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热门活动

    6月13日,由人民网与艾媒咨询集团(iiMedia Research Group)联合主办的2014移动互联发展大会暨第五届中国手机应用开发者大会(大会链接2014cmadc.iimedia.cn/)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

  北软汇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途牛天使投资人王童出席了众筹峰会,并在峰会中带来的主题分享“天使投资的机遇和挑战”。分享中王童提到,众筹是最近一两年新兴起的事务,作为天使投资人,其实在创业和投资,我认为是一个事务的两面,其实大家都是统一的,对于创业者来讲,他要去研究众筹,可能搭建了很多众筹的平台,对于我们筹资人来讲也一样要跟上创新的趋势,也要对这个趋势有所研究。

  以下是演讲原文:

  王童:实在抱歉我迟到了!真的很对不住大家,耽误了大家宝贵的时间。

  青年天使会的磊哥给我一个任务,让我讲讲众筹和投资的关系,其实我对众筹只是有点粗浅的看法,但是也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下。最近众筹非常的热,包括互联网金融也非常的热,创业投资也非常的热,天使投资也特别热,我相信这些热度的后面是有一定的联系的,这个联系是什么呢?我思考主要还是我们现在到了新的一波创新和创业的大潮,刚刚开始的时候。并且这个创新创业的大潮不仅仅是在中国,而是在世界上。由于我们之前发展了这么多年,大家的生活也富足了,有了很宽松的资金,那么这些资金也要有投资的去处,所以投资也在追求多元化的目标,这是我对目前热度的理解,当然现在很多朋友问我,是不是开始有泡沫了,尤其像互联网金融这么热,跑路的也有一些了,但是我觉得这个市场刚刚开始,泡沫不是最热的时候有,从一开始就有,因为总有好的和坏的,我觉得不应该因为泡沫而丧失价值。

  回到正题,谈到众筹,众筹是最近一两年新兴起的事务,我们作为天使投资人,其实在创业和投资,我认为是一个事务的两面,其实大家都是统一的,对于创业者来讲,他要去研究众筹,可能搭建了很多众筹的平台,对于我们筹资人来讲也一样要跟上创新的趋势,也要对这个趋势有所研究。

  谈到众筹,我想先理一下众筹的模式,这上面是我自己总结的,不一定是标准答案,我把众筹分成了三种,第一种是债权众筹,可能分为有信用的贷款,可能还有一些有抵押的贷款。第二种是预售众筹和产品众筹,这个产品不仅仅是实物型的产品,还有文化类型、服务类型的产品等等。还有一种是股权的众筹,股权的众筹可能也先分成两种,一种是我们作为早期天使投资的众筹平台,比如像国内有的天使会、创投圈、VCHello这样的平台都是股权和风险投资相关的。

  还有一种众筹方式,可能是一些常规实体的众筹,比如说这些年比较热的众筹的咖啡馆,众筹的小客栈等等,在预售众筹有一种特殊的模式叫做捐赠众筹,捐赠众筹是这些众筹里唯一一个对回报非常不敏感的,其实他们对回报除了荣誉感和社会责任感以外可以不要和回报,这种众筹我把它放在预售里,是因为他基本上和现在产品众筹的平台一致的,包括国内的点名时间、众筹网等等都是放在一起的。随着我们生活越来越富裕,大家对整个公益、创新的支持,没准将来在债权和股权里也会出现一些类似捐赠众筹的方式,当然每一种众筹我们认为它都是双边的,就是它一方面是创业者,另一方面投资人,当然这个双边主要指的是两个主要的角色,其实每个众筹平台上都有多种角色,这些角色的安排其实满重要的,可能有一些专业的从业人员,可能有一些风控,有一些法律,有很多很多的角色,如果这些角色的作用都能够被充分的考虑到搭建生态系统的话,这样的生态系统从一开始就是健康的,当然有的平台可能整合了很多种角色,但是我觉得更多的平台和这些角色是共生的关系。

  其实我们做天使投资大家可能都会想,你可能对股权众筹比较感兴趣,我们做天使投资的就是一种股权投资,在一级市场的一个股权的投资通过股权升值来获益。我的思考不完全是这样,这三种众筹方式对我们创业投资都有很多需要借鉴和学习的地方,当然第一种债权众筹有些朋友说不是众筹的模式,可能你更多的放在互联网金融的P2P,但是其实这在本质上来讲也是债权众筹的模式,我现在总结市场上三种众筹模式,将来会不会其他的变种?我觉得很有可能,其实天使投资在国外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一开始是债转股的方式,或者股转债的方式,那么会不会出现债权可以转股权的平台,或者股权转债权的平台,我觉得将来的创新都是有可能期待的。

  我就先从债权众筹来讲,它的双边角色可能是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创业者,第二是风险承受能力适中的投资人,第二种可能是小额消费贷,另一方面对着的是风险能力适中,承受能力适中的投资人,其实作为P2P或者债权众筹也好,是我们大家比较容易接受的方式,因为和过去的理财产品差不多,风险稍微的高一点,这个取决于你采用担保贷款的方式还是信用贷款的方式,但是基本上平台已经把你的风险都吸收消化掉了,所以大家接受债权众筹的时候这个市场不是特别需要培育的,因为我们有大量的基金、债券、理财产品、信托,通常很类似,我不讨论这个平台本身具有的政策风险或者道德风险,我们就看这里平台本身的内在逻辑可能出现的一些问题,这个就给我们带来一种什么机遇呢?

