辉给我们提供的舞台,说众筹经验谈我觉得有点比较高大上的感觉,因为我到现在还没众筹成一个项目,没有经验,但是他们都通过微投网已经成功的众筹了,所以先让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然后把一些感觉先说一说,1分钟。

  曹日辉:我就参加过这次VCHello在广东举办的第一次的众筹会,所以说经验分享谈不上,就谈一些参加的几点心得。第一,确实刚才李竹总说中了天使的痛点,以前很孤单,投了钱下去要全部做完。这次在投后管理这块,通过众筹的方式,我在领投一个项目,有几个天使跟投,跟投之后马上好处就来了,像VCHello俞文辉也跟投了,快速加入到我们这个团队,因为这个团队有全球性的发展计划需要一个比较有实战经验的团队,这是我得到的这个好处。像英诺天使基金的李竹总说的这样,很多事情在群里一发马上有很多资源可以提供到创业者,就好像大家在一起创业一样,好像多了很多联合创始人一样,所以我们作为领投人来说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就是希望项目成功。这个项目领投之前已经做了比较详尽的净值调查,包括最主要在创业期的项目,我们认为最关键的是活跃度,在惠吃这个项目上是回头率,这一点上我们经过调研发现我们发现传统的餐饮企业利用惠吃之前,他的会员的回头率是3%,用了惠吃之后能够达到8%,所以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业绩。我谈的第一点,就是我确实感受到了李竹总说的带来的好处,以前靠一家想扶持一个企业成功,提高成功率是比较困难,也比较累。

  第二,我看到了一个现象,我感觉现在确实还不叫众筹,像李竹说的比较准确叫合投,在合投的过程中我发现有两到三家传统企业进来了,我还专门跟他们聊了一下作为传统企业为什么想投天使的项目,他说传统企业到天花板了,然后通过跟着天使投十万、二十万他可以进入一个新的行业,这是我的第二个感受,就是我们有可能从天使圈子真的扩散到传统企业,传统企业说了我投了也可以发动我的员工去投。

  何巨:我想下面问问周宏光,咱们做这种众筹会不会对以后天使机构投的方式有所改变,就是众筹会不会取代机构天使?

  周宏光:我觉得今天我也是来学习来了,因为之前没有参加过这么有深度关于众筹话题的活动,在我想象当中我对众筹有偏见,我认为众筹是个蛋疼模式,不过今天学习了之后,回顾以往,我很多的案子跟众筹这个词其实很近,为什么我觉得众筹模式是蛋疼模式?第一信息不对称,因为众筹当中需要几个关键点,第一是诚信,所以做局者或者操盘者怎么样让大家足以付出信任,中国这个环境其实是比较恶劣了,我也莫名其妙的拉进了很多项目,最后因为信息没有披露,最后边缘化了。

  第二个是参与,如果作为一个专业的投资人或者投资机构,时间是最大的成本,如果只是跟着参与的话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我印象中我最近被拉进几个朋友众筹的项目,一个是餐厅柿子红了,在宋庄,前几天刚刚开业,我一开始极力反对,因为他要拉我我就顺便建议他餐厅别开了,因为我觉得餐饮太复杂了,他也不是做餐饮的,但是随着三个月走的众筹模式,我看他走得有模有样,就是他规划的比较好,一开始他也就是找了20多个人,各行各业的,都是一帮老男人,喜欢艺术的,都不是搞餐饮的,他们就规划了五个董事会席位,然后分派了五个小组,有人负责规则,有负责菜品,有人负责互联网宣传,分成五个小组,然后遇到问题大家股东来参与,这样大家不会太累,所以我觉得这样一个结构的设计对众筹很重要。

  还有是一个分享,很多时候我们参与一个餐厅不指望挣多少钱,可能是认识了很多朋友。

  何巨:你的结论是这种众筹在某些产品或者项目对机构天使有一定的取代,但是不可能完全取代。

  周宏光:因为我自己今年也成立了一支小的基金,我觉得众筹这个模式辐射的人太多了,参与的太累了,我可能更偏向于什么?是一个矩阵式的投资,矩阵式的输出,所以从我们角度,是我们的机构领投,然后有跟投,我们的股东的人数是有限的,大家坐在一起做一个矩阵式的输出。包括青年会合投规则,我也有一点想跟大家探讨的地方,因为这个合同规则是要求所有下筹码的人,一旦选中了就必须投进去,这个地方能不能想一个升级版,为什么?对创业者来说也比较蛋疼,你20个人下筹码投了,我就必须选20个人,但是他的股份又有限,一旦这个筹码被分散到很多人当中的话,其实对有些人来说这个积极性是不够的,所以我主张的观点,实际上是确定了领投机构或者领投人之后,我们实际的操作模式是什么?我说富强你缺哪些人,我给你找,我给你找十个人,但是这个权力是让创业者挑。

