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热门活动

   6月13日,由人民网与艾媒咨询集团(iiMedia Research Group)联合主办的2014移动互联发展大会暨第五届中国手机应用开发者大会(大会链接2014cmadc.iimedia.cn/)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

  文华在线创始人兼CEO金善国出席了移动互联网创新趋势商业模式峰会,并带来“新技术重构教学系统的思考及实践”主题演讲。金善国说道,在线教育是我们在国内的大学传统的课堂延伸出来的一个应用体系,跟传统教学的关联核心环节的融合。

  以下是演讲原文:

  金善国:谢谢各位,我的演讲是临时从最后一个往前调的,今天有一些很有趣的事,也是我在网络教育从业十几年来一直没有掠过的一个现象,现在不管是从投资界,还是开发界,还是业界,关于在线教育,已经变成像互联网金融或者其他互联网圈子里面热点一样的东西。因为我自己从业的一些经历,我今天主要从两个角度来跟大家做一下分享。

  第一,我们做了很多年的教育软件,我们也在做思考,从一个单纯的教育软件,从一个原来是用局域网的模式去做安装的教育软件怎么转到互联网体系。第二,我是老师出身,我在大学教过书,站在教育者的角度,我们怎么来看互联网跟教育融合在一起,它应该是什么样的模式会更有效?这是我今天演讲的主题。

  因为今天的议题有一个是关于趋势,除了互联网趋势,这个趋势是我们在全球都非常有影响力的报告,叫做地平线报告,是高等教育圈子里面很多朋友和机构都会看的。大家可以看得见,从2012年到2014年的趋势,六大跟技术关联的东西,在国内已经开始实现了,包括跟移动互联网关联的东西,2012年已经开始,不管是从手机的应用还是平板电脑,包括今天的第一位演讲者也在讲幼教领域如何把移动互联网融合在里面。去年开始,全球还有另外一个浪潮,就是大规模在线课程的MOOC,它本质也是个高大上的东西,两个大的体系都是从斯坦福出来的,斯坦福教授研究出来的平台。还有一个MIT和哈佛推动的一个东西。这里面还有一些全球最顶尖的风投的商业力量在推动。从今年开始,我们在讲翻转课堂和学习分析,这是教育界特别是传统的教育机构非常关注的一个热点,包括我所毕业的北大教育学院的一个教授,在我们国内的一个MOOC平台在做翻转课堂,开场一个月不到,已经有差不多一万个学生量在学习。

  我们再看我们国内,远程教育已经有了好几拨了,包括国内的企业在美国的IBO也有好几家,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年这么热过。在政府层面也是一样的,我们国内从教育长期规划里面提到教育信息化,再到国家这个层面再成立国家信息化推动工程,这是我们副总理直接担任第一负责人。包括教育部到教育厅,以及到各个教育司局都已经成立了教育信息化推动办公室,这其实是国内的政府背景,既有从下到上的推动力、从上到下的这样一个互动。我们再看为什么这样一个现象出来的时候,它背后的机制是什么?它一定不是偶然的,这里面有些必然的机制。新一轮的信息技术跟我们传统的教学本质其实是融合的。

  我们在教育技术这个圈子里面经常讲传统的学习,包括大学的本质,高等教育所的教育工作者都会知道大学的起源,包括中世纪大学的起源,是来自两个力量,一个是教会的力量,还有就是学生请教授慢慢发展起来的。高等教育从这个来说,本质就是以学为中心的。在这个基础上,要做学习的量化,要做课堂以外的各种环境都在的学习,同时要做个性化或者做自适应。其实它背后跟我们这一轮的,包括云计算对应的大数据,包括现在各种智能终端,把课堂延伸到课余,以及人工智能的技术都有完整的关联关系。也正是因为这样,包括我们这家企业,我们更多的是站在B2B2C的模式来看这样一个市场,我们在开发的时候或者商务运行模式的时候,怎么把一个信息技术或者把互联网技术放在整体的教学系统里面来看。这是IBM经常讲未来教育的一张图(见图),总结的非常不错,我们来看一下视频,可以更加直接地看到未来学习的场景是什么?

  (播放视频)

  我们在谈未来学习的时候,会落实到几个地方,我们在谈一个教学系统的时候会经常看几个纬度,假设我们以学生为中心的话,我们会看一个传统的教学系统,我们不说教育系统,教育系统包括一个更大的层面。在教和学的环境下,教学系统包括哪些要素,在这些要素下面,我们再看互联网和信息技术从优化每一个因素,优化到极致的时候再谈重构。我们在做在线教学系统的时候,我们会构建以学生为中心,看教材怎么改,看传统的教学场地怎么改,再看课堂怎么改,核心是教学的模式和评价的模式,包括原来承担教学任务的最重要的角色老师,整个把信息技术放到这样一个传统教学系统里面看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来展开,我们从开发的角度,怎么把每个因素打开来看,找到具体的应用点。我们在做在线教育系统构建的时候,我们在高等教育和继续教育中,往往落实到四个角色,教师、管理者、学生和学科专家,如果在更低年龄段的,一定要把家长拉进来,甚至还要把社会因素拉进来,它是不同角色的融合。所以,在做教学系统的时候,可能比我们单纯做互联网的平台,关注人的角度可能更多一点,我们每个角色都要找到具体的应用点。一定要做平台,但是仅仅做平台是不够的,我们在构建自己系统的时候,我们做平台,我们的核心是现在互联网的一个词,我们不经常用的,我们经常会用的是混合模式,就是所谓的O2O,它其实是一个多向互动的过程,我们会用平台来把整个传统的教学系统核心环节教、学、管、考、评、研这六大环节全部打通在一起,用一个信息化的平台打通,用SaaS这种模式。