  第一个机遇就是信用体系的建立,我们现在来讲,在信用体系上还是很缺失的,通过P2P,尤其信用贷款的P2P,通过征信系统的增值、大数据的分析可能会建立起一些信用。这些信用也包括创业者的信用,过去从业的经历等等,这些信用体系的建立对我们非常有价值,对我们天使投资人也有很强的指导作用。之前我们基本通过敬业调查,比如DD,这个DD其实它还是有很多片面性,比如我们要调查他的背景,要去给他的老同事打电话等等,但其实这些远远不够,我们现在的手段也在创新。比如创业者跟我说他要创业,我可能还会增加我要去看他的朋友圈,看看这个人每天在朋友圈里到底发什么,如果天天都是吃喝玩乐的内容,这个就不见得是我特别喜欢的创业人,而每天都是追踪热点消息,不断的转发很多业内的热点,起码我觉得这个人有一定灵敏度,如果朋友圈什么都没有就不好判断了,也可能说明他很实干,也可能说明他很懒惰,我们可以利用这个平台更多的了解创业者,另外可能成为低成本的融资。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现在软硬件结合是大趋势,有些朋友的定位与这方面的创业,可能生产硬件的模式非常重,因为批量生产要先压一大笔资金,销售是慢慢回款,在这种P2P的平台上我们有可能根据风险可控的原则,以你的硬件或者将来的营收作为抵押贷款的形式,这明显比债权融资的成本要低的多,所以有一些我们可以考虑到用债权融资,当然这个里面的挑战还是很多的,信用体系的建立非常大,第二你这种评估,我现在还没有找到这样的例子。我相信会有这种方式能够降低你的融资成本,但是挑战也是蛮大的。

  第二种是预售众筹。我们抛开完全慈善的支持心态不谈,基本双边角色,一边是创业者,另一边是支持创业者的消费者,这些消费者往往某个领域会比较敏锐。这个双边角色在众筹的平台上来讲,我觉得给我们带来的机遇是你可以很快的找到你这个产品在市场的接受度,找到可能的定价空间以及第一批销售的人,并且还能有一定量的回款,比如手表,其实天使投资人只给了几十万美金,但是众筹给了上千万的美金,这是很好的对市场的预测。这个同时也有可能成为低成本的融资方式。我觉得在中国的丛林法则里,大家基本上还是要求回报的,一旦有回报,你的利润锁定的情况下,你的前期研发本还是要通过投资解决,或者自有资金解决,通过预售的方式只能对市场进行批量测试,而对你的研发没有太大作用。

  可能带来的挑战呢?预售平台也有局限,首先用户的需求不高,不是非常刚性的需求,我用户可以接受一个产品三个月、四个月甚至半年以后交付,那么这种产品对他是锦上添花的,而不是痛点。那么这种人数会相对比较少。第二募投的人群非常分散,因为作为众筹来讲产品非常多,那么这种情况下,人的兴趣点是经常发生转移的,所以简单的目前我们看到的众筹平台繁荣,其实我们觉得还是创新,对大家梦想的激发。但是时间长了会不会永远维持住这种热度,我觉得也难讲。另外,如果要有效的利用这部分人群,因为毕竟还是你的种子用户,可能我们在众筹平台中需要更多的社会关系,一些SNS,当然这个要看平台的取舍,是比SNS价值更大,还是通过SNS建立起这种社区的价值更大。我个人觉得豆瓣特别适合做这种众筹平台的,因为他上面有各种各样的兴趣小组。事实上,像早期的国内众筹平台的用户,很多都是从豆瓣抢去的,我不知道豆瓣为什么没做,但是豆瓣还有很强的社区属性,这两个不见得能调和在一起。所以有效的利用产品预售平台我们可以测试产品的市场接受程度,在市场中的定向以及第一批的种子用户,不一定完全通过众筹平台,在微信上众筹产品非常多。这个对我们来讲都是新的机会。