  何巨:大家投他之前也找过我,也想让我做领投,那就相当于董事代表着一波人,我觉得现在的众筹也都会面临这种状态,小股东一下子有二三十个,就没有人管事儿了。那我们来问问创业的,你们是众筹的经验吗。

  王富强:青年会合投之后对我们帮助很大,因为他们都会成为我们优质的种子用户,他们可以帮助我们做初始的传播。

  何巨:你自己当时怎么想到的?

  王富强:合投过程很快,因为我们这个项目参加了青年天使会路演,当时天使投资都是举手表决要投,这部分倒是很快,如果让我说众筹相关的经验的话,可能更多的是投完之后怎么利用这么多股东的资源、想法、智慧,帮助互动吧更好的成长。

  何巨:他们管不管你花钱?

  王富强:不管,但是他们会给我很多好的建议。

  何巨:你去找一帮人还是找周宏光?

  王富强:周宏光我找的最多。

  何巨:私下会不会给你留点股份?

  王富强:我们每个股东都会给我很大的帮助,微信群、邮件、电话,都会有很多的沟通,这是我感觉到合投最大的魅力。

  何巨:我个人讲讲对众筹的看法,我之前也不太看好众筹,但是后来我就发觉众筹可能会解决我们早期的募资问题,比如说我卖股份,也有找朋友募的,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对风险的把握现在都没有暴露出来,一旦暴露出来之后怎么办?我就问过他们类似的,这个项目50万砸进去之后,哪天这个项目死了,小股东到你门口游行怎么办,这个东西怎么应对?就是风控怎么解决?

  邓鸿升: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要依赖于领投人,领投人自己要对跟投人有一个选择,并不是谁一定要投这个项目你就要选择他。

  何巨:投资者的资格有没有什么认定的标准?

  邓鸿升:会有一个认证,我们所有的投资人都有一个认证的过程。

  何巨:至少筛选过的,我看很多都没有筛选过,拿钱就得了。

  邓鸿升:我们看到有一些同行,有的不做很严格的认证,有的根本连认证都没有,我觉得从我们的角度来讲,我们还是要做比较严格的认证会有保障一些。

  何巨:你们单个项目的众筹人数有没有限制?

  邓鸿升:有一定的限制,我们一般会在10个左右比较正常一点,太多的话确实人多嘴杂。

  何巨:然后我们请那位。

  李敬球:我们OpenCom一开始对众筹这块不是很感冒。但是这次有点不一样,艾媒的CEO张总跟我们结合的比较紧密,我们这边是强在研发,张总强在运营,然后认识了贾总、曹总。

  何巨:你众筹之前见了多少VC?

  李敬球:面谈的不多,路演的不少。

  何巨:开始众筹之后大概多久搞定了?

  李敬球:一周之内基本确定下来了。

  何巨:那效率还是挺高的。我们请这位惠吃的谈谈。

  王冰川:其实众筹在之前,在我们参加众筹之前,我们有一个比较错误的,现在也不一定说错误的概念,投资人对我们来说给我钱就完了,通过众筹之后,整个概念刚才都讲了,我就谈一点具体的,我总结众筹对我们创业项目和创业团队来讲,最重要的我大概归纳了一下!第一钱、第二人、第三资源。钱是当一个创业项目需要的时候必须的,创业项目最悲哀的是至少你自己认为走带正确路上的时候半途没钱了。然后想到众筹平台,我们到众筹平台上,当天的路演我就一个感觉,那气氛是相当的热烈,应该是有土豪拿着200万现金要砸钱的,我们项目上去之后,基本上现场认筹立马超过了我们需要的额度,所以在这里可以给创业者们说一句话,有好项目就上众筹平台。

  何巨:昨天路演是VCHello搞的吗?