  仅仅有平台是不够的,还要做内容,传统的内容往往是一个课本,在这样一个新的互联网时代,我们一定要把它变成立体化的课堂,让教学的材料变得立体化。互联网教育圈子里很热的所谓微客、交互、自媒体,一定要有计划和体验等等,都需要在教材这个小小的板块里面做体现。这个领域里面现在有大量的出版社,有很多原创的内容,一些出版社在尝试。还有一个环节非常重要,传统教学系统里面一定要关注到的就是课堂,我们以前的教学只发生在传统的课堂,传统的课堂又仅仅是以老师为核心的,在一个新的系统引入的时候,除了教材、除了内容以外,要围绕课堂的体系,要打造出来一个立体化的课堂,这里面就一定要做移动。我们在做移动的时候,它不是一个孤立体,是把移动和固体和物理的环境打通在一起,变成一个集合的立体环境,变成现在的这种模式。

  这是我们在国内的大学传统的课堂延伸出来的一个应用体系,跟传统教学的关联核心环节的融合。

  (播放视频)

  这其实是一个在传统课堂的变化,整个模式我们在国内已经有150所大学在用这个体系做日常教学的尝试,我们核心要做的是除了内容的改变、环境的改变,核心其实要打通的就是教学模式,我们怎么能够把教学模式用信息化的手段打通在一起。我们刚才谈到了内容,在传统教育系统里,我们不太倾向于UGC,就是用户自产生内容的概念,如果任何一个人传上去还能够影响一批人,这可能不是现实的一块。我们往往说的时候,我们会把每一个学科里面的知识和技能吃透以后,把它变成立体化,然后再通过平台的开放功能架构,让标准化的内容可以更个性化,形成它的校本、班本,甚至是完全个人的,老师一对一的教学材料,在内容这一块来做变化,然后再做教跟学的过程,这也是我们做智能分析包括大数据里面这里面也有一些算法,包括自适应的算法,包括统计模型,但是一样跟整个学科关联在一起,最终变成一个真正以学生为中心、以学为中心,以老师为引领的环境。

  这是翻转课堂,翻转课堂也是因为有了信息化的手段,让课前、课中、课后能够打通在一起,能够变成一个真正的高效课堂。这是我们在做跟校园结合信息化系统的时候或者互联网这一块时必须要关注的地方。

  另外一块就是正式学习和非正式学习,正式学习和非正式学习在学习的领域里面是学习共同体,在互联网打造一个大和小的学习社区,大的比如整个平台,比如在英语的这个平台,我们有几百家高校在用的时候,我们一个单位的平台,收费用户就已经超过20万,在这20万的群里面等于就是一个学习共同体,在这个体系里面它可以通过分组、分班等等变成一个小的圈子,大小圈子可以形成互动,也能够改变传统的教学环境。包括评价,特别是在考试体系里面,这也是目前很多互联网从业者撒入教育这个圈子里面的一个切入点之一,往往跟考试有关联的东西,这里面有很多人工智能或者自适应的体系。

  可能在座的如果有教育者的话,可能比较关注这一块,我们原来研究很难做到量化和计量个,有了这个平台以后,计量一样是可以做得到的。如果我们要做面向单位的、面向B2B再到C的,我们除了要开发平台,要做内容,还要有一个整体的服务,既要有云到端,同时还要走一程,我们除了公有云,还有私有云,还有帮院校自己来搭服务器。

  再看教育,实实在在还是有效的,从教育技术这个圈子里的近三十年的研究结果,在线教育的技术因素远远大于家庭甚至社会的因素,我们不敢说大于学校的因素。这是我自己的一个研究,也是现有的系统里面去,我们是做了一个学校的全部三千多学生的分析,然后发现很有趣的几个现象。第一,在线教育对差生的影响是最大的,超过了好生。第二,大班规模反而比小班规模更有效。第三,互动的次数直接决定了学习成绩。我们的演示数据甚至到量化的程度,比如每超过10个人增加的班级,就能够提高成绩是0.7分。

  所有的,不管是什么样的出身,原来互联网的背景还是教育的背景,我们最终在做传统教育体系互联网化或者互联网教育的时候,一定要落实到校门。我们跟地面教学体系整合得更紧的时候,我们往往慎重地谈所谓的颠覆、推翻,我们更多谈优化和重构。京这个机会,呼吁更多的互联网从业者,加入到教育这个开始热起来的领域,我们跟人民网有一些深层次的关联,我们承担了人民网在线教育业务的拓展,欢迎在座的开发者以及教育者跟我们共同来探讨在线教育里面若干个实践和思考的问题。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