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艾媒活动

    

  6月12日,由人民网与艾媒咨询集团(iiMedia Research Group)联合主办的2014移动互联发展大会暨第五届中国手机应用开发者大会(大会链接2014cmadc.iimedia.cn/)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市场总监,皮书研究院执行院长蔡继辉出席了本次大会移动互联网蓝皮书分论坛并做了总结发言。他提到,蓝皮书是智库产品,以实证性为主,特别强调利用大规模的数据,来分析、预测、判断,然后找问题;另外,从特点的角度,蓝皮书强调依托于某个核心团队整合本研究领域权威的作者,不像理论专著或者一般性的著作,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合著。同时,他还表示,蓝皮书今后在规模扩张的同时也将更加强调质量。

  以下为发言原文:

  蔡继辉:谢谢主持人。首先祝贺我们2014年移动互联网发展大会胜利召开,也祝贺移动互联网蓝皮书第三本发布,也感谢各位皮书作者长期以来对我们蓝皮书出版工作的支持,蓝皮书作为一种智库产品,不同于一般理论著作的产品,具有很高的价值和特点,我下面简单给大家汇报一下我们皮书的一些情况。

  首先皮书我们定位为智库产品,同时也作为很好的科研的平台,作为智库产品,我们想它影响决策,引导主流舆论,也可以产生巨大的社会影响,同时我们把它也作为一个学术交流平台和科研机制创新的平台,很多高校包括社科院和一些研究机构,利用皮书在学科建设,在人才培养和科研技术创新方面也取得了很好的经验,刚才我们唐胜宏主编介绍了移动互联网蓝皮书在我们研究创作过程中一些好的经验,其他的蓝皮书我想在研究过程中,肯定也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我们希望这种交流研讨把我们经验分享一下,共同促进我们皮书研究创作以及出版的发展。

  另外,皮书也具有一定的特点,这种特点首先是连续性出版,刚才提到这是第三本,其实我们最长的蓝皮书已经出版了20多本,从九十年代初就开始连续出版,如果大家了解图书类出版,一般就是说我一个著作出版一本,出版完了就完了,不会说还有第二本同样主题大致相似的内容出来,也不会再管这本出来有多大的社会影响,最多也就在学术界交流一下,但是我们蓝皮书都要连续出版的。

  另外,以实证性为主,我们蓝皮书特别强调利用大规模的数据,来分析、预测、判断,然后找问题,同时提出我们的建议,这是我们强调实证性。另外,从特点的角度,我们也是强调依托于某个核心团队整合本研究领域权威的作者,不像理论专著或者一般性的著作,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合著,这个成果就出来了。但是我们蓝皮书是由一个主编单位一个课题组前提,在本单位研究基础上,要邀请很多研究领域的专家来参与这个蓝皮书的出版,这也是我们蓝皮书的一个主要特点。

  在蓝皮书的管理过程当中,我们2013年已经出版了250多种,现在我们发展速度基本上每年在20—30种增加的程度,每年要多加新的品种。在规模扩张的同时,我们也特别强调质量,尤其是今年我们更强调质量的发展,以前我们是只进不出,从今年开始我们要进行淘汰,从皮书管理的角度,我们有一系列的流程、管理办法、规章制度,比如说准入,一本皮书想介入我们要请专家评审,是否符合我们的皮书的要求和特点。交稿以后我们编辑出版,编辑出版也有很多要求,比如说规范必须符合皮书标准,必须有中英文摘要、有关键词,另外重复率检测时不能超过15%,无论全书还是每一篇报告,你学术检测软件不能超过15%,因为核心期刊是15%的标准,这个标准非常高。同时出版之后我们要发布,我们不仅仅是这本书出来了向学术界就交流一下,我们要通过媒体扩大蓝皮书成果的影响。发布完了之后要进行评价,我们每年开展评价,我们2013年版移动互联网评价的结果,我们这个评价是皮书研究院专门开发的一套指标体系,同时我们所有的评委都是请相关领域的同行专家进行评的,不是出版谁内部的人来评,所以这个评价结果的客观性、科学性,我们自认为经过这么多年的探索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当然不能是尽善尽美,因为社会科学的评价本身就是一个需要研究的课题,也从理论性、实践上进一步完善我们的评价,在评价的基础上我们进行评奖,也是对他们奖励和激励。从2014年我们开始淘汰,第一批淘汰名单公布44种蓝皮书予以淘汰,因为有的是出版不能连续,比如出一年中间断了,有的质量长期提不上来,当然也有少量的经费原因,比如出来之后不能发布,影响力越来越小,我们第一批名单已经公布,第二批在年会上公布,这个淘汰的依据主要是内容质量的评价,包括社会影响力达不到这样的要求,我们就让他退出,退出之后可以引用别的品牌,比如说移动互联网蓝皮书淘汰了,那么别的单位就可以利用移动互联网蓝皮书的牌子进行出版。

  如果就本次会议来说,如果涉及到这个主题,我可能会有两个想法。一个是关于移动大数据的问题,我的看法可能这个移动大数据涉及到法律和伦理层面,因为据我的了解,比如说传统互联网的信息,举个例子,微博和微信对比,微博上的信息更多的是公开数据,我们可以随意抓取,但是微信强调私密性,包括中国移动、中国联通这些运营商,他们里面大量的短信,其实里面有数据库,至少在目前法律没有授权允许的情况下无法使用,那么这种情况下移动大数据怎么开发使用,可能涉及的领域非常多,法律伦理层面需要我们解决,这是我们下一步需要研讨的。

  另外,关于这个蓝皮书,刚才陈新河主任提到,要加入全球背景下的移动互联网的情况,另外涉及到移动互联网产业在我们经济大的环境下扮演的角色,其实应该把移动互联网既要放到全球的环境下,也要放到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背景下,比如说移动互联网对社会进程、对人的消费习惯,对人使用消费信息习惯的巨大冲击和影响,比如我们现在随便找个地方,地铁、公交系统,还是随便找个路边,几乎都看到大家在埋头看手机,那么它对我们生活方式产生巨大的影响,这种情况下我们做研究的时候要关注到这些领域,具体到一些层面,我们移动互联网蓝皮书明年可以增加两个篇,一个篇就是全球或者叫中外比较篇,我们把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市场跟发达国家,或者跟类似的发展中国家进行对比。另外,我们可能要增加政策篇,因为移动互联网的产业政策,对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我认为在中国环境下产生很大的作用,同时对移动互联网的监管也是一个政策,如果我们能加进一个报告讲一下移动互联网的监管,无论从政策层面还是技术面,还是将来移动互联网产生之后对我们主流舆论冲击的监管,可能都需要我们从学术研究的角度,至少我们关注到的,就对移动互联网提这么点建议,当然我们移动互联网蓝皮书从学术质量、影响力各个方面,我们认为已经比较好了,无论是放在文化传媒蓝皮书,还是放在总的200多种蓝皮书,还是放在出版的第三本蓝皮书,我认为表现都是非常好的,通过我们今天的会议研讨、交流进一步的改进,我们也希望移动互联网蓝皮书越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