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艾媒活动

    6月12日,由人民网与艾媒咨询集团(iiMedia Research Group)联合主办的2014移动互联发展大会暨第五届中国手机应用开发者大会(大会链接2014cmadc.iimedia.cn/)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沈阳、北京大学市场与媒介研究中心主任谢新洲、网易副总裁总编辑赵莹、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展研究中心新媒体所所长吕岩梅、缔元信总裁梅涛、人民网副总裁人民网研究院院长官建文出席了本次大会移动媒体主论坛,并在针对“媒体移动化转型的难点、经验”、“如何兼顾并运营好微博、微信和客户端”、“移动媒体未来发展趋势”三个问题展开了巅峰对话。

  以下为对话实录:

  主持人:谢谢。接下来进入25分钟的圆桌讨论环节,首先请出圆桌论坛的嘉宾,他们是国际在线总裁范建平先生,网易副总裁总编辑赵莹女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展研究中心新媒体所所长吕岩梅女士,缔元信总裁梅涛先生,人民网副总裁、人民网研究院院长官建文先生。同时请出圆桌讨论环节的主持人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沈阳先生。讨论的话题是媒体移动化转型的模式探索与发展趋势。

  沈阳:非常高兴今天上午来这里聊移动互联网,我觉得应该是很轻松的东西,因为它已经是我们的生活。今天邀请到了多位嘉宾,我们可以想像,这些嘉宾我看了一下,来自于不同的领域,包括有政府的研究机构,也有媒体的研究机构,还有大公司的副总裁,所以我想角度很多元,下面首先请每一位嘉宾简单介绍自己的情况以及内容。

  范建平:国际广播电台大家应该比较熟悉了,原来它主要是对外,有65种语言对外广播,包括电视,其他平面类的杂志、出版物,这几年国内的媒体也发展比较快,包括北京地区的FM,88.7、905的环球资讯,915轻松调频,大家在车里可能会经常听到。国际在线网站是国际台主办的,属于中央的重点新闻网站,它的语种也比较多,同样是65种。除了在北京本部自己办的之外,还有十多种语言是直接在境外,整个编辑团队都在境外,是这样一个架构。

  从1998年上互联网之后,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现在也正在致力于向移动端转移。当然,转移过程中肯定会有很多新的课题,既包括自身的也包括和母体融合的,尽管国际在线从一开始和很多媒体网站不一样,它一直以来和母体融合在一起,大家可以想像,如果每一个外每网站分出来的话,等于把半个国际台独立出来的,语言是无法分割的,这也是国际在线的特点,一直是融合的。当然这样还是有问题,问题是什么一会儿再和大家交流。

  吕岩梅:我是来自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个研究人员。谈到我们广电在移动时代的转型,应该说是广电系统,包括各级的广电机构作了很多探索和努力,像中央三台的手机电视平台,还有各种各样的APP,但是我在这里想和大家分享的是我在最近发现的一个新的现象,就是在城市台进行的探索,像苏州和无锡这样的城市,他们建了无线苏州、智慧无锡这样的平台,不仅把广播电视内容搬到手机平台上,而且是聚合了整个城市生活的应用,办成了开放共赢的聚合平台,比如无线苏州是注册为IT企业的一个运营企业在运营,并且提出了去媒体化这样一个口号。就是要立志打造成能跟商业的新媒体进行竞争的市场主体。现在用户增长非常快,都在两三年的时间内,无线苏州已经从0做到140万名用户,智慧无锡已经做到了80万,发展非常快,里面潜藏着巨大的商业潜能。今后有望通过这个平台来带动他们整个广电未来的发展转型提升。我先介绍这些。

  沈阳:第三位嘉宾是赵总。

  赵莹:我负责的核心产品还是网易新闻客户端,刚才也讲得比较多了,或者我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网易在移动产品方面的战略布局。因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大家觉得网易是一家比较务实但是比较低调的公司。我们从08、09年开始就一直在做移动的布局,除了在新闻类的APP方面,其实我们主要在其他几个方面,包括效率类的,我们有道词典用户量已经超过3个。还包括社交类的,是我们去年启动的新项目,易信,现在用户超过8千万。还有娱乐类的,网易娱音乐、网易彩票。另外还有游戏类的,大家知道网易的游戏很强,从今年开始,我们也有好几十款手游推出市场。这几个方向的矩阵布局是网易这么多年以来积累的一些产品优势,从PC一直到移动的转移和延续。我还是希望能够寻求这几个方面,包括和在座各位不同的行业、不同媒体更多深层次的合作,大家一起来创造共赢。谢谢。

