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10年。五山这个地方已经在李森和身上烙下深深的印迹。在读览天下广州总部接受采访当日,他依然是T恤+牛仔裤,标准的IT技术男搭配。

  五山是广州的信息技术基地,云集了不少信息技术上市公司总部。李森和在这里绕了一个圈,读览天下总部银汇大厦距离他的母校华南理工大学不过2公里脚程。ZAKER副总裁刘燕红笑称他:“绕着五山跑了10年。”

  10年前,他还没有遇到陈迟。陈迟正在为他的IT梦攒钱从事着风马牛不相及的医疗设备代理的工作。他们的相遇,说白了就是技术怪咖和老男孩的碰撞。读览天下和ZAKER是他们撞出的火花,正在移动互联网阅读这个领域掀起不小的风浪。

  挑战“免费”用户习惯

  “不做免费,做收费!我们想要给读者带来视觉上的冲击。”

  培养中国互联网用户的付费习惯?不少互联网大佬们或许对此嗤之以鼻。盗版的猖獗让国人早已习惯以低价甚至免费的付出来消费互联网,2005年火爆的电子杂志全军覆灭的魁首即是“免费”。

  陈迟也不例外。当他怀揣“淘金”医疗设备而来的百万现金投入互联网怀抱时,现实却给他当头一棒。“我一直对互联网行业有一种热爱”,陈迟告诉理财周报记者。2005年,这位信徒终于找到机会,他创办了电子杂志VIKA。每期8000元的成本,推广却屡屡碰壁,独自办刊最后宣告失败。

  从“炮灰”中走出来的陈迟决定挑战国人的付费习惯。这时,他遇上了李森和——一位技术“狂徒”。李在业内被戏称“李站长”,早在求学时代已创办成功多个独立网站,从设计、推广到广告营销全部一手包办。顶峰时期,他的网站一天有五六百万的访问量,他也一度成为月入数万的“学生富豪”。

  “不做免费,做收费!”读览天下甫一出生便是横刀策马不与同道落窠臼,敢与“衣食父母”的习惯叫板,陈迟的手上没点“干货”不敢下这战书。

  当时市面上的电子出版物所沿用的格式,文件太大不利于在网络上快速传播。而且图片和文本在电子化之后失去了原本的排版效果,带来的阅读体验大打折扣。正是这些问题,让他们看到了机会。PEP数字出版发行系统的研发,让读览天下在技术上走到了前头。

  李森和告诉记者,他当时研究了很多出版物的排版方式,目的是让PEP系统的自动化排版能够有传统杂志排版的美学效果。“放大后的图片和文字都是高清的”,在接受采访间隙一直低头把玩手机的“技术宅”李森和此时方扬起头,嘴角微翘颇有些桀骜地说:“我们想要给读者带来视觉上的冲击。”

  做平台绑定1600家杂志

  “现在每个月收入大概100万,能做到自负盈亏。”

  有了技术支撑,下一步便是吸纳尽可能多的内容商,说服他们授权读览天下销售其杂志的电子版。

  “一开始与出版商谈合作非常困难。”陈迟皱了皱眉头说。2006年刚起步时,读览天下知名度不高。陈迟和李森和必须一家一家媒体跑,谈版权合作。

  “先做了一段时间报纸的尝试,每天在线把国内的一百多份报纸转换,提供在线阅读。后来发现本身报纸价格就很低,没办法在网上卖,还遇到版权问题,量不大就难以跟版权商分成。”经过摸索,读览天下开始专心做杂志。“杂志容易受发行区域影响,我们瞄准了杂志的一些发行盲区,像《理财周报》有些地方没有发行,但是内容有价值,用户买单。”陈迟说。

  2008年陈迟又外包了新浪的杂志频道,这意味着,签约的杂志不仅可以在读览天下的平台发行,还可以放到新浪的平台上。随着大刊的进驻,读览天下真正开始“独揽”杂志天下。读览“井喷”的一个月,签约的杂志从五六百家发展到1000多家。

  目前,读览天下的签约授权杂志已有1600多家,分成形式“二八到八二不等,大型刊物会多分一些,平均下来我们占58%。”陈迟说。

  杂志付费模式让读览天下实现了微盈,陈迟向记者透露:“现在每个月收入大概100万,能做到自负盈亏。”陈迟说。

  目前在移动互联网阅读领域,只有广州的读览天下和上海的龙源实现盈利。面对这个早起步6年的竞争对手,陈迟仍是“和为贵”:“我们的经营模式略有出入,龙源主推网络图书馆、图书版权兜售,还有一些海外业务,我们之间是平行线。”

  估值4000万美金

  资本解救了陈迟,也让他和李森和敢于把步子迈得更大。

  在资本市场上,曾有过创业者借力资本城头扬旗,亦有毁于资本折戟沙场。陈迟则要感谢资本对他的施救。

  “2008、2009年这两年最困难,我们甚至借了高利贷来给员工发工资的”,回忆起这两年,陈迟先是锁紧眉头,不一会儿又舒缓了嘴角回头望了一眼李森和,自顾笑了起来:“当时感觉业务很难做,国内用户付费的习惯很难养成。”顿了一下,陈迟低头盯着地板似是在发呆,冷不丁又轻声说了一句:“还是要坚持吧。”

