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艾媒活动

    

  6月12日,由人民网与艾媒咨询集团(iiMedia Research Group)联合主办的2014移动互联发展大会暨第五届中国手机应用开发者大会(大会链接:2014cmadc.iimedia.cn/)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

  韩国首尔政府信息企划团团长金景瑞 ,北京信息化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彭凯,LG CNS 中国数字市场事业部部长张勇虎、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国科学院大学网络经济和管理创新开发实验室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吕本富,IBM大中华区智慧城市北方区总经理谷冰出席了本次大会移动大数据论坛,并在圆桌会议上针对“大数据时代智慧城市如何建设”进行了讨论。

  以下是对话实录:

  主持人:接下来进入到圆桌讨论环节,有请金景瑞先生、彭凯秘书长、谷冰女士、张勇虎部长。同时请出论坛主持人吕本富教授。

  吕本富:我们大数据应用在交通、环保、商业、治安等等领域,给我们印象比较深的是韩国的金景瑞,首尔这种解决交通方案能否在北京也借鉴使用呢。

  彭凯:北京的情况更复杂一些。首尔市政府他们做了很好的工作,北京市的交通工作有交通委、北京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北京公交总公司、轨道交通公司,并不是由一个部门全部制定和规划的。

  吕本富:也就是交通方面也有九龙治水的现象。

  彭凯:北京交通委要统筹,站在更高层面规划,行业治理并不能直接像韩国首尔市政府这样直接操作,北京市政府交通委并没有直接操作,只是制定政策,规范行业的管理。

  吕本富:看来也需要成立信息企划部,北京有一个词“蚁族”,蚁族上班要三到四个小时,所以这个问题如何解决。

  彭凯:北京的交通问题有解、无解,实际需要综合治理,北京市摊大饼式的发展,城市核心功能区在三环内,形成了城市的潮汐式的交通方式,需要把城市的功能区进行调整,很多专家提出了迁都问题,实际上决定了北京市的城市功能区的结构分布问题。

  吕本富:金先生你对北京的交通有什么样的建议?首尔有没有“蚁族”。

  金景瑞:首尔没有这种“蚁族”,但是大城市交通问题是非常头痛的问题,和北京是差不多的问题。目前为止,不可能找到马上缓解交通的方案。我们慢慢积累数据,2014年、2015年这些数据,很好地积累这些数据为下一代很好的解决问题,我们应该持续不断地积累这个数据。

  吕本富:有可能20年才能把数据积累齐。我们请IBM的谷冰女士讲一下。

  谷冰:IT技术已经准备好,这个是泛IT技术,不仅仅是大数据分析,还有前端的感应线圈,包括现在有流式数据。

  吕本富:也就是说技术没有问题了。

  谷冰:技术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机制和体制和多部门联动,如果做好了,可以联合起来做试点,其实会大大方便于人民群众。

  彭凯:大数据的发展,IT技术这些年的发展,主要的核心技术基本就绪了。前面讲到北京市的平台体系,委办局之间信息的共享,空间信息的共享,物联网信息共享,无线移动的统一入口平台。

  吕本富:数据量是不是还不够?

  彭凯:现在需要有应用需求去牵引,各个政府部门执行自己的行政职能过程中积累了大量数据,都在库里面管起来了,现在为了解决一项业务应用,解决交通的问题,我们需要把和交通相关的数据收集起来,围绕应用方案做这项工作。

  吕本富:看来是缺乏决心的问题。

  张勇虎:前面几位专家也说到,我们在数据领域技术确实没有问题。我们也在说分析,是否明确到顾客的需求。这种需求没有,多么大的数据、多么好的技术是白费的。市民对于交通的需求是否正确的反映到政府,通过需求把它定制化,抓取有用的数据,再结合分析,做定制化,这是更好的方式。

  金景瑞:北京的交通问题这个范围比较大,我们可以从小的事情做,比如公交车路线最佳化,减少公用车,这些问题可能看起来比较小,我们解决大的交通问题应该从小的问题开始入手,如果积累在一起可能比较难。

  吕本富:请问金先生你知道嘀嘀和快的吗?