  沈阳:下面一位嘉宾是人民网副总官建文老师。

  官建文:大家好,人民网最早是人民日报的电子版,从电子版到一个新闻网站,再下一步就是做全媒体的网站,现在正在向移动转型,移动端我们做得比较早的是当时人民网在日本的景象站(音)上发手机短信,那是比较早的。但真正我们开始是03年,从短信、手机报开始,现在我们有手机论坛,有手机报,有网站,有客户端,也有手机阅读、手机视频,从各方面向移动来发展。这是我们网站业务方面的。

  另外是在研究方面,前面廖总发了蓝皮书,我们编了第三本蓝皮书,刚刚出版,是专门来研究介绍中国移动网络的。另外是另外一个也是刚刚发布的,主要是媒体移动传播的一个指数,今年我们发布的是去年全年报纸和杂志,刚才发的是包括电台和电视台,我们为什么要研究这个?一是我们是人民日报的网站,另外是我们自身也在向移动转型,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同行、传播界怎么做,使我们自己走得更稳。

  沈阳:下面一位嘉宾是缔元信的梅涛老师。

  梅涛:大家好,我们公司是一家给国内互联网企业和一些传统企业互联网过程中帮他们做基础的数据统计、数据分析,在此基础之上我们经过七年发展,覆盖了中国网络用户的70—75%,我们在后台是有可能把用户在不同网站上,原来是孤岛状态下的行为数据串在一起,再把这些结果数据还给我们最早的网站客户和企业用户,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我们都感觉到了客户用户其实在向手机平台上迁移,我们同时也面临同样的挑战,就是怎么覆盖移动用户。今天很荣幸参加这个活动,和大家做分享。谢谢大家。

  沈阳:刚才听过嘉宾的介绍之后,我们也感受到,在移动互联网转型当中存在很多难点,下面的主要讨论点是从各自嘉宾的角度看一下移动互联网在转型方面有哪些难点和经验。先请范建平总裁聊一下。

  范建平:要说难点,视角可以很多,我选择从传统媒体的角度去看待这样一种转型,说它面临什么样的难点。在传统媒体时,其实每一个媒体都有一定的垄断性,比如地域性,内容的原创性,但是到了互联网以后,内容同质化,地域也在同质化,形式也是在同质化。所以看着好像是自己能够面对的受众多了,任何一个地方的媒体都可以面向全球,但实际上面临的难点更大。现在在走向移动的时候,很多媒体考虑的是内部的整合,比如流程、人员,所有的内容如何去融合。大家现在的关注点在这儿,但这里面其实还缺了一个前提,总的感觉,传统媒体有时候还不是很清楚为什么做和做什么,而是在考虑怎么做。就是他认为为什么做和做什么已经解决了,实际上没解决,他把原来的定位移到了互联网上,或者又移到了移动互联网上。

  可以设想一个场景,传统媒体是以专业化为自豪点的,比如做新闻的专业性,相当于做宴会的大厨,他现在面对的顾客是站着吃、走着吃,吃快餐的客户,强调自己的专业性去做的时候实际是不能满足用户需求的,用户体验会比较差的。比如咱们在手机上看新闻,我个人的体验是看一个标题就可以了,再要看最多导语,看完差不多了,如果再看正文,会感觉信息很罗嗦,因为主要的核心点从标题到前面的导语、正文三次重复,不断重复,但是从专业的新闻媒体来说,他觉得这是新闻的专业性。新闻专业从学生开始就知道新闻点这么写,他们面对移动用户时,实际这样一种模式已经需要做改进了。做什么、为什么做还不是很清晰,这是一个难点。

  沈阳:刚才他聊的是一般的传统媒体内容的转型,我在想,吕岩梅在4G上来之后,视频移动化当中和刚才范老师说的有哪些区别?

  吕岩梅:我还是想我刚才讲的话题再具体分享一下。说到转型的难点,我认为就广电来说还是体制机制的限制,束缚比较大,束缚了广电转型的手脚。比如很典型的一点,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市场是开放的,是没有地域限制的,甚至是无国界的,但是我们广电从80年代以来的四级半的格局,从中央、省、地市到县,四级半的格局把广电机构都限制在自己的行政区域内,无法进行跨区域的运营合作,它实际上跟互联网思维是相反的,所以大大制约了它的转型发展。还有它的体制机制,是事业的体制,在很多方面无法与市场上竞争力强、灵活性强的商业机构竞争,没有形成市场主体。

  联想到苏州和无锡进行的探索,我觉得是广电行业转型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突破口。就是这样一个平台,把单纯的广电音视频服务转型为城市生活应用全方位的平台,开放共赢的平台,现在不仅是媒体,甚至各种生活服务也正在APP化,有专业人士做过预测,十年内所有的频道都没有了,都是APP的,我们的生活已经在苹果上看到这样的格局,全部APP化了,如果能够应对这样的趋势来做这样一个聚合平台,增加用户的黏度进行生态化,营造这样的平台,就会吸引更多自己的用户,用户中会潜藏着巨大的商业潜能,开发各种各样的商业运用,像无线苏州,今年的用户过了130万之后开始尝试商业开发,植入广告,O2O电商,已经显示出长尾效应。将来有可能通过这个平台来改造整个广电老基体,来实现提升。

