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艾媒活动

    6月12日,由人民网与艾媒咨询集团(iiMedia Research Group)联合主办的2014移动互联发展大会暨第五届中国手机应用开发者大会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出席了移动媒体主论坛,并在论坛上做了“从中外媒体的实践看移动互联对媒体业的影响”的主题演讲,他认为,当下要在互联互通当中寻找我们的价值增值的巨大市场,因为所有的价值都是在互联互通当中形成的,因此关系渠道、关系资源就是我们经营的基本渠道,所以内容再重要,如果没有关系资源这个渠道去达至相应的用户的话,内容恐怕它的价值也很难实现。

  以下是演讲原文:

  喻国明:各位上午好,由于时间关系,我就不多客气了。互联网对于现代社会生活的一种改变是大家都感受到的,大家讲互联网思维,互联网逻辑讲得很多,了解互联网我认为就是两个关键点,一个是连接,互联网给我们所有的社会生活所带来的方方面面的变化,全都是由于对过去各种各样的社会要素、商业要素,各种资源和价值的连接所造成的,无论是对于我们的价值也好,还是对于我们的压力也好、困扰也好,其实都是连接所造成的新的社会资源的分配,新的社会游戏规则的建立,新的传播态势所带来的。而移动互联实际上就是使这样一种人和人之间的连接变得随时随地,就变成了和人的生活的时代进行嵌入的一种人和人之间、碎片与碎片之间、元素与元素之间的对接,这就是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重要的变化,这样一种连接,我们有相当多的人在今天还顽固地认为这样一种连接给我们带来的最大价值就是媒介价值、广播价值,这是一个严重的误区。

  微博刚刚出来时就有人流传说,你有一千个粉丝就等于办了一个企业内刊,一万个粉丝就等于办了一个杂志,等等一系列说法,实际上就是把关系的建立当成了媒介的功能去看待,但事实上互联网这样一种连接所带来的并不仅仅是媒介广播的功能,更大程度上是社会资源的配置,呈现一种全新的、前所未有的态势,我们每个人作为一个社会成员,过去所进行的社会配置、社会协调、社会匹配、社会协同只能在现实生活的有限生活半径和数量当中来实现某种社会资源的整合配置,但是今天由于互联网所带来的这样一种巨大的连接,使我们这样一个整合的范围、数量有了前所未有的、巨大的突破,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人所具有的资源,无论是我们的时间、知识、行动能力、关系等等这是过去无法被社会整合,无法被社会激活的资源,在今天互联网、内容网、人际大网的构造之下,我们有可能被激活、有可能被检、有可能被匹配、有可能被整合,这就是互联网给我们这个社会所带来的最大的改变。因此,对于互联网所带来的最大价值的生产方式而言,其实完全不是我们过去在工业化生产时代点的经营,过去熟悉了一个媒介自身的上中下游价值链的建立,一个政府在自己有限的范围之内做大家长掌控一切。

  但实际上互联网使每个人的资源都有可能被激活、整合、检索和协同、协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有了更加丰富的选择,而我们所面对的就是一个一个的有自己主观动机、主体意识的这样一大群前所未有的积极主动的资源。这就使整个社会协同和社会协调,包括社会管制的方式都有了巨大的根本性改变。

  因此,就要求我们用一种新的思维、新的模式去应对这样一种改变,顺应这样一种改变。我在两个月之前写过一篇小文章,题目叫做“互联网是今天传媒领域中的操作系统”。我的意思是我们就像一台电脑一样,99.999%的软件是应用型软件,完成某个功能,实现某个价值,互联网是我们今天生活的组织方式、底层结构,如果任何一种应用、任何一种作为不能够嵌入到互联网逻辑当中,我们就会成为价值孤岛,而这种嵌入就是互联网逻辑之下的第二个关键词,就是开放。开放什么?开放我们的资源、开放我们的心态、开放我们的权利,用开放的方式去拥抱互联网,用平等的方式,而不是以我为本的方式去整合相关的资源,这点是互联网时代和工业化时代最大的区别。很多媒体应用新媒介,仅仅把新媒介各种各样的手段看成是延伸自己的影响,延伸自己价值、延伸自己产品的锦上添花式的渠道、应用,这实际是对互联网逻辑非常深刻的隔阂,我们看到很多媒体、媒体集团,微博出来了,办一个官方微博,手机出来了办一个手机报,再办一个客户端、APP等等,很多东西以我为本做很多用互联网作为一种渠道手段的自身价值、自身影响力的延伸,但事实上我们要知道,在互联网的逻辑之下,隔行如隔山,每一个专业都有它的专业门坎和专业规则,你做报纸做得好未必做客户端做得好,你做电池做的好未必做APP做得好,这是两个专业。

  互联网的竞争和过去最大的不同是它的竞争是一种极致化的竞争,谁能够进入到前五名、前十名才能体现出自己的价值,已经有了这么APP,真正能够发挥作用的APP有多少,如果我们自身有某种技术弱势或者客户端营销的不内行,我们去做这样的东西,我们到底能够产生什么样的成效?那是大有质疑的,因此必须用合作双赢的方式来进行合作,开放自己的资源,开放自己的权利,把心态变成和对方的合作,不要认为我们拥有权利,拥有行政资源或者某种其他的资源,我们就觉得我们可以指挥一切,可以搞定一切。事实上在互联网上,仅仅有这样一些资源当然是好事,但是如果你不能够嵌入到互联网逻辑,按照互联网的规则去做的话,你就会逐渐成为价值孤岛,就不能利用互联网给我们呈现出来的种种可能性和价值,因此对我们来说,开放、合作是互联网时代,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一个关键词,如果说第一代内容网形成的时候,那时候我们感觉到媒介融合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是竞争压力的话,移动互联网形成的这种人际大网,真正让我们发展当中、需要去研究解决的,事实上就是合作的问题。

  在这样一个合作的空间当中,事实上很大程度上是要改变我们价值运营的重点,过去我们是点状的经营,今天是要在互联互通当中寻找我们的价值增值的巨大市场,因为所有的价值都是在互联互通当中形成的,因此关系渠道、关系资源就是我们经营的基本渠道,所以内容再重要,如果没有关系资源这个渠道去达至相应的用户的话,你的内容恐怕它的价值也很难实现。类似于今日头条和新京报之间的一种争论,实际不是这样的重要需不需要这样的终端的问题,这是天作之合。一方面可以生产很好很优质的内容,另一方面在终端方面、在接触点方面有很强势的专业和技术优势,今天争论不在于应该不应该的的问题,它的价值实现没有问题,只是引领模式的问题,如何分享这种引领模式,而这种引领模式一定要用一种创新的引领模式去应对,而不能简单的用过去传统时代货币付费的方式去实现它。更多的流量,更多的链接如何去经营、如何做活,如何产生更大的价值,这是互联网时代给我们产生价值的基本方向,因此在很大程度上我们应该有这样一种思维,我们给别人的机会越多,我们得到的机会越多,如果我们把所有的机会都封闭在自己的旗下,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面,我们就没有机会,我们就自决于互联网所发展给我们带来的全部机会和可能,那么我们就没有出息,没有可能性。这就是我给大家所带来的一点想法。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