  金景瑞:嘀嘀打车和这个应用软件是不一样的,就像司机和乘客在做游戏一样,今后做5年或者10年,这个问题会迎刃而解的。

  吕本富:北京最重要的就是PM2.5,政府、机关、学界都异常关心,大数据能不能在这里面发挥它的角色和作用?

  彭凯:大数据可以给我们提供污染源的源头究竟来自于什么地方,这样不仅仅是北京,北京的污染很严重,要用物联网和大数据的技术去积累。第二就是要综合治理。

  吕本富:有没有可能预测明天PM2.5比较高了,今天就放假了,别开车了。

  彭凯:这种可能性不大,经济社会要发展,不可能为了躲PM2.5大家都不出门。北京目前是靠天吃饭。

  吕本富:环保基本靠风。

  彭凯:污染基本靠扩散,和北京的地理环境有关,很多环保监测数据已经出来了。现在中央决定要京津冀一体化,首先要减污染源。当然希望老天多眷顾北京,刮风下雨。

  谷冰:我特别同意彭主任刚才讲到一点,PM2.5的监控,利用大数据有一个主要功能是监控污染源,因为它的前端探测设备很便宜,可以在核心区域布控很多,可以监管哪个企业的污染源是最主要的,这协助了政府进行污染源的监控同时对相关企业进行处罚。前一段河北投资几个亿想做这样的污染源,北京环科院,北京科委、北京环保都在致力于这个方向。】

  吕本富:我可以根据当天的地理和气象条件,比如明天的气象条件很不好,让一些煤炭工厂就不开机运行。

  谷冰:我们正研究一个预测模型,这需要政策。从技术角度上,首先希望能够成就对未来两三天PM2.5的预测,同时可以结合现在的情况,像现在限号或者限电,这是政策性的指导。作为IT技术角度可以协助它给出分析和建议的功能。

  张勇虎:归根到底还在于源头。大部分在于一些生产企业,包括水污染,蒸发以后变成颗粒性污染,在空气中流动。我们现在很多解决方案当中也希望政府采纳。

  吕本富:是可以把产业都砍掉,但是GDP没有了。现在出一个过渡性方案。

  张勇虎:就要找一个平衡点。所有的根源在于,某个领域、某个时间点它的数据量多大,我们可以把污染当成数据,以这个角度去分析,但也不一定局限在一个数据的角度。针对于生产也好,我们通过把排量减少污染的形式来降低化作为一种解决方案,LG在中国有12个工厂,针对生产线所有的污染领域通过数据化分析,热能也不是拿煤炭去烧,而是通过地热,从这个角度来区分,应该有一定的效果。

  吕本富:首尔有没有过PM2.5的问题。

  金景瑞:首尔也是一样,也非常严重。首尔现在已经习惯了空气好的环境,所以一个月即便产生一两天这样的天气也非常吃惊,比如现在汽车排出的比较多,汽车除了成了交通问题的源头,还会成为污染的源头,工厂也会成为污染的源头,我们对成为问题的这些点的数据进行分析非常重要,我们不希望从别的地方找出方案,针对问题本身分析,问题源的数据和其他领域的数据结合起来进行分析,导出解决方案是比较正确的方向。

  彭凯:现在环保部门也在做这方面的监测工作,北京的污染源,前一段网上也在争论,究竟北京市的污染源是工业污染造成的还是烧煤造成的还是汽车造成的,还是浮尘造成的,所以还是要拿数据说话,客观真实地反映北京市污染的状况,才能分类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理。

  吕本富:大数据要把污染源搞清楚,大数据可能会给我们一个模型,给我们一个平衡的方案,接下来的问题,我们经常讲大数据的数字,一个父亲到了一个商店,商店给他经常寄婴儿的尿不湿、童车,这个父亲非常愤怒,但是一个月以后这个父亲来道歉,他女儿怀孕了,就是商店经理比他爸爸知道的还早,对顾客的精准分析,你们能精准到什么地步?