  沈阳:刚才吕岩梅所长谈到要有互联网思维,打破体制的束缚,同时也谈到了服务化问题。我们在做移动互联网媒体的时候我们感受,一个是我们的信息怎么样把它转化成服务关系,从信息关系转化成服务关系,从信息关系转化成金融关系,还有就是从信息关系转化为社交关系。我想听一下赵老师的想法。

  赵莹:其实我们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和难点主要是两个:一个是怎么样去获取用户,或者是怎么样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二是怎么样获取收入,解决变现能力的问题。目前来讲,我们在前面一个问题解决得比较好,网易媒体这块业务我们在PC时代发展过来的,那时候大家知道我们的邮箱业务很强,在上邮箱的时候会点一下新闻,后来我们发现用户多起来,看新闻的人越来越多,可以卖广告了,现在每获取一个用户都不能靠这种裙带关系了,要实打实的靠自己,要更好地研究用户的信息需求,我们每一个下载都是实打实的,用户从应用商店下载的。这方面的探索我刚才讲得也比较多了。

  另外一个方向就是变现,其实在这个方面,我们也想过很多办法,包括刚刚我提到,未来很重要的一个方向是跟本地的机构,包括媒体进行合作。我们希望去建立用户在信息贴近性方面的关系,我们希望寻求客户端更大的变现能力是有关系的,因为手机的屏幕很小,我们不可能在头图、开机画面再容纳更多的品牌广告,我们希望打开本地市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做过很多的尝试,包括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寻求跟地方媒体的合作,但是实际的结果告诉我们,效果并不是非常好。中间也有很多原因,但是我认为核心的原因是体制问题。

  沈阳:网易也有体制问题吗?

  赵莹:我是指本地媒体的体制问题,并不是指我们的体制问题,我们会发现本地媒体和我们谈合作的过程中,他响应速度很慢,不能够满足我的发展需求。比如谈一个媒体的合作,可能要好几个人和他们谈论好几轮,中间有很多利益分配的来往,我觉得他们的响应速度达不到我们的需求。

  沈阳:移动互联网思维快的公司是不是现在在带着移动互联网思维慢的公司在发展?

  赵莹:后来我们去找了一些体制上更开放的企业,比如像58同城、赶集去合作,我发现他们的响应速度远远高于本地媒体,我们更愿意和他们进行合作。

  沈阳:我们听一下官建文老总的观点。

  官建文:我觉得赵总说的是对的,一个是移动互联网的思维,另外一个是观念。在这里面又涉及到模式,因为我们是从传统媒体走过来的,又到PC互联网,但是移动互联网和这些是有很多不一样的,一是受众怎么接受这个信息,通过手机这么小的屏幕,原来那些版面语言、组织方式都不适应这个状态,怎么调整我们的思维和思路,真正在几寸的平面上来体现用户为中心,把我们的信息,包括受众需要的方式进行组织和传递。比如从报纸、电台、电视台发表了一个新闻,工作就结束。到网站不完全结束,但是也大致结束,可是到了手机上,可以说仅仅是开始,发布一个信息仅仅是开始,怎么沿着这个信息去满足受众的各种需要,提供他所需要的东西。

  另外,我们现在手机这块不赚钱,或者很难赚钱,传统媒体主要赚钱的模式还是传统媒体,网站赚钱的主要是网站。大家多看到手机是未来,可是它好看不好吃,它是未来很丰满,但是现实很骨感,我们还赚不到钱,认识上、观念上怎么投入,怎么去做,处理现在赚钱和未来赚钱的关系,所以我觉得难的是我们对移动互联网的认识,是我们的思维和观念怎么调整,这可能是比较难的。谢谢。

  沈阳:刚才官总谈到怎么样赚钱,我们想听一下缔元信梅涛老师的看法,讲一下大数据,包括数据分析怎么样帮助媒体赚钱?

