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艾媒活动

    

  6月12日,由人民网与艾媒咨询集团(iiMedia Research Group)联合主办的2014移动互联发展大会暨第五届中国手机应用开发者大会(大会链接2014cmadc.iimedia.cn/)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

  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国科学院大学网络经济和管理创新开发实验室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吕本富,SAP城市创新首席科学家王斌 ,思科大中华区高端研发副总裁殷康 ,人民在线的副总经理杨松出席了本次大会的移动大数据论坛,并针对“大数据热还是冷”、“大数据的价值”等问题进行了巅峰对话。

  以下是对话实录:

  主持人:谢谢殷康副总裁。刚才殷总给我们分析了数据虚拟化这样深刻的问题,娓娓道来,通俗易懂。前面四位专家学者带来了各自不同的技术观点,接下来我们将进行精彩的讨论,首先再次请出王斌先生、殷康先生,同时邀请人民在线的副总经理杨松先生,请出论坛的主持人吕本富教授。

  吕本富:刚才SAP、英特尔、思科都说了很多关于大数据的理念、技术,大概十年前参加这样的会议觉得这样的公司特别高大尚,但是有了互联网公司这些公司好像风光不在了,但是最近大数据又火起来了,我想探讨第一个问题,大数据当前是热还是冷或者说你们对大数据的现状做个判断。

  王斌:大数据从SAP来说和我本人来说不是热,而且不是一般的热,基本上你看与不看、你管与不管都在那儿,都在主宰着你的生活,就好像着你的呼吸一样。呼吸对你重要吗?你并没有管你的呼吸,但是呼吸就在。

  殷康:人民网这样一个公众媒体论坛都谈这么最新的技术术语——大数据,可想这个词的热度。我反而希望从业人员和媒体人员,一方面我们很热情拥抱新的技术、呼唤新的创新,同时我们应该更加理性。大概两三个星期前参加云计算大会,也是特别火,中央电视台马上有个报道。

  吕本富:现在不仅云计算,还云地产,跨界很厉害。

  殷康:中国不缺热情,缺相对来说理性的、专业的、严谨的分析。所以我倒愿意借这个论坛,真的我们不愿意在后面拼命的说都是一些忽悠的人。

  吕本富:大数据还是热的,但是你希望还是有个大浪淘沙的过程。

  殷康:大浪淘沙的过程要相信市场、依赖市场。政府一方面有优势,政府一号召大家都重视,另一方面政府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吕本富:媒体是不是炒的有点热了。

  杨松:大数据不是热炒的概念,现在信息的发展,包括微博微信、电商、社区、移动互联网产生很大的数据,不是凭空出现的。大数据的产生也是基于前两年很热的概念云计算,有了云计算作为基础支撑才可以处理这么庞大的出具。

  吕本富:媒体角度来看也不是过热。这是我们基本的判断,大家都不认为过热,只不过有一些泡沫。我有一个观察,高理事长说大数据有4V,最后一个是价值。从大数据的研讨会可以看到,最早一批人是Hadoop提供硬件等等,再有一批人马上就提供分析算法,但是我们经常会问一句,就像前一段有一个很时髦的电视出品叫《爸爸出哪儿》,我们经常会问大数据价值在哪里,现在很少看到用户来说从大数据获得了什么样的提升或者什么样的增值服务,你们怎么看这种现象?都是厂商在你方唱罢我登场。但是没有谁说我大数据用的很好,大数据的价值到底在哪里?

  杨松:刚才前面专家也说了,我们更要关注于从应用层面来看大数据怎么来用。刚才王斌老师也说了,他前面部分主要讲技术,但是更多时间是讲数据如何用,这要从用户角度来考虑。现在大的数据,用户使用的过程,是他乐于这样使用。

  吕本富:我不是给三位出难题,是有个历史之见,前一段物联网也很火,国家投资了很多,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好像物联网的价值并没有体现,大家对这个词就不那么敏感了,其实浪费了很多投资。我怕的是,没有寻找的价值立足点,只是厂商唱戏,可能有重蹈覆辙的危险。

  殷康:这和前一个问题很扣题,是热炒还是某种角度挖掘它的价值,这恰恰是判断中国是不是有泡沫或者热炒的关键。如果每个人都谈投资股票,可能股票要出问题了,大数据也是这个问题,如果人人都云,中国的现象是什么?许多人是缺乏专业和整个领域发展的深入观察和脉络的把握,变成了人云亦云。中国物联网也好、云计算也好,有太多人说太多话,同时又形成不了能够凝聚的,相对一致的方向,这是中国最有趣的现象。连专家院士他们的观点都不同,这个领域发展太快,怎么说都有可能。