  张勇虎:我们做到百分之百的精准很难,是否把数据通过计算机智能管理,自我学习,区分出正确、不正确,这也是我们持续突破的部分。

  吕本富:你们的客户是谁?

  张勇虎:集团内部和对外金融业。精准度我们通过实际在媒体、社交中数据的抓取,通过计算机内部的技术,把语言、字体、声音区分,尽量找到正确度的角度,但是真正百分之百是不可能的。

  吕本富:你别弄了这个东西不能用。也另外一个大数据的消化,他浏览网页不小心的点了骨灰盒,结果天天推送骨灰盒广告,这就是不精准的,不精准就是反面印象了。

  张勇虎:基于大数据,所有大数据到G、T、ZT单位的数据,大数据集合在一起,趋势是可以看出来的。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产品和解决方案,这种产品可以把正确度再提高,这是现在大数据的一些功能性。

  吕本富:大数据要预测宏观的趋势,微观要知道结构。

  谷冰:作为商家来讲需要的解决方案是“精准营销”,我们这些年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协助很多企业进行精准营销模型的搭建。尤其是现在电商平台非常广泛,精准营销的确可以做。你举的那个例子,核心的问题是模型的搭建,模型搭建如果简单化可能出现这个问题,但如果复杂化,把后台的数据进行更好地筛选和分析就可以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

  彭凯:实际上现在大数据精准化的服务对政府来讲也是很严峻的考验,搞信息化的同志有很多想法,但很多事情要靠各行各业的业务人员,甚至基层街道办事处的某个办事人员,数据的积累是靠政府所有成员共同工作的结果,这些数据如果不准确的话,最后让市长做决策或者某些部门做决策肯定是错误的。信息化条件下要求提升政府所有工作人员的工作能力和工作责任心,保证进入大数据的数据是准确的,这样基于大数据做分析决策才有可能真正满足社会和老百姓的需要,否则有可能作出错误的决策,也就是数据源精准。

  现在进入信息化时代、大数据时代,政府很多工作很波动,经常遭到社会上老百姓的批评。大数据时代政府具备了一些可以提前预先分析,向企业进行学习,分析百姓对政府的需求,把服务做到更超前一些、更主动一些。我前一段时间到韩国,对一件事情有很大的触动,韩国的家长不需要开家长会的,都是用信息化手段实现老师和家长的互动。这些将来也是政府在教育方面如何改进自己的服务,更好地让整体的社会时间、交通拥堵都得到缓解,政府可以基于大数据做很多的服务。

  吕本富:中国智慧城市某种意义上也是一阵风,我据说世界上的智慧城市有300多个,200多个在中国,而且经常有智慧城市的试点,有关于智慧城市的建设怎么评价?

  彭凯:智慧城市的发展应该是在数字城市建设阶段,在信息化基础条件下实现多部门协同为改进政府治理、改进政府对百姓的服务,不是像过去那样每个部门只做自己,智慧城市体现的是整体能力的提升,融合、聚合、多部门的协调。

  谷冰:智慧城市有很多的试点,希望这些试点城市可以通过新型的技术比如云平台的搭建可以把电子政务放在这个平台上,实现真正的政府化的智慧,同时提高惠民,又具有经济性。

  吕本富:智慧城市应该是惠民工程。

  谷冰:老百姓体会到的智慧城市会是这个方向。

  吕本富:进入最后的环节,每个人半分钟时间。

  张勇虎:智慧城市也是集合体。中国的智慧城市角度是人文与系统的结合,还没有转化为系统,因为数据摆在面前。

  谷冰:我殷切地期待着可以通过政府、企业、投资商形成完美的闭环,用大数据给我们带来美好的智慧城市。

  彭凯:希望智慧城市能让市民、企业的感受更人性化。

  金景瑞:首尔市定义的是“联系”,市民、车、企业、道路所有这些都联系在一起,自然而然解决问题的城市叫做智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