  第三种我归结的是股权众筹,这当然是我们最重要的一块,这个双边角色可能会有两种。第一种一方是创业者,另一方是风险投资人,这个风险投资比债权投资人所能承受的风险大得多。第二种我称之为造梦者和梦想者,什么意思呢?像我们现在众筹咖啡馆,众筹一个蛋糕店,众筹一个小客栈,甚至众筹一个养老院,这种模式越来越多,但是这种生意的价值不是那么高,股东心里心知肚明,你指望这个有很大的投资回报不可能,反而风险非常大,这个风险和早期的天使投资风险一样。那这种情况下,我只能称之为大家还是有些梦想。第三种还有一种可能,这种可能目前在市场上没有发现,我在想其实也有了,还有一种众筹,一方是风险承受能力一般的投资者,另一方面是一些连锁加盟的企业,比如几个朋友一起众筹一个7天的连锁酒店或者小肥羊,但是要谈跟人连锁加盟,这种生意看起来风险比较小,虽然是个股权投资,但是因为前面有成熟的连锁加盟的体系,这也是可能的第三种角色,但是我没有列在里面,我感觉现在这个还是比较少的,但是针对广大白领人群有几十万存款,分散在几个这样的生意上还是很好的策略。

  主要讲一讲创业者和风险投资人的角色,在目前这个股权众筹的平台上,最最重要的是要安排好所有人的角色,而不仅仅是双边的角色,我是做天使出身的,去年开始做一个天使机构的投资,而且目前天使投资非常热,出现大量机构化的天使投资,其实一入行才知道,做机构化的天使投资真是一个体力活,你想想资金的规模并不大,所以能够从基金里收到的管理费有限,而且早期的项目,我们讲百里挑一多了点,五十里挑一肯定有,所以起码看50个项目才能有一个项目觉得可以投,运气不好就是100个项目,100个项目,一个项目看1个小时,你想想多大的工作量。我自从做了机构化的股权投资之后愈发的胖了,因为太累了。

  其实目前现在出现的一些股权众筹的平台像VCHello等一样,我们还是希望能有更多的高效率的方式,能够给我们产生一些高质量的项目,比如说一些机构的投资经理,比如一些有投资眼光但是没有投资能力的人,我举个例子,各大互联网资深从业者的经理和总监,他不能完全的进行大规模的天使投资,但是他可以通过对这些项目的筛选发挥他对VC机构的价值等等。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角色的安排,为什么能降低低成本的融资呢?之前大家说众筹是要革VC的命,我感觉这个得赶紧研究一下,我觉得也没有那么严重,这个对早期的投资,对有一些专业性的投资反而是利好,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投资过程中有四个阶段,募资非常重要,募资成本也非常重要,因为早期来讲,大家还是找土豪大哥募钱,但是说服他很困难,而且他会有种种的条件,而且你不能太多,因为他发言权太强了,你弄30个股东这样就没法做事了。所以大家可以注意到,如果要是做一个比较好的,能够经营完善股权的时候,一定要剥夺那些小股东的话语权,这是非常重要的,比如东莞第一个众筹咖啡店为什么成不了,因为股东太多了,所以必须剥夺这些小股东的话语权,找出一个老大来做。这对于一些VC、天使来讲非常有利,他的话语权增强了,他的融资成本降低了,他的融资成本降低连带的作用,就是他可以投资的时候给出更多的让利的空间,他可能会承受更大的风险,所以这是连串的反应。但是另外一个,除了资金以外还可能众筹资源和用户,比如像刚才我讲的造梦者和梦想者,这是明显的例子。我住亦庄,亦庄地区我们众筹两个快捷连锁酒店,因为这是我的生意,我是股东,所以很有可能众筹到其他的方式,这是机遇。

  当然挑战很多,第一风险非常高,这些平台,包括国内的天使会、创投圈、VCHello等等,他们都会设计领投人的机制,就是真正有专业能力的天使投资人或者VC机构,这些人因为再一个重大的平台上这个不可控了,因为市场上还会有很多的品牌,所以还是会有很多常规的方法,风险还在一定的控制之内,目前的状况下有些风险不是特别强的领投人,可能带来的风险会比较大。这是第一。第二实际操作的难度非常大,在工商登记,在国家政府各方面我们还需要很多的支持,中国现在还没有专门的法案,没有没关系,我们在50个合伙人的框架下还可以运作,但是难以运作的是50个股东签在一张纸上,这个转一圈没有三个月半年下不来,那么早期的投资需要快。所以我们还是需要很多政府的支持。

  第三个你一定要剥夺小股东的参与,他的决策权,因为事实上证明经营企业不能像国家制度一样有所选择,你只能是个集权的制度,民主是没有办法做高效率的决策,这种情况下来讲,小股东早期可能愿意提高风险,有一种荣誉感和责任感,但是事实上因为这是高风险,我们不能保证每个人都赚到钱,那么这种股权众筹的形态还有多大的价值,小股东参与感的精神在哪里,这个事情我觉得也有问题,就像我刚才讲的主要是双边角色,我觉得其中最难的是整个生态系统中其他的辅助扮演非常关键的角色,他们的利益安排、定位安排、回报安排。

  我大致讲这么多,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