  紧随着kindle等移动端阅读器的面世,新的机会降临。他们看准了时机,将鏖战焦点放在移动端。iPad推出时,陈迟成了国内最早一批开发这个平台的阅读应用的公司。这一举动给公司带来了更多的机会。当时,联想计划推移动战略,他们手握着资金、设备和用户积累,唯独缺少内容提供方。

  陈迟坚持将这艘“船”驶到“桥头”。2010年9月的广州,“秋老虎”来得比往年更早,闷热的天气让人更加烦躁。将资本比喻成细雨或许过于矫情,然而在当时,陈迟就是如此感受。读览天下所积累的内容方成了最好的切入点,君联资本为读览天下估值1000万美元,同时投资250万美元。

  资本解救了陈迟,也让他和李森和敢于把步子迈得更大。这一年年底,ZAKER应运而生。

  2011年,他们又进行了第二轮1000万美元融资,估值达4000万美元。“今年前几个月,来找我们谈的风投就更多了,估计有七八十家了。“陈迟说。

  移动端的阅读门户

  ZAKER相当于一个大型的shopping mall,媒体是进驻的商家。

  底气更足之后,首先做的一件大事是把ZAKER从原来公司的构架中独立出来。

  此后陈迟与李森和的分工就更明确了。陈迟负责读览天下,李森和负责ZAKER。“两家公司的股权架构完全一样。”陈迟透露。

  “ZAKER相当于一个大型的shopping mall比如天河城的角色,媒体是进驻在mall里的商家。”一说起产品,李森和即刻眉飞色舞:“商家们卖广告所赚取的收益大部分都是他们自己的,而ZAKER只是扮演一个平台、通道的角色,收取‘租金’而已。”

  在李森和看来,传统媒体处在一个尴尬的地位:电子化的浪潮逼着他们把内容以出售版权的形式卖给门户网站,但内容所产生的大部分广告收益却与媒体无缘。“ZAKER希望改变这一切,把广告收益的‘大蛋糕’还给媒体。”

  读览天下走的是销售平台路线,主打电子杂志的零售和企业内部刊物的打包发售,在稳扎稳打中走向成熟。ZAKER走的是社会化阅读道路,将资讯、微博、博客、报纸、杂志、图片、RSS、Google Reader等众多内容,按照用户个人意愿聚合到一起,实现个性化定制,具有微博邮件等社群化互动分享功能。

  有了读览天下的内容合作做基石,ZAKER的内容合作谈判更为快捷,“今年3月正式启动内容合作谈判,80%已经结束谈判。已经有1000多的内容合作伙伴。国内的新华社、中新网之类源头性的媒体都已经授权了。”李森和表示。

  目前,ZAKER已经积累了1000万激活用户,其中约有15%的日活跃用户,“每天累计有1000万的pv(即有1000万篇文章被阅读)”。李森和已经把竞争矛头直指门户:“最小的目标是在未来做到在线阅读的几大门户之一”。

  最近ZAKER推出了“橱窗”应用,走的是高端商品电子化路线,同时收取佣金和商家入驻的费用。紧接着iPhone版也在8月上线。

  【对话陈迟:伟大是熬出来的】

  这是你的第几次创业?

  陈迟:我最开始是做医疗设备代理。后来发现代理的主动权不在自己身上,手脚放不开。2005年的时候有一个电子杂志热潮,就与几个朋友创办了VIKA。后来到2006年做读览天下,算是第三次创业了。

  为什么会选择读览天下这个项目?

  陈迟:我们当初做得电子杂志,成本太高,基本上是做一本亏一本,广告难以盈利。于是就想开创另一种模式,利用刊物本身的价值,干脆就不做免费,做收费。这样不仅降低制作成本,价格又略低于传统杂志发行价位,会让用户觉得实惠。

  创业过程中最困难和难忘的时刻?

  陈迟:2008—2009年这两年最艰难,感觉到业务很难做,用户付费的习惯很难养成,版权兜售也很难做。我和森和都是借高利贷来给员工发工资的。

  目前接洽风投的情况如何?

  陈迟:A轮是在2010年9月份,联想资本融了250万美元。今年来洽谈的风投就更多了,几个月都已经有几十家了。

  融资之后,花钱观念有没有改变?

  陈迟:业务上有明显增长,也推出ZAKER平台。但暂时不想太早引入太多的机构,后面经营压力会大,控制权可能会丢失。我们的花钱节奏也不是很快。主要是人工成本,占到70%。

  现在的盈利情况如何?

  陈迟:读览天下目前实现微盈,能自负盈亏。每个月收入大概一百万。扎克目前还在投入期。

  心目中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

  陈迟:最大的竞争对手还是自己,商业模式还要摸索。冯仑说过:伟大是熬出来的。

  终极愿景是做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陈迟:我们想从用户的角度出发,去改变与传统媒体的合作方式,与合作伙伴共同做大。同时,在行业垂直领域有绝对的领先。

  有什么创业经验和后来者分享?

  陈迟:我更看重失败的案例,失败是必然的,成功才是偶然的。

  平时爱好什么运动?

  陈迟:平时打打网球,长的假期会参加一些徒步运动。今年上半年就参加了一个徒步穿越敦煌沙漠的活动,走了4天。