  梅涛:我还是先回答您刚才最原始的问题,现在大家面临的困惑。站在一家数据公司的角度,我个人觉得因为移动终端、移动网络的发展,其实是把用户或者受众的行为习惯或者媒体接触习惯根本性地改变了。我觉得整个行业对于这种变化的了解其实是不够深入的,举个例子,我们都喜欢大家使用移动终端是用所谓的碎片化时间去使用的,今天反过来想想,可能不是这么回事,因为你已经有大量的时间被移动终端给占用了,换句话说,其实它已经有点反客为主的感觉,对于这种变化,我们是不是足够敏感,或者说我们是不是有足够的方法、数据去做比较深入的研究,就是围绕受众去做研究,这是一个特别核心的问题。

  第二,纯技术的问题,我就不展开讲了。

  最后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现在大家都把自己的业务范围划地为牢的状态,我觉得这个状态其实不利于这个行业的发展。举一个例子,90年代的时候银行的ATM机,是每家银行有自己的,不彼此互通互联,到最后发现只有互通互联才有可能满足共同客户的需求,我相信在移动互联网领域里面也一定是如此。

  沈阳:刚才讨论了媒体的移动化转型,有的是从碎片化角度讨论的,有的是从信息的服务化角度讨论的,还有的是从广电的角度讨论的,还有是从整个互联互通,我们可以看到,移动互联网转型,既有很痛苦的一面,包括体制方面的。同时也需要在微博微信APP上一起运营,但我们还是要看到,它有让我们很兴奋的一面,就是大量的用户时间超过以前各种历史当中在移动设备上花的时间。我们还有很大的新的空间,所以我们可以感受到,移动互联网转型新的领域、新的边疆会越来越扩散,卷入的各个行业当中的人会越来越多,移动互联网可能不再是一个产业,而且是我们整个社会的底盘。

  下面进入互动对话的环节,看看有没有观众有问题,问两个问题。

  提问:几位老师好,我来自上海的观察者网,我们是一家民营的智库型的媒体,我对赵总有一个问题。网易几大门户可能会跟人民网和一些官媒,甚至是地方的媒体进行合作,会不会也开放一个渠道和我们这种民间的独立媒体进行合作?因为我们自己会生成很多原创的内容,包括外媒的编译,也被很多官媒转载,我很好奇赵总会不会给我们这种机会,和民营的媒体进行合作的机会。我相信我们这样的媒体也越来越多。谢谢。

  赵莹:其实我们除了跟大的媒体进行内容合作之外,我们也和非常多的自媒体在合作,我觉得自媒体是未来媒体发展路径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方向。最开始的时候,所谓的自媒体是一个人的自媒体,是一个博客,但是慢慢我们会发现,其实在科技领域、财经领域,已经有几个人开一家小公司的自媒体产生,而且他们做的内容是非常垂直化的,非常有深度的。我相信再过一二十年,会有越来越多这样的有影响力的自媒体出现。我觉得这些自媒体很核心的优势就是内容生产能力,但是他们最大的短版还是在于渠道能力,这个事情其实是现在大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做的事情。我觉得未来我们还是希望探索一种能够给地方媒体、自媒体更好的利益反哺机制,这是建立长远的合作关系最核心的一点。

  提问:我来自国际毛皮协会,是一个NGO组织。以前做媒体活动是很传统的,做一个媒体发布会,请几家网络媒体,网易、人民网也请过,再请几家平面报纸、杂志发布一下,现在我们越来越困惑,感觉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我们的信息未必能到达我们想传递的读者的眼里,我想听听嘉宾的建议,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做媒体发布效果会更好,因为现在有微信、微博,包括BBS各种平台。

  梅涛:您刚才问的问题和我说的困惑是一个硬币的正反面,这个问题来自于您其实并不清楚您的目标受众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用我的话说叫媒体接受习惯,包括他们在媒体终端上的使用习惯,比如是下载网易客户端,还是今日头条或者是其他的渠道,把这些问题搞清楚了,可能您的问题自然就有答案了。

  沈阳:我的理解,移动互联网一定是多态化,不是单一的形态,像微信这样的产品,用户占有的量,时间占有量非常高,但是我们还要看到网易的新闻客户端,是一种报栏式的,直接去看,包括像微博这样的,是一种广场式的媒体,微信更多是一种全城式的媒体,所以我想,这个话题我们后续还可以在各种网络空间当中进行探讨。今天的环节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几位嘉宾的精彩发言,也感谢沈阳教授的精美串联。让我们对媒体移动转型的困难、产品运营的经验、移动媒体的发展趋势有了更全面的了解,同时也为我们的论坛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让我们再次用热烈的掌声感谢各位嘉宾的发言,谢谢你们。随着这样一次圆桌会议的结束,我们今天上午的移动媒体论坛也就进入了尾声。各位来宾,变革的大幕已经开启,移动互联网大潮将要带给我们的是挑战更是机遇,如何顺势而为迎接挑战,相信在座的各位在未来会有更多宝贵的经验和我们一起探讨,一起思考。我宣布:“2014移动互联发展大会、移动媒体论坛”到此结束。感谢各位嘉宾和网友的参与,谢谢你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