  回到主题,大数据的价值在哪里?显然大数据的价值太大了。但是中国还处于整个IT产业发展、使用的初级阶段。举个简单例子,万达不断地建城市综合体,它利用IT怎么做。它把逛商场的的人流全样本进行大数据分析,不是随机抽样,大数据和原来技术非常不一样的是收集所有数据。随机抽样最大的问题是最终不精确,还要人为的干预,然后再来解释。大数据很大的特点是不需要了,人的举止言行诸如此类的全样本观察。把这些数据都放在那儿,自然的收集和分析以后它的商业价值不言而喻。万达广场的铺子的租金都是根据这个制定的。换句话说,人的举止言行甚至于生活的舞台都在互联网上,某种角度它有更客观、更全面、更整体、更生命化的东西,这些东西需要挖掘,需要分析。

  王斌:其实这也是我想说的,我今天来讲的主要目的也是希望呼吁政府、呼吁新闻界,呼吁有传播能力的人告诉我们中国的,无论是民营企业还是国企能够更多地关注客户的服务,而不要关注所谓的大数据技术。大数据技术摆在那里,美国从来不炒大数据,但是美国的大数据用的比我们领先至少50年,当我们笑的时候,我们应该知道,中国现在民营经济做了非常杰出的例子就是中国的电商,中国的电商从侵略性到颠覆性,是我在全世界第一次看到,作为中国人很自豪的一件事情,希望把这种模式大量的复制到民族的其他产业,那个地方有众多的服务需求,这些需求需要基于大数据,此时此刻我们不知道。我们能做的一件事情是如何实现让客户的服务更满意、让客户的服务更舒服。

  吕本富:电商是中国比较骄傲的行业,确实和大数据结合的比较紧。

  殷康:有没有价值市场会决定。中国应该看的方向,中国所有的大问题,比如污染、医患、高考,都没有人真正的用大数据的方法思考,你不要炒作一个新技术,去解决一个大的问题。

  吕本富:大数据不仅是资源还是一种思考方式。

  杨松:大数据大家炒的比较热,但是怎么在一个平台上使用,现在许多提供公有云的,但是真正用起来的比较少,反而是私有云或者混合云有一定的使用价值。大数据的数据安全性还有待于加强。

  吕本富:我们再讨论一下移动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现在有一个说法叫“得移动者得天下”,如果移动互联网没有你的声音,你原来即使做的再好,可能都会有问题,也会有挑战。为什么移动有那么大威力?我们做商业都知道,有渠道、客户关系,移动把渠道和客户关系合二为一了,这是我观察的移动互联网的价值。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之间有什么机会,有什么关联性。

  杨松:移动互联网和传统的PC互联网最大的区别是可以保持随时在线,对碎片化的时间利用率非常高,而且可以精准地定位到每个人,用户特征、行为特征,这些都可以比较精准的定位到,它的用户量据统计每年都在爆炸式的增长,超过传统的PC互联网。

  吕本富:移动产生的数据非常之大。

  杨松:做O2O也是比较方便的,它产生的数据也是呈爆炸性的增长,每天用户的各种行为特征要进行挖掘,产生的数据量种类多、量多、实时性都非常强。

  殷康:价值绝大多数都是围绕着为人服务而直接感受到的,像移动的手机,特别所谓的智能手机的出现,它几乎代表我们人,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就是我们经常谈到的技术战略的判断和思考。人人都谈物联网的时候,说是互联网是连人与人,物联网是连物与物,物是东西,人不是东西,所以说人和物联网没有关系。忽视了一个基本,物的最终目的是为人服务。如果物联网不和移动互联网结合不可能发展,所以一定要公司的技术、战略决策的人把握,市场最终会淘汰,而不依赖于市场的炒作。无论移动互联网的价值、物联网的价值,最终市场会给它非常冷酷和严肃的判定。

  吕本富:忽悠的人在市场上会碰壁。

  殷康:我还想讲一个观点,移动互联网是整个互联网产业的中心,但是应该看到它是以前互联网发展累计的结果,互联网解决了数据、信息、通话、视频、多媒体,突然爆发在移动端点,所以它是累计的平台再现,它实际上是信息产业或者互联网产业发展的最终体现。

  吕本富:刚才你说过电商是中国的骄傲,其实移动互联网也是中国的骄傲。我们和欧洲人交谈,那些绅士还在看报纸了。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发展、中国智能手机发展也是领先的。