  王冰川:对。李竹总说了要大量的投。我讲第二点是人,这个人我感触特别深,因为我们的项目曹总他们领头,加上俞文辉总跟投,一块进来之后曹总包括俞文辉总,我感觉他们本身对我们这个项目帮助非常大,从项目的核心价值甚至理念都非常有帮助,包括我们现在需要建立新的团队,他们背后的一些资源都可以给我们利用上,这一点我们觉得非常有实际意义的。这个是真心的,绝对真心的。

  何巨:我们原来觉得很多好的项目不用众筹,可能都已经被抢光了,现在好像众筹的状态,他是一个二轮才上众筹的状态,周宏光谈谈你的想法。

  周宏光:之前我想一个问题,如果天上掉馅饼砸中50个人、500个人的概率一直比较小,因为参与机制的问题,可能砸中一两个天使的概率可能还会大一些,但是现在还不知道,对于众筹规则的研发,我觉得是要持续的,我觉得领投人的规则,大家是一个基本的共识了,一开始不是这样的。还有做企业的数值体系,如果不跟投资人互动的话,他的参与感越来越少,就会边缘化,所以我们创业者这方也要主动的披露,把自己当成上市公司,虽然你没有上市,我觉得这块也是需要完善的。

  何巨:还有一个问题问曹总,现在众筹平台很多本身项目发觉的能力其实是有限的,因为很多好的项目都已经被这些老大在之前就已经那个了。在这方面你觉得他们可以有什么改善的地方,在项目发觉方面。

  曹日辉:募投管配这块,在投资这块我跟李竹总是有一样的需求,是希望通过这个众筹平台发觉好项目,众筹作为一个专业的平台如果不能发觉好项目,不能利用行业资源发觉好项目,那么本身也就不存在,所以必须得有这种能力,这方面我也挺佩服俞文辉的,虽然他有很多缺点,我不说了。他在这个行业人脉和发觉好项目上面有他一套,我们也是通过VCHello在一个月之内也投了三个比较好的项目,我非常满意,以前像王童总说的一样,可能300个项目投3个,总之是省了很多事儿,可以作为一个快乐的投资人,以前是苦逼的投资人。

  何巨:众筹这个东西我跟俞文辉之前交流不是太多,但是我觉得众筹的确有它的优势,现在国家对这些政策上的东西也在逐步出来,我就想问问您觉得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风险?

  邓鸿升:风险肯定存在一定的,但是现在在法律还不够支持的情况下,我觉得我们尽量的避开法律的风险。

  何巨:说点干货。

  邓鸿升:比如我们更多的先找好领投人,然后由他做更多的事情。

  何巨:人数有没有上限?

  邓鸿升:一般不超过20个人。

  何巨:我跟别人聊的时候好像不超过30人可以。

  邓鸿升:现在在天使期很多的项目基本都是几百万的投资,有一二十个投资人资金已经足够了。

  何巨:现在众筹这个平台,对项目管理方面会不会投经大的精力?

  邓鸿升:我们做的这段时间发现,做众筹实际上就是在做创业的服务,我们发现一个项目要上平台也好,而且商业计划书,要把他的东西提炼出来,其实他们都会存在很多的不足,就是说创业服务这块。

  何巨:忙得过来吗?

  邓鸿升:有时候是挺忙不过来的,但是这个还是非常值得做的事情,因为可能在座的投资人比较多,觉得众筹改变的是投资模式,但是我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众筹是改变了创业的模式。

  何巨:还有1分钟时间,请三位没怎么说话的再说两句。

  王冰川:只能说今天在这个大会上很高兴,也很激动,因为能跟很多投资人见面,对我们整个以后项目的运作肯定都有巨大帮助的,非常感谢,谢谢余总。

  李敬球:国家在进行产业升级转型,很多传统行业急需很多投资的渠道,众筹已经把投资有钱的人跟没钱的人紧紧的打通了关系,后面觉得这块应该会有很大的爆发。

  王富强:在座的不管是创业者还是天使投资人,想继续聊众筹或者组织众筹的会议,都可以组织互动吧组织这样的活动,互动吧是帮助大家组织活动的很好的渠道。

  何巨:众筹我觉得可以把创业募资的门槛大大降低,同时也让我们这些做早期投资的人分担一部分风险,我觉得这是比较好的。但是其实核心还是风险控制这方面,风险控制对VCHello未来也是很大的挑战,因为太多了可能也管不过来。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