  王斌:我个人认为移动互联网是大数据应用的未来,移动互联网和传统桌面互联网是两类不同的,移动互联网永远在线,我们叫新的OA。比如用安卓手机,我做过很多测试,无论打不打开GPS,人家都知道你在哪儿。尽管我们在呼唤保护隐私,但是要做事情要享受服务所以没有隐私而言。另一方面,从每一个工作的人来说,我们都很羡慕,我们都想做老板,做老板有什么好处?有助理、有秘书。你会发现在我们的日常工作中,手机已经充分当了我们助理、我们的秘书,而且给了我们非常好的感受,当时飞机一落地的时候,某个运营商就告诉你欢迎你来到这里,这里的气温是多少,所以感受特别好。慢慢到了工作当中,基于你的商业服务会越来越多,会让你的工作感受和生活感受都非常好。

  有一点我想呼吁的,我们今天发了一个新的微信,我们认为移动互联网的前端一定要够轻,后端一定要够重。

  吕本富:有大数据就有隐私,特别是移动互联网几乎是你的行迹不可能隐藏了,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有人说隐私概念需要重新定义。互联网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隐私观念可能放大一些。客户什么情况愿意我让渡自己的隐私权利。你侵犯我的隐私了,你给我方便服务了,可能我也认了。最次的是既侵犯了隐私还带来了各种不便,特别是现在手机加载的流氓程序、垃圾程序。

  王斌:我认为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我完全赞同,在移动互联网或者新电商时代隐私应该被重新定义,隐私不应该被社会定义,国家应该承担更多责任,隐私使用的法制问题应该被重新定义,包括互联网犯罪、互联网诈骗等等,从技术角度来讲,在新型的社会很难有隐私而言。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普通公民你可能更关心我的隐私不要让我承受损失和伤害。如何重新定义隐私?如何重新界定互联网上的犯罪行为?这是对国家提出的一个新的课题,国家真的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来做。想通过封闭的方法,利用各种各样的安全技术护所谓的隐私信息,现在看来不太靠谱。

  吕本富:要制度+技术两条腿。

  王斌:现在我们帮助企业做事情,以前是帮助企业优化流程,现在我们新的口号是面向结果,我们先不管流程,你今天的结果是什么,比如希望今年的营业额翻一倍,我们面向这个结果来讨论,我们想办法帮助你翻一倍的话,你的销售额只能增加30%,那对不起,我们来向办法帮助你去CUT掉70%的内部成本。

  殷康:隐私问题在中国尤其严重,这跟移动互联网或者跟大数据某种角度不太一样。我们没有移动互联网的话、没有大数据的话,我们的电话号码,我们的电信运营商都是国企,垃圾短信、骚扰电话诸如此类,在我看来完全没有受到重视,再别说今后更大范围。所以这一点需要公民意识,要立法,而且得有行动。我们做技术的来说,技术不是问题,关键是态度问题,我们对自己保护的公民意识问题。然后来促进国家的法律、国家的执法人员执行力的问题。

  吕本富:你认为制度大于技术。制度、技术、公民意识。

  殷康:在制定所有法律的时候当然要与时俱进。

  杨松:隐私问题应该是政府主导来做这个事儿,如果依靠个人或者厂商来做,效果是不好的。比如我们装一个APP,可能都有一个提示,会使用你的隐私,但是在使用权上,用户比较弱势,只能接受。

  吕本富:最后每位嘉宾一分钟。

  杨松:今天处于大数据的时代,人民网也处于大数据时代,人民网的数据量也达到了几百TB的级别,种类特别多。

  吕本富:大数据时代的人民网要抓住大数据时代的机会。

  殷康:大数据时代隐私问题尤其重要,但是与时俱进,我们主要听这代人的行为举止,现在都是用微信,都用Facebook,这批人显然认为公众场合的言行举止是公众的,朋友圈是隐私,所以要研究,同时采取开放的、更加包容的、更加与时俱进的态度。

  吕本富:隐私概念在变化,比如黄海波同志大家反感并不多。

  王斌:我呼吁大家放下大数据,特别是如果做IT的,我呼吁大家敢于颠覆自己认为很正确的观点,第三我呼吁面向服务,去参与或者多举办一些面向真正事情的研讨会。前一段我参加过一次“论新闻媒体的传播”,或者论某些服务的改进,这种会是大数据生命力所在。

  吕本富:感谢